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耒阳市退休药剂师熊秋玲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

湖南耒阳市退休药剂师熊秋玲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耒阳市药材公司58岁的退休药剂师熊秋玲女士,整天与药材打交道,但是没有药能治好她的病,在修炼法轮功不久,一身的病就没有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后,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结束三年冤狱回到家中,靠微薄的养老保险生活。

二零一八年五月,耒阳市养老保险中心以她修炼法轮功曾经被冤判三年领取过养老保险金为由,停止发放她的养老保险金,扣满为止,致使她失去生活来源。八月,耒阳市养老保险中心恢复给她发放生活费,但仍然扣发一部份。

熊秋玲女士在原单位参加了社保,下岗后,自己交满了余下的年份,二零一零年开始按政策领取养老保险金。在她被非法判刑前,家人为营救她花费几万元。因在冤狱中不准修炼,熊秋玲女士的身体每况愈下,曾经在监狱住过医院,动过大手术,花去医疗费数万元。出冤狱回到家中,已是山穷水尽。

熊秋玲女士说:“我如果真的违法犯罪,国家怎么惩罚我,怎么处理,我绝无怨言。但是,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有什么错?而且,按国家法律,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中共公检法部门在制造冤假错案!”

下面是熊秋玲女士自述她的遭遇:

我叫熊秋玲,女,一九六零年出生,湖南省耒阳市药材公司退休职工。

苦中求生 幸遇大法获新生

我父亲是广东人,母亲是耒阳人。四岁时,父亲因病去世,靠母亲一人微薄的工资抚养我们姊妹四人,生活非常困难。从几岁起,我就帮助妈妈分担力所能及的家务,养成勤俭的习惯。上学后,我品学兼优,可是由于家庭生活实在太困难,一九七六年,我高中没毕业,就辍学到耒阳化工厂做零工赚钱。学校老师为这样的好学生辍学心痛,亲自到我家跟妈妈说,学校可以减免学费,让我完成学业。可是家庭情况太差,妈妈没有办法,只能让我放弃读书。

虽然离开了学校,但是好学而顽强的我并没有放弃学习。几年后商业局招工,我被招进耒阳药材公司。通过多年的自学,我考到了“药剂师”职称,成为单位的技术骨干。

然而,我才三十多岁就落下了类风湿病、胃病、神经性头痛、严重失眠等病症,四肢关节肿痛,脚肿起很大。虽然我天天与药材打交道,但是没有药能治好我的病。而且,祸不单行,在乡下上班的丈夫耐不住寂寞,和别的女人勾搭上。病痛和丈夫的出轨让我身心疲惫,脾气暴躁,病情越来越严重。我感到自己的路已经走到尽头,已无路可走了。那年我去郴州妈妈家过年,我哭着对妈妈说:“妈,我怎么活呀?”

单位有个同事看我这样痛苦,就向我介绍法轮功,说他姐夫修炼法轮功,这个功法对身体特别好。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一身的病就没有了,脚也消肿了,真正感觉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我看到了光明,按着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看事做人,我放下了对丈夫的怨恨,心一下就轻松了。

搬进新房后的一天早晨,我正在打坐。突然,响起一阵敲门的声音,好象有人拿东西砸门。我没理它,继续炼功。这声音很长时间没停,我担心砸破门,就起身打开里门。家门口出现了一个体形高大的女人,我透过微弱的灯光认出她是丈夫的情人。那个女人手里拿着一把刀,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塑料桶。我闻到有一股汽油味,便镇静应付。她喊着我丈夫的名字。我说,“他不在。你们不是在一起吗?”她不信,要我开门。我就说,“你把刀扔了,我才让你进来。”她跑下楼,把刀插到背后。我看她没有刀了,就把门打开。她找了一遍,没找到我丈夫,知道我没说假话。她就跟我说,要我成全他们。我说:“你破坏别人的家庭,还要我成全你?”她跑到外面给我婆婆打电话。我乘她外出之际,就把汽油倒进了厕所。过了一会儿,她又回到家里,把一腔怨恨发到我家,抽出刀猛砍家具。我想阻止她,她说:“你不要过来,刀子不长眼。伍某的东西,一件都不留!”我告诉她,这里没有他的东西。她不信,疯狂猛砍,把我家的东西砍个精光。我冷静的跑到屋外报警。女儿醒来,打电话给她叔叔和姑姑。孩子的叔叔与姑父从家里赶来,他们也制止不了。最后,女儿又报了一次警。警察来后,才把那女人拖走。

过程中,我没有怨恨,只觉得她也可怜。后来,我感到自己的婚姻已经走到头了,就与丈夫离了婚。但是,我对丈夫的家人一如既往,亲戚一样走动,没有任何分别心,还是自家人,一样亲。这都是在我修炼法轮功以后,才能这样对待这些事情。

屡遭迫害 蒙受奇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和无辜善良的民众,造谣诽谤法轮功。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底,我自费去了北京。然而,在北京天安门,我被警察绑架、遣送回来,被非法关押在耒阳看守所五个月。

二零零四年底一天,我正在上班,几个国安警察和610人员闯到我的单位,以谈话为由,将我骗走,当天关进了看守所。后来,他们到我家翻箱倒柜,搜到一张真相传单。凭这张传单,国安恶警把我非法关押了近二个月,最后勒索二千元(打白条)才放了我。

二零零七年十月,我在街上将一枚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护身符给了一个小孩。孩子父亲不明真相,把我举报。我又一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后来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晚上七点,我家突然被衡阳国安、耒阳市610、国安及蔡子池派出所几十个警察包围。我拒绝开门,警察就强行锯断我家的防盗网。见此我打开了门,恶警入室抢劫我家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洗劫一空,将我绑架,并于当晚非法关进耒阳市看守所。

当时同被绑架的还有在我家做客的法轮功学员黄朵红女士和刘世清。当我的女儿到国安问他们要人时,国安警察欺骗她说,“我们只是跟踪黄朵红,才来到你家。你母亲是被牵连。”女儿救母心切,轻信他们的谎言,托熟人请涉案人员吃喝玩乐,送礼送红包等前后花了数万元。然而,二零一三年二月过年前,耒阳市法院秘密开庭(没有辩护人,只有我女儿一人旁听),一审诬判我三年徒刑,借口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法轮功教人向善,不是邪教)。我和家人不服,上诉至衡阳中级法院,聘请律师辩护。律师在辩护词中陈述,耒阳法院在判决书中所采用的证据不足,思想(信仰)不构成犯罪,法律惩罚的是行为等,应无罪释放。

二零一三年六月,衡阳中级法院将终审判决书送到我女儿手中,撤销了耒阳法院一审对我所有罪状的指控,却以“窝藏罪”诬判我三年徒刑。当时,黄朵红案一审还在审理中。按《刑法》“窝藏罪”的定义:“明知是犯罪的人……”, 衡阳中级法院却迫不及待的二审先冤判我“窝藏罪”(“窝藏罪”的关键词是“提供隐蔽处所”,但是我家地处繁华的五一路,是闹市中心)。衡阳中级法院的这种荒唐判决,让属下的法官都感到惊讶,私下说:“我们院长不懂法!”不是,他哪里是不懂法?明显是执法犯法,以莫须有的罪名陷害我!

有一位工作人员对我说:“你可以向法院申诉你的冤情。”是的,我们一直没有承认修炼法轮功犯罪,一直在申诉。二零一四年我在监狱其间,近八十岁的老母亲为我曾书面向湖南省高级法院作了申诉,但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二零一五年五月,现政权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母亲和全国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与家属实名向最高检察院举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事过三年,仍然是没有结果。但是,我相信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只是时间迟与早!

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耒阳有一位已故将军名叫伍绍祖, 一九九八年,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的伍绍祖将军亲自到法轮功发祥地长春考察,给予法轮功很高的评价。中央电视台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五日晚十时在第一套节目《晚间新闻》和第五套节目中分别报道了伍绍祖视察长春广大群众修炼法轮功的盛况,时间大约十分钟。同年,前人大委员长乔石组织离退休干部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法轮功修炼真、善、忍,不仅让修炼者祛病健身,而且通过修炼能让人道德升华,是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的正法 。法院一直以《刑法》第三百条“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全国人大《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全文内容也没有提到法轮功三个字。公安部二零零零年《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中,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个,但法轮功并未在列。

实际上,对法轮功的污蔑来源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的采访谈话,而江泽民的个人谈话不是法律。相反正是江泽民自己践踏了法律!

《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公民信仰法轮功是合法的,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完全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事,也是合法的。《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还有,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也早已解除。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新闻出版总署废止第五批规范性文件的决定》中第九十九项、第一百项明确废止以下两个一九九九年发布的文件:(1)关于重申有关法轮功出版物处理意见的通知;(2)关于查禁印刷法轮功类非法出版物,进一步加强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

中国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指出:“真正在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是江泽民,江泽民才是真正的罪犯!610办公室是江泽民为了镇压法轮功而非法设立的组织,应该依法撤销。”

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敢为法轮功伸张正义;越来越多的法官、检察官、警察、公务人员良知发现做出了正确判断和行为。从二零一六年开始,大陆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越来越多,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这些案例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二十一个省、直辖市,包括安徽、北京、贵州、甘肃、广东、河北、河南、黑龙江、湖北、湖南、江苏、辽宁、内蒙古、宁夏、山东、陕西、上海、四川、天津、新疆、云南等。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了十九年,近期出现这种变化是偶然的吗?当然不是!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世间理也是不容的!

十九年来,法轮功学员坚守真、善、忍信仰的正念和在自己都处在危难中还苦口婆心地向参与迫害他们的公检法司及其他有关人员讲真相,这种行为本身就具有强大的道德感召力。当他们的良知一旦被唤醒,他们就不再参与迫害,选择良知和正义一边,为他们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打下良好的基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