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欠债三次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自去年冬季暖气开放以来,丈夫经常放暖气里的水,要么洗头,要么洗澡,要么冲厕所,怎么劝说,他也不听。这种贪图利益之心让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一年前经历的一件事情:

因一笔存款到期,从朋友那里得知银行人员有时有拉存款的任务,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银行往往为了拉一个客户而给一点物质回报或者现金回扣,因此在是否还在这个银行存款时,我主动问起大堂经理,现在是否还有这方面的任务或活动。大堂经理马上说今年没有。我不情愿的说那没有我就存到别的银行吧。大堂经理见状,接着说:“我跟行长汇报一声,看看能不能照顾你一下。”然后就進办公室去了。一会行长出来了,笑着说:“今年没搞你说的这种活动。正好前不久搞别的活动时还剩下点奖品,为了拉你这个客户,就送你一份吧。”我一听很高兴,将存款转存完毕后,跟随她来到办公室领取,只见她从文件柜里拿出一桶四点五升的花生油,递给我,并嘱咐我从后门走,以免让别人看见,影响不好。当我乐颠颠的提着花生油回家时并未感到有什么不妥。

晚上发正念时,猛然打过一念来:“本来不属于你的东西,当你不择手段弄来的时候,你就是在用自己的德在跟人家交换。”我猛然一惊:自己索要物品和回扣,这不是可怕的贪婪之心吗?修炼大法二十年,怎么还是不自觉的这么干呢?想想师父法中讲的一个修炼人给孩子一元钱摸奖,摸了个儿童自行车,都意识到是在失德,是在用德跟人家交换,还要给人家送回去,实在不能还回去,就拿这钱给单位赞助。我怎么一时竟被利益之心所蒙蔽,上了它的圈套呢?怎么办?给她送回去?可是怎么开口呢?是自己开口要的,第二天又给送回去,实在是抹不开这个面子。这件事几天后就淡忘了。

可“欠债要还”[1]的,不到一个月,一件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早上骑自行车上班,一路畅通无阻的在人行道上骑行,明明看见前面什么都没有,却听“咚”的一声,撞到了什么上面,一看眼前停着一辆咖啡色轿车,我一下子就懵了,啥时候钻出一辆轿车来啊?

自行车摔倒了,我也不由得倒在了地上,胳膊、腿摔的很痛,我忙忍痛把自行车扶起来,司机下车看着我问:“怎么处理?”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来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我一看他的车门蹭掉了一点漆,自知理亏,却说:“我怎么没看见你的车?”他很惊讶:“车这么大,你竟然没看见?”因急着赶路,我连忙说:“给你五十元,你去修一下吧。”他说:“五十元不行,怎么也得一百元。”我忙说:“恐怕我没带那么多钱呢。”忙打开钱包,连零钱加一起共七十元。我说:“全部都给你了,真没带那么多。”他一看我也不是赖账的那种人,只好作罢,最后记下了我的电话,说有什么问题再找我。

欠多少还多少,不还够数不算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离奇。过了没几天,还是在骑自行车上班的路上,在车站公园北面路口,有一个卖熏枣茶的,我很想买点在办公室喝。十元一斤,一斤一袋。我掏出二十元钱给他,要一袋。正等他找钱呢,没想到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沓子钱来在悠闲的数着,我说找钱呢。他说:你不是给我十元吗?我一听就急了:“刚才给你二十元,你怎么说十元呢?我要说谎就不是人!”我真有点急了,不是因为这二十元钱,而确实是他记错了。可他又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头,还满脸委屈的说:“明明看见你给的是十元,还说要找钱”。看他那委屈和无辜样子,好象是我冤枉了他似的。“这怎么是二十元呢,这怎么是二十元呢?”他边嘟囔着边委屈的要哭。看来跟他理论也不会有个结果,因急着上班,我忙说:“算了,算了,这熏枣我也不要了,就当给你这二十元了”。一路上,我想这事真蹊跷啊,让我遇到自然有我要去的心,有我要修的。我猛然想到了那桶要来的花生油……

事情到此看来应该结束了,可是没有。欠债要还,还不够数不算完。又过了不久,正好是周日我去逛街,买了件换季衣服。傍晚了匆匆往回赶,想着家里先生和孩子还等着我做饭呢。在骑自行车走到银座商城西边时,只听路边喊了一声:“大妹子,求求你了!”我停下自行车,原来是一对五十多岁的农民夫妻,女的眼泪汪汪的说:“大妹子,可怜可怜俺们啊,俺们是聊城农村的,家里老人住院(当地有名的医院),到现在花的一分钱也没了,只好在街头流浪,一天没吃饭了,你给俺们点钱让俺吃顿饭吧”。男的也眼圈发红,不停的用手擦眼泪,我忙说:“我买了件衣服,最多剩下十元钱,你们先用它吃饭吧”。我把钱包里仅有的十元钱给了他们,他们千恩万谢的走了。

这件事虽然过去一年多了,可是给我的教训却是深刻的。古人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看来的确如此。一次欠债一百元,三次还债共计一百元。真是一次欠债三次还,不还够数不算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18/一次欠债三次还-373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