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隐藏很深的党文化的“狡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日】看了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文章《原来我们都被迫害了——浅析党文化“狡猾”》,对我触动很大。我感到必须正视自己隐藏很深的那个“狡猾”,不能再让它滑过去了,否则害人害己。

很多年前的一天,丈夫的朋友Z和L在我家吃饭,期间为高锰酸钾的分子式中有几个氧原子而争论起来,一人说有两个,一人说有三个。我觉的他们说的都不对,好象是四个,但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后来Z一下把眼光投向了我,说我是这里文凭最高的,叫我裁决。我想:要是说他们都不对,两人可能都感到没面子,而且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我的对,要是弄错了,我以后不是也很没面子了吗?而且这等小事至于争得那么面红耳赤影响友情吗?于是就说:“我没太注意听你们说的啥。”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听得很清楚。Z当时就有点生气的说:“你看她好狡猾!”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听到有人说我“狡猾”。现在想想那时真的很狡猾。由于当时也没认为这个狡猾不好,还以为自己聪明,会处事,平息了战争,同时保全了三个人的面子,因此而沾沾自喜。

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结合最近一次与亲人同修A的交流过程中,我有了新的认识,意识到我和A的交流中隐藏了很深的“狡猾”。

我每次对A说什么前,都有点小心翼翼,怕自己修的差,又悟错了,担心他不接受或反过来说我一通,只要他表现出不接受,我就不再说了,还用师父的法:“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1]当借口,认为可能是师父在利用他的嘴告诫我不对,可千万别顶撞了师父!之所以每次都小心翼翼,是从小形成的观念,也可以说是旧势力安排的一对矛盾存在的方式。

我是亲人同修A引导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我和A的人生经历差异很大,甚至相反。A从小就比较聪明,成绩突出,能力强,所以比较自信。我从小不怎么会说话,常常被人说成“傻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会的污染,我慢慢的形成了强烈的保护自己少受伤害的利器(狡猾):就是用沉默、微笑对待绝大多数事,不轻易表露自己真实的想法,特别是在比我强势的人面前,说话都要三思而后行,有时还要绕个弯,如遇阻碍,马上住嘴。A曾经就用“沉默是金,开口是银”来形容过我。我还觉的少说话也不是什么坏事。

就说最近一次与A同修的交流中,头天晚上我看A还在用微信与亲朋好友联系,想给他指出来。这时,头脑里突然收到一个信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还没做到呢!”意思是我修的差,没资格给他指出来。因当时分不清是师父的点化不让说,还是旧势力因素的干扰,于是就没说。

纠结了一晚上,想到A每次都直言不讳的给我指出问题,我从中受益很多,我看到他那么明显的问题,如果不告诉他,是不是对他不负责任啊?是不是太自私了?每次他对我的帮助都很大,而我对他却一点儿帮助都没有。有些良心不安,怕耽误了同修。

第二天,交流此事前,我担心A不接受,怕他生气,先说了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他叫我说。于是我就把昨晚收到的那个信息的事告诉了他,然后再谈到微信。没想到A有点情绪激动,说现在全社会都这样,没微信怎么工作啊?我一看,再说下去他就要抵触明慧网了,就什么也不说了。

其实我的意思还没表达完,我是想劝他不要用微信与亲朋好友联系了,微信暂且只保留在工作中用,最好专机专用,毕竟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但是由于我那个想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狡猾心理作怪,绕来绕去的,A都没听明白。我为什么不能直接说:生活中不要用微信了,暂时只保留在工作中用。就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别人就听明白了,还不用别人去找借口。原来是我绕来绕去的,邪恶也利用他还没放下对微信的执著而绕来绕去的找借口。

由此我想想自己还有很多事因保持沉默没说,没对A起到提醒的作用。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迫害刚开始,红色恐怖压下来的时候,A打电话告诉我说:实在承受不住了,要写什么可以把“火”字旁的“炼”写成“丝”字旁的“练”。我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不接受,我想哪个都不能写,大不了不要工作了,反正我那个工作也不是什么好工作。如果我当时把我的想法说出来,是不是会对A起到一点提醒作用?后来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与A当初存有的那一丝“侥幸”有关呢?“侥幸”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狡猾”呢?是不是我那个现在才认识到的“狡猾”害了A?这个邪党文化灌输的“狡猾”危害太大了,严重的影响着修炼的人同化“真”,从而可能毁了修炼的人。但它隐藏的又很深,不认真仔细下决心去查找,还真是很难找到它。

去年我在病业假相干扰中,曾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是假相,为什么破不了它呢?这个“假”的克星是什么呢?是“真”,难道是在修“真”上出了问题?找了一阵子,没找着,就放一边去了。

今年在一次梦中,梦见洗完头、洗完澡,梳头时,头发大量的掉,最后只剩很少的头发了,就不敢梳了,怕掉完成秃子了。这时妯娌出现了,对我说:“那头发不是你的。”我很纳闷:明明是从我头上掉下来的,怎么不是我的头发呢?我头上也确实没有多少头发了。醒后没悟明白,过后也就没在意这个梦。

最近突然想起这个梦,并对这个梦有了一点领悟:头发→头法→头脑中的法。为什么妯娌说掉下来的头发不是我的头发呢?因为在梳理(向内找)过程中掉下来的是旧宇宙中成住坏灭的法形成的各种观念。怕成秃子(什么都没有了)而不敢再梳头,是抱着旧宇宙中最后最本质的那点东西不敢放,不愿完全同化大法。现实中,明明白白时好象又不是这样:不对呀?我真的想做好,真的想完全同化大法呀,那为什么遇到事情时就守不住心性,又用人理来衡量了呢?今天悟到:就是那个执著自我保护背后的人心在作怪,那个人心就是狡猾。而那个旧宇宙中最后最本质的那点东西就是“不真”(那旧势力不就是上层欺骗、利用着下一层去干坏事,最后还要消灭下一层吗?)它需要用狡猾来保护。体现在人中就是容易陷入负面思维,吸取负面教训。

之所以有这样的认识,主要来源于妯娌的为人。我想:梦中为什么是妯娌来提醒我那头发不是我的呢?可以放心把它全部梳掉。妯娌是一个没有读过多少书,而为人很坦荡的一个人,有什么说什么,对事不对人,没有她不敢说的人,但她绝不会无中生有,搬弄是非。她这种性格连强势的婆婆都受不了了,经常被堵得无言以对,其他的人也受不了了。但我很喜欢她这种率真的性格,与她还合的来,她也喜欢与我说话。她曾说她丈夫劝她学我,说:“你看你干了那么多事,就因为你爱说,结果谁都不喜欢你,费力不讨好。你学某某(指我),人家什么都不说,多好?”妯娌说:“人家是有文化的人,我没文化,学不来。”当时我还沾沾自喜,也认为自己有文化,不跟婆家那些人一般见识。今天想想,自己哪有什么真正的文化啊?有的只是党文化——狡猾!极力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而不敢直言。而妯娌虽然没读过多少书,身上却保留了很多传统文化的影子,人家才算真正有文化。

在变异观念的影响下,很多人,包括同修可能都没意识到这个狡猾不好,还以为自己聪明呢!我想到了明慧网的一篇文章《破壳新生》,可能对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同修会有所帮助。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还在犹豫:该不该写这篇文章曝光那隐藏很深的被邪党灌输的党文化——狡猾?该不该把没与A同修交流完的内容告诉他?该不该提醒他不要再看网络电影、电视了,那是在开门往自己空间场里放魔?该不该提醒他把《转法轮》中关于“妒嫉心”那一节背下来,然后再多找一些关于修去妒嫉心方面的文章看看别人是如何找到并修去妒嫉心的,也不枉师父多次对他的慈悲点悟?该不该提醒他不要再过多的关注新唐人的某个节目了,那是因为他自己从小成绩好,吃过班主任老师的小灶,才有那个情结的?

于是我去求师父指点,第一次打开《转法轮》,看到:“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第二次打开《转法轮》,还是看到同样的一句法;第三次打开《转法轮》,看到:“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

为什么我要翻三次呢?还是那个“我修的差,我不配说”在隐隐作怪。这时我想起了《西游记》中的一段情景:当孙悟空被一群小妖怪用噪音攻击而战败苦恼时,猪八戒没有因为孙悟空平时老说他“呆子”而保持沉默,而是立即献计:“这还不简单?把耳朵堵上就行了。”孙悟空也没有因为猪八戒平时无能就不听他的建议,而是说:“这个办法真好。”然后一起去打败了妖怪。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曾几何时,我们被邪党文化变异得连普通修炼人都不如了呢?我决定写出此文。如果A同修意识到了更好,还没意识到,就当作一点点的提醒吧!

个人的一点体会,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