江西九江市柴桑区官员遭恶报事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古语云:“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就是说,迫害修炼人的罪业真的是太大了,甚至是生生世世都偿还不清。以史为鉴:后周世宗柴荣亲自用大斧子砍毁菩萨像,胸生恶疮而死,年仅39岁。再如:文革前后,追随中共卖力砸庙砸佛像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经历过这些事的农村老一辈都记忆犹新。

法轮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对法轮功迫害,是犯下如天重罪,是真正在迫害自己。下面是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原九江县)部份官员遭恶报事例:

1、李建华,九江县第一任610头目,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多次参与绑架、抄家、判刑、劳教、罚款,每家每户都去骚扰、每次去大法弟子家抄家,都少不了李建华,抄到珍贵的物品,他就占为己有。就是单位同事的亲属,是法轮功学员,他都不会放过,处处横行霸道。法轮功学员善心与他讲真相,他听不进去。每位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勒索罚款3000元,他原本说一年后退还,可是,法轮功学员找他退还时,他根本否认,无一人退还。在他生病住院期间,法轮功学员无怨无恨,本着善心与他讲真相,他继续不听。李建华2007年11月内脏大出血,暴病而亡。

2、吴正阳,九江县公安局长,最近在监狱病死。在他任职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2014年以贪腐的形式,被判十三年徒刑。吴正阳于2002年10月至2009年7月任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局长;期间,曾亲自上门抓捕法轮功学员,直接导致庐山区法轮功学员殷进美、李水清、戴建国、舒淑芳、杨唐仪、钱红英、严金凤等被非法拘留、劳教,并致使殷进美被迫害致死。2009年,吴正阳的贪污腐败被人举报,他使出浑身招数过渡到九江县继续当公安局长,但他仍不知悔改,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张圣伦被劫持到武汉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田海英被劫持到江西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吴正阳都是主要责任人。吴正阳最近在监狱病死,应验了善恶有报的古训。吴正阳被抓后,居然曝光他包养好几个情人。

3、程文,九江县公安局长,因严重贪腐,2015年被判无期徒刑。程文表面上是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调查,其实质是因多年来一直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的报应。在职期间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抄家,劳教,他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幕后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强硬。2013年2月25日,庐山区法轮功学员单木枝因散发真相资料,被迫害致死后,身为掌握着决定性权力的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的程文,一方面极力掩盖迫害的真相,另一方面欺骗和要挟家里亲人,致使单木枝的死到现在还是一个谜。

程文的恶行,也殃及家人,他的儿子也因他的贪腐被牵连,被抓。身为局长,作风不正,在外包养情妇、私生子,在他被抓前,还大摆宴席,堂而皇之给私生子办满月酒。

4、喻房安,中共县委副书记,人大主任,2000年9月,他任县委副书记,专管政法,在他任职期间,九江县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严重,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喻房安在2017年底骑电瓶车摔跤,后脑被摔,做了开颅手术,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昏迷很多天才醒过来,生活不能自理,坐轮椅很长时间,智力大约只有幼儿的智商。

5、周林,九江县政法委书记,任职时间为1999年7月至2000年8月。在他任职期间,所有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最少有好几十人。99年8月份,在县委党校举办洗脑班,全县所有公职人员全部参加。同时调集了县里的宣传部、人事局、组织部、政法委等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威逼利诱,强迫洗脑。当时的他从省里开政法委的会,人还没到家,就打电话叫公安局的人无故去抓法轮功学员,后遭到当地警察拒绝。周林后来调到南昌市工作,任南昌市西湖区区委书记,2015年因贪腐,被查处、撤职。

6、刘同颜,中共九江县委书记,99年7·20期间,他在全县的干部会议上大力诽谤大法,要求手下的官员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扬言“打死人,我扛着”。当时所有公职人员被强迫参加洗脑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监视居住,罚款。2000年底,九江县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张毛新在看守所遭到暴打,后灌浓度盐水,关押9天后去世,留下几个幼儿和妻子,在农村过着无依无靠的孤苦生活。刘同颜品质本身恶劣,去嫖娼,后遭到妓女到县委门口闹,要他赔偿20万。刘同颜后来调到九江市总工会,因贪腐,被撤职。

7、余菊生,九江县副县长,99年7·20期间,他在九江县永安乡任书记,对永安乡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文革式的批斗、挂牌、太阳底下曝晒、跪石头碴、吊铐,当时法轮功学员高桂凤被吊铐昏死过去。后来,余菊生升为副县长,因贪腐,被判刑十年,遭到了报应。

8、陆龙来,九江县公安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6年,开除公职。任职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参与绑架、非法抄家、劳教等,陆龙来在单位也是一位狂妄的人,一次,因处理一起民事纠纷,他喝得醉醺醺的,酒后驾车准备对事故人开车撞去,后被单位同事严厉制止。陆龙来对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学员家属的手段也很恶毒。一次去法轮功学员王淑萍家欲绑架她,没有抓到王淑萍,当着许多警察的面,众目睽睽之下,他把王淑萍的19岁的儿子(常人)抓住猛打,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后来邻居赶到强烈指责,他才停手。2004年7月,众目睽睽之下,他用皮鞋踢法轮功学员田海英,还亲自动手打了她,导致田海英的身上多处青紫。2005年10月,法轮功学员费卫东在永丰车行讲真相,110的人员到了之后,费卫东冤死在车行,这一起冤案,陆龙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时,费卫东被开膛破肚,鲜血直流,心脏被取出时,还在跳动。当时,费卫东全村的人在街上游行,去公安局讨回一个说法,所有的公安人员全躲起来,费卫东是县一中的优秀教师,人人都夸他好,他曾经被非法劳教4年。陆龙来的恶行不但害了自己,也影响家人。现在开药房的生意都很好,他的妻子原先在香樟花园开药房,生意清淡,后来关门。陆龙来遭恶报,因贪腐被判刑6年。

9、梅金华,九江县赛城湖派出所长,在他任赛城湖派出所所长时,积极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亲自动手打人、绑架、抄家,2008年派出所梅金华要去桂柏华家抄家。他穷凶极恶地掐住陆正祥的脖子要打人并给他上铐,陆正祥的妻子上前制止他,梅金华扭着她的手背到后面猛推到墙上摔倒在地上。当时,陆正祥和王世范都是已有60多岁的老人,梅金华也下的了狠手,陆正祥后来劳教,判刑,由于多次的迫害,陆正祥几年后含冤离世。由于他的积极迫害,导致桂柏华,王世范,王月兰等多人被劳教,判刑。后来,2015年,梅金华因贪腐,被判刑、开除公职。

10、韩文亚,九江县公安局警察,99年7·20期间,是县公安局驻北京的专职人员,专职截访九江县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罚款,自己住高级宾馆,在北京吃喝玩乐,2007年11月,在家中暴病而亡。

11、刘凯,赛城湖的政法委书记,99年7·20期间,赛城湖的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劳教、停发工资,刘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后来,刘凯被判刑。

12、何庆刚,永安乡派出所教导员,99年7-20 期间,积极迫害永安乡的法轮功学员,文革式批斗,强迫法轮功学员跪石头碴、太阳底下曝晒、吊铐,强迫法轮功学员挂牌,进行侮辱性游行,他的恶行,导致他后来突发脑溢血,差点死亡。

13、王嘉智,916地质队的政保干部,2000年至2001年期间,王嘉智积极配合县610及政法委,在916办法轮功学员洗脑班,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洗脑,自己出钱吃饭,还被迫出钱派人监视,2002年,王嘉智患癌症死亡。

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那些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党羽即使暂时逃脱法律之网,也逃不出天理之网,恶报时刻会以各种方式降临到其头上。

而那些善待法轮功学员的人一定会得福报。九江的一名警察,他明白法轮功真相,一天晚上,看见巡逻的协警抓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走过去对协警说,“是我家的亲戚,把她们放了”。过了一段时间,他的工资一下连升三级,儿子本来没有正式工作,偶然的机会找到一份很满意的正式稳定工作。保护法轮功学员得了福报。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佛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合法,而且应该受表彰;根本不应被抓、被关押。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压、迫害,它违背天理、国法、公道、人心。在这一过程中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采取惩治都是违法犯罪行为,这些伤天害理的罪行,一定会受到历史与老天爷的审判。每个人都在这场大是大非面前检验着自己的良知底线,也将见证将来的结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