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回想自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在正法修炼中,做的对邪恶震慑最有力的事,就是“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那个后期效果是我当时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大法无边的法力,直到十几年后我才逐渐的看全面,越来越感受到大法的洪大、威严、神圣,越来越体会到:只有符合大法才是最安全的。只要按照师尊说的去做就是最强大的。

二零零三年一月我从劳教所回来,就想把自己两年来亲身经历的和亲眼见证的中共恶行曝光出来。因为涉及到本地治保主任,所以内心非常害怕。一直犹豫不决,写不写自己的真实姓名呢?揭露迫害的文章会不会成为他们再次迫害我的借口呢?涉及到当地警察,他会不会打击报复啊?越想越觉的危险。后来真相信写完了,也一直拖着没有发出去。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师尊在《对学员文章评语》中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1]

我知道这件事情应该做,可是怕心就是在那阻挡。我就一遍一遍的看师尊的这段法,充实自己的正念。心想我就听师尊的话,师尊的话是法,走师尊的路最安全!

我终于下决心用真名实姓在当地揭露邪恶。先是到市里找同修帮助修改揭露迫害的文章,并把真相资料打印出来。我和本地几个能够配合的同修,分成几组,从天黑开始出去散发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回来。几乎凡是认识我和我们村治保主任的地方都发到了。我回到家时,天已经见亮了。

二零零三年邪恶还是非常疯狂的时期,对大法修炼人的迫害肆无忌惮。老百姓很多被蒙骗的抵触大法不看大法真相资料,有的甚至毁坏大法真相资料。可是这次天亮回来,一路上,看到我们本村的传单很少有扔掉的。我把自己的名字和那个治保主任的名字都写在了标题上。只要看了标题,他们都会想知道个究竟,所以都在看,他们还在传看,互相议论。还有消息传来说:有的老师把真相传单拿到学校里念,大家都说写的好。这要感激帮助整理文字的同修,这也说明我们大法弟子配合好,会展现更大法力。

随着这件事情轰动的越来越大,我负面的东西又往出冒,非常的害怕,这时候又有同修来我家问我:“这么大的事也不商量一下,会不会给整体带来麻烦?”我也在想那治保主任会不会报复我啊?会不会带派出所的人来啊!人坐在屋里目光时不时的向窗外看,好象警察就要来了似的,做什么事都定不下心来。现在想起那时的举动很可笑,可当时就是怕到那种程度。我不敢再呆在家里。坐车去了外地舅舅家。可总是感觉心里不是滋味,我这是在揭露邪恶、清除邪恶,怎么被它吓跑了啊?!我要回去。我一边坐车回家,一边加大力度发正念。

几乎所有知道这件事的同修都在配合发正念。

又过了两天,那个治保主任来到我家。刚一见到他,我的心“怦怦”的跳到了嗓子眼,脸涨得很热,心想:他干什么来了呢?

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治保主任一再向我解释他是迫不得已,他在变相给我通风报信,希望我体谅他。并说他在人前从来不说大法不好,以后也不会再说大法不好等等。这一次真的让他威风扫地、颜面无存。

这个结果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有点不知所措,怎么是这样呢?太神奇了!从常人的观念看,我做了一件很危险的事,傻事。可就是因为这件事,不但我自己突破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也改变了我们家乡的修炼环境,从那时起,我们村没有迫害!大家吃完晚饭,拿着书去学法小组学法,全村的人都能看到。大家也不怕,有时还夹着书和他们打招呼,我们学法小组七、八个人,小组家的同修也不害怕,亲戚找到她说:“你虎啊!把一帮法轮功(学员)天天整自己家里。你去别人家学还不行吗?”同修微微一笑,示意亲戚不用害怕,就放心吧。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近十年的时间,我们村都没有警察的骚扰。我本人也是,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感觉怕的因素离我很远。无论后期我们下农村大量发真相材料,还是运送耗材,还是去公安局给警察拍照,怕的因素很少能触及到我。并且从这件事情以后,我成为了无人管无人问的最安全的人。一直十三年间没有警察主动骚扰过我。

破除常人观念依照师尊的大法去做事,使我感受到大法的无边神威!

二零零六年,我在一个城市落脚,这个城市东城区的警察受毒害非常的深,上边每次有运动,他总是跑在前头,敲同修家门,抓同修,拘留同修,很卖力。有时别的片区没动静,他也要弄出点事儿骚扰同修,造成东片的同修怕心很重,三件事受到严重干扰,没有学法小组,发传单、讲真相的同修很少,讲真相效果也不好。

通过交流,我们决定还是运用师尊讲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法。我们给他写劝善信,给他的妻子写劝善信。当时多方面考虑,没有给他在高中上学的孩子写。我们的出发点是救人。所以这封信我们很慎重,既揭发、曝光了他的恶行,说明了他的行为给多少家庭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又体现出了大法弟子的善,大法的慈悲。

文章写完,我们在派出所附近,他家所在小区,还有他妻子的单位附近大量发放和粘贴。这件事对他的触动很大,他的亲朋看了真相信的也都劝说他,听说他的一个长辈就拿着公开信去找他谈。极大程度的震慑了他,他也真正了解了大法的真相。环境一下就变了。

整个东片邪恶因素被清理很多,那个警察自惭形秽,收敛了许多许多,再不是以前的那个迫害急先锋了,甚至上边有指示,他也是带管不管的。东片修炼环境渐渐发生了很大变化。渐渐的有人走出来能配合整体一起出去发真相传单。不久大家又形成了集体学法小组。由于有了集体学法环境,有了大法的加持,能走出来讲真相劝三退的人更多了,后来大家商量着七、八个人形成小组一起开车下乡,挨家挨户的劝三退讲真相,每天都能劝退上百人。大法的神威再一次改变了我们的修炼环境,改变了我们的修炼状态。

回想起来那段日子我们一起走过的最快乐、坚实的时光。“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这件事,使我受益太大了。师尊说:“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 [1]

写出这段经历与大陆所有同修共勉,一起做好师尊让做的。

偏颇之处,请不吝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