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看守所“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看守所位于哈尔滨道里区工农大街158号。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男性法轮功学员,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

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起,哈尔滨市公安局在哈市第一、第二看守所内设立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大厅内挂的牌子上写“哈尔滨市反邪教教育转化基地”(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所谓“转化基地”,目标是针对被非法拘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信仰,写所谓“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具体采用的手段是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

在看守所里,刚被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通常被扒光衣服“检查”、进行人格侮辱,而且法轮功学员一般都被关入严管间,每天码坐,不许说话,不许大动。被限制洗漱、被限制上厕所,睡觉姿势呈“立肩”(码刀鱼)状。除上述迫害外,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看守所采用的恶劣手段主要包括:

1、强迫练瑜伽功

第二看守所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和功法的修炼,采取了引进瑜伽功的办法,每天拿出一定的时间,让所有的在押人员包括法轮功学员,一律练瑜伽功。说是练什么功都对健康有好处,国家不让炼法轮功为什么非得炼呢?为了对你们的健康负责任,都练瑜伽功,练什么功都能健康身体,放下法轮功改练瑜伽功。其实这是让一位信仰者跌进不二法门的深坑。

2、设立专门“工作室”

看守所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使用给普通警察提级的办法,比如原警察吴艳丽,被提升为看守所副所长,专门做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

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在第二看守所设立了“吴艳丽工作室”,还搞了一次有很多领导参加的剪彩仪式。选择吴艳丽,是因为她学过心理学。吴艳丽当上了副所长,又同时兼什么心理医生之类的职务。有个专门的工作室“转化”法轮功学员,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第一看守所则成立“王国富工作室”,参与“转化”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

3、所谓“人性化”管理

看守所使用的无耻手段之一就是口号式的“人性”化管理。所谓的“人性化”管理就是连哄带骗、连打带骂,对不“转化”者,马上翻脸、凶相毕露,恶语、拳头相加。

在女警及坐班人对“人性化”管理的吹嘘中,让人感到这里罕见的“姐妹”之称,“相互关心”的说辞似乎正在兑现。特别是专职负责“转化”的“吴艳丽工作室”的负责人吴艳丽,单独谈话时经常宣说:这不是九九年了,哪有迫害了?这里只有关心,根本没有迫害,迫害这个词以后提都不能提了。我们在向世界大同努力(大意)……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听了这些话,通河县的医生张桂芝在监室里开始炼法轮功,没想到“关心”她的人立即变脸,拳打脚踢的关照过来,她被打的眼睛周围青紫肿胀,那些家伙逼着她改练瑜伽功。随后对张桂芝的进一步迫害是将其人和构陷她的卷宗送到哈尔滨所属的依兰县。

4、用实例欺骗诱惑

看守所狱警利用各种方式,特别对初次被非法关押或初次被非法判刑的学员以关心其家庭为切入点,比如在非法提审时,以工作、丈夫、孩子、老人和亲朋好友等为切入点,有个警察信口雌黄说,某某写“三书”关八个月(此同修只因营救亲属,被国保打击报复以所谓“诉江”刑拘,实际根本没写“三书”)就放回家了;还有一个绝食半年后写三书的才判了三年,还有某某某以前没写三书被判了五年,这次要写了就会从轻处理。然后对那位学员说:看你的承受能力不如她们,你还是尽早选择,就别遭那个罪了(意为写“三书”)。

5、“连坐式”的迫害

看守所女警强迫法轮功学员背诵监规,如果不背就说:“你不背,所有人都会认为你找她们的麻烦,你得罪了大家。”“你不听,监规里有规定就会用刑具、关小号(禁闭室)惩罚。”

看守所狱警还采取攻心术,集中力量一个一个地对法轮功学员三番五次的谈话,反反复复地讲,你说你们就为炼功被抓,给家人带来多么大的痛苦,你们却不管不顾,不考虑父母儿女感情,让亲人悲伤牵挂害怕,如果写了“三书”可以轻判、释放,早点回家和亲人团圆。

对拒绝“转化”的学员威胁说:某某一进来就绝食不“转化”,结果瘦的剩一口气了也没放出去。

6、录像机前羞辱

欺骗法轮功学员说写“三书”就没事了,可是写了“三书”事更多了,逼迫继续配合。到一个单独的地方接受录像,让写 “三书”的学员两手举着自己写的东西,在录像机前一句一句地念着“三书”的全部内容,利用这种政治攻心的手段进行人格羞辱和精神上的高压打击。使学员在承受违心写所谓“三书”之后的悔恨中,继续承受精神上的压力和心灵的痛苦。

7、送药送水的假“关心”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时,男警察拳打脚踢、拧脖子、踹腰部,当时就置人于瘫痪状态。看守所对这样身体无法一时恢复的学员倍加“关心”,经常劝说法轮功学员不吃药不符合常理,让人不理解,不修炼的人无法接受你们这个功法等等,对被迫害严重的学员应时应晌的端水拿药,送到身边,水都是热乎乎的。

有的法轮功学员入所体检时发现血压高达180以上,但第二看守所不但不按规定拒收,警察怕出危险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吃降压药。牢头指使“大犯人”监视着法轮功学员张开嘴,把药放入,看着喝水咽下,还要张嘴查看是否真咽下去了。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吃下药后出现几乎虚脱症状。

8、“坐铁”

看守所的每个监室里的通铺边上都是用窄铁板包的铺沿(类似炕沿儿),谁违反这里的规矩,谁就会被罚“坐铁”迫害,人的臀部坐在冰凉的厚铁板上,到一定的时间会使腿部抽筋,严重的时候会感觉全身的血液凝固了似的。

9、一人戴两副手铐

二零一八年三月,有律师去看守所会见法轮功学员时,看到其双手被两副手铐牢牢铐在桌下的桌腿上,致使她们的手被铐在桌下,根本就无法拿上来,不能在合法文书上签字。外地律师见到这种恶毒的做法都很气愤地说:全国各地还没看到这样侵犯人权的。

目前,在第二看守所内有五、六十名女性法轮功学员遭遇此种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人数尚不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