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以德报怨 善待家暴我二十年的丈夫 【明慧网】

修大法以德报怨 善待家暴我二十年的丈夫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我的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没有师尊的看护,恐怕我早已不在人世了。感谢师父多次救了我的命,感恩师尊使我从一个孤苦伶仃的苦命人,成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一九五四年出生,母亲生下我就去世了。父亲是某事业单位的科级干部,在文化大革命中天天被揪斗,而后被劳教,自身难保。父亲续娶的后妈,不但不在生活上照顾我,反而虐待我,找茬打我;晚上不许我回家睡觉,不给我饭吃。

一九六八年中共将大批城镇中学生送农村“改造”,我后妈就在街办给我报名下放参加劳动。因我年龄小,街办不同意,在后母再三请求下,街办人员说:除非本人签名就可以。我那时只有十四岁,被后妈打怕了,也想离开后妈,就签名同意,被下放到老区江西瑞金农村。邻居们都很同情我。

我在农村插队劳动十八年,一九八六年由我父亲帮助调回城市工作。后妈给我介绍了一个大我十二岁,且隐瞒着有情妇的男人做对像。当时他骗我说:他会一直对我好,并提出要尽快与他办理结婚证,有了结婚证单位就会分房子。他利用我办了结婚证、分到房子后,就开始赶我出门,多次打我。他和那个私通多年的、自己有丈夫的女人住一间房。同事对我说: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不能放任他们在家里这样鬼混。于是我就叫他们到外面去住,不要让我看见他们。丈夫对我大打出手,他对我头部、心脏部位、腰部等要害部位往死里打。我的头被打成脑震荡,身体被打的出现剧烈头痛、胃痛、腰痛、肚子痛、脚痛,全身被打的到处青一块、紫一块。丈夫并且耍流氓摧残我下身……

为了保住这个家,我想生个孩子,使丈夫与那情妇断绝关系。在我怀孕时,他胡说小孩不是他的,打我肚子;当我快要生时,他却拖我到医院去打胎,医生不肯做手术,说有生命危险。我在医院生孩子时,他不照顾我,从医院跑走。我坐月子时,他没有给我做过一次饭吃,连鸡蛋都没有给我吃过一个,我还要挨打。生儿子后,丈夫还是恶性不改,天天与那情妇鬼混,对我打的也更厉害,经常打的我惨叫。我的身体遭受到极大的摧残,我曾经好几次被打的昏死过去了。自打有了结婚证起,丈夫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我实施家庭暴力。

一九九六年,弟弟送我一本《转法轮》,我看后心情非常激动,知道了我为什么活得这么苦、这么累;是由于我生生世世在无知中造业所致;现在挨打挨骂,吃苦受累就是在还业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明白了应该怎样去做人,去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做一个一心为别人好的人。

我修炼大法后一身病痛全无;二十多年来无病一身轻,身体健康,从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有上过一次医院,感觉到自己是个很幸福的人。

修炼大法不久,丈夫又一次往死里暴打我,第二天他就生病住院了。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没有仇人,没有怨恨,只有慈悲对待他人,我心怀慈悲的去了医院照顾他。

二零零九年,丈夫生病住院,我又去医院无怨无恨的照顾他,帮他看着吊盐水、接屎接尿、擦身子、洗脸、喂饭、喂药。在他瘫痪卧床九年的漫长日子里,我慈悲对待,尽管他早已将我赶出家门,我还是经常去帮他打扫家里卫生、帮助护理他。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是我师父教我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所以我才能以博大的胸怀,慈悲善待曾经暴力虐待了我二十年的丈夫,以德报怨照顾他这么多年。

修炼大法二十多年来,我每天晚上静心学法,白天外出讲真相、劝三退。无论酷暑寒冬,起风下雨、下雪,都干扰不了我外出救人的步伐。我走遍了城市的车站码头,商场超市,医院及大街小巷,还时常到很远的乡村去讲真相、派发真相资料,时间晚了就随便在外面买点吃,我不怕吃苦,因为我从小就吃惯了苦;我也没有怕心,因为我有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