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滨海监狱和洗脑班折磨致疯 天津市任东生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2018年9月12日凌晨2时许,天津市静海区法轮功学员任东生在历经数年被迫害致疯的折磨后,含冤离世。这也使江氏集团在疯狂迫害法轮功的累累罪恶中,又添了一笔新债。

法轮功学员任东生
法轮功学员任东生

一、修炼法轮大法获新生

任东生天津市静海区人。任东升有一个爱好,做的饭菜特别受欢迎。他与妻子开了个小饭店,生意比较兴隆。

在二十五岁时,任东生曾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双腿的膝关节、踝关节肿胀的非常厉害,无法干重活。到了三十六岁时又得风湿性心脏病。最严重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吐血,全身无力,脸色非常难看,基本上干不了体力活了。不能上班在家养病。为了治好病,什么中药西药都吃了,也没能治愈。

妻子张立芹也身患多种疾病,任东生一家饱受身体上精神上的痛苦煎熬,就像夜行人看不到前方有一丝光亮。一天,任东生绝望地对妻子说:“我买包药,咱三口人一起走吧,留下谁在世上也是受罪。”说着三人抱头痛哭。

二零零三年,任东生修炼法轮大法获得了新生。经过三个多月的学法炼功,任东生的病神奇地痊愈了。他面色红润,浑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重新工作后,他常常是从早上四五点就起床,一直忙到夜间十一点才回家休息。就这样他也不觉得累,还总是开心的笑着。

二、被迫害致疯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任东生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静海区国保、610(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半年后被冤判五年刑期,非法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现滨海监狱)迫害。

因为任东生不放弃信仰,他在滨海监狱曾四次被关进小号折磨,六次遭受“地锚”迫害。每次当把他手脚从“地锚”解开后,任东生已经站不起来了,都是由犯人把他抬回到监室,很长时间才能慢慢恢复过来。

监狱狱警曾经用打火机烧任东生的手指,刑事犯包夹在队长的指使下,六、七个人轮番殴打任东生,抽嘴巴,打脑袋,拳打脚踢,恶人甚至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对他进行群殴达五次以上。

有一次任东生被包夹打倒在地,该包夹用脚踩住任东生的脚趾使劲碾,直到把他的脚趾甲碾掉。还给他戴手铐脚镣,故意把饭放在地上,让他够不着,要想吃饭喝水就得用嘴叼。有时故意把菜倒在地上,任东生被迫用手抓着吃。

'我的父母任东生、张立芹'
被迫害之前的任东生和妻子张立芹

被迫害致疯的任东生

在监狱里任东生被逼迫吃过一种白色药粉,包夹欺骗他说是“板蓝根”。他还曾经被注射过不明液体。

以上情况,有的是任东生偶尔清醒时回忆起来的,更多的是曾被关在一起的难友告诉家人的。

二零一零年七月份至二零一一年三月,任东生刑期结束的前八个月时间里,滨海监狱禁止家属会见。在任东生母亲的一再坚持下,张仕林等人才向家属出示了一段任东生的视频,该视频中任东生情绪躁动、精神异常。

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任东生服刑期满了。当天一大早,八旬老母带着孙子去滨海监狱接他回家(任东生妻子张立芹当时也被劫持入冤狱)。没想到滨海监狱和静海县六一零相互勾结,把任东生转送洗脑班继续迫害。

一周后,当祖孙俩再去洗脑班接任东生时,才发现他已经语无伦次、精神失常了!

漫长的五年等待,一天天数着日子盼到这一天,任老太太盼回来的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儿子!老人家不由得悲从中来老泪纵横,哭倒在街头!

自打任东生回家后,大部份时间处于疯癫状态,披散长发,经常走失。他的疯病发作时,把屋子翻得乱七八糟,家里的家具都被他砸坏了。每当电闪雷鸣下雨之际,任东生便站在雨里大吵大闹,半夜睡觉时突然就跑出去,一走就是好几天,再次回家时,满身的污垢,脾气随之也变得暴躁,并伴有幻听。

当别人言语无意中提到警察时,任东生马上显得非常害怕,自言自语地说得赶快逃走,不然的话警察不会放过他的。于是他就会逃到外面去,睡在路边地头,几天后蓬头垢面地回来了。夜间睡觉时他经常会突然惊醒,大声喊叫:“我不怕你。”

偶尔清醒时他说:我要不放弃信仰,他们(狱警与犯人)会把我打死。

任东生从一个健康的好人已经被迫害成了疯子,静海县国保、610、当地派出所仍然不放过他,还经常到家来骚扰。有时任东生不给他们开门,他们就拼命的砸门,搅扰的鸡飞狗跳四邻不安。

三、艰辛维权,作为原告,揭露迫害要求赔偿

妻子张立芹为丈夫任东生被迫害致疯一事奔走于监狱、监狱管理局、司法机关、当地县政府、610办公室等,为讨回公道,顶着压力吃尽苦头,不仅奇冤难雪,过程中还不断遭到骚扰、恐吓。

二零一七年四月,张立芹去郑州精神科医院给丈夫做致疯鉴定,为的就是更有力的控告。

为了阻止张立芹讨回公道, 静海公安、司法、镇派出所等不断上门恐吓骚扰,任东生的情绪更加不稳定反而愈加癫疯,张立芹不得不离家,一边打工一边控告。

在多次上访投诉无果的情况下,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张立芹向最高检察院、天津市检察院等部门邮寄了控告信,要求依法追究天津滨海监狱张士林、高佩志等人虐待被监管人罪的刑事责任;并依据《国家赔偿法》相关条例向天津滨海监狱邮寄了《刑事赔偿申请书》及相关材料,主张医疗费、残疾金等赔偿。

同年九月十九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检察分院以滨海监狱“没有犯罪事实”为由向张立芹下达了《不立案通知书》,并称滨海监狱的警察都签了字了,证明没有人殴打过任东生。张立芹正告他们:“作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张立芹终于收到天津市一中院的立案通知书,然后工作人员跟张立芹说:你厉害呀。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进行了询问程序,赔偿委员会由副院长葛渤海在内的五位法官组成,询问赔偿申请人任东生的基本情况,赔偿的请求事项,赔偿的事实与理由,证据,法律依据。最后问是否愿意调解,委托人张立芹当庭没有答复,事隔一日,张告知法院不同意调解。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任妻张立芹作为原告接受天津市高级法院第一次问询。任妻讲述了天津港北监狱(现为滨海监狱)针对任东生的迫害,包括殴打。

法官问关于赔偿的问题,任妻说,就应从出狱开始,给我们家造成多大的伤害!还包括没有安定和安全的生活环境。任妻把律师整理的法律意见书交给法院说;“希望法院能为我家伸张正义,还我家以公道!”法官问;“一中院做了鉴定了吗?”任妻说:“没有,一直要求做,但置之不理。任刑满释放,释放证不是我们家里人签的字,我们都不认识的人,我找不着这个人。”

任妻还讲述了任由于疯癫打自己和孩子,孩子所承受的来自社会的压力,精神上的压力,经济不稳定,有时没钱吃饭等。讲述中任妻不禁潸然落泪,法院的工作人员也低下了头。

任东生一家所承受的苦难,是千千万万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庭的缩影。江氏集团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假法律之名,蓄意错用刑法300条,枉法强加罪名给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也使今日之中国,道德沦丧,各种由此而带来的社会问题层出不穷。

中共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其邪恶本质已为世人所共知。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要将迫害法轮功的恶徒,象当年追查纳粹战犯一样,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都要将他们绳之以法。

在此,我们也奉劝那些还在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看清形势,悬崖勒马,将功赎罪。否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清算时悔之晚矣。

任东生虽然没有等到法院的公正判决,但是他沉冤昭雪的那一天已不远。如今,正义的声音已经传遍四海,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