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每次打开明慧网,习惯性的先看大陆综合消息。不是看同修受迫害的情况,不是先解体邪恶、加持同修们的正念,而是看有没有我本地同修被迫害,如果有本地区的,我就拿笔记下,是我市同修在受到迫害或同修受迫害的那个地方是哪个区、哪个镇的,归哪个派出所管辖的。然后在明慧网上选一篇,或者由同修写一篇针对曝光邪恶迫害的真相文章,寄到迫害同修的某派出所。这在我们学法小组都形成了一种模式了。

如果看到标题没有我本市和地区的,就好象与我关系不大,看也是走马观花的遛一遍,不但没往心里去,却还心想:还是我们地区做的好,别的地区没有我们地区做的好。完全不是用大法弟子的善来看文章,这个不好的心都形成了自然,而且我们整个学法小组大部份同修也是这样认为:还是先记着咱本地寄真相信才对,先把咱们地区真相做好,明白真相的警察就不会迫害人了。这个做法也确实在我们地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区派出所的很多警察做了“三退”、还有我知道的光在一个某镇政府上班的书记和镇长就退了四个人。因为大家都很认同这样做法,所以这种寄信方式也有好几年了。

九月五日晚上,在学法小组,大家学完一讲《转法轮》后,同修刘姐说了一句:我这还有些一块二的邮票呢(八毛钱的邮票是寄本市区,往外地寄信就得用一块二的邮票,寄往本市各地区的信,如果也用一块二的邮票就浪费四毛钱)。大家走后,我看九月五日的大陆综合消息,把鼠标一边往下拉,边用眼睛遛着看到都是外地同修的消息,鼠标一直拉到底,也没有本市区的,也就不点开看了。不过在鼠标往下拉的时候,偶尔看到湖北仙桃几个字,心中就想我市没有叫××的地名,既然没有本市地区的,就不寄信了,把刘姐那些一块二的邮票给本市寄信用一样,不就是多花四毛钱吗?把信寄往外地对我们地区也管不了作用,好象别的地区与我们距离遥远似的。想到这里,也就不看大陆综合消息了,就去看别的文章了。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年轻女子手里拿着一张白纸,把我叫到她身边,说你记着仙桃、仙桃,就边重复这仙桃两个字,还一边把白纸铺在一张桌子上,用手指点着纸上的字,(她好象早知道我平时做事马虎不仔细),不厌其烦的叫我再仔细看看白纸上的几个字,我心里有些烦她磨叽,不过碍于面子就低头看那几个字,“仙桃承诺”四个黑字清清楚楚的,我眼睛盯着仙桃后边两个字“承诺”,嘴里一遍一遍念叨“承诺”、“承诺”、“仙桃承诺”。梦醒后,“承诺”二字还在我的耳边萦绕。

早上打开电脑,找到九月五日的大陆消息: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镇派出所近期骚扰行径。看到这行字我很激动,因为梦里那个女子指给我看的就是这个仙桃两字,只是在仙桃两字后边加了“承诺”二字,所以梦境清晰地是四个黑体字——仙桃承诺。是自己没有兑现承诺,师父用做梦的方式给我机会补偿。

于是,就马上拿出信皮,耐心的把上面迫害同修的地址写下来,写这几封信的同时,虽没有以前写的数量多,可我感觉师父把我的身体在扩大,我悟到:是我的心在扩展,身体才跟着发生变化的。“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1]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拿掉了私心,通过这件事,我懂得了一点:整体是多么大的一个范围呀。

在写这篇交流的过程中,有很多旧宇宙的理缠绕我,目地是阻止我写下去,写它有什么用啊、发表不了白写、丢面子等很多人心,我识破它,我喊出声音来说:我只要师父要的。师尊的法也打到我的脑子:“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1]。是师父让我们同修之间相互负责,我就写出这段我在学法中一点小小的认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