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言行证实大法 【明慧网】

用自己的言行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我把修炼历史中真实的故事,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向众生展示大法的美好。

一、我和学生们

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去省政府上访,去反映法轮大法好的真实情况,给“人大”真相信上签名,结果我遭迫害,被调到离家七八里路的村小学工作。从原单位走出来那天,脸上也是乐乐呵呵的,有不了解真相的同事说:“给发配到条件不好、离家又远的地方去了,还不愁呐。” 因为我心里装着天法,我确信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没有错,不丢人。

新单位条件差点,我不顾及这些。师尊教诲“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1]、“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2]。到新的学校,我就给接触到的人讲,我因为什么来这里上班,让他们了解大法真相,揭露迫害真相,分明善恶。

我每天早上去市场义务帮助在校吃午饭的老师们买菜,等我上班时带过去。中午不能回家吃饭的老师AA制在校吃午饭,没中午课的人轮流做饭,吃完饭谁都不爱洗碗,我主动分担午饭后刷碗的活。自从我到之后,大家吃得又好又花钱少。

对学生,我也是尽心看护,我去的第一个冬天,教的是一年级小学生,我每天早早到校,生好炉子,烧好开水,我自己给学生备的暖瓶,再给学生的杯子倒满,让孩子们冷天喝上温开水。中午帮带午饭的孩子热饭,有的家长图方便给自家孩子带方便面,我也帮着煮好端到孩子面前。

我也常常给学生们捎带学习用品,让家长省下了路费,也节省了他们的时间。家长们很感动,说孩子有福,遇到了好老师,本想去县城念书的学生也不去了。

还有一个邻乡的小女孩到上学的年龄了,就是哭着不在学校待,家长愁坏了。听她娘家人说到我,就把孩子送到我班级,小女孩家离学校大约二十多里路,就常住她姥姥家了。孩子和我很有缘,第一天送来,乐乐呵呵的上学了,她妈妈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后来,为感激我,夫妻特地骑摩托车来给我送家鸡蛋。我告诉家长,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自然也告诉了她大法真相。我让他把鸡蛋带回去,我对哪个孩子都要关心的,让他们放心。家长看我坚决不收,无奈的走了。在我回家的路上,这孩子的父母把我截住,流着感动的泪说:我们俩口子,一人骑摩托车,一人抱着箱子,跑了二十多里路,我们是真心的感谢老师来了,你怎忍心让我们把鸡蛋带回去,边说边把鸡蛋放到我的摩托车踏板上。推辞不掉就把鸡蛋带回家了,到家里跟丈夫说了经过,丈夫说:“有办法,按鸡蛋个数给钱,明天让她孩子带家去,不就解决了吗?”第二天我把钱包好给了孩子。丈夫也在大法中受益了,也会做好人了。

在那里工作了三年,我又回到了原单位上班,表面原因是原单位缺班主任。我女儿当时念高中,她需要人照顾,我和领导说明了家里的情况。我此时也认识到了,调离是对我修炼人的迫害,我不承认这种迫害,修大法的人是有福份的,有师父保护,我修的是宇宙的大法。去还是回,都由师父做主,我不请不送。我如愿以偿回到了原来的单位上班。很多人对这件事很惊讶!

回到原单位,给了我一个全校最乱的班级——二年级,老师们要拿讲棍上课,时不时的需要敲一下桌子才安静一会儿才能往下讲课,打仗成风,家长怕自家孩子吃亏,也来校参战。好心的同事帮我出主意,找理由甩掉这个班。我丝毫没感到有什么压力,不争不抢,也不感到为难,心里很平淡,就想着我和孩子们有缘,会尽我的能力完成我的工作,不给领导添麻烦。我的心里还涌动着一股自信:孩子们一定会变好!因为我心里有师尊给予我的法宝——“真、善、忍”。师父教我无私无我,处处为别人好。

我首先把教室这样布置:在教室后面的墙面上贴上三个大花篮,一行学生对应一个,花篮的面上分别写着:认真、诚实;和气、善良;宽容,忍让。给每个学生分发很多剪好的花朵或是花叶,如果谁有优点表现,就把自己的名字写在花朵或花叶上,贴在自己组的花篮里,比一比,看哪组的花篮里的花开的茂盛!孩子们争先恐后做好人。

我每天中午或放学后义务给学习困难的学生辅导,从不收受家长的馈赠,指导学生买辅导材料不要回扣。书店的人和我们大法弟子打交道,也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冬天里,教室里生炉子,我把学生的棉袄叠好,盖好,不让落灰。嘱咐孩子们体谅家长的辛苦,不让父母为自己操心。有时留一道特殊的家庭作业:帮父母做家务。第二天在活动课上,学生把做的过程讲给大家。讲完后,让孩子们夸自己“我真棒!”增强孩子们的自信心。

每当孩子们发生矛盾的时候,我首先不去批评他们,先让他们静下心来,想想自己有哪些地方不对,不许提对方的名字。这样孩子们在矛盾过后,能够相互道歉,握手言和。这是师尊教导我们的修炼法理——向内找,应用到了工作中。

师尊的大法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一个多月时间里,班级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老师愿意来上课了,上级来人听课,不给证的公开课领导很信任的安排我班,让我代表学校讲。儿童节表演节目,我班学生也是表演的有声有色。

家长对我也十分信任,学校每次布置收费,我班很快收齐。有其他家长会打听好我班怎么收费,才放心交费。我的学生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有一次,一名男生头疼,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就不疼了。后来,我也很顺利的给他做了三退。

学生毕业前夕,我赠送日记本做我的孩子们的毕业礼物,我说礼物有价,我的赠言会让你们受益良多。我写给他们的赠言是 “说话办事真一点;为人处世善一点;遇到矛盾忍一点”。我嘱咐他们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这也是老师想要的最好礼物!相信好人有好报。

二、我和婆家人

我和丈夫是师范同学,我们是一九八七年结婚的,公婆家里成员复杂,公爹是历史上的黑四类,曾经被邪党判过十二年刑,弯腰驼背,气管哮喘;还有个大爷公公(就是公爹的哥哥,因为家里太穷没有成家),公婆出身地主家庭,从小没妈,在奶奶身边长大。大伯哥已经结婚多年分家另过。我丈夫排行第二,是家里唯一念书有出息的人。为公婆家出钱出力的都是他,还有两个小叔子,其中三小叔子有精神病,犯病就打人。老小叔子在念书。

面对这样复杂的家庭,在我得法之前,开心的时候几乎没有过,待女儿出世后更是心力交瘁,抱怨、委屈,不平衡的心很重,还产生过离婚的念头。凡此种种,身体状况就可想而知了,三十多岁的我头发枯黄,脸蜡黄,大脖筋绷得老高,眼皮睁不开,头总是昏昏沉沉的,经常眩晕,风湿,天气一凉手肿的攥不上拳头,小肚子胀胀的;亏气亏血,低血压低血糖,肾脏不好,工作胜任不了。

自从一九九七年五月喜得大法后,按“真、善、忍”的标准做更好的人,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我知道了怎样做人了。我心里也常记起师尊的话:“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3],鼓励自己精進实修,身体的各种病症很快消失了,象换了个人似的。同事夸我变好看了。脸上常挂着笑容。

道德也升华了。我不再斜眼看丈夫,而且感到他是一位有责任心、有孝心的男人,不再抱怨,能和丈夫一起对婆婆家人尽心尽力了。利用休息时间帮婆婆干农活。有一次,帮打稻子打到半夜十二点,把我身上、头上弄得脏兮兮的,第二天还要上班。虽然很累,看到老人们也很不容易,帮干完活心里觉的踏实。

当时我和丈夫的工资有七十多元,丈夫当时还参加着本科進修学习,也需要费用。我俩省吃俭用,尽力照顾好家人。老人生病时,不等不靠,带他们去医院看病,买药,买好吃的补补身体,没钱借钱也要尽力照顾好老人,当时人们生活都不富裕,从个人借不到,就从单位会计那里提前借些工资给婆婆家用。有一年,过年的时候给老人买完年货,就没有钱给自己家买了,初一晚饭吃的是玉米面汤。被邻居串门看到了,我开玩笑的说:“我用玉米面刮刮肠子里的油”。

后来,老小叔子成家了,弟媳妇生病啊,我们都倾囊相助,在二零零五的时候,小叔子极力想养奶牛,我就把为女儿上大学准备的一万元钱拿出来,还不够,又帮贷款三万,后来奶牛赶上了流行病,买卖赔了,我们又按月帮还贷款,丈夫对弟弟有些生气、不满。我劝他说:“他拿钱是干正事了,他也不想赔啊,钱是人挣来的,人不着急上火,没生病就好,过日子是好事,别埋怨他。”我能这样说,丈夫也很感动,觉的也有道理,就不再埋怨弟弟了。这大大减轻了小叔子的精神压力。

丈夫家的族人从我和本村的大法弟子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不受谎言欺骗。现有百分之九十多的人做了三退(退出党、团、队)。每年的大法台历他们都喜欢摆在家里,通过这种方式向世人们传递着真相,传颂着法轮大法的福音。

三、我和娘家人

我们家姐弟四人,父母都是农民。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母亲也相继的走入修炼。我的两个弟媳妇在迫害前都看过《转法轮》。我们四个小家庭,彼此不分你我,对父母付出都尽心尽力。娘家的环境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后,铺天盖地的谎言抹黑法轮功,我和母亲依然坚修大法。2000年奶奶去世了,剩下爷爷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爷爷听信了谎言欺骗,没有选择来妈妈家生活。可是,我们看到爷爷生活的不开心,身体也每况愈下,我们心里很心疼他,经常去叔叔家看他,买他爱吃的食品,给他钱。爷爷说:“我不买啥,用不着给我钱。”

我知道爷爷是个刚强人,他们那代人穷怕了,兜里没钱心就不踏实。我和母亲尽力多为他着想,慢慢的爷爷的心里舒展了些。后来婶婶表现的嫌弃爷爷了。我们家就商量着把爷爷接过来,答应爷爷:“我们什么钱财都不要,你来我们家生活,我们几家好好照顾你,不嫌弃我们就行。”我爹妈没有工资,我们四个小家每月加在一起工资就是一万块。我们这样哄爷爷高兴,让他放心,我们会尽力照顾好他。

爷爷来到父母家后,我们姐弟四家跟父母一起努力实践着诺言。尤其是母亲,无怨无悔的亲历亲为的照顾着爷爷,当时母亲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有时家人吃完了晚饭,爷爷打麻将回来要吃烙饼,妈妈二话不说就去做。这样的场面让来我娘家串门的公婆遇到了一次,婆婆真是很感慨,对妈妈赞叹不已!

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母亲一个健康的身体和宽容的心态,放淡名利,吃苦耐劳。后来,我给爷爷买来了录放机,给爷爷看真相光碟,爷爷从心里认同了大法好,夸奖说:“修炼人里不光是中国人啊,还有外国人啦,炼功人原来都不简单啦!”爷爷参加过“土改”,他有时也打开话匣子和我们讲述共产党的暴政。

一个耄耋老人把“真、善、忍”植入在心里,身体的浮肿消了,脸上也放光了,爷爷的吃、穿在村里都是屈指可数的。村民们看到都竖起大拇指,说:“这老爷子养老选对地方了,真有福啊”!

好多亲戚都愿意来父母家,甚至多年不来的人都奔来了。我们自然是不会忘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亲属们驱除了头脑中被邪党灌输的谎言,二零零五年开始三退后,他们陆陆续续都做了三退,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现在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大法的恩泽洪贯寰宇。我们大法弟子是法轮大法的实践者,更是受益者。用我修炼二十年来的这些小小片段,来感恩师尊,也希望更多的世人在大法中受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跳出三界〉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