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温岭市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胁迫全国各地政府,尤其是公检法司人员,采用各种流氓手段,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肆意迫害,跟踪、监控、抄家、拘留、酷刑、办洗脑班、劳教、判刑,任意不经正常法律程序就滥抓、滥关、滥劳教、滥判刑,进行肉体上摧残、人格上侮辱和心灵上的扼杀。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人、亲朋好友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之中……

下面是温岭市部份法轮功学员被610办公室(为操控、实施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非法机构)、国保和公检法迫害情况:

1、颜素云,女,当时四十多岁,浙江温岭市新河镇寺前桥山西街法轮功学员。

颜素云
颜素云

颜素云一九九八年因患恶性肿瘤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在她身上显示奇迹,使其重病康复。在法轮功遭受迫害的情况下,颜素云站出来讲真相被原新河镇派出所所长张继宇、副所长吴才青绑架,不让她炼功导致她身体状况迅速恶化,有生命危险时还把她继续关押在看守所,时间长达几个月不放,后来颜素云被放出不久即含冤离世。

颜素云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炼功前,她身患恶性肿瘤,在杭州的大医院医治无效,医生断定其病无药可救,而让其回家。后来她听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不长时间,她身上的恶性肿瘤不翼而飞,身体完全康复。街坊邻居都知道在她身上发生的奇迹。

可是,使她获得新生的高德大法,却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被江氏集团无理迫害、大肆诽谤。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为所动。一九九九年底,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坚持在新河镇寺前桥山上公园集体炼功,遭当地政府人员强行阻止。二零零一年一月份,她因散发介绍法轮功真相的资料,而被不法警察抓进温岭市看守所。在里面,看守所副所长朱朔方和警察不让她炼功并迫害她,导致她身体状况迅速恶化。一个月后,颜素云被送往浙江德清莫干山女子劳教所劳教。鉴于其身体状况极差,有生命危险,劳教所不敢接收。

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恶警仍然不放人,还把她继续关押在看守所,时间长达几个月。最后,在她处于生命垂危时,才把她放回家,但为时已晚,她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提起颜素云的去世,街坊邻居都知道:法轮大法救了她的命;公安局却将她关在看守所给害死了。

直接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温岭市610戴宪法,原温岭市公安局政保科孙建华,原温岭市新河镇政法委书记戴美忠,调解员赵夏生,原新河镇派出所所长张继宇、副所长吴才青,温岭看守所副所长朱朔方。

戴宪法
戴宪法
戴美忠
戴美忠

2、林惠国,男,一九五二年生、温岭市太平镇东辉小区法轮功学员。

自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坚持修炼大法。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开始,由于温岭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孙建华,温岭市太平派出所恶警蔡新才等人一直紧跟江罗集团,作恶多端,对他家三番五次抄家,绑架、关洗脑班、判刑。被关押在杭州临平第二监狱,为了逼其转化,狱警利用多名犯人日夜轮流看管、不让休息,还任意毒打。他脸上出现浮肿。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林惠国他在钱江摩托车厂上班,被保卫科科长恶人经怀平,恶党副书记王西初骗去,随后被送洗脑班非法关押半个月左右。

二零零一年大年前夕,被温岭610办公室主任戴宪法等人将林惠国绑架到温岭拘留所洗脑关押迫害四十天左右。二零零一年九月底,温岭太平派出所恶警蔡新才等人半夜闯入抄家,并将其绑架关押到温岭拘留所迫害二至三个月。

二零零三年,温岭太平街道原恶党副书记李国庆等人夜间闯入他家,将他绑架到椒江洗脑班关押迫害一个月左右。

二零零四年,他在钱江摩托车厂上班,被保卫科科长恶人经怀平、恶党副书记王西初、太平街道原恶党副书记李国庆等人骗去绑架到椒江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左右。

二零零七年九月份,林惠国送劝善信到温岭610,被温岭市国保大队恶警林波,温岭市太平派出所恶警陈夏斌抄家,绑架关押到温岭市拘留所拘留七天。

每次的非法关押,他的工资、月奖和年奖都被扣掉。

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林惠国在温岭市石桥头村民房屋墙壁写上“心中常念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被温岭市国保大队恶警林波及张国忠、石桥头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温岭市看守所八个月左右后,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劫持到浙江省第二监狱迫害。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下午,林惠国与妹妹林云霞一起去温岭市政府十四楼工业经济局办公室办理退休手续。之后,中共温岭市委统战部人员陈卫平发现办公室门上有一张二零一二年神韵光盘,急忙打电话给温岭市“610”办主任戴宪法,通过监控录像,看到林惠国在走廊经过。温岭市“610”指令温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林惠国。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晚上六点三十分左右,温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波、太平派出所陈夏斌等十多人闯民宅绑架了林惠国夫妇,并非法抄家。林惠国的妻子后被放回家,林惠国被非法关押在温岭市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林惠国被非法批捕。六月十二日上午,林惠国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三年零六个月。劫持到浙江省第二监狱迫害。温岭市法院:审判长应荣辉(电话:13858635725)。

3、李小素,女,温岭市新河镇人,在修炼之前患严重的关节炎等疾病,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喜得大法,所有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受益匪浅。

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日,因她坚持修炼大法,邪党人员把她绑架到温岭市新河镇派出所,又送到温岭刑警大队迫害,到第二天回家。

二零零三年正月二十日,她和功友在家里看师父讲法录像,恶警们又把她劫持到温岭市大吕洗脑班,天天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相,写体会,她不配合邪恶,在洗脑班关了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邪党人员多次抄她的家,拿走大法书籍、录音机、手机等,把她劫持到温岭看守所,后来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恶警人员又来抄她的家,对她和家人的生活带来严重的干扰。

4、徐金丽,女、一九六九年生,温岭市坞根镇白壁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早晨,在浙江省温岭市610办公室、国保和市公安局的指令下,警察绑架了徐金丽女士,之后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四年六个月。劫持到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早晨,温岭市610办公室、国保和市公安局的邪恶指令下,温岭市区和周边各镇统一非法抓捕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徐金丽女士就是当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到了晩上六点,恶警将她绑架到温岭市看守所,又把她关在小黑房间里,四面没有窗,不到三平方米,在里面不知道白天黑夜,坐铁老虎椅,上面手铐、下面脚镣,人伸直不准动,不让睡觉。一合眼、就用木棍打、用脚踩。还叫她站着面朝二千多瓦的强光,不准合眼,她脚肿得不能走路。有一次有人拿来一点汤,硬要她喝,里面放了不知名的药物,喝一口就使人迷糊,后来她失去了知觉,不省人事。有一天叫来同监室的人,将她抬进牢房里,听别人说她在小房间里六夜七天了,大家看她被迫害的不象个人样,也为她哭泣。

在温岭市看守所,大冬天用冷水洗身。还要做手工,任务完成不了,恶警们拿不到奖金,她又要挨骂、挨打、不准睡觉,寒风刺骨,苦苦的熬过了十一个月,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四年六个月。

后来把她抬到了浙江省女子监狱,对她进行“转化”,逼她写“三书”,徐金丽不转化,恶警就开始对她实施各种迫害手段,先是坐板凳强行洗脑,又叫来犯人将她压在地上,叫犯人坐在她身上,不准动,不写三书就不准大小便。“坐飞机”或动刑,就是两个人将她两手拉开悬空,手一放松人就倒在地上,地上都是铁钉。整整一个月未睡过觉,昏过去三次。在她喝的水里被放了迷魂药,喝下去从脑袋到心上难受,呼吸都很困难,有窒息的感觉。恶警一边对她施毒刑一边叫医护犯人,给她量血压,看她没有事,死不掉,就又对她下毒手,毒打、酷刑,在小房间里整整折磨了四个月,满身是伤。在残酷的迫害下她写了所谓的“三书”。

在监狱里被关押迫害了一年后,她对自己的所写所说全盘否定,她对狱警说:“我是好人、我是善良的人,你们不应该这样对待我。”恶警又叫来犯人,将她关在小房间里又进行折磨、酷刑,洗脑迫害两个月。后来做奴工,受尽了种种折磨。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三点左右,徐金丽在另一位同修的公司办公室里,被温岭市国保大队王巨宇和温岭市太平街道派出所人员绑架,警察并劫走手提电脑两台、手机两只、优盘两只、磁卡一张、真相币二百元等。徐金丽在温岭市太平街道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三个小时后,再被绑架到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洗脑班。

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上午,中共人员通知徐金丽的家人去温岭市人民医院,把迫害成皮包骨头的徐金丽接回家去。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日大清早,法轮功学员徐金丽在街上走时,被六、七名便衣警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用事先准备好的车将其绑架到新河镇派出所关了一天,然后在黄昏时又被转到台州地区椒江市万好万家商务宾馆,这里是洗脑班。徐金丽在万好万家宾馆洗脑班绝食五天后被放回家。

5、王丽君,女,四十八岁,温岭市太平镇白翠居人。

一九九九年底,法轮功学员王丽君因上访北京被刑事拘留近五个月。二零零零年七月,王丽君被温岭市公安局政保科孙建华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王丽君又到北京证实大法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七年三月左右,王丽君被浙江省温岭市610办公室戴宪法、国保大队和市公安局警察绑架了,之后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七年。劫持到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6、吴美菊,女,年龄未知,温岭市法轮功学员。

仅二零零四年夏天以来,温岭610对温岭法轮功学员因散发大法真相传单,非法判刑劳教就有多人。其中法轮功学员吴美菊被温岭610非法劳教两年。

吴美菊修炼之前疾病缠身,修炼后得以康复。邪党迫害大法后,吴美菊分别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两次,被闯入她家的太平派出所恶人绑架到温岭城南大吕乡政府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恶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静朝和太平派出所警察又再次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到温岭国保大队,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后又将她绑架到温岭市看守所一个多月,非法劳教两年,把她绑架到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路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她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恶徒叫吸毒卖淫犯包夹,每天二十四小时,不歇眼看着她的一言一行。

夏天期间,一个月或半个月不准洗澡,洗头只准十五分钟时间,上厕所时间催的很紧,长时间坐凳,从早到晚,每天被逼看邪恶的所谓的揭批书、录像,逼迫写所谓的揭批文字,说违心的话等,遭受辱骂,刻意刁难等各种精神折磨。使她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骨瘦如柴,头发几乎变得全白,经劳教所医生检查,身体出现严重肾结石、积水等病状态。她的父亲因她被非法劳教的打击太大,没几个月突发心脏病而死。时隔几个月她的母亲也含冤离开人世。家里的亲人担心她承受不了,没有告诉她,她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从此失去了双亲。

在十年多的邪恶迫害中,吴美菊多次非法被抓。家里电话被非法监控,多次被骚扰跟踪,被非法抄家等,没炼功的家人与其他的亲人也整日生活在恐惧和压力之中。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地区610、温岭市610戴宪法、温岭市公安局长沈云才的指使下,张敏芝与吴美菊被国保大队王巨宇、林波等警察绑架到台州市椒江区洗脑班迫害。

7、余立新,男,一九六六年生、温岭市新河镇南鉴村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余立新因在公园集体炼功被新河派出所所长张继宇绑架到温岭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关在新河的一个旅馆达半年时间。

二零零一年一月,余立新到北京上访被抓,又一次被新河派出所所长吴才青、新河政法委书记戴美忠绑架到温岭看守所。他以绝食来抗议对他的迫害。看守所的两个所长对他实行强制灌食迫害,他们用削尖的竹棒撬开他的牙齿,结果口腔被戳破,满嘴都是鲜血,整张脸都肿起来了。接下来将他固定在木架上呈”大”字型,然后强行挂盐水,后来又被送进医院。最后,在连他的家人也不通知一声的情况下就被秘密送十里坪劳教所劳教了。可怜他年迈的父母当时还在到处打听他们儿子的下落。余立新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四年夏天以来,“610”主任、恶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静朝非常嚣张,因散发大法真相传单被非法判刑劳改的温岭法轮功学员就有多人:余立新就是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之一,林静朝二十天不让他睡觉。后来余立新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五年半,被劫持到浙江省第二监狱迫害。

据公安内部消息,余立新因长期绝食,一只眼失明,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此前,温岭地区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心黑手辣。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是家常便饭,夏天在太阳底下暴晒,晒得头晕眼花再非法审问;指使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电刑、冷冻、无所不用其极。特别恶毒的是将绝食长达几个月的余立新,长期呈十字形吊铐在床上,恶警们对余立新强行进行野蛮灌食,用铁器撬开他的嘴巴,牙齿被折断,满口满脸是血,流个不停,惨不忍睹。而对余立新的父母却谎称给他们儿子治病,来掩盖恶人血迹斑斑的罪行。

二零零九年九月,余立新又一次被绑架,恶警抢走七千元、手提电脑、手机、打印机。余立新在看守所一直绝食反迫害,受尽折磨,恶警把他绑到温岭第一医院药物注射中心(即戒毒中心)强制注射药物,他被折磨得只能躺在床上,还戴脚镣,腿不能弯曲。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当地邪党公检法人员在人民医院药物注射中心四楼对余立新非法开庭,不告诉家人及律师。律师去调查,才知道四日上午八点在人民医院四楼开庭。两个警察把余立新架着出来,因余立新被迫害的根本动不了,眼睛闭着,腿直着不能弯曲,讲话声音很低沉。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法官谢福明非法判余立新四年,劫持到浙江省第二监狱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余立新在林贵来(女、六十多岁、温岭市太平街道东辉小区)办公室,被温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巨宇及太平派出所警察绑架。余立新手提电脑、手机被拿走,傍晚,林贵来办公室及单位资料仓库被翻抄,拿走大法书、真相手机、打印机一台等。

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上午,中共人员通知余立新的家人去温岭市人民医院,把迫害成皮包骨头的余立新接回家去。自从余立新控告江泽民后,他的家里也经常有个姓李的人(是温岭市公安局的)向他父母亲打听余立新的工作地址,因打听不到他的行踪,最近又在他家前后门安装了监控。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日大清早,余立新在街上走时,被六、七名便衣警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用事先准备好的车将其绑架到新河镇派出所关了一天,然后在黄昏时又被转到台州地区椒江市万好万家商务宾馆,这里是洗脑班。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四天。并于第四天当晚被转移到温岭市看守所,他们将绑架的日期改为九月五日继续迫害,并抄家、逮捕,抄走了大法书籍、笔记本电脑两台、台式电脑两台、手机三只、优盘三只。大钉书机一只,还扯断了电表、电线。整个过程都是“610”主任戴宪法、梅正君、温岭市公安局长沈云才指使国保大队长王巨宇、副大队长林波干的。

余立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绝食中,在看守所里被巡控金警察用暴力手段强迫他穿囚服,被暴打二十分钟也没有穿上。还有一次被金警察对着眼睛喷辣椒水十分钟左右,当时他想师父救我,把难受的感觉都转到施暴者身上去,那个金警察马上被呛得受不了,停了一会又继续对余立新的眼睛喷辣椒水,事后听说那个恶人眼睛非常的红,看上去很可怕。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国保大队长王巨宇带来四个特警,在看守所医院将监控镜头往上按(他不想留下犯罪记录)用暴力手段强迫余立新按手印,结果花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按成。

二零一六年十月一日,看守所所长蔡新才把坚持炼功的余立新烤上脚镣,固定在地上铁环上二个星期,警察说是温岭公安局局长沈云才叫蔡所长干的。新河镇派出所所长毛军辉叫手下人骚扰他的家人,路桥区和温岭市公安局合伙,国保人员戚珍容、靖魁等人也有参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余立新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法官瞿晓轩诬判十个月。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日被绑架的余立新结束冤狱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回家。在这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家里的父母承受的太多太多。

8、林桂连,女,七十多岁,浙江温岭市法轮功学员,退休干部。

二零零四年退休,退休工资有一千八百元左右,至今仍被非法扣发。二零零四年,“610”主任戴宪法、恶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静朝非常嚣张、他和太平派出所人员,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林桂连,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她的丈夫也是退休职工,儿子办鞋业公司,儿媳妇自办规模比较大的幼儿园,还有一个可爱的孙子。林桂连的丈夫几年来三次被绑架洗脑班,二次被非法关押温岭市看守所。

林桂连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成立“天启星鞋业公司”,在温岭市城北街道山马工业区租了九间厂房,购买机器设备、材料、办公、生活等用具,花去资金八十万元左右。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该公司数名修炼法轮功的职工,被城北街道派出所、温岭市公安局等数十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温岭市看守所,造成公司面临倒闭,数十名员工失业,生活无着落。技术骨干韩平(林桂连的儿子)、赵林兵二人被非法关押到温岭市看守所。据悉,邪党人员还在韩平和赵林兵的厂房门口非法安装了摄像头监控进出工厂的人。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浙江省温岭市“610”借奥运为由,将林桂连夫妇绑架洗脑班迫害两个月左右。林桂连家电话被非法监控,被非法抄家的次数无法计算,邪党人员甚至经常到她没有修炼的儿媳妇的幼儿园骚扰、恐吓、欺骗、挑拨离间,最后导致儿媳提出离婚,带着六岁的儿子离去,这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就这样被拆散。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早晨,在浙江省温岭市610办公室、市公安局的指令下,国保副大队长林波和太平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林桂连,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她七年。劫持到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9、洪米素,女,一九六六年生,原温岭市新河镇西门街法轮功学员。

洪米素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洪米素和功友在山上集体炼功,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邪党人员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又送到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回家后,正月初三,恶人们又非法把她关押在一个破旧的老旅馆,长达半年之久。610恶人赵夏生说:怕他们到北京上访,把他们关起来,花钱保他自己的“乌纱帽“。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八日,洪米素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温岭市政保科科长恶人孙建华给她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一年三月份,把洪米素劫持到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

劳教所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的菜里加了药物,使洪米素出现严重的药物反应,危在旦夕,恶警们怕出事,就用保外就医,通知家人把她接回来。回到家,恶人孙建华还经常带人去洪米素家翻箱倒柜,还强逼她丈夫砸锁,搞得她家里人都不得安宁。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洪米素在家做家务,新河派出所副所长恶警陈瑞虎,强行把她带到派出所,温岭市原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恶警林静朝指使恶警轮流值班,一个星期不让她睡觉迫害她。十四日把她送到温岭看守所。恶警对她丈夫长期的骚扰、恐吓、欺骗、挑拨离间,一个月后她丈夫到看守所与她离婚。洪米素在温岭看守所非法关了十个多月后,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劫持到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恶党人员把洪米素劫持到浙江女子监狱,把她关在一个很阴冷的小房间里,不见日光,坐小凳,不让接触她人,邪恶叫诈骗犯、经济犯、贩毒犯五人日夜看着她,不让炼功,日夜逼她转化,写保证、写三书、写邪恶的所谓揭批文字,看造谣录像,说违心的话,使她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直至二零零七年五月份回来。

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在朋友家,洪米素被恶党人员莫名其妙绑架到温岭看守所关了一个月。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新河派出所恶警到洪米素的住处,破门而入,绑架她,并抢走大法书、DVD影碟机、MP3、录音机等,连身份证也拿走,把洪米素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一个月。邪党人员还经常到洪米素父母亲家里骚扰,使她父母提心吊胆度日。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洪米素又被新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温岭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洪米素给小学生讲真相,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温岭看守所,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三年六个月。关押在浙江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下午四点多钟,浙江省温岭市新河镇两位女法轮功学员,洪米素、竺茜君在街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她俩被台州市路桥区公安分局邪党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路桥区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竺茜君被台州市中级法院枉判三年三个月。洪米素被枉判三年九个月。两位同修目前还关押在浙江省女子监狱。

10、潘素娟,女,四十七岁,温岭市松门淋川法轮功学员。

潘素娟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并被勒索一万元。二零零零年因散发真相资料而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中国年过后,潘素娟已被折磨得憔悴不堪,有时眼睛都睁不开了,由于长时间站着,她的两条大腿肌肉已经僵硬,毫无知觉,腰部稍微弯一下都非常痛苦。她正念面对这一切,她的善心、她的平和、她怀大志拘小节的品格深深感化了一位包夹。那位包夹悄悄对她说:“老大,(包夹私下里都叫法轮功学员“老大”),我天天骂你,你生气吗?其实我不想骂你,可别的包夹都在骂,我要不骂的话,她们会打小报告的。”她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骂我没关系,可是你整天这么咬牙切齿的骂法轮功,你觉得有必要吗?”

从此以后,每当录音机播放恶警的叫嚣时,屋里那两位包夹就敷衍几句,但却有气无力。没过几天,这位包夹就被调走了,临别时她偷偷把自己的布鞋送给她,依依不舍的说:“老大,你一天到晚站着,脚疼,穿布鞋好受一点。以后一定要小心呀。”

二零零八年年底,中共以办奥运为名,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潘素娟的户籍所在地的浙江温岭公安局610警察,也到处搜捕她,并经常上她父母家骚扰,屡次非法提审她母亲,逼她交出女儿,恐吓老人要在全国通缉。当时,冉奉云、潘素娟夫妇在北京打工,北京城也一片红色恐怖,街道居委会人员、派出所警察,随时随地闯上门查身份证、暂住证。冉奉云、潘素娟夫妇身边的朋友们,陆续被抓走。为了顺利生下孩子,他们搬了两次家,最后住在昌平区。因潘素娟去续办暂住证时,被警察查出是法轮功学员。昌平区警察在她分娩当天去她家抄家。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孩子八个月大,潘素娟带着一打美国神韵艺术团的节目光盘到北京西苑车站发送,被城管恶棍朱基刚向北京青龙桥派出所警察打电话告发,十分钟左右,青龙桥派出所警察陈飞带着几个便衣开着警车来绑架潘素娟。当晚上十点以后,警察把她拉到海淀看守所,体检时,狱医说,潘素娟是哺乳期产妇,看守所不能收。恶警陈飞气急败坏对着潘素娟吼叫要把她丈夫和儿子都抓过来,把孩子送孤儿院,把潘素娟关进去。陈飞给潘素娟住所地的派出所打电话,要抓她的丈夫和儿子。

七月二十五日早上八、九点钟,恶警陈飞带着两个国保便衣绑架冉奉云父子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计算机、打印机等及抢劫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几个箱包。街坊邻居目睹:一群穿制服的强盗,入室抢劫,装了满满一面包车,还绑走大人和幼儿(小冉)。八个月的小冉和妈妈被关在一间,爸爸被关在另一间。当晚八点左右,恶警陈飞又把他们一家长期关押在海淀看守所,陈飞指着小冉有要看守所警察把他也关进去。看守所警察未同意,陈飞只得作罢。

就在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潘素娟的丈夫冉奉云被海淀区青龙桥派出所恶警以为其妻潘素娟取保为名,骗到海淀看守所,迅即被北京市公安局法制科送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零六个月。

后来,冉奉云被非法劳教两年半。海淀看守所给潘素娟办了一个取保手续,陈飞和国保的便衣在拉他们回家的路上,恐吓潘素娟不许离开住地,如果私自离开就算通缉逃犯,陈飞去抓冉奉云父子时,就威胁过他们的房东,不许出租房子给他们住。

潘素娟和儿子深夜回到家里,家里被抄家抄得满目狼藉。第二天一大早,房东就来赶他们走,房东告诉她警察要他们三天之内必须搬走,否则警察会找他们麻烦。之后两天潘素娟凄凉的抱着孩子四处找房子。

浙江温岭公安为了讨好北京海淀公安,主动要求把潘素娟看管起来。第三天,浙江的“610”、国保便衣、松门派出所所长,伙同北京六里屯派出所警察,一大早七、八点钟闯到潘素娟家强把母子俩塞进警车,绑架回温岭横山民兵训练基地,关了一个晚上。其间,温岭公安大大小小的头目都来了,时不时的提审抱着孩子的潘素娟,小冉有哭闹不停,他们嫌麻烦,就把潘素娟的父母叫来看管母子俩,并提出苛刻的看管条件:不许潘素娟出门,只能在家里呆着,不许接触功友,每天都要打电话汇报潘素娟的情况,否则就要找家里人的麻烦。老人为了能让女儿回家,屈辱地答应了,然后把潘素娟母子俩领回家。

潘素娟的父母家的房子是四层的楼房,母子俩被安排住在四楼。她母亲腿有残疾,严重的骨质增生使得她行动很不方便,女儿和小外孙的到来,增加了他们经济上的负担,更让他们惶惶不可终日的是,乡镇府的那些人三天两头会上他们家来骚扰,温岭公安的那些头目也时不时的会打电话过来,老人们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生活。他们基本上不让女儿出门,偶尔出去买个菜也要翻翻她的包,翻翻衣兜裤兜。就在潘素娟娘俩被严密监控八个月后,温岭公安局“610”、松门派出所和北京海淀区检察院共同构陷,诬告潘素娟是逃犯,全国通缉她。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日下午,松门派出所警察张文斌带着两个男警,众目睽睽之下,直奔潘素娟家,俩老人亲眼目睹女儿再次被抓的过程,如遭雷击。他们原来听信了流氓政府的谎言,限制了女儿的自由,自以为是在保护她,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场骗局,是一个阴谋,老人家抱着小冉有老泪纵横,哭成一团。

潘素娟被关在温岭看守所一个星期,随后被北京西三旗派出所三男一女的警察劫持到北京七处,三个月后被转到北京海淀看守所,后来被海淀区法院法官游涛诬判三年。潘素娟上诉,被无理驳回。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号,北京市公安局派人到浙江温岭把潘素娟强行带回北京,非法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长达一年零八个月。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潘素娟被非法关进北京天河监狱临时关押,一周后即十一月二十八日,被送到浙江女子监狱。她三岁的孩子,出生不久就如同孤儿一般失去父母的抚爱,与体弱多病的外婆相依为命。

小冉有经历了一次次的绑架,一次次的失去妈妈,孤独和痛苦烙在他幼小的心灵,独自玩耍的辛酸、冷落,让他见生人就躲,也不爱说话,脾气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倒在地上翻滚、哭闹,他深深的被伤害了……潘素娟出狱回家时,小冉有已经四岁。他见妈妈也躲,躲在外婆背后,低着头,不敢看人,他长得瘦小瘦小的,他外婆说他不爱吃饭,也不爱睡觉,本该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却哭着死活都不敢去,老母亲拉着女儿的手,泣不成声。老母亲的双腿已经不能走路,要到上海动手术,她终于可以把小孩交回给女儿。老父亲也被迫害的得了严重的心脏病,他们再也没有能力抚养小冉有了,在这场中共对好人的迫害中,两位老人承受的太多太多。

现在,小冉有虽然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但是他们还在颠沛流离中,一家人过着很不稳定的生活。而浙江温岭的警察还在骚扰他们的家人。

11、蒋慧敏,女,四十岁左右,温岭市法轮功学员,坞根镇白壁村人。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在温岭市610办公室、国保和市公安局的指令下,温岭市区和周边各镇统一非法抓捕了许多法轮功学员。清早温岭市温峤镇白壁村蒋慧敏在楼上,就听有人敲门了。

她丈夫一打开门,就从外面闯进来十几个强盗一样的男人,对她家里乱翻乱搜,她刚想抵制,其中一男子就对她拳打脚踢,把她双手反到背后强行捆绑,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抄家抢走了神韵光盘和大法书籍。恶徒还要把她带走,她不配合,这帮恶人就把她抬上车,绑架到温岭市城北街道派出所,把她和两个男人关在一起,之后就不管不问。一直到下午五、六点钟左右,把她送到温岭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天晚上,在温岭看守所,中共恶警对蒋慧敏突击逼供。在一个与外面完全隔绝的小房间里,四周各有一盏几百瓦的灯照着,房间里没有一扇窗,中间放着一张老虎凳,上面有手铐,下面有脚镣。对面一张桌子上面坐着两个,边上还站着几个恶警,等她坐下就开始对她进行连续不断的逼供。

她说她没罪,没有什么好说的,并拒绝进食抗议迫害。中共警察就对她威逼利诱,不让闭一下眼睛,一闭眼就敲着桌子说:“你不招供还想睡觉,说了就让你睡,不吃饭就直接灌食,我们对你有的是办法,不怕你不招。”

在一连几天问不出结果的情况下,警察就在食物中偷偷放了迷药骗她吃下,吃了迷药后思想就迷糊不清了。在这暗无天日的房间里,在四天五夜的恶警轮番逼供下,她写下了所谓的供词。

蒋慧敏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整整一年的时间里,二、三十人挤在一个房间里,白天干活晚上睡在冰冷潮湿的地上,大冬天洗着冷水。还有恶警全天二十四小时轮番看着,一有什么他们认为的违规行为,就铐上手铐脚镣关禁闭。五、六十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也遭同样迫害。

大约过了三、四个月之后,中共不法人员对她进行所谓“开庭”,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五年。她不服上诉、申诉都一一被驳回。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温岭市法轮功学员蒋慧敏被看守所所长卢军平劫持到浙江省杭州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一到魔窟就被四个犯人专门看着,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天天逼她看诽谤大法的片子。不“转化”就不让睡觉、洗澡,恶徒的目的是要在一个月之内“转化”她。

所谓“转化”即放弃自己的信仰,诬蔑自己的信仰。她不“转化”,恶人就得不到奖励和升级。监狱利用这种利欲心让犯人不断地逼迫她写“转化”材料。她抵制所谓“转化”,这几个被监狱利用的犯人就打她的头,用很难听的话骂她。狱警使出一切恶毒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再不转化就关禁闭。在恶人的不断折磨下,她违心地写下了所谓的“三书”。

在监狱迫害了整整三年零四个月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蒋慧敏走出了黑窝。

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没有错,更没有违法。中共司法人员对蒋慧敏的绑架、判刑,是违法犯罪的,是执法犯法。蒋慧敏表示重新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地区610、温岭市610戴宪法、温岭市公安局长沈云才的指使下,蒋慧敏被国保大队王巨宇、林波等警察绑架到台州市椒江区洗脑班迫害。

12、叶新亨,男,五十一岁左右,温岭市法轮功学员。

叶新亨在炼功前患有心脏病,练过多种气功未见效,一九九六年在外有幸喜得大法。他按照“真善忍”法理修炼心性得到升华后,疾病不翼而飞。为了让八十多岁的父母安度晚年,尽做儿女的责任。二零零四年他回老家在当地一家公司上班。

二零零五年六月温岭泽国派出所几个警察非法闯入他公司把他绑架到泽国派出所,非法关押十四天。二零零五年八月的一天夜里,泽国镇政法委头目顾世清带领派出所十几名邪恶之徒,将他屋前屋后包围起来,又把他劫持到宁波四明山洗脑班迫害四十五天,并三番五次干扰他的女友。经过几次迫害,他的女友担惊受怕,经受不起邪恶的压力迫害与他分手。

从洗脑班回家后,顾世清又经常上门骚扰、出门跟踪、监视叶新亨。邪党人员害他打工打不成、生意做不成、企业办不成、几年下来负债累累。为了不使年迈的父母担惊受怕,二零零六年底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叶新亨只好出外打工谋生,流离失所。

顾世清到处打听他的下落,邪党人员坏事干绝,又在全国通缉他,他每到一个地方干活不到三两天,邪党之徒就来,他到处找工作,邪恶到处追寻,使他一元钱吃三天的生活维持几个月。几经波折吃尽苦头终于寻到一份温饱的生活,邪党人员找不到他,搞得他亲戚朋友不得安宁,八十多岁的母亲经受不起儿女无故受迫害的打击,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含冤离开人世。

恶党人员顾世清得知他母亲病危,以看他母亲为由伪善骗取他公司地址后,带几个警察去非法搜他公司的宿舍,搜到几本书和几张神韵光盘。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叶新亨回家看望八十五岁的父亲时,七月十日夜温岭国保大队人员与泽国镇政法委头目顾世清,泽国派出所林玉林等几名警察以谈话为由,第三次把他绑架到泽国派出所,七月十一日送温岭看出所非法关押,对他家里一直伪善欺骗说奥运结束就放人。十一月十二日,他的亲属送衣服给他时得知他已被非法判刑,整个迫害过程是非法秘密干的。

他八十五岁的父亲在儿子遭受迫害中,老泪纵横,寝食难安,多方打听,到处求情,去610要人。温岭市泽国镇几名邪党恶徒疯狂吼叫:“谁给他说情,把谁抓起来”。

13、韩平,男,四十五岁,温岭市太平镇太平居法轮功学员。

韩平于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三年二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三月左右,在鞋业公司被温岭市国保大队、610、城北街道派出所恶警绑架,被温岭市恶党人员操控法院非法冤判五年。劫持到浙江省第四监狱迫害。

一九九九年底韩平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因组织新学员学功集体收看师父讲法录像而再次被抓,被非法劳教二年。

温岭市天启星鞋业公司是家合法注册、经营的公司,由于雇佣法轮功学员,曾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零零七年二月过年前夕等多次遭到当地公安司法机关的无端骚扰。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突然有一伙不法之徒三十余人非法闯入天启星鞋业公司,不肯透露身份。在公司管理人员的再三追问下,并说出要报“110”时,才有一个人很不情愿的拿出了一张警察证。这才明了,原来是城北派出所的一伙恶警便衣,至于里面是否还混有地痞流氓,不得而知。他们来势汹汹还出手打了人,领头的是城北派出所所长林荣华和温岭市国保大队的恶警林波。

三月十四日当晚,恶警又将员工强行带到城北派出所,以查办暂住证(非法)为借口,欺骗员工照相登记(后来证实派出所并没有给员工办暂住证),强行扣留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及韩平、赵林斌等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韩平、赵林斌二人(天启星鞋业技术骨干)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温岭市看守所遭受着迫害,致使其经营的公司正面临瘫痪的境地。

他们的亲人向公安局要人时,办案的恶警却说案子已移交到检察院,当亲人们找到检察院时,回答他们的却是:案子已退回到公安局了,企图拖延并且推卸责任。

恶党人员经常到韩平妻子(没有修炼)办的幼儿园骚扰、恐吓、欺骗、挑拨离间,最后导致妻子提出离婚,带着六岁的儿子离去,这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就这样被拆散。

浙江十里坪劳教所恶警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有:控制椅、电击、吊铐、长年单独拘禁、不许睡觉、不给水喝(尤其酷暑时)、三餐减半、强迫超时劳役,还有“军训”、罚站等等。浙江十里坪劳教所部份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有韩平等六十人。

对法轮功学员施加酷刑的恶警有:祝智照、张炎峰、高见、李鸿青、喻伟民、所长薛某等等。

14、徐金霞,女,五十八岁,温岭市城北街道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早晨,在温岭市610办公室、国保和市公安局的指令下,温岭市区和周边各镇警察非法抓捕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徐金霞女士,温岭市坞根镇人,就是当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大清早还没起床,徐金霞家闯进七-八个男人,就象小偷一样莫名其妙地不让她说话,是怕被邻居听到就偷偷把她绑架到车上,在黑暗中她感觉开了好多路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听说那里关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关不下了,这帮恶人就把她送到温岭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恶人将徐金霞关在很小的房间里,四面无窗,坐在铁老虎椅上,上面手铐下面脚镣,用二千多瓦的灯光对着她的眼睛照,毒打、哄骗、说脏话、打巴掌、不许她说话、不让大小便、一合眼睛就用木棍敲,不让睡觉苦苦折磨,使她出现头昏眼花神志不清,在迷糊的情况下喝了一口水,这些恶人在水里放了不知名的迷昏药,使她出现眼睛看不见前方,黑暗一片头脑迷糊麻木,心跳加快。

恶人还放邪魔歌曲,使她眼前看去多是鬼怪。恶人在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炮制假案,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将她定罪,现在她知道许多法轮功学员是被恶人用这种方法送进监狱的。这一切都是二零零九年原温岭看守所所长卢军平一手指挥的,还有温岭610头目戴先法、国安局林波等等。有个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关了七天七夜,不让睡、不让吃、饿了七天七夜,戴脚镣、手铐,脚肿胀得不能走路,大小便都让人扶着,大冬天还给老人洗冷水澡。恶人对一个善良的老人也不放过迫害。

卢军平二零一二年之前当看守所所长、后来是交警大队教导员。卢军平经常给浙江省监管局局长送贵重礼物,硬把被他们迫害得皮包骨头、无法站立的法轮功学员送进监狱。

15、赵林斌,男,四十六岁,温岭市坞根镇白壁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四个月;二零零一年又被政保科孙建华劫持,并被非法劳教三年。

温岭市天启星鞋业公司是家合法注册、经营的公司,由于雇佣法轮功学员,曾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零零七年二月过年前夕等多次遭到当地公安司法机关的无端骚扰。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突然有一伙不法之徒三十余人非法闯入天启星鞋业公司,不肯透露身份。在公司管理人员的再三追问下,并说出要报“110”时,才有一个人很不情愿的拿出了一张警察证。这才明了,原来是城北派出所的一伙恶警便衣,至于里面是否还混有地痞流氓,不得而知。他们来势汹汹还出手打了人,领头的是城北派出所所长林荣华和温岭市国保大队的恶警林波(警号:074170,办公电话:0576-86107890)。

三月十四日当晚,恶警又将员工强行带到城北派出所,以查办暂住证(非法)为借口,欺骗员工照相登记(后来证实派出所并没有给员工办暂住证),强行扣留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及赵林斌、韩平等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赵林斌、韩平二人(天启星鞋业技术骨干)被非法关押在温岭市看守所遭受着迫害,致使其经营的公司正面临瘫痪的境地。

16、张敏志,女、六十六岁左右,温岭市太平镇人。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太平镇派出所陈夏兵带领几个同伙,绑架法轮功学员张敏志及她未修炼的丈夫,并且非法抄家,关在派出所一夜,再送拘留所迫害两个多月,期间被多次抄家,参加迫害有太平派出所陈夏兵、政保科的孙建华、610主任戴先法等人。

二零零四年五月太平派出所的杨连根带人,到她工作单位,说到派出所问话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六月中旬张敏志被叫到集团公司保卫科,里面坐着太平街道李国庆等一帮人,把她和法轮功学员林惠国绑架到台州市椒江区洗脑班迫害了一个月。参与迫害有集团公司副书记王西初、太平街道610人员。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太平街道综治办主任王跃平,打电话骗张敏志开门,随后进来四个人全是便衣,其中一个女的是国保的,外面守着很多人,其中有街道武装部的胡贵褔,有社区的人,有派出所的人,把她绑架到太平街道。同时被绑架的有法轮功学员韩菊香,她们被送往浙江省新昌洗脑班,参与迫害同车前往的有街道韩林方、派出所、社区叶琳莉等七人,迫害近二个月左右。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晩,张敏志被中共恶人绑架拘留七天。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地区610、温岭市610戴宪法、温岭市公安局长沈云才的指使下,张敏芝与吴美菊被国保大队王巨宇、林波等警察绑架到台州市椒江区洗脑班迫害。

以上参与迫害的有省级610、温岭市610、太平街道、国保大队,社区片警杨连根经常跟踪张敏志。

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共同关注浙江省温岭市的邪恶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正告公安局、看守所、610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做迫害善良的同谋和帮凶,请呵护善良、停止迫害,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浙江省女子监狱'
浙江省女子监狱
'浙江省第二监狱'
浙江省第二监狱

以下是迫害温岭市法轮功学员的部份责任人:

部份责任人照片:下载(2.1MB)

戴宪法 1964年11月生 温岭市滨海镇人 曾任温岭市610办公室主任 现任温岭市委政法委委员兼610办公室副头目 手机13958693198
沈云才 1968年10月生 浙江台州路桥区人 曾任温岭市公安局局长 现任温岭市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

胡正富 1966年12月生 温岭市城北街道人 曾任温岭市公安局副局长 手机13906860178
蒋良华 1969年9月生 温岭市石桥头镇人 曾任温岭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手机13906863231
罗荣华 1978年8月生 温岭市泽国镇人 曾任温岭市太平派出所副所长 现任温岭市纪委办公室主任
林静朝 1970年5月生 温岭市温峤镇人 曾任温岭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温岭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教导员
应中华 1964年3月生 台州市路桥区人 曾任温岭市公安局局长
陈合勇 1964年4月生 温岭市箬横镇人 现任温岭市拘留所所长
林波 1966年1月生 浙江温岭市人 现任温岭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13957616066
蔡新才1969年8月生 曾任温岭市太平派出所所长、温岭市监管大队大队长、现任温岭市看守所所长。13906569111
毛军辉1975年6月生 温岭市箬横镇人 原石桥头镇、新河镇派出所所长 86286778 13705867001
翁显华 1975年8月生 温岭市太平街道人 曾任温岭市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公诉科科长 手机13858643210
梅正君 温岭市610办公室主任0576 86120916 13355868951
610李正华、0576 86212536 18858650785
610杜先富 13906563293
610陈宇斌 13705867329
610贾伟浩 13505869535
黄福云曾任温岭市太平派出所所长 现任温岭市公安局副局长13906862238

伪法官谢福明13906567588
伪法官应荣辉 13858635725
伪法官瞿晓轩
王巨宇 现任国保大队大队长
戚珍容(女)国保人员警号-071747
孙建华 原温岭市公安局政保科
陈雪华 原温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86106858 13505862186
陈卫平 原(统战部)1962年生 温岭市万昌中路193号太宇大厦7单元213室- 13905864677
卢军平 原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温岭市看守所所长,现在温岭交警大队0576 86258668 13705866569
李国庆 原温岭市太平镇政法委副书记,86223149,13600582184
戴美忠 原温岭市新河镇政法委书记,86578003,1360585318
赵夏生 原新河镇调解员, 电话:86598032,13616844831
张继宇 原新河镇派出所所长
吴才青 原新河镇派出所副所长
朱朔方 原温岭看守所副所长
程勇明 原温岭市检察院公诉科 0576-86086181
温岭市太平派出所陈夏斌 13605869977 王志良 13606867666 杨连根 13706566531、13605867890
吴朝华 派出所所长 86336158 13905862228
干荣傲 派出所所长 86907001 13906566363
陈瑞虎 原新河镇派出所副所长

王伊朗 原浙江省温岭市公安局局长
王跃平 原温岭市太平街道综治办主任13505869797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