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新生 十二年冤狱志不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我从小家境就困难,家中孩子多,七个孩子中我排老三。生下来就体弱多病,我到七岁才会走路。结婚后,我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病痛时常折磨着我。心脏偷停经常抢救,吃啥吐啥、鼻窦炎、咽炎、尿道炎、痔疮、头痛欲裂,等等,每天都在病痛中煎熬着,生不如死。可就是这样,灾难也没有放过我,我的丈夫,家里的顶梁柱,查出患肺癌晚期,一个半月就去世了。我无法承受,万念俱灰,不想活了,就是想死,躺在床上十多天不吃不喝,就是要自杀。

一、修大法获新生

一天,两个邻居看见了我女儿,就跟她说:让你妈去炼法轮功吧,你家一切就会好起来的。女儿回来就跟我说让我去炼,我说要钱的气功都是骗人的,我不去。第二天女儿又碰见那两个人,他们说:你一定要让你妈去炼法轮功,只有法轮功能救了她,我们俩身上的重病都炼好了,让你妈到炼功点去试一试,你妈不去你就给她跪下,不能没了爸爸又要失去妈妈,那样你就没有家了,跟你妈说法轮功不要钱。女儿回家就真的跪下来求我,我就勉强同意第二天去试一试。

就这样,第三天我被同修和婆婆推着自行车送到了炼功点。到那后还没有五分钟,师父就开始给我调整身体,我吐出了一水桶的脏物,吐完后,脑清眼亮。十多天都没吃东西了,这时知道饿了,一下子吃了同修给我现做的六个韭菜盒子,就睡了。

转天,我跟好人儿一样自己就到炼功点上炼功去了。那是一九九六年,我四十岁。我无尽的感叹法轮功太神奇了,我什么病都没有了。太感谢师父了!

我还有个经常发烧的毛病,开始修炼半个月后,我高烧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能睡觉,三天后突然不烧了,全好了。从此二十多年没发过烧,是师父给我拿掉了发烧的业力。

小时候还有个让我忘不了的事,现在还让我记忆犹新。记得那年我九岁,一次跟十多个邻居小孩一起玩,一个小孩说:咱们能不能不死呀?我当时就脱口而出说:你要想不死现在不行,那得等四十岁才行,有个人会来救咱们。她又问是谁呀?我说:是谁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得四十岁才能来。修炼后,小时候的朋友还提及此事说:你不是说四十岁后有人来救我们吗?原来是法轮功啊!我得法那年正好四十岁。

师父救了我的命,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炼中去,学法、炼功。《转法轮》书上写的炼功出现的状态在我身上都经历过。炼功早上起不来,师父就喊我起来炼功。神奇的事情经常发生。我每天见人就告诉人们大法的神奇与超常,让有缘人得法。还经常跟同修们到农村去洪法,走多远都不知道累,每天就是高兴。

二、被非法判刑三年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了,我们没有了修炼的环境,气氛异常的紧张与恐怖。这么好的大法遭到迫害与打压,不让做好人,我们不能理解。我们就给当时的党魁写信,怕信件被扣押邮不到,我就带着同修们写的十多封信,自己到北京送信,回来后就跟同修们全力配合反迫害、讲真相。购买大型印刷机,大量打印真相资料供给同修们发放,制作横幅,用油漆写大法真相标语。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被恶人绑架,被非法判刑迫害三年。在被非法关押到派出所期间,我遭到酷刑折磨,上大挂,被三、四个警察殴打直到呕吐,后送到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又转送到刑警大队迫害,因不转化又送至外县看守所迫害一年。在看守所期间要开创炼功环境,被戴上三、四十斤的脚镣,后因全屋刑事犯集体绝食(全屋人都听过大法真相,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警察解除了我的脚镣。第二次因炼功又被戴上脚镣十二天,一年后我被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到监狱后,因不报数、不穿狱衣,我被吊铐迫害五天,三九天不让穿棉衣,还被逼长时间坐小板凳等等。

在身陷囹圄的三年中,我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知道说真话没错,做好人没错,期间让很多有缘的刑事犯明白法轮大法好,还有的幸运的得法走入了修炼中。

二零零四年十月,结束了三年的迫害,我走出了监狱,又投入到正法修炼中来,发《九评》、发真相资料、贴粘贴、面对面讲三退。

三、再被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因修炼上出现了状况,由于干事心、争斗心、怨恨心、显示心、妒嫉心、证实自我的心等等的干扰,没能向内找及时清理铲除,造成了又一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迫害九年。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由五、六个恶警对我酷刑折磨了三天,让我说出资料复印点和同修,不说就实施棒打、吊铐、灌芥末水等酷刑,我全身青紫,衣服都脱不下来。但是只要有机会我就跟警察讲真相反迫害。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让他们不要再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三天后我被送到看守所迫害七个月,又转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在狱中我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遇到危难就求师父,师父都一一帮我化解。我发出一念,我既然来到了这里,我的责任就是讲真相救人。跟警察讲、跟犯人讲。期间因不服狱规被关小号三十天,不给饭吃、不让上厕所。但我毫不妥协,正念正行,所以修炼的环境开创的很好。我所呆过的监区每天都能跟同修们做到学法、背法、炼功,心中充满了正念。明真相的警察都绕着我们走。跟我接触过的犯人几乎都做了三退,没能三退的,也让她们知道了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七年九月,在师父的看护下,在那邪恶的环境中,我正念坚定的走出了监狱。出狱当天就否定了六一零人员、派出所所长、办事处主任的行为,撕掉了他们开出的证件,跟女儿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我太荣幸今生能成为师尊的弟子,在修炼的路上,我要放下自我、修去执着、修出慈悲,在法正人间快要来临的有限时间里,抓紧救人,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跟师父圆满回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