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被故意遗失的上诉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雄县杜贺先女士1996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邻里和睦,看淡名利,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2017年9月26日,杜贺先被雄县公安国保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雄县检察院徇私枉法和公安国保大队狼狈为奸,陷害杜贺先。


铁笼子示意图

2017年12月8日,在保定看守所身体已被迫害的非常虚弱的杜贺先,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推进法庭,遭受雄县法院的所谓“庭审”。“庭审”开始不久,杜贺先口吐鲜血,他们把杜贺先推出法庭几分钟后,又把她推进法庭继续开庭……2018年6月15日,雄县法院在保定看守所内向杜贺先宣布了枉判七年的非法判决。

杜贺先当时即提出上诉。杜贺先于2018年6月20日,通过保定看守所向保定市中级法院递交了上诉状。2018年7月20日,保定中级法院来所谓的核实情况,法官崔曙光说,他没有收到杜贺先的上诉状。7月22日看守所王晶队长当班,杜贺先向她询问我的上诉状为什么没有递交到中院,王晶队长查询后说:大厅记录表明2018年6月22日上诉状已交接,雄县法院来人取走的。可联系雄县法院,他们却说没有看到。为此,杜贺先对雄县法院徇私枉法、渎职失职的犯罪行为向保定市中级法院提出控告。

下面是被故意遗失的上诉状。关于杜贺先女士遭受迫害的事实,请看明慧网报道《奄奄一息的杜贺先被锁铁笼子推进法院“庭审”》《河北雄县杜贺先被非法判刑七年》等。

上 诉 状

上诉人:杜贺先,女,1971年12月12日出生;
身份证号码130638197112120545,汉族,初中文化,农民;
户籍地:河北省保定市雄县雄州镇古庄头村7区63号。

保定中级法院法官好!

我叫杜贺先,我没有杀人,没有放火,没有偷,没有抢,没有坑,没有骗,只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却被雄县法院冤判7年,因此我特向贵院提起上诉。

雄县法院利用《刑法》300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诬陷我、给我定罪,是严重的法律错用。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正道,绝不是所谓的邪教。我的亲身经历、亲身体悟,足可以证明这一点。以下叙述是我提交的新的证据,请中级法院认真审理、查证。

我在十七岁时,我的母亲和父亲吵架想不开,喝农药自杀去世。学习优异、正在上初中的我,因此而辍学。第二年继母进门。继母人不错,但和父亲因为人生观、价值观、性格的不合,经常吵架,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闹离婚、闹自杀,闹得家无宁日,而且俩人的身体也非常的不好,大小病不断,俩人常年对着吃药。

妹妹因为从小自卑,高中毕业后,因为没上成大学,三次喝安眠药自杀,幸好都被抢救过来。但是想自杀的念头始终未完全去掉,所以全家人都很担心她。那些年真是不堪回首,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我曾多次双膝跪地祈求上天帮帮我,只要父母能好好过,姐弟能平安,我宁愿少活十年。

和丈夫认识后,我的思想曾选择逃避,希望能早点结婚离开这个可怕的家。可结婚后,也是放心不下弟妹,也是经常回家看看,但从不过宿,只是看看就走。家里按了电话,只要电话铃一响,我的心就提到嗓子眼,生怕家里又有什么事。

更叫人痛心的是,我非常希望自己有个温暖的小家。可是丈夫因为年轻好玩,经常是半夜三更不回家。有了儿子也是这样。为此我们经常吵架,可是越吵越甚,因此我对自己的婚姻很失望,经常也是自杀的念头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娘家不安定,小家也不幸福,生活没有希望。这种煎熬的日子整整过了八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直到1996年,父母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彼此知道了宽容、忍让,不再吵架,而且身体也变得很好。妹妹看到法轮功书中讲了自杀的危害,书中讲,人的一生都是神安排好了的,如果自己了断,就打乱了神的安排,会造很大的业力,而且这个生命会成为孤魂野鬼,无吃无喝,处在很苦的境地。为此妹妹彻底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以后遭遇的小家家庭不幸福,也没有击垮她,生活自信、开朗。

我也因为修炼了真、善、忍,和丈夫发生矛盾时知道了为他着想,知道了忍让。久而久之,丈夫也在改变,我的家庭变得幸福美满。

而且,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就是当时上初中的弟弟。那两年总感觉弟弟不对劲,炎热的夏天总穿着长裤,问他为什么这么犯傻,他总是苦苦一笑不说话。后来全家修炼了法轮功,弟弟虽然年纪小也跟着炼。有一天弟弟和我们说他为什么总穿着长裤,原来是因为他两个大腿之间长满了牛皮癣。一开始是手上有一块,有蔓延的趋势,曾和父母提起过,但是因为家无宁日,经常吵架的状态无人重视。后来,大腿之间也长满了,弟弟很痛苦,但又不敢说,因为已经到了好美的年龄,因此他内心非常自卑,从而经常产生自杀的念头。好在他及时炼了法轮功,牛皮癣在不知不觉完全好了,弟弟这才和我们说起。

听完弟弟的叙述,我的内心一阵阵后怕,同时心中又充满了感恩,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们一家。如果不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也许我们一家早已家破人亡。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是邪教?这样好的功法只会对家庭、对社会、对百姓有好处。

我因为修炼了法轮功,二十多年来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病。我因为修炼了法轮功,心态变得平静、祥和,遇到矛盾向内找,不伤害任何人,善待周围所以的人,无论是对你好的人,还是对你不好的人。

在保定看守所被关押的这八个多月中,我也在这样要求自己。所以从未和监室的人发生过任何矛盾,善待周围的人,自然而然的赢得全监室人的认可和尊重。听说我被冤判7年,他们都很震惊与不解,认为我这么好的人,对社会、对人没有任何危害,却遭此不公平的对待,都为我鸣不平,都支持我上诉。

我的家人也支持我上诉,但并不抱任何希望。因为他们觉得在现在的中国,没有说理的地方。虽然看似机会渺茫,但是我还是想借此机会,把憋在我心里这么多年的话,痛痛快快的说一说:我要为法轮功辩护!我要为法轮大法喊冤!

法轮大法是正法啊。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证实了这一点;全世界一亿人修炼受益,证实了这一点;法轮大法收到世界褒奖三千多项,证实了这一点;法轮大法书籍翻译成40多种文字,受到各民族喜爱,证实了这一点;法轮大法在中国一地遭到十八年的严酷打压,却打不垮修炼人的坚强意志,证实了这一点;大法修炼人修心向善,在严酷的打压中善心不变,全国没有一起暴力抗争事件发生,证实了这一点。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

法轮大法是1992年由我们师父李洪志先生传出的,当时属中国气功协会直属功派。在北京两次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获得很高的荣誉:获得《边缘科学进步奖》、《最受欢迎气功师奖》。伍绍祖先生、乔石先生都做过社会调查,证实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达97%以上,对国家有百利无一害。

其实,法轮大法是一部能使人道德回升的心法,能使人从内心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无需外在约束。其实,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宗教信仰流传,把人类的道德维持到一定水平。

反观历史,哪一个朝代、国家兴盛繁荣,都是那个朝代佛法盛行。而打击佛法的朝代,就很短命。如历史上柴荣灭佛,使得他自己短命、朝廷短命。而唐太宗时代,李世民把唐僧尊为御弟,支持他鼓励他到印度取经,从而在大唐弘扬,使得百姓心中有佛法约束,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会主动的去干坏事,才有历史著名的“贞观之治”,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而在人类道德下滑,社会问题百出的当前社会,法轮大法传于世间,教人真、善、忍为做人原则,提升人的道德标准。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大法一经传出受到广大民众的认可和喜爱。所以自1992年至1999年七年时间里,法轮功没做过任何广告,仅凭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全国就有一亿人修炼。1994年,我们师父结束了中国国内传法,应邀到国外传功讲法。法轮功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赢得世界人民的喜爱。到现在,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可是就在1999年4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报纸上刊登了一篇文章《青少年不宜炼法轮功》从而诬陷法轮功。当时天津一些学员就到报社去反映情况,把他们自己炼功受益的情况告诉报社的人呢。当时报社的人就向学员表示道歉,表示会更正。谁知突然之间,警察把到报社的学员抓了起来,而且说想解决问题就到北京去,他们不做主。就这样,一些学员就到中央信访办去上访。周边一些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听说此事后,也觉得应该去。因为修炼的人多,你也想去,他也想去,到1999年4月25日,就有一万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我们都在大法中受益,希望政府能了解实际情况。

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这些人都修真、善、忍,有很高的道德修养,他们静静的站着公路两边,让开主道,行人道,车辆能照常行驶、行人能照常行走,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大声喧哗,他们甚至连行人乱扔的垃圾、警察乱扔的烟头都捡起来。有的警察赞赏:看,这就是德。

当时朱镕基总理接待了学员代表,学员们提出释放被抓的学员,恢复炼功环境,允许大法书籍正规出版。当时朱镕基总理就说,政府从未干涉过你们自由炼功,而且已经下了批示,你们没收到吗?可学员并未收到(当时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当时答应释放被抓的学员,外面学员们得到消息后就静静的散去了。万人大上访,地上没留下一片纸屑。这就是历史上史无前例的,震惊世界的万人大上访,得到和平的解决。

国际上赞扬当时总理的开明处理,给予极高的评价,认为这是中国走向民主的开端。这本可以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可是以江为首的一些人,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把“万人大上访”诬陷为“围攻中南海”,以此为由就在1999年7月20日,在全国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一日之间各地的辅导员被抓,报纸、电视上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污蔑法轮功,大有天塌之势。

但是毕竟全国一亿人修炼,很多人虽然不炼但也知道法轮大法好,知道法轮功学员很善良。一阵狂风暴雨后,很多人包括公检法司人员,都不愿参与迫害,使迫害难以维系。于是江集团的一些人就在2001年除夕那天,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一起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伪案。

当时的“焦点访谈”录像,每天滚动式的在电视上播放,污蔑法轮功,掀起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所谓的“自焚”的人中有母亲、有女儿、有风华正茂的大学生,让老百姓认为,修炼法轮功太可怕了,从而给江集团打压法轮功找理由。

当时我们炼功人看到后,就知道那肯定是假的,自焚的绝不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大法书中明文规定不能自杀,当然更不能自焚,这一点我们一家都深有体会。果然,很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把“焦点访谈”的自焚录像片,放成了慢镜头,一点一点的分析,分析出很多的疑点:

一、自焚录像称那些人点火后,仅几分钟警察就背着灭火器赶到把火扑灭。难道警察平常都背着灭火器巡逻吗?

二、王进东被烧成重伤,可最容易烧着的头发却完好,两腿间装汽油的绿色雪碧瓶却完好无损。后来央视记者李玉强曾承认,那是过后摆拍的,如知道被拆穿就不那么做了。

三、12岁的小思影重度烧伤,因吸入大量烟、火,做了气管切开手术。然而三、五天后记者李玉强采访她时,她却能正常说话唱歌。要知道,做了气管切开手术的病人,短期内是不可以说话的,三、五天更是连声都出不了。国际上的医疗人士讽刺道:难道积水潭医院是在创造医疗奇迹?可悲的是几个月后,官方宣布小思影突然病情恶化,不治身亡,从此死无对证。

四、慢镜头分析清楚看到,小思影的母亲刘春玲在身体燃烧奔跑中被一身穿绿色军大衣的男士用重物击打头部而倒地身亡。

还有很多疑点在此我就不一一叙述。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把“焦点访谈”录像的慢镜头分析,制作成记录片,片名叫《伪火》,此片一经放映世界惊目,并获得国际奖项,所谓的天安门自焚被称为世纪骗局。对《伪火》纪录片,江集团把持的政宣部门未做出任何回应,只恐越抹越黑。其实有头脑的人,仔细分析一下就会明白,如果法轮功真的倡导自焚,为什么法轮功传出到现在二十六年了,没有另外一起自焚事件发生?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同修一部法,同看一本书,为什么没有任何一起自杀、自焚事件发生?

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是地地道道诬陷法轮功的世纪骗局。所谓“自焚”事件出炉后,全国掀起了对法轮功学员更加残酷、血腥的打压。中国的老百姓不明真相被蒙在鼓里仇恨着法轮功,公检法司的人被蒙在鼓里,在江集团的淫威下参与迫害至今。

在2006年国外又爆出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后经过多方调查取证,证实了江集团利用把持的中共体制、军队、医院、秘密建造很多集中营,秘密关押大量的法轮功学员,供给各大医院做器官移植。在国际上,那些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做器官移植等到配型合适的器官,都要最少等上一、两年。可在中国迫害法轮功后,器官移植数量暴涨飙升,各大医院做出的移植广告盛行,到中国移植只需等上一个月或一个星期,甚至这个不合适,可以马上再找到一个合适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多个巨大的活人供体库,在随时供应着各类器官。通过调查员的调查,包括对周永康、薄熙来等的真实电话录音,证实这些器官的供体绝大多数来自法轮功学员,而且数字巨大。此等比纳粹集中营更加邪恶的罪行,邪恶的使人无法相信。但它,确确实实在中国一幕幕上演着,至今仍未结束。

此等邪恶罪行,在国际上被称为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面对如此严重的指控,江集团掌控的政宣系统无言以对。在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面对指控,所做的辩解自相矛盾,无法证明那些无数大量器官的来源,丑态百出。

活体摘取器官——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面对如此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以暴制暴的极端行为,没有伤害任何一个迫害他们的人 ,而且内心无怨无恨。法轮功学员的坚忍和善良,也在证实着法轮大法是正法正道。

自古邪不压正,法轮大法也必定会平冤昭雪。在国际上,目前江集团的元凶已在国际法庭上遭起诉,国际上一片正义的声讨之声。在国内江集团的元凶爪牙中的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李东生(610主任)王立军等等都已遭报落马,面临他们的还有一场正义的审判,江氏伏法也已不远。

一些看清政治迷局、明白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公检法人员,都在做出正义的选择。全国对法轮功的迫害整体来讲呈从轻或无罪释放的趋势。但在极个别地区,还在加重迫害,就像我只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却被冤判7年,法律的公平、正义何在?!

今天我提起上诉,雄县法院利用刑法300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对我的非法判决,是严重的执法错误。因为法轮功不是邪教!又何谈利用邪教?

此上诉说的一切,都可成为新的证据,证实这一点。而且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认定法轮功为邪教,而且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公诉部门对于这一最基础、最根本的要素避而不谈。到底破坏哪条的实施,就更没有提及,因为根本就没有,又怎么提出?

因此恳请保定市中级法院接受采纳我的上诉请求和理由,秉公审理,真正体现出法律的公平正义,还我自由之身!

上诉人:杜贺先
2018年6月20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