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学均自述在重庆女子监狱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我叫曹学均,今年六十四岁。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被非法判刑一年半。二零一六年三月六日由铜梁看守所送去重庆市女子监狱的,在那里受尽了非人的酷刑折磨:当天到了女子监狱,晚上搜身,在厕所里,扒光全身衣服,拳打脚踢,六七个犯人抬手的抬手,抬脚的抬脚,抬起往地下堕。我不转化就天天罚站,把我腰杆整伤了,天天都是拳打脚踢,打得我站不起了,倒在地上。唐安智还叫人来拍照,叫所有的法轮功人员和包夹来看,照着相说我耍横撒泼。

还从屋里倒着提起拖到操场去强制集训。那天操场还在下雨,我全身湿透了。天天逼我转化,叫我写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文章,我不写就拳打脚踢,不让我睡觉,说什么时候写就什么时候睡。也不准吐痰,吐口痰也打。蚊子咬了也不准动一下,动一下又是拳打脚踢。白天黑夜都不准睡,更不准打瞌睡。眼睛闭一下,包夹田立新,明进就拳打脚踢,用冷水泼我。还不准说话,我一说话田立新就用擦厕所的又脏又臭的帕子来塞我的嘴,塞了好多次。包夹田立新更说:再不转化,我就用夹过的卫生巾堵你的嘴。只要我说一个大法的字,和真善忍的任何一个字就打,扇耳光。包夹田立新,明进把我弄到放鞋子那个屋里去打晕死了,我大小便拉到身上也不知道,说是把我抢救过来的。

包夹明进说你再不转化,老子要把你整死,看你一个人说不说得赢我们六个人,看干部听哪个的。要骂师父才能上厕所,上一次骂一次,不骂就不准上。叫我写思想汇报,目的就是污蔑法轮功。叫我写亵渎师父的话,不那样写就不合格。有时写了三-四次都不合格,通宵不准睡觉。

我没文化,写不起字,问她们一个字,包夹王超就骂一个XXX,问了多少个字她就骂了多少个XXX。还要我在干部面前说她对我好。

站或坐时手不能挨手,脚不能挨脚,一挨到,就说你炼功,就又拳打脚踢,扯头发。我被包夹她们折磨得晕倒在地,明进在我身上跨过去,跨过来的,天天围着我要我转化,白天黑夜不准睡觉,还要我骂师父,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在监狱被迫害的时候又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我不转化不骂师父,就扯我的头发,用手指头戳我的头和额头,我实在受不了,但仍不愿意骂师父。我一天到晚只准坐,坐着不准动,臀部都坐烂了。

在唐安智和包夹的高压迫害下,我被逼迫违心转化。我内心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

我曾亲眼看到:王正芳被打得死去活来,打晕死了又弄到医院去抢救活了。丁红梅被包夹陈海燕她们抓着头发往放鞋子的铁架上撞,头撞得大包小包的,脸天天被包夹打得红肿,肿得很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