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见:微信的背后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前几年,同事们都上QQ时,我总觉的QQ在另外空间是有通道的,有使用QQ的同修也觉察到了,梦中出现两条深不可测的通道,里面有邪恶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当出现微信的时候,一位亲戚来我家,我在学法时,他的手机经常出现提示音,这种提示音让我学法静不下来,他总看手机,走来走去,让我感觉到闹心。我在天目中看到:我家的空间场中开始出现一团混沌物质。我忍不住问他:“你总在看什么?”他说:“是微信。”我说:“能不看吗?”他解释了一通,意思是这个东西好象很重要,我没有说什么。这个亲戚走了,半天后,我家又清亮了。

所以,当同事们都上微信时,我没上,因为我觉的那个东西是网络烂鬼弄来的东西,一个让修炼人牵扯精力、闹心的东西。后来单位通知事情都用微信,我告诉身边的一位同事,有重要事情告诉我。

因为我不上微信,我的同事有一次在办公室突然冲我发脾气,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一位对我一直很友善的同事,在几位同事面前突然对我发飙,直呼我的名字,说:“某某某,你为什么不上微信,你怎么这么特殊,人都说‘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你说,你是大隐?还是小隐?”在她说话时,我看见她头顶上出现一个很恶的、头顶上面带着天线的生命,指着我,对我破口大骂。我不动声色的清除这个邪恶生命,平静的对同事说:“我不是大隐,也不是小隐,我觉的那个微信很牵扯人的精力,我不想用它。”过后我想:网络烂鬼真是不遗余力的想破坏修炼人的清修,想把修炼人拽下去。

我有时需要上网查一些知识,有一次上网之后,多看了一下感兴趣的内容。我回家看《转法轮》时,觉的眼睛发黏,眼皮发硬,睁起来费劲。眼睛不由自主的眨了几下,我看见有白色的虫子在从眼里噼里啪啦的往外掉,我知道了,我看人中的东西,不好的生命就往我眼里進,看大法书时,大法就在清理我的身体,清理钻進我眼睛里的虫子。

去年冬天,我真切感觉到上常人网站是一个很凶险的过程,那一次,我的手机刚要联网,那一瞬间,我看见许多的网络烂鬼在另外空间迅速的搭建网络通道,好几个空间的门打开了,三界中欲界、色界的烂东西,还有其它的败坏物质和一些丑恶的生命,迫不及待的、跃跃欲试的想要闯進我的手机里,我慌忙的把手机断了网,坐在椅子上,我有一种被惊吓到的感觉。我意识到:不能上常人网站了。

师尊的新讲法发表后,我决定换一个不能上网的手机,这样想了,却两天没有行动,结果晚上做梦,梦中在忙着换手机,换不能上网的手机,忙了一宿。白天,我赶紧把手机换了。

常人中现在有一个词,叫“行动力”,对于手机,我们真得快速的拿出一个力度来,比如微信,就是卸载,或者换一个不能上网的手机。我认为,对师尊的讲法和明慧网的通知,领悟如何,体现出一个修炼者的悟性。师尊说:“讲人的悟性问题,这是指在修炼过程中,出现的各种层次或者是师父讲的某一种东西,某一种法,你对它的理解成度。” [1]

师尊在新讲法中说:“你们知道吗?山上很多大法小弟子为了不被干扰,就一个电话,不上网。” [2]

我想:大法小弟子这样做,老大法弟子就可以放松吗?难道大法弟子的标准会因为年龄不同而有分别吗?师尊珍惜弟子,看护着弟子,而网络魔鬼在往魔窟里拽大法弟子。修炼人的心是清净的,而手机上面什么东西都有,看了都是污染,能勾起人的七情六欲,使人心泛起,达不到清心寡欲,不利于修行。

我知道有的同修修炼状态非常不好,都和手机有关。一位同修在七二零后,在监狱中被残酷折磨,出来后,沉迷于电脑、手机,色心非常强,后来完全变成了常人。

有人使用微信,是为了省钱,是为了联络感情,这涉及到利益和情感的问题,对于修炼人,名利情不是应该执着的,反而正是应该修去的东西。当然,也有人是为了工作便利。微信的使用在社会上能普及,是外星科技肆虐人间的表现之一,外星科技和邪灵互为利用,在控制人、改变人,甚至要毁灭人。修炼人把微信卸载下去,就是杜绝它们对自己的窥测和控制;也是从社会的泥沼中拔出腿来,逆流而上;同时也是在自动归正自己的修炼状态,使自己对应的宇宙天体和自己承担的宇宙范围自动更新,也会带来一种天象的变化。

常人中有句话:“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们真的要有修炼人的态度了。卸载微信,好处多多,何乐而不为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新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