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在邪党迫害初期,由于我学法不深,违心把我的大法书、师父法像、法轮图交到单位,还把存放在同修认识的常人朋友家的二十几本大法书也让同修交到了居委会,不但自己犯了不敬师、不敬法的大罪,还让同修也犯了罪。后来在邪党迫害最严重时期,我将部份大法书、大法资料、真相资料让儿子送到不修炼的亲属处保管,儿子在路上就将一本杂志扔掉了,封面上有师父的法像。后来我又让亲属将保管的讲法录音带、真相资料等处理掉、烧掉了,由于我的原因又让儿子与亲属犯下了不敬师、不敬法的大罪。在2000年10月、2001年12月至2002年3月我二次被非法迫害期间,因怕心重、正念不足,我违心认同了洗脑班某头头有关常人不炼法轮功也能做一个好人的邪说,用邪党文化的狡猾与邪恶玩文字游戏,违心写了“不炼功、不串联、不上访”的保证。我犯下了大罪,出卖了慈悲苦度我的恩师,出卖了大法,犯了根本性错误。在2015年11月,我因诉江,被邪恶非法骚扰、绑架、抄家等。后来我由于正念不足,让不修炼的家人将未抄走的真相资料收藏好,引起了家人反感,说了些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并要将真相资料毁掉,在我的默许下他终将真相资料毁掉了,又一次让家人犯下了不敬师、不敬法的大罪。我感到深深痛悔。在此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统统作废。我决心今后加强学法修心,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决不动摇,听师父话,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随师父回家。

王玉华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发资料时被人诬告、关押到看守所。家人托人找看守所的人和我谈话,只要我写一个不炼的东西,就能帮我通融,让我出来。我动了心,违心的写了“不炼功了”,还说自己“从不看电视也不知道国家不让炼,以后出去好好过日子,不给国家找麻烦”,结果也没出去。后来家人找律师,又找派出所所长。在派出所长的逼迫和大骂中我动了情,也怕吃苦,想早些出来,就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他让我说法轮功是×教,我不说,他就骂我,拍桌子扬言不让我出去,我还不说,他又骂我说,你家人托人找我,你以为我愿意管这事,还说因为我的事和领导闹翻了。僵持时间长了,他更生气了,就发脾气,就这样,我跟着说了“法轮功是×教”,他还让我说“出去不炼法轮功了,不传播法轮功了”,我都说了。后来让我保证有法轮功消息报告他们,我也答应了,他还录了音。我做了对不住师父、对不住大法的事,眼睛没几天就看不见了(左眼),我还不敢说出来,怕别人说炼法轮功怎么这样呢。我还说过“眼睛看不见说是炼法轮功遭的报应。”我知道师父一直点化我,我不悟,才造成了修炼的困难,给大法抹了黑,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师父慈悲,看我不真心配合邪恶,把我从看守所救了出来,给了我新的生命,给了我修炼的机缘。我特此声明:以上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对不住师父的言行一律作废。从此我要加紧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弥补罪过,坚修大法到底。

王香瑞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是邪党迫害前得法的,身心受益巨大。1999年12月末,为说真话,我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到当地看守所,2000年3月1日又被送到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我由于法理不清,有怕心,看到很多学员都不学、不炼了,我也跟着彻底不学、不炼了。开始骂师父、诽谤大法,还参与转化其他学员。当我在转化学员时,嗓子就说不出话来,还不悟,仍然跟着帮教后面跑。呆了10个月,我回家了。回来后,看到师尊的经文《建议》,才知道我转化不对了。为了洗刷污点,2002年5月,我去天安门广场打条幅。又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七月份,被非法关到教养院,冤判3年劳教。第二天,我又跟着转化了,写了“五书”,当了邪恶的帮凶,出卖同修,写诽谤大法文章,演小品攻击大法,天天唱邪党歌曲,背监规。我犯下了滔天大罪,往事不堪回首,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现在严正声明:我一切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痛定思痛,从今后,我决心洗心革面,向师父谢罪。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田慧景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2月下旬,我向世人赠送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某社区的人构陷到派出所非法审讯,我不配合,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强行将我的胳膊扭到背后,将我的头发抓住然后按住头,把我的头抵到墙上强制照相,强制取我的十个手指纹及掌纹、脚纹,强制取我的血样。然后将我劫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警察找我谈话,做笔录,然后要我签字,我都没配合。在非法拘留了15天,期满释放前,拘留所警察要我签我的名字,我签了两张,一张是“物品已取”的单子,另一张我已记不清了。我当时想:我签了名字,我从拘留所出来时我会把签字的通知单要回来,作为邪恶迫害我的证据,我才签字的。在派出所的一番邪恶折腾,也没要我签任何字。出来时我还是要了一张拘留通知单。过去这么长时间,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认识到签字不对,是配合邪恶。在此我严正声明:在派出所、拘留所里我被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签的字全部作废。在最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走好走正最后的修炼路,跟师父回家。

王秀华 2018年9月6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和2004年之间,我两次被劳教,在2017年9月9日又被铁路警察关押。在劳教所和铁路警察的非法审讯中,我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曾配合劳教所洗脑灌输迫害,我违心写了“思想汇报”,甚至主动参加奴工劳动,做过监号的寝室长。我还被迫写过“五书”,写过“入党申请书”,也有被迫服从警察劝说同修指令的行为。有侮辱大法、背弃大法、出卖大法的肮脏行为。还有一次我把手抄一半的《转法轮》,因错字太多,用手撕毁扔掉,这是对大法的大不敬。在邪党疯狂打压期间,我妈和我小弟在我家烧了一张师父教功图。当时在邪恶打压恐怖中,我没有阻拦。我这些都是对师父最大的犯罪,是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极大的罪。我严正声明:以上违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我将倍加珍惜助师正法的机缘,加倍弥补给师尊正法造成的巨大损失,加倍弥补自己的罪过,学好法,修好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助师正法,兑现誓约,在回天的路上不留遗憾。

金淑芹 2018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被邪党迫害劳教期间,我被诱骗签过字,把默写的师父经文纸条主动交给狱警,把写有经文的纸条塞到墙缝里。戴过牌、穿过队服,被强按着坐或站在师父的法像上。我被逼迫抄写过“三书”。被包夹强行抓着手写一些“转化”材料。还配合邪恶取了十指“指纹”。我有一张连着的师父法像和法轮图形,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在精神承受不住的情况下被丈夫给毁了。还有几本《各地讲法》给我妈看,后来由于我不负责任,没有及时收回,后来不知哪去了,还有两本由于存放不当受潮了。还有一本《转法轮》被公、婆给毁了。由于我没做好,没替家人考虑,丈夫犯了大罪,3次砸毁师父的法像和香炉,这是对大法和师父极大的犯罪。我严正声明:以上违背大法、不敬师父的行为全部作废。我将加倍珍惜助师正法的机缘,加倍弥补给师尊正法带来的巨大损失,加倍弥补自己的罪过。今后学好法,正念正行,跟上正法進程,助师正法,兑现誓约,跟随师父回家。

段慧琴 2018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五、六月份,在姐姐的劝说下,我就跟着学了,也不明白咋回事,就知道做好人,能健身。我虽没走進大法。但我知道大法好。不长时间,法轮功被打压了。因我炼了个把月,当地派出所和街道就三天两头找我,让我写“保证”。在压力下和怕心之中,我违心的写了保证说“不炼”了。之后就放下了。到二零零五年,我得了脑神经病,很痛苦,家里的积蓄花光了,病也没好。那时我姐姐被非法劳教回来,看我这样了,就告诉我:“只有炼法轮功能救你。”我当时在绝路上,因为我知道大法好,能让人身体健康,我又炼起法轮功了。不久我的头痛病就好了。但我修的不精進,我今年身体又出现病业假相。同修和我交流,我认识到以前在压力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都是错的,在此我声明:那些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学好法,精進修炼,溶到正法中来,做好该做的三件事,信师信法,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佟富昌 2018年9月6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我正在街上发真相资料,双手突然被一双手紧紧抓住(是一便衣警察)我吓一跳,我被带到派出所审问资料的来源,我说捡的,之后被关在县看守所1个月。丈夫(常人)由于生气,不给我送换洗衣服及生活用品,过后他来了还当着警察的面打我,并说“你的书全抄走了”。警察也威胁说:“超过37天还不悔改就判刑送监狱”。我由于正念不足,有怕心等人心,无奈中我妥协了,答应了“在家炼,不发真相资料”,还在警察写的“材料”上没看就签了字。回来后我极度伤心后悔,无地自容。我严正声明:在看守所里所说的、所答应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发誓要抹去污点,用心学好法,在法中归正自己,弥补过失,坚定正念,做好三件事。

夏冬秀 2018年9月6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开始,我和当地的同修走出来证实法,被当地公安绑架判劳教一年。我由于学法不深,怕心重,在邪恶的威逼压力下,我违心的在邪恶事先准备好的“转化书”上签了字。回家后还把《转法轮》等书交了,我在电视上说了“不炼了”。我做了不该做的事,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事后我很后悔,我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在二零零二年我曾写过严正声明,但不知是否发出去。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十分后悔,觉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在此声明:以前违心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做师父合格的弟子,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坚修大法,跟随师父回家。

徐彥霞 2018年8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5月开始修炼的。大概2000年的时候,我上了邪恶的“黑名单”。开始时大会小会挨批、挨警告。我也经常给领导讲真相,可是领导说:“法轮功好是好,我当不了家,上级给的压力大,你跟我去教育局一趟吧,你跟他们说说去。”于是我就去了,去之后,他们不让我说话,只说他们怎么不容易,怎么不能交差,否则影响前途啊,影响家庭啊,让我多为他们着想等骗人的话,当时我就心软了,他们说:“不用你做什么,就在这张表上签个字,没有任何影响。”我想:签就签吧,别让领导为难了。现我严正声明:以前我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决不辜负师父的教诲,一定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返本归真。

纪桂军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日,我与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十一日被绑架回本地,被非法关在本单位的精神科病房打毒针。由于刚走進修炼,我法理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警察说:你们不是讲“真”吗?我错误的理解了“真”,就是对方问话我就得告诉对方,我糊里糊涂配合了邪恶。在警察问我:如何了解海外资讯时?我说自己用电脑上网;问我平时与谁来往?我说与某同修交往,大法书是某某同修给的。我无意中出卖了同修,加重了邪恶对同修的迫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没认识到这是给自己修炼抹黑,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今特此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学好法,修好口,多救世人。

彭青青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在2003年的春天,我被人诬告,住地派出所3人到我家抄家,抢走了师父法像一张,《转法轮》等几本大法书和两篇师父的新经文等,并强行绑架我去洗脑班。在邪恶的恐吓下,我神志不清了,邪恶强迫我“不准炼法轮功”,并逼迫我写了“三书”。对以上问题,我一直都没有真正认识到其严重性。最近在集体学法中,通过大量学法和同修切磋,我才真正悟到以上行为是违背了誓约,对师父、对大法犯了罪。现在严正声明:我在神志不清下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谢毓芬 2018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1995年得法。2013年7月我发光盘,被人构陷,绑架到拘留所,他们问了好多问题我不配合,邪恶就填好了“我不炼了”的表格,强迫我签字。我不签字,他们就以不许两个儿子上班、送我去监狱相威胁。我当时情重、怕心重,就签了字。2015年我实名诉江,2016年10月,公安、国安、“610”共4人来我家骚扰,轮番威逼问我:“还炼不炼功?”我想蒙混过关,似是而非的说:“等孙子长大了再炼。”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抓紧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丁继爱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江魔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被邪党乡政府、“六一零”绑架到乡政府非法关押十来天。当时我由于学法不深,承受不住邪恶的压力,违心说了“不炼功”的保证。后来又被非法关押在市洗脑班半个月,期间他们把我家属叫来逼迫我,多次揪头发、打我,逼迫我放弃修炼。无奈在高压下,我又违心表态说“不炼了”。我屈服邪恶,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杜小菊 2018年8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因病走入大法修炼的。1999年“720”邪党迫害时,我由于不放弃修炼,被单位数次迫害。我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交给单位一本大法书和一张法轮图。后来我被送到臭名昭著的洗脑班迫害,不转化又送到臭名昭著的劳教所,被邪悟者白天黑夜轮番给我灌输邪恶理论,三天三夜不让睡觉,我迷糊了,被迫“转化了”,写了“揭批大法的材料”,说了对师父和对大法不敬的话,对大法犯了大罪。我严正声明,我被迫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宣布今后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弥补对大法所造成的损失。

孙金花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迫害中,我在人心和观念的作用下,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黑窝里,对邪恶写下“不修炼”的“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在监狱写了“逐月汇报”,给大法和师父抹了黑。从劳教所回来后我烧了大法书籍、法轮图像和师父法像。在2013年被绑架前烧了部份经文和经书,造下了破坏大法的大罪。我在此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做、所写的违背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及“三书”和“月汇报”等文字东西全部作废。今后从新学法修炼,弥补之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罪过。

马建军 2018年9月4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我发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看守所迫害1个月,被邪恶诬判2年劳教。由于检查身体不合格,推迟了半年后到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因为我不识字,在高压下,我在邪悟者写的“不炼”的保证书上签了字。在2018年6月12日讲真相时,被人告发到派出所,在警察的逼迫下,我被迫按了手印。回家后,我认识到错了。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李志欣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在二零零八年我被邪恶非法绑架、枉判2年劳教,并关押到邪恶戒毒所迫害。在黑窝里,很多邪悟者给我洗脑,我就顺着邪悟了,还助纣为虐转化别人。现在我从新走回了大法修炼,通过学法,我找到了很多人心,求安逸不想流离失所,最根本上是对师父、对大法不坚定,把做事当成修炼。没静心学法,没向内找自己,学法流于形式。现在我彻底醒悟了,严正声明:我以前违背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坚信师父,学好法,精進实修,从新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张淑清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在2004年,我被中共恶党非法关押迫害劳教一年。我因承受不住身体和精神的压力下,被迫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回来后我很后悔,深感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对不起大法。是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将我洗净,给我新生,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可我在邪恶的压力下,做了不该做的事,我痛悔莫及。在此严正声明:我当时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并决心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淑贤 2018年9月6日


严正声明

我2014年7月18日被绑架迫害,于2015年12月被非法判3年。这期间我因法理不清,不向内找,怨恨心很大,有证实自我的心,因有怕心,不想承受痛苦,在邪恶的引导下我写了“五书”。我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修炼是严肃的,我配合邪恶行为,是对师尊不敬。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黑窝里我所写、所说的违背大法的文字、言行全部作废。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王淑英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2年讲真相发光盘2次被抓,在2013年讲真相时1次被抓。这3次被抓后,都是邪恶写了“不炼了”的保证,让我签字。当时我认识不清,配合邪恶签了字,也没认识此事的严肃性。经过与同修交流,我知道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郑重声明:我过去所说、所签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听师父的话,弥补过错和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杨顺兰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前段时间我坐车去女儿家。在旅途中,警察贴身检查所有旅客衣兜、背包及所带的物品等,当时,我担心随身带的mp3(因里面有师父的讲法、炼功音乐等)被警察发现,在怕心下,我正念不足,把mp3扔到常人的摩托车坐上,我因修炼有漏,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现在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王连玲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前,大约是2002年左右,我去教养院看望被非法关押的父亲。教养院的警察不许看,再三恳求也不让看。后来说让骂师父就让看,无奈下,为了能看到父亲,我骂了。现在我非常后悔,我无比的悔恨,我对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师父,我犯了不敬师父的大罪。特此声明:我以前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唯有多学法,精進实修,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罪过。

马凤菊 2018年9月7日


严正声明

在我的孙子去当兵的时候,镇干部说:“你奶奶是学法轮功的”,叫我到场盖手印转化才行。我儿子也责怪我,我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在村镇干部和儿子的压力下,我被迫按了手印,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是1998年学法轮大法的,我不应该配合邪恶。现在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学好法,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

陈玉秀 2018年8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五年修炼大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单位领导找我谈话,问我还炼吗?我说“现在没炼”,心里想应付一下。过后单位保卫处的人又逼我写“保证书”,我照抄一份。说是应付领导,我抄了。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以后学好法,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王晓军 2018年9月2日


严正声明

2018年1月5日,我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里面,我说了谎,配合邪恶签了字、按了手印。出来后,洗脑班的邪恶拿了一份“以后不参与法轮功的一切活动”的保证,在邪恶的迫害下我违心的签了字。现在我声明:以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吳扣娣 2018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集训队被邪恶迫害期间,由于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在“三书”上签了字,并在邪恶的“问卷”上答了题,我认可了“问卷”上对大法、对师父诽谤的话。我声明:以上我所写、所做的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商静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集市讲真相时遭警察绑架,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现在我声明:以上所做、所说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多学法,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杨术美 2018年8月9日


严正声明

最近警察骚扰我时,我讲了错话。如警察说到打横幅、发传单事时,我说了“我这年纪能走几步路啊”的话,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在此我声明:以上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李镇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2012年4月15日,邪党迫害我母亲,我也被带到公安局被非法审问。当邪恶问我:“你学炼法轮功吗?”我回答:“我现在没学、没炼。”我特此声明:以上我配合邪恶所说的违背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

杨永贺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8年得法。在遭受邪党迫害时,在怕心的作用下我违心的写了“不学不炼”的保证书。现在我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多学法,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张志秀 2018年8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配合邪恶签了字。在此我声明:被邪恶迫害期间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开始修炼大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尹桂琴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曾离开了大法。我声明:以前在派出所所签“不炼了”的保证及代我姐(大法弟子)签过“不炼了”的保证以及配合邪恶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李玉英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八年八月,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警察非法绑架至某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天。出来时,我配合邪恶签了字。我声明:以上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胡保芳 2018年9月5日


严正声明

几年前,我在邪恶的洗脑班被迫害的理智不清,说过对不起师父的话,我深感痛悔。现在我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曲美玲 2018年9月7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恶非法抄家并绑架到拘留所,被非法拘留5天。最后的一天,邪恶让我在一张表格上签了字。我声明:以上配合邪恶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行为作废。从今以后,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

李有权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被警察骚扰的时候,我说“我不修了”。之后我很后悔,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声明以上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华昌芝 2018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对我家人的多次骚扰中,我说了、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我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秀荣 2018年9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曾将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埋在土中,我有罪,我对不起师父。今后我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我声明:以上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

谈淑珍 2018年8月3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多次骚扰中,我说了、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我声明:以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平 2018年9月7日


严正声明

以前在看守所和洗脑班,我都曾在“三书”上签了字,说过“不学、不炼”的话。现在我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杨福兰 2018年9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撕过大法书皮,现在我很后悔。我现在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了。在此我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麻益福 2018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曾被邪恶非法绑架、判刑后,我没有做好。我声明:在邪恶的逼迫下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在今后修炼的路上,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春干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今年6月,我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我声明:以前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吴昌荣 2018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压力下所说、所做、所写的对大法师父、对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郑藏振、张文娟、田占从、张坤富 2018年9月8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