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家属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八日】二零零一年,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天安门制造“自焚”骗局,煽动仇恨,四川省某镇“六一零”办公室指挥派出所警察绑架全镇的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播放邪党诬陷和毁谤法轮功的东西,强迫法轮功学员听,强制放弃信仰,威胁不“转化”就一直关押。

一位家属的激励

一天,几个警察正要闯入法轮功学员A家时,A的丈夫把警察堵在家里的过道上,一把将警察抱住,大喊:快跑!A就从后院脱险了。警察马上把A的丈夫绑架到洗脑班。

警察知道他没有炼法轮功,认为叫他说不炼法轮功轻而易举,然后就可以把他作为“转化”样板。于是洗脑班人员故意第一个把A的丈夫叫起来。A的丈夫虽然没有炼过法轮功,但他看妻子炼过,就学着法轮功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的动作,坚定而响亮地喊:“我就做法轮功师父的真修弟子!”警察傻了眼。本镇的法轮功学员都知道他没有炼,他这一说,更加坚定了其他同修的正信,一个家属都能做得这样好,同修们被鼓励了。

那次洗脑班彻底破产。A的丈夫事后说,当他说出“我就做法轮功师父的真修弟子”时,轰的一下,师父就给他打开了天目,让他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殊胜景象,真的有神佛。他知道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坚定修炼了。

木匠的福报

我是四川农村人, 妻子修炼法轮功。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前,我家就是炼功点,我虽然不炼功,看到妻子炼功后身体好,为人也更好了,屋里、地里都打点的井井有条,我支持她们炼,有时我还帮着把院坝扫干净。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妻子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北京的警察把她绑架了,还搜身,偷走了她藏在内衣里的钱。后当地“六一零”警察从北京将她绑架回来,非法拘留十五天。不久又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我本来每天都要到茶馆喝茶,但当时全队的人都知道我妻子被抓,本来正常情况下,警察抓的是干坏事的人,家属都抬不起头。我那天压力很大,去吧,怕茶馆里的人议论,不去吧,人家还以为我妻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就想,如果有人敢说我婆娘被警察抓了,我就回答:我婆娘敢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如果是你婆娘敢去吗?这样一想,我心里不仅不怕了,还有点自豪感,我就又到茶馆喝茶去了。

我是木匠,长年做木工,犯了颈椎病,发作起来很难受。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有一天晚上我做个了梦:梦见有个人在房梁上说,你的颈椎好了。后来果然舒舒服服的正常了,我知道是大法师父帮我治好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