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的老年痴呆症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父亲今年六十二岁,身材高大魁梧,聪明能干,为人正直,是村里有口皆碑的好人。他一生吃亏无数,从不计较,待人真诚,乐于助人,做事认真,粗活细活都会干。父亲做起饭来比妈妈做的还好吃,做事手脚麻利。家里养育五个子女,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听父亲讲过他小时候的故事,都是遭受了很多苦难走过来的。

二零一六年正月,父亲攒下的钱加上女儿们凑的钱想盖新房。父母便请舅舅家侄子承包盖房,表哥来干三天,便不负责任的把盖房的活转包给其他的包工头,而这批泥工砌匠都是陌生人,干活不负责,还有新手跑来混工钱,盖的新房很多处有质量问题。父亲找包工头理论,但包工头和侄子互相推卸责任,新房质量问题得不到解决,父亲精神受到很大刺激。

望着砌成凹凸不平的墙等多处问题,父亲承受到了极限,变的爱发脾气了,整天和母亲吵,还莫名其妙的吼人,控制不了自己。吼完后,父亲觉的头脑发麻,身体也觉的不舒服。父亲劳累过度,身体越来越差,脸色苍白,神情恍惚,记忆力很差,做事没次序。

妹妹带父亲去看医生,医生说初步看可能是老年痴呆,就开了治疗精神的药物回去吃试试。毛坯盖完了,我们看到父亲精神依旧恍惚,注意力不集中,脸色煞白,间断性失忆,没什么表情。我就辞去工作回家和母亲一起照顾父亲。亲戚都说送去医院治疗,我就和堂哥一起把父亲接到市医院治疗,经拍片医生诊断结果是脑萎缩、脑白质病、老年痴呆。医生说这种病只能靠药物维持延缓衰退進程,目前老年痴呆是世界难题。住了四天院,父亲非要回家,医生就开药让回去吃。

回家后,我把医院诊断结果告诉母亲及弟妹们,全家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更出乎意外的是,这种病恶化的很快,几个月的时间,父亲就不认识新房子了。

父亲不知道自己生病,每天都要回家(回老房子),我们不依着,父亲就很生气,急了就打人,家里搞的乱糟糟的。父亲要回家,强行骑上电动车,左邻右舍及亲戚们都来阻止,但拦也拦不住,有一次在马路上差点和小轿车相撞。每次我们都跟在父亲后面,后来不管白天黑夜,刮风下雨,半夜三更我们都跟着没睡过安稳觉。

我是家中长女,修炼法轮大法。我相信只有师父和大法才能救了我父亲。于是,我和家人商量把父亲接到城里和我们一起住。换了一个新环境,条件舒适,父亲好了点,不吵闹,我和母亲也睡了个安稳觉。一个星期后,父亲又开始要回家,因为父亲找不到路,我和母亲就跟在父亲后面在小区里打转,直到他累了再回来。

有一次,没注意,父亲一个人跑出来了,我们在小区里找了很长时间没找到。我心里求师父帮帮我,我就骑上电动车去小区外面找。果然,在马路人行道上找到了父亲。天气很热,父亲走了一段路程,身上穿的很厚的外套都湿透了,我高兴的叫父亲坐车,父亲坐上车回来了。

过了一段时间,父亲走路有点往右边歪,走到外面转转,一会儿就歪得不能走路了,我们就把父亲扶着回来,走路减少了。后来发展到生活不能自理,家里人都不认识了,大小便没有知觉,走路困难。

母亲看到日益消瘦的父亲,医院治不好,没路可走了。母亲由于我曾经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心里的阴影很深,不敢了解大法真相。母亲信其它的宗教很多年了,也不敢听大法真相。经过我们多次讲真相,母亲开始转变了对大法的态度,也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父亲能好起来。

念了一个星期,母亲自己多年的耳鸣好了,她很高兴。继续念,又过了一个星期,母亲多年的高血压好了,母亲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很有信心。 母亲每天为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我和母亲互相鼓励。

在城里住了几个月后,我和母亲又把父亲送到老家照顾了。亲戚们又要我们去医院给父亲治疗,家里堂哥堂嫂帮我们叫车一起和我和母亲去了县里中医院。表弟在中医院是化验室主任,他找脑病科的主任帮父亲治疗,主任说父亲虽然只有六十岁,大脑萎缩得象八十岁的人,大脑功能无法恢复正常。目前世界上治不了这个病,吃药也没用,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一天比一天差。表弟只好劝我们放弃治疗。

回家后二伯不满意,说住院几天就回来了,对我和母亲发了脾气。二伯去了县医院,主任亲口把诊断结果告诉二伯,二伯情绪很低落。过了两天,我们又去了镇三医院,住了二十来天,实在是没有效果,人也很受罪。

母亲在三医院附近一次偶然的机会碰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母亲很激动就告诉她我父亲住院的情况,法轮功学员就主动来帮助我们,就这样我们联系到了那里的法轮功学员。没过几天,医生通知我们回家。我们回家后,来了几个法轮功学员看望我父亲,耐心的教我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我父亲听师父讲法录音。

每天晚上,父亲出现幻想幻听、睡不着觉,我和母亲就教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就跟着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晚足足喊了两个小时。

我和母亲发现父亲一天比一天好,知道大小便了,走路有劲了,精神也越来越集中了,很快记忆力、智力也恢复了,吃完饭,父亲还帮着扫地。我和母亲很高兴。

邻居们也看到了我父亲的变化。邻居问母亲,父亲是怎么好的,母亲说电线杆上贴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念这九个字康复的。当母亲告诉别人真相的时候,回来发现父亲状态更好了。还有一次,遇到曾经和父亲住院在一个病房的伯伯,伯伯的病还没好,母亲追过去告诉伯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激动的告诉他父亲康复的过程,伯伯很高兴,问怎么念,念多少遍。

二伯也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以前我给二伯真相期刊看,二伯拿着期刊来到我家门口,骂我是不是不怕坐牢。现在二伯看到父亲的变化,很高兴。大姑和小姑来看父亲,父亲告诉她们是看法轮功的书好的,大姑还没反应过来就说:“怎么能看那书?”二伯在一旁马上说:“你管看什么书,好了就好。”大姑没话说了。舅舅、舅妈看到父亲好了,舅妈叫舅舅拿笔过来把这九个字写下来也要念。堂哥说医院治不好的病,法轮功还给逆转了。

父亲每天很喜欢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说这九个字好灵验。父亲每天很积极,早上醒来念,晚上睡觉前念,念够了才睡觉。早晨闹钟响了,父亲醒来把灯按亮,喊我们起来炼功,父亲又念起那九字吉言来。村里父亲的老哥生病了,父亲特意去看望他,教他老哥念“法轮大法好”,隔壁奶奶说眼睛痛,父亲就叫她也念。

现在父亲每天认真学法炼功,他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气色好了,人还长胖了,父亲变的和蔼可亲了,说话轻言细语,还给我们讲道理,家里的事父亲抢着做,父亲处处都在为别人着想。

以前亲戚们都不理解我为何修炼法轮大法,这次当医生的表弟沉默了,二伯看到父亲康复了笑容满面,堂哥、堂嫂、堂妹,心里也跟着乐呵呵,他们见证了大法创造的奇迹。邻居们由开始的叹息转变为惊喜的目光。母亲经历过这一切,被大法震撼了。

我们这个曾陷入困境的家庭,又回到了往日的宁静祥和,全家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中,无比的幸福与幸运。在此谢谢法轮功师父的慈悲救度,挽救了我们整个家,感谢法轮功学员无私的帮助,谢谢你们与我家共同度过那段最艰难的时期。

在此衷心的希望不明真相的世人,请你们静下心来好好了解法轮功真相,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宣传,为自己及家人做出明智的选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