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庆市牟永霞被迫害奄奄一息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大庆市七十岁的退休女教师牟永霞老人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去探亲,在车站被绑架,关进看守所,很快被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三月二十九日非法批捕。不知从哪来的,检察院说她是“头”,一关就是三个多月。

端午节时,牟永霞老人突然胃肠功机能失常,恶心,食水不进,喝一口水都吐,又是头晕,又是特异体质,所有药物都过敏。几次送医院无法治疗,医院若强行用药,灌食,她就抗议,并让医院立字据,出三联单(保证他们的医疗方式没危险),给看守所一份,医院一份,她的家人一份。哪个医院也不收这样一个不能吃喝的七旬老人。到第八天晚上,看守所多个狱警,犯人看了一夜。

到了第九天,牟永霞仍不能饮进食水。因法院要两万元“取保金”,家里的孩子气急了:把妈妈快整死了,还要钱。看守所一天打了很多电话,于当日下午(七月十日),家人还没来接,看守所就把气息奄奄的牟永霞推出大门。

二零一八年过年期间,牟永霞给姐姐问候,得知其生活不能自理,难过得流泪多日。因家中姊妹多,母亲身体不好,姐姐一直代替母亲在生活方面照顾弟妹们,连学都没念下去,她的青春年华都为姊妹们付出了,所以他们对姐姐象母亲一样思念敬爱。

牟永霞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中午,拉着小箱到大庆西站乘车,去吉林看望八十多岁的姐姐。过安检后,在上二楼时,车站派出所警察拿着手机里给牟永霞已上网的身份证,将她拦劫,翻查小箱,捏造询问记录后,把她交给让胡路区公安分局。

在让区分局刑警队队长由德军和另一个队长的指使下,刑侦队长富涛、副队长杨颂根据他们的“需要”与西站派出所串通,捏造同样的询问记录,让牟永霞签字,她当时用笔划掉,并写上“伪造作废”。

牟永霞被关到半夜,富涛、杨颂谎骗说送牟永霞回家,结果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关押。构陷牟永霞的所谓案件很快被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三月二十九日非法批捕,批捕书上的记录基本同公安编造的一样,也被牟永霞用笔划掉,并写上“伪造作废”。

对这突如其来的遭遇,牟永霞的身体出现心脏病突发、高血压、头晕、抽搐、胸闷、背痛出不来气,多次被背去医务室打氧气,睡板床后曾受过骨伤的她,翻身都困难。当时看守所说办保外,办案单位不同意。

家人几次奔波到相关部门询问,不是没人接见,就是被推诿。家人到检察院去询问情况,被告知说案子返到办案单位了。字幕上显示牟永霞是“头”。家人认为构陷得太离谱:说七十岁的“二级残疾”老太太是“头”儿,她管谁呀?谁听她的?不是胡诌八扯吗!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本应该是维护正义和公道的,而在对法轮功学员的庭审中,他们无视法律,在610的背后唆使下昧着良心,践踏法律,执法犯法,扮演着可悲、可耻的角色,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他们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