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蠡县警察近期骚扰法轮功学员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2018年7月份以来,河北保定市蠡县各派出所警察打电话或者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强行或者以欺骗手段照相,采集信息,可能是便于监控和迫害。这些警察有的穿警服,有的是便衣,但都不出示证件,也不亮明身份,见面就照相。有的以欺骗手段,比如:让在支持“打黑除恶”上签字;有的在遵守交通法规上签字,还有各种名目的,目的都是在你签字或者不注意时就给你照相了。

警察的违法行为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造成了巨大的恐惧和不安,给法轮功学员家庭造成了很大的矛盾,有的家人甚至因此提出离婚。现在敲门行动还在继续中,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89人,其中城关派出所骚扰人数最多。

城关镇:

8月8日,蠡县城关镇黄庄村村长张建民和村支部委员张建龙找到法轮功学员任占军要求给他录像,入视频,被任占军拒绝。随后他们又找到任占军的家人,要求配合他们说假话,说任占军出门了,又问:“他还炼法轮功吗?”然后叫其家人说:“不炼了”,录完音就走了。

8月9日,蠡县城关镇王庄村村委会成员齐桂欣给弟弟齐路欣(法轮功学员)打电话问他在不在家,说有点事要找他说说。不到十几分钟后,齐桂欣到弟弟家说:“齐桂林(王庄村书记)和派出所的在村口等着呢,让我来给你照张像发过去,说明你在家就行了,他们就不过来了,不然他们要来抄家抓人,到时候就不好办了”。齐路欣不答应照像,齐桂欣趁弟弟不注意,拍了照就走了。

晚上,村支委齐坤林也来到齐路欣家,说这十天半月的别出去了,就在家里炼。他走后,齐路欣的妻子指责丈夫,闹的很凶,还惊动了左邻右舍,直到很晚这场风波才平息下来。可见村支委和派出所警察的骚扰行为给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恐惧和伤害。

7月5日,北王村村委会成员刘亚斌和城关镇派出所的俩人来到法轮功学员李小蕊家,问她儿子小涛在不在家,李小蕊说儿子上班去了。他们又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小蕊说:“不知道”。他们又说:“你不行说他不炼了?”小蕊说:“我不说,谁有谁的信仰自由”。他们又问:“你还炼吗?”小蕊说:“炼,炼功没病,不炼就有病,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事。”他们说:“上头让下来看看,没别的”。他们就走了。

7月5日,北王村村委会成员刘亚斌和派出所的俩人又来到法轮功学员彭芹茹家,派出所俩人说自己是公安局的,彭芹茹说:“公安局的找我干什么?”他们说:“不干什么,就是来看看你好吗?你在家就行”。他们就走了。7月9日,村里的公安员卢永昆,他一人来到彭芹茹家,说要给她拍个照,彭芹茹说:“你们没别的了,拍什么照?”他说:“所里微信上没有你的信息,拍个照就有了信息了。”彭芹茹的女婿正好来了,说:“你说不清目的不让拍,谁也不敢惹我,我有精神病 ,打死人不偿命”,吓得他赶紧走了。此前5月5日,北王村书记卢永年领着派出所的俩人到彭芹茹家骚扰,卢永年说:“你还炼法轮功吗?”彭芹茹说:“炼,我炼腿就不疼,不炼就疼”。派出所的俩人说:“那么见效啊”。彭芹茹说:“是啊”。卢永年说:“你就不行说你不炼了?”彭芹茹说:“师父不让我说假话”。他们又要她的电话号码和身份证号码,彭芹茹说:“没记住”。这时她老伴忙给他们拿出来了。他们还逼迫彭芹茹说不炼了。

5月13日左右,村书记卢永年和镇派出所的俩人到彭毕花家骚扰,派出所的俩人说:“你是彭毕花吗?你还炼功吗?”彭毕花说:“炼”他们说:“你就不行说你不炼了?”彭毕花说:“师父说不让说假话,要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他们说:“你们怎么反党?”彭毕花说:“是救你们”,他们说:“你吃着党的,喝着党的”,彭毕花说:“你们三个谁拿出钱来让大伙吃来,这是国家的,国家永远是国家,你们一次次的迫害好人,没清没完了”。他们说:“这就不来了”。他们就走了。

2018年7月底的一天晚上,城关派出所的李小军伙同城关镇兴仁村公安员吕志贤、王风聚等四人分别到法轮功学员吕小昌、文小卯家中给他们照像,还说这次照了之后以后就不再找他们了。兴仁村公安员吕志贤:6210298;王风聚:15188638120

7月11日,法轮功学员周改玲的儿子赵彦军接到派出所警察高飞等人打来的电话,问他的母亲多大岁数了?还炼不炼功?还问你炼吗?赵彦军问:“你们是从哪里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对方答:“炼法轮功的家属的电话我们都有,我们有信息库”。赵彦军说:“你们这样做不对呀,你们搜集来的电话你们随便就打,这是不对的吧”。

赵彦军这些年来,因为姐姐和母亲修炼法轮功,他因此经常受到骚扰。有来自公安局的,有来自村委会的,还有来自姐姐单位的。致使他的生意都无法正常做。他惹不起这些警察和官员,就经常借酒浇愁,经常喝的呕吐,几天水米不进,后来出现酒精中毒,多次出现告急,生命垂危,多次叫救护车抢救,此时他刚从医院住院回家才十来天,身体非常虚弱,接到派出所的电话,他心情很不好,不爱说话,非常费力才戒掉的酒又喝上了,一家人都非常痛苦,他更是痛苦万分,十多天都不吃不喝的,一家人都为他担心。

后来,周改玲的亲属在大街上见到了高飞,问他打电话的事,并告诉他这样做是非法的,法轮功是合法信仰,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都解除了。现在赵彦军因为他的电话骚扰还处于非常痛苦,不吃不喝的状态,生命处于极其危险之中,如果出现不好的后果,家属将追究他的法律责任。高飞不敢承认,推卸责任说电话不是他们打的,是村委会打的,他这是谎话。派出所的电话:13303126559

2018年7月份的一天,城关镇派出所给代庄村法轮功学员吴清芳的丈夫打电话问:吴清芳还炼功吗?吴清芳的丈夫明白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但由于害怕受迫害,出于保护妻子, 于是就违心的说:“早就不炼了,上班呢没空,你们别打电话麻烦我,有完没完?”

2018年7月底的一天,两个陌生人到法轮功学员曹红梅家找她,曹红梅没在家。几天后,他们第二次去找,曹红梅不在家,他们就给她婆婆(法轮功学员)崔树美照相,并问:曹红梅去哪里了?红梅婆婆说:“你们找她干什么?”他们说:“看看你们需要什么?”红梅婆婆说:“什么也不需要”。他们又说:“我们来了二趟了,也不愿意来,你给她打电话,我们见她一面”。红梅婆婆说:“不知道”。他们就走了。

大概在2018年7月11日,有一陌生人给法轮功学员赵冬雪打电话问:“你是赵冬雪吗?”冬雪说:“你是谁?”他说:“是派出所的”。冬雪问:“你叫什么名字?”他说:“是派出所的”。冬雪说:“你不说你叫什么名字,谁知道你是哪的?”他说他叫王飞。他问冬雪还炼不炼法轮功?并说:“我去你家找你,没人,咱们见个面吧,咱们也没见过,看看你哪会儿有空?”冬雪说:“这么多年了,你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们干这个事对你们不好,我也没必要和你们见面”。王飞的电话:13303126559

8月份的一天,法轮功学员月敏正在家中,几个人自称是交通局的,让她看一张遵守交通法规的纸,这时一个人就给她照了相。

城关派出所警察打电话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刘玉环、解阿丽、郑联社、姚大严、周秀英、张会娟、王爱菊、朱秀霞、周改玲、刘锡坤、蔡桂菊、李维信。上门骚扰:田建顺、卢花萍、朱军强、赵月颖、崔树美、赵冬雪、曹红梅、吴清芳、周俊彩、良肖。

林堡乡:

孙庄:2018年7月29日这天,林堡乡派出所两人,一人穿警服(协警号09115)进院就说找陈桂峰的儿子。他们在屋里呆了一会,儿子出来叫她,怕她胆小安慰她。陈桂峰进门后,他们笑着说别怕,为了应付上边,知道你早不炼了,给你照个像把你的名字消了,以后就没事了。他们不停地说,不容陈桂峰说话,边说边向外走。

上边的两个人,也是这天来敲门,于俊巧说:“有人,来吧”。于俊巧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来人答:“我们是乡派出所的,给你照个像,你早不炼了,把你的名给消了”。于俊巧说:“你先别给我照,我先给你照吧(照片上的协警号09115现在还保存着)。你们为了应付上头,你们的上头是谁”?他们边掏口袋的样子边说:“我们有证据”,他们岔开话头说了半天也没掏出什么证据来,边说着就走。他们不让你说话,于俊巧也就没讲什么。跟着的村干部孙浩军在大门哪儿,于俊巧只给他讲了,孙庄干这事的人都没好下场的事实。他们还照了大门、厨房、院子等。

在孙庄,还找了李小维、王小申;还找了彦珍,她早就不炼了,她说:我早就不炼了,我不怕他们。

王辛庄:2018年7月12、13日前后,林堡乡派出所两个男的,一个年轻点的三十多岁穿警服,另一个穿便服。一进门就说:“你叫李云玲,你还炼不炼哪”?李云玲说:“我以前有好多病炼好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呀”。“别出去闹事”。“我都七、八十岁了,闹什么事呀”。“我们也是服从命令,下来走走”,边说边向外走。

王辛庄还有刘大平、朱艳芳。朱艳芳是她老公把她从里屋拽出来,抱着她的后腰照的像。而后给朱艳芳造成很大的家庭矛盾。

宋庄:被骚扰的有宋秋来、美俊、高小湘(可能在7月30日,是一男一女两人)。

小陈乡:

小陈乡派出所张占根和另一个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照像。其中骚扰颜庄村法轮功学员6人。

小陈村书记建敏伙同张占根等警察骚扰小陈村法轮功学员4人。骚扰大埝村法轮功学员崔小五、崔小改、小先,给小先和崔小改强行照相。

小陈乡北大留村大队干部领着乡派出所警察吴嘎子等人骚扰本村法轮功学员10人。其中被强迫照相的有:苏秀青、董丽娜、于小丽。被骚扰的有:崔永生、刘玉娟、贺桂荣、王素梅、崔喜明、贺巧英、崔雄发。

警察吴嘎子:13472207111
北大留书记小辉:13513128666

南庄乡:

南庄派出所的风池、李大林两人骚扰南庄村法轮功学员宋艳玲;郑庄村法轮功学员郑红栓;南高晃:邱昆所(大队人:小库领着)道西村:邢小珍、邢跃军、楚海民(大队人:田连乙领着)

万安乡:

万安乡派出所姓贺的和姓杨的警察等多人骚扰万安乡法轮功学员杨建民、魏俊巧、胡德玉、杨素芳4人。
因他们在杨建民家多次都没有找到杨建民,警察就开着车在村中到处串,找杨建民,给村民造成了很大的恐慌,也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造成很大的压力和恐惧。杨建民的哥哥杨建厂去外地孩子家,派出所警察找不到人,就吓唬杨建民说,再找不到人,就把他们的户口销了。

贺姓警察电话:18633296853
杨姓警察电话:18630239986

百尺乡:

百尺派出所小史等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梁亚捧照相,侵犯公民的肖像权。

郭丹乡:

皇历6月初8,郭丹派出所俩警察找法轮功学员张妍,给她强行照相。其中一个警察穿警服,是万安菜庄的,另一个16岁的小孩是祁口的,穿便服。

8月份的一天早晨,郭丹乡派出所的一个人敲开法轮功学员赵郭家的门,要给赵郭照相,赵郭的妻子不让照,赵郭趁势躲开,来人只得照了其它一些镜头走了。

曲堤乡:

大曲堤乡的齐小见两次到法轮功学员边玉辉家找他,边玉辉不在家,齐小见就从边玉辉的女儿那要了边玉辉的电话号码,给边玉辉打电话。齐小见和另一个人在北绪口找到了边玉辉,问他:“(和别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联系吗?”边与辉说“没有”。齐小见说:“如果谁再联系你,你就告诉我们”。

曲堤派出所警察电话:
田春花:18774914110
郝志刚:18684890667
杨思:18874734123
饶军:13574874110
周行:18874086929

辛兴镇:

辛兴派出所警察骚扰东河村法轮功学员王艳玲和湖村法轮功学员李贺峦,给李贺峦照了像。

辛兴派出所警察到村民王大妥(以前炼过法轮功)家问:“你还炼法轮功吗?”王大妥说:“不炼了,我这又打架又骂街的,不配炼法轮功”。来人说:“炼吧,炼法轮功没事啊”。警察的态度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也说明这场迫害离结束不远了。

银行系统:

蠡县中行以欺骗的手段给法轮功学员刘进良照相。骚扰法轮功学员黄磊的妻子(中行职工),多次说他们要见见黄磊。

需要讲真相电话:
蠡县县委:
县委书记史来顺13630855666 17631245756
县长 郝建华:15603128659
常务副县长 张超:19933596369
副书记张增祥13603283018(原政法委书记)

政法委书记汤鞠敏电话:13323221122 15603128650
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张广亚6215137 13623325568
政法委副书记张春生6211646 13011416909

蠡县公安局:
局长白占民6226166、13803276305
副局长刘文利6223218宅6211588、13931381888 (主管迫害法轮功)
纪检书记汪涛6211746宅6233818、13333128818
国保队长王军昌0312-6226606、13503382201、18531287610
住址:蠡县土地局家属院北楼3单元401室
国保指导员高建国0312-6220659宅6215738、13333128771
国保警察刘丽15103127613、13700320026

各乡镇派出所:

城关派出所:
电话:0312-6211746 13303126559
所长邓亚超13932255088 17083235256 15532255088
指导员唐建学1337352767家0312-6107676
副所长雷明伟15103127583
郭丹派出所:6012383所长韩大宽13932222023
林堡派出所:6012383
留史派出所:6337973
保去派出所:6039726
桑元派出所:6511316
北埝派出所:6039726所长展鹏飞13832285866
万安派出所:6500283
贺姓警察电话:18633296853
杨姓警察电话:18630239986

小陈派出所:6538100
警察吴嘎子:13472207111

辛兴派出所所长刘建龙:15232261000
住址:土地局家属院南楼五单元101室
曲堤派出所:

田春花:18774914110
郝志刚:18684890667
杨思:18874734123
饶军:13574874110
周行:18874086929

北大留书记小辉:13513128666
兴仁村公安员 吕志贤:6210298
王风聚:15188638120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