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5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

2018年7月5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八年七月,中共610、公检法司系统对51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72人被非法庭审,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30场。中共法庭对18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罚金151000元。律师在法庭上明确指出:法轮功合法,应立即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

非法判刑、庭审分布于全国十五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非法判刑最严重地区:北京10人、吉林6人、山东 5人、四川5人、天津4人、江苏4人、内蒙古4人。

非法庭审最严重地区:黑龙江19场、河北18场、山东7场、辽宁6场、吉林5场、四川5场。

其中,云南省建筑十四局工程师曲靖市、彝族法轮功学员何莉春被判刑7年。河北科技大学法轮功学员李惠云博士被非法庭审,吉林省北华大学师范分院优秀教师魏修娟被非法庭审。

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残疾人祝亚被判重刑8年,罚金20000元。

中共对15名65岁以上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庭审。其中,对7名65岁以上老人非法判刑,70岁以上老人6名,江苏淮安78岁老人刘征服被非法判刑3年。中共对8名65岁以上老人非法庭审,70岁以上老人6人,最大的75岁。

二零一八年一至七月份,至少526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鉴于中共封锁消息,这一数字会随着更多迫害案例的曝光而更新。

其中,一月份判刑95人,二月份判刑50人,三月份判刑76人,四月份判刑84人,五月份判刑82人,六月份判刑88人,七月份判刑51人。

图1:2018年1~7月中共对526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非法庭审518场
图1:2018年1~7月中共对526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非法庭审518场

(信息采集时间:2018年7月1日至8月5日)

一、5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八年七月份至少5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分布于十五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图2:2018年7月大陆各地5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图2:2018年7月大陆各地5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表格一:2018年7月份非法判刑分布表
区域非法判刑人数邪恶排名
北京101
吉林62
山东53
四川53
天津44
江苏44
内蒙古44
重庆35
广东35
湖南26
河北17
湖北17
安徽17
云南17
江西17
2018年7月份非法判刑51人

表格二:2018年7月份,19个城市非法判刑分布表
城市非法判刑人数
长春4
成都4
青岛3
乌兰察布3
潍坊2
岳阳2
茂名2
白城2
淮安2
遂宁1
南通1
连云港1
呼伦贝尔1
深圳1
张家口1
武汉1
淮北1
曲靖1
新余1

迫害案例:

(一)因请律师辩护 官忠基被非法判七年

七月十三日,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官忠基接到被非法判七年的判决书。此后,官忠基就受到来自看守所相关人员的“不要上诉”的压力。

七月二十三日,官忠基在上诉状上签字,提起上诉。当天,律师将上诉状递交到平度市法院。法官雷鸿春告诉律师大概两、三周的时间,会接到青岛中院的通知。

非法判决后,相关人员就多次安排官忠基的儿子去看守所会见官忠基,目的是让他儿子劝官忠基认罪,不要上诉。

相关人员欺骗他儿子说:“为什么重判你父亲七年?就因为你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无罪辩护。”

今年六十六岁的官忠基,是一位家住平度市东阁办事处后巷子村的普通村民,因为二零一四年六月给当地百姓讲述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的真相,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再被绑架,七月三日遭平度市法院非法庭审。

更多详情请参考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山东平度官忠基遭非法庭审“是610追着不放”》。

(二)被非法判刑七年 河北雄县善良妇女控告法院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报道,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女士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邻里和睦,看淡名利,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杜贺先被雄县公安国保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构陷。


铁笼子示意图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身体已被迫害的非常虚弱的杜贺先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推进法庭所谓“庭审”,“庭审”刚刚开始不久,杜贺先突然口吐鲜血,他们把杜贺先推出法庭几分钟后,又把她推进法庭继续开庭……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雄县法院在保定看守所内向杜贺先宣布了枉判七年的非法判决。

杜贺先当庭提出上诉,并于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通过保定看守所递交了上诉状。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保定中级法院来核实情况,法官崔曙光说没有收到她的上诉状。杜贺先只得把自己手上留有的一份底稿交给了崔法官。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看守所王晶队长当班,杜贺先向她询问自己的上诉状为什么没有递交到中院,王晶队长查询后说:大厅记录表明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上诉状已交接,雄县法院直接过来人取,可她联系雄县法院,他们却说没有看到。

前几天,律师到保定看守所看望杜贺先,杜贺先要求控告雄县法院相关人员,并请高级法院采纳、受理她的上诉意见,认真核实她所提供的新的证据,秉公办案,还她自由之身。

关于杜贺先遭受迫害的事实,请看明慧网报道《奄奄一息的杜贺先被锁铁笼子推进法院“庭审”》、《河北雄县杜贺先被非法判刑七年》等。

(三)清晨六时三十分偷偷宣判 吉林省榆树市法院怕什么

依照法律,法院在开庭前理当通知当事人的律师和家属,然而吉林省榆树市法院不但罔顾上述规定,在非工作时间内,于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清晨六时三十分,非法宣判三名法轮功学员。冤判任淑霞三年,罚金一万;郭淑学三年,罚金一万;李香云一年半,罚金五千。不法人员如此煞费苦心,只为掩盖对好人的迫害。

榆树市各派出所、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串通一气,泯灭良知,冤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者。

榆树市法院参与法轮功学员案件的法官怕什么?怕他们执法犯法的行为曝光,怕失去借迫害法轮功向上爬的机会,怕失去手中的权力。

任淑侠现年五十五岁,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因儿子、儿媳离婚)扔下一个年幼的孙女。老父亲身患重病,不能自理,急需侍奉。这一下冤判三年一家人被愁云笼罩,任淑侠的丈夫整日叫苦不迭,家里没钱又不能出去打工挣钱维持生活。

无奈之下,任淑侠的丈夫推着老岳父去当地城发派出所,找片警递交书面请求书,要求释放任淑侠。片警一眼都不看说:“没用”。一个没用就推出去了。老父整日以泪洗面,不思饮食,望眼欲穿。孙女哭着要奶奶,任淑侠的丈夫心力交瘁:这是什么世道啊?!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四)被警察打掉牙齿 内蒙古张立斌被凌源市法院枉判一年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凌源市法院在辽宁省朝阳市西大营子开庭,非法庭审张立斌。家属聘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七月二十五日,家属得到消息,张立斌被枉判一年。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张立斌在凌钢小学附近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两名不明真相的社区工作人员举报,遭莫胡店派出所暴力绑架及殴打,伤及手臂和腰腿部,并被送到朝阳市女子拘留所。

在朝阳市女子拘留所,张立斌被副所长高雅茹殴打,牙齿被打掉,血流如注,视力受损、记忆力减退。十五天后被转为刑事拘留,被送到朝阳市看守所。张立斌因抵制迫害,被朝阳市看守所非法关禁闭。

因剩余刑期不足三个月,张立斌可能不会被送到监狱。

(五)武汉市残疾妇女被非法判刑八年

七月十七日,祝亚的女儿陈雪婷接到律师的电话,听到妈妈被冤判八年的恶信后,泣不成声、悲痛欲绝。父亲早已病逝,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又被冤判八年,罚款20000元。

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祝亚,家住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半左右,去买菜,被楼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拦截、闯进家中,非法抄家三个多小时。

武汉市黄陂区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非法庭审祝亚,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祝亚也作了无罪自辩。祝亚说:自己是一个残疾人,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能力。修炼前残疾左腿要靠左手撑着才能往前迈,修炼后通过学法炼功,萎缩的腿长粗了,明显的好了。拉血尿、血块坏死的肾也好了。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

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其中罗列祝亚的“罪证”是:打印法轮功资料:光盘、真相币、法轮功书籍等,诬陷祝亚触犯了《刑法》三百条。公诉人始终没有拿出祝亚存在破坏任何法律法规实施的证据。起诉书错用刑法300条指控祝亚是荒谬的。

面对公诉人胡世文指控。祝亚自我陈述:反复强调为了报恩只是把亲身经历的奇迹和美好告诉大家,出发点是为别人好,是为了叫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从中受益,能说是犯罪吗?让人不仇视“真善忍”大法,而不是为了伤害任何人。现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炼法轮功,就是中国不让炼。而且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废除了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那么拥有法轮功书籍并没有触犯任何刑法。

当律师把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废除了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及2000年、2005年、2014年当局先后发布的邪教之说共十四种,其中没有法轮功的两份文件,由法警递交给公诉人和法官,他们看后无言以对。

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即使根据中共装门面的法律,修炼法轮功也是合法的。

控辩双方发表意见,辩护律师在总结性陈词中郑重强调,应该无罪释放当事人祝亚。庭审从上午十点到十一点半,法官称休庭。当庭没有宣布结果。

在律师的无罪辩护中,公诉人已示败诉神态,在这种情况下,公诉人仍坚持量刑,法官无视当事人和律师的陈述和辩护,在一个月后的七月十七日还是秘密枉判祝亚8年。

二、7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七月份中共法庭非法对法轮功学员庭审72场。其中,律师为30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30场。中共法庭千方百计阻止、干扰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甚至不通知法轮功学员、不通知律师非法秘密开庭,或者威胁当事人亲属辞退正义律师,法庭安排指使律师做有罪辩护,制造冤假错案。

非法庭审最严重的省份:黑龙江19场、河北18场、山东7场、辽宁6场、吉林5场、四川5场。

二零一八年一至七月份非法庭审至少518场。其中,一月份庭审63场,二月份庭审45场,三月份庭审75场,四月份庭审82场,五月份庭审89场,六月份庭审92场,七月份庭审72场。

表格三:2018年7月份非法庭审分布表
区域非法庭审场数邪恶排名
黑龙江191
河北182
山东73
辽宁64
吉林55
四川55
云南36
江苏27
甘肃27
广东18
河南18
湖南18
安徽18
内蒙古18
2018年7月份非法庭审72场

非法庭审最严重城市:哈尔滨19场、石家庄13场、青岛5场、成都4场、长春3场、葫芦岛3场、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3场。

表格四:2018年7月份,25个城市非法庭审分布表
城市庭审场城市庭审场
哈尔滨19日照1
石家庄13大连1
青岛5锦州1
成都4朝阳1
长春3绵阳1
葫芦岛3白银1
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3武威1
吉林2普宁1
苏州2商丘1
保定2宁乡1
秦皇岛2淮北1
唐山1扎兰屯1
潍坊1

表格五:7月份,中共法庭干扰、阻止律师无罪辩护统计表

姓名

省份

区、县

中共法庭干扰律师无罪辩护

吴春兰

四川

成都

法庭指派律师进行有罪辩护,不允许当事人反驳

郭青城

四川

成都

法庭指派律师进行有罪辩护,不允许当事人反驳

蒋宜琳

四川

成都

法庭指派律师进行有罪辩护,不允许当事人反驳

唐晓燕(唐燕)

四川

成都

法庭指派律师进行有罪辩护,不允许当事人反驳

任淑霞

吉林

长春

榆树

不准家属旁听,不许律师辩护

郭淑学

吉林

长春

榆树

不准家属旁听,不许律师辩护

李香云

吉林

长春

榆树

不准家属旁听,不许律师辩护

潘英顺

河北

秦皇岛

昌黎县

法官和家属讲了:如请北京律师就加重判,无奈家属和潘英顺当庭就辞去了代理律师

秦艳秋

江苏

苏州

法官无理阻止律师发言,律师提出申请回避。庭审草草收场

董美英

江苏

苏州

法官无理阻止律师发言,律师提出申请回避。庭审草草收场

崔建秀

山东

日照

莒县

法院指派的律师为崔建秀做了减刑的有罪辩护

李恒男

山东

青岛

没有通知任何家人

张光虎

甘肃

武威

既未通知律师,也未通知家属,偷偷开庭

非法庭审案例

(一)曾陷冤狱近五年 石家庄市李惠云博士再被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报道,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石家庄桥西区法院刑庭对法轮功学员李惠云博士非法开庭。李惠云曾于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十个月。

据悉,李惠云仍处于精神不正常状态,李惠云的所有亲属没有出席开庭,只有律师出庭作了简短辩护。

目前庭审还没有出结果。李惠云的主审法官是郑丽君。

'李惠云'
李惠云

李惠云博士原是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一九九六年在天津大学读博士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多次遭到严重迫害。二零零四年五月,李惠云在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迫害后,出现精神分裂症状;二零零六年李惠云在被劳教期间被送精神病院。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李惠云因传播真相被举报、绑架,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长达二十九个月。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石家庄新华区法院对李惠云博士非法开庭。两位律师义正词严地为李惠云做了无罪辩护,令法官无言以对,但他们还是把李惠云非法判刑四年十个月。

李惠云博士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走出冤狱,身体、精神尚未恢复,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又在自己家里遭绑架。目前李惠云博士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已经十五个月了。

呼吁尽快释放李博士,让她得到应有的调理和照顾。

(二)吉林市大学教师魏修娟面临冤判 法院不准无罪辩护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报道,家住吉林市高新区的吉林省北华大学教师魏修娟,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在家中被警察非法入室绑架,近日家属得知魏修娟面临冤判。吉林市高新区检察院非法量刑二至三年,并且还要勒索罚金(数额目前不详)。庭审时,法院不准律师或家属做无罪辩护,明摆着执法犯法、枉判无辜。

'吉林省北华大学教师魏修娟'
吉林省北华大学教师魏修娟

(三)黑龙江省依兰县邓淑梅等14人遭非法庭审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法院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八点半开庭非法庭审依兰县法轮功学员邓淑梅、姚怀英、唐立飞、庞淑贤、宋玉芝、宋孔华、司凤兰、卜宝玲、王云杰、吴桂琴、夏桂花、周焱、康艳玲、司凤香十四人,直至晚七点前结束。

法轮功学员被铐着手铐、脚镣入庭,律师们抗议:“学法轮功没罪,打开手铐脚镣。”而后法官叫法警分别打开。在非法庭审中,邓淑梅讲述了自己炼功后,眼病康复了;多年的病好了……向法官讲述法轮大法真相,被审判员吕守方制止。律师为邓淑梅做了无罪辩护。法院当庭没有宣判,事后通知家属,十五天内下达庭审结果。还请各界正义人士对依兰法院、松北区法院,哈市法院、省法院、哈市政法委、省政法委讲真相。邓淑梅在法院讲真相,律师们都赞扬。

(四)河北保定法院对赵兰池等开庭 律师家人辩护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半,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区法轮功学员赵兰池、王彦茹在保定看守所南司法培训基地被清苑区法院非法庭审。保定地区大多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在此遭非法开庭。

开庭前,八点左右,法庭门外就聚集了众多的穿着便衣的国保人员和清苑区各乡镇综治办人员,设置了三道防线,如临大敌一般,扬言不让法轮功学员靠近庭审现场,赵兰池和王彦茹的头上都被强制带着摩托车头盔,律师问审判长为何我的当事人赵兰池戴着头盔出庭,审判长声称是避免发生冲突。

赵兰池本人发言说自己修炼法轮功合法,自己并没有触犯国家的任何法律法规。律师也在法庭上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虽然清苑国保把北京司法局的三名工作人员也请到了法庭现场,想限制律师的辩护,辩护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半休庭。

赵兰池的女儿是家属辩护人,也在法庭上为自己的父亲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家属辩护人说:第一点,我的爸爸为祛病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修炼不长时间病就好了,公诉人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注:共产邪党才是邪教)罪起诉了我的爸爸,他到底破坏了哪条法律,请出示法律相关条例。公诉人认定我爸爸散发法轮功的宣传品对当地人造成极大的伤害,我请问公诉人,对谁造成了伤害,伤害到什么程度,有没有医院鉴定证明,我要求公诉人让证人出庭。

第二点,二零一一年《国务院公报》第28期全文刊登了新闻出版总署第50号令,明确废止了一九九九年制定的关于法轮功书籍的两个文件,表明了国务院明确的态度,法轮功书籍在中国完全合法。既然我的爸爸拥有法轮功的书籍和宣传品完全合法,我认为我爸爸没罪,要求无罪释放。

审判长和公诉人都默不作声,现场所有人员都静静的听着。

清苑区法院这是首例公开审理法轮功学员案件,但愿相关人员在善与恶之间做出有良知的选择。

三、经济上迫害

中共法庭制造冤假错案的同时,假借法律之名明目张胆地利用罚金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表格六:2018年7月份,中共法庭非法罚金明细表
姓名省份非法刑期法庭非法罚金(元)
任淑霞吉林长春3年10000
郭淑学吉林长春3年10000
李香云吉林长春1年半5000
杨秀云吉林白城2年5000
李杨波吉林白城2年5000
吴春兰四川成都8年,监外执行10000
郭青城四川成都7年,监外执行7000
蒋宜琳四川成都7年,监外执行7000
唐晓燕(又名唐燕)四川成都7年7000
贾瑞平北京2年10个月6000
史元顺北京1年2000
杨文英北京1年半3000
陈乐安广东茂名2年3000
陈爽广东深圳7年10000
王锡玉山东青岛4年20000
叶文秀重庆3年半6000
祝亚湖北武汉8年20000
张美娥安徽淮北3年15000
2018年7月份,中共法庭非法罚金151000元

经济迫害案例:

三度陷冤狱 山东平度市王锡玉再被判四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七日报道,山东平度王锡玉被非法判四年。判决书上写着:不得假释,并处罚金两万元。王锡玉不服非法判决,已于六月二十九日提交了上诉状。

律师气愤地说:“我没看到这么重的罚金,五千是最多了。还不得假释。太邪了。第二次开庭的证据都证明王锡玉修炼法轮功做好人。”

这个判决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善良的人们都无法接受。

王锡玉的女儿去拿判决书时,法官雷鸿春声称:这是根据法律判的。亲友们质疑:“根据哪一条法律?律师都说是无罪的。”

七月三日下午,律师到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会见了王锡玉,得知王锡玉在看守所被逼着吃降压药。

王锡玉是山东平度市古岘镇乔戈庄村人。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古岘派出所警察绑架了王锡玉。二十五日下午,王锡玉被绑架到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山东省平度市法院在即墨普东看守所第一次非法庭审王锡玉。五月十八日,第二次开庭非法庭审。

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讲述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王锡玉遭受了中共当局的种种残忍迫害: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回家仅一年后,在二零零七年又被非法劳教迫害二年;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这是王锡玉第四次被非法关押了,这次被绑架之前,王锡玉在家住的时间最长是两年。以前都是一年甚至不到一年,就被中共非法关押。

从王锡玉小女儿十六岁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整整十七年了,孩子们与母亲相处的时间很短。因为没有母亲的陪伴,王锡玉大女儿三十二岁才结婚,小女儿三十岁才结婚。

更多信息请参看明慧网文章:《九死一生 花甲老人讲真相三次被诬判、劳教》,《历经冤狱酷刑 山东孝女再次面临庭审》,《山东王锡玉法庭坚称:法轮大法是正法》,《山东平度市王锡玉第二次被非法庭审》

结语

多年来,中共为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制定了一套模式。这个模式就是一方面按照法律程序走:先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再逮捕,由检察院提起所谓的诉讼,最后交由法院进行非法审判。另一方面,中共也知道它的迫害是非法的,所以在没有审判法轮功学员前,就已经确定了刑期了。这种先定刑后审判的模式本身就是非法的,法官的审判不过就是走下形式。可是这个形式如果法官不配合,中共就达不到将法轮功学员投入监狱的目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法官的走形式就不只是走形式了,其实质是配合中共在犯罪。

对于法官来说,当然也有两种选择,一种就是坚持正规的审判,无罪的就判无罪,释放好了;还有一种就是替中共背黑锅。在执法实践中,也确实有法官在明白了真相后,退出了审判,甚至作出正义的判决,尽可能的维护法轮功学员的权益。但是相当多的法官还是放弃了作为一个法官应有的职责和担当,屈服于中共的压力,助纣为虐,迫害好人。七月份明慧网曝光的非法被判刑的51名法轮功学员和非法被庭审的72名法轮功学员,证实了中共的罪恶本质。

附录:下载(80.2KB)
·2018年1月到7月非法庭审统计资料
·2018年1月到7月非法判刑统计资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