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倒楣”的我成了最幸运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是八零后,从小在母亲的引领下走入大法修炼,至今二十二年了。

一、儿时的记忆

小时候我患有血液病,儿时的记忆几乎都是妈妈背着我穿梭在各大城市,在不同的医院抽血、化验、打针、吃药,常看到妈妈拿着化验单眉头紧锁,反复的和医生讨论病情,一遍遍算着药费、住院费、化验费等等这些完全没有幸福感的片段,我时常隔着病房的玻璃窗看外面的小朋友嬉戏玩耍,心里想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那么健康,然而我却是个瓷娃娃,不能跑、不能跳,用力过猛或情绪激动都会导致毛细血管破裂,流血不止。

到了上小学时,我请病假是不用写请假条的,只要我哪一天没去学校,那天老师就会安排同学放学后来我家给我留作业。我那时严重贫血,很虚弱,即使上课也不能集中精力,人很愚钝,学习成绩差,心里非常自卑。在妈妈的精心照料下我渡过了多次危险期。

在我九岁那年,坚强的妈妈也不幸病倒了,原本生我时落下的产后头风反复发作,发作时妈妈剧烈头痛、呕吐,使她非常怕风寒,即使夏天也不能走出家门一步,一年四季在房间里都要带一顶棉帽子,多次到外地求医都无效,一位风湿病专家告诉妈妈产后风湿是不死的癌症,她一生都会在痛苦中煎熬,那时家里已经家徒四壁,妈妈心灰意冷,几乎不再治疗,困在家中度日如年。

爸爸为了多挣点儿钱不得不到外地打工,瘦瘦小小的我便承担起家门以外所有的事情。自己去医院抽血、化验、打针、住院,定期去拿我的药和妈妈的药,每天买菜、还有学校里一切需要家长参与的活动我都是一个人,那时我最怕快放学时突然下起大雨,我也会幻想爸爸妈妈能来接我,给我送把雨伞,幻想他们也会像其他家长那样偷偷在门口观望自己的孩子上课是否调皮。看到别的小姑娘都象小公主,我却像个丑小鸭,内心极度自卑。长大一点后,我学会撒谎、骂人、妒嫉、偷东西、也会忌恨看不起我的人,我时常觉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倒楣的人,不知道人为什么要活着。

二、“最倒楣”的我变成了最幸运的人

十三岁那年,一位远房的亲戚向妈妈介绍了法轮功,看完《转法轮》后的妈妈彻底放弃了轻生的念头(那时我才知道她曾偷偷自杀两次未遂),有一天妈妈对我说:“孩子,咱们有救了,你和妈一起炼功吧。”我似懂非懂的说:“好。”就这样我和妈妈每天晚上一起读师父讲法,一起炼功。我记住师父讲的:“我跟大家讲,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你向外去求,怎么也求不到。”[1]

从那时起我遇事情会用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法理衡量自己了,我把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妈妈,和她探讨这事儿我有没有做错啊,那事儿我有没有做到替别人着想啦。我用纯净的心对照师父说的话,遇事向内找自己。慢慢的在矛盾中我会先找出自己的责任,学会了道歉、担当、不再和同学产生隔阂,变的包容、忍让。那时我觉的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我能感觉到我做对了事情师父就会开心。我变的不再自私,乐意帮助有困难的小伙伴们,她们的东西坏了会来找我给她们修理,谁的扣子掉了,书本散了都来找我钉,遇到难题也会来找我商量解决的办法,渐渐的我变的乐观,成他们的“知心大姐”。

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1]

我的心性提高了,我的身体真的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师父的法理完全在我修心的过程中展现出来,修炼后我的抵抗力越来越强,逐渐不用再打针吃药了,血小板也恢复到正常,贫血症状也消失了,药物服用过多导致的胃病也好了,变的能跑、能跳、能吃、能睡。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转折,自那时起至今的每一天我都是在无病一身轻中度过的,没有再吃过一片药,没有住过一次医院,打过一回针。真的如我儿时所愿,身体非常健康。

还有我的妈妈,她修炼仅仅二十天,折磨她十三年的产后头风不治而愈,在我们当地传为佳话,许多人因为见证妈妈的奇迹后走入修炼。那时我们大家一起学法,很多同修茶余饭后相约在学校操场、工厂大院一起炼功。大家共同修心,遇事都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每个人都为别人着想。小城一片祥和,那真是一段非常难忘的幸福时光。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们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了,大家不能在一起学法、不能敞开心扉交流了,很多人因害怕迫害放弃了大法修炼,回到常人的追名逐利中,回到办公室的争争斗斗中,有人也因此改变了信仰,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他们一定知道那不是他们想要的,可惜在迫害的恐惧中他们力不从心,内心备受煎熬。多希望昔日的同修都能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

当然有更多的同修依然坚定实修着,我和妈妈也一样,在恐怖阴森的舆论造谣压力下没有一刻放弃信仰。师父说:“但是有些人,他不一定能够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修下去,有些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很多人会真正的修炼下去的。只要你修下去,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1]多年来我能明确感受到师父的时时看护,我遇到过多次危难几次都涉及到生命危险,在师父的呵护下均化险为夷,在这里弟子再次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三、身边人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修炼中师父帮助我净化了身体,洗涤了心灵,学会了做人。

我曾经打过两份暑期工,第一份工作是餐厅的前厅服务员,主要负责点菜、收钱,但是下班以后我会经常帮后厨阿姨洗碗擦地,挑菜洗菜,甚至帮老板搬货送外卖,不嫌累不嫌脏,我想我是修炼人,处处都要为别人着想,这样相处一段时间以后餐厅里的员工都很喜欢我。

因为我的乐观、豁达、不怕吃苦、不计较得失,这让房东看在了眼里,她把我推荐给当地一家大型美容机构做收银员,那时我才十五岁,我非常认真敬业,尽量让自己不出差错,一次结账时我发现多出五百元,就如实交给老板了,老板说几位收银员中他最信任我。

真正步入工作后我在当地一家大型婚庆机构担任婚礼策划师和化妆师。服务行业更是魔炼心性,形形色色的客人都会遇到,还有员工之间的相处,在大公司,有业绩产生就会有利益之争。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不怕你当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财,关键是你能不能把那颗心放下。”[1]

利益心在我这里是很好去的,因为我什么都给别人,吃东西好的给别人,工作轻松的留给别人、大家在一起花钱的我尽量多出、有误会我总是会先道歉,我提醒自己在销售产品时也是修炼人要修去利益之心的机会,所以我经常帮助同事完成业绩,从不争抢订单,同事都和我成为了好朋友。工作期间也得到了公司领导的认可,在公司一百多名员工中,我连续两年被评选为优秀员工。

对待客人我始终坚守着师父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站在顾客的角度思考问题,加班加点帮客人解决问题,满足客人婚礼需求的所有细节,哪怕是公司满足不了的,我自己掏腰包请人解决,得到了客人的一致好评,还有很多客人和我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后来我自己做生意时,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让合作伙伴损失一点。我用高成本,保证品质,真诚的和顾客分析利弊。我觉的客人都能感受到我一个修炼人的真心、善良、平和。不随波逐流,不追名逐利,还有自律的品格引起很多人的认同和信任,在这期间我大多都会和她们聊起我的故事,大法的真相,我的师父,她们几乎都会被我的真诚感动,大部份人明白真相后都做了三退。她们中有公务员、有老师、有警察、有生意场上的精英、有明星、有电台的主持人、有开公司的、有干个体的……她们有人会告诉我说你要小心一点儿,有人觉的我很可靠马上介绍自己的好友跟我合作,也有人告诉我自己家里也有亲戚修炼的,还有好几位已经走入大法修炼,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了。

这里举几个小例子:

朋友A皈依佛门,四处拜师求法,但逐渐看清寺庙道观利用修行人发财,不得真经,伤心之余身体出现病痛、异样,偶尔说胡话,不能主宰自己。我经常与她探讨修炼大法的美妙,她看过《转法轮》,领悟大法博大的法理后,坚定的走入大法修炼至今。她的先生看到她的变化后也走入大法修炼中。

朋友B因家族矛盾得了抑郁症,半个月没合眼。我给她推荐看《转法轮》。她看书第一晚就睡了一整夜。修炼至今,并带动她先生也走入修炼。

一位长期遭受家暴的客人C想和前夫同归于尽,听完师尊讲法后,走入修炼,她说修炼给她带来的一个收获就是放下了对前夫的恨。

三位身患重病的年轻姐妹,在朋友的推荐下和我相识,五年来不仅身体痊愈了,而且都溶入了正法修炼中。

客人D,身处高官职务,一天来找我,说有事想问问我,有个上级让她给生一个私生子,这个上级是有家庭的,她问我可不可行。她的闺蜜都跟她说应该生,大树底下好乘凉。我从修炼人的层面给她讲了人类道德下滑,但宇宙中衡量好坏的标准不变,给她讲了传统文化中善恶的小故事,和共产主义毁坏传统文化把人拉進深渊等等。她来时胸口是戴着恶党徽章来的,我们谈话结束时,她摘下徽章递到我手上说:“现在戴着这个我觉的恶心,你帮我把它扔了吧。”明白真相后的她,现在已经有更好的事业和自己的另一半了。

一位外地客人E,经常和我说心里话,夫妻感情破裂,婚外情,我从修炼人的角度跟她讲了我的看法,并推荐她看《转法轮》,现在她正在看书,说要活的明白一些。相信她一定能走出迷雾。

朋友F是个成功的个体老板,长期沉浸在名利酒色财气中迷失自己,越富有越空虚,看到身边的几位大法学员就像一股清流,个个身心健康,乐观平和,无欲无求,在他们的影响下,她也走入大法修炼了,戒掉了许多不好的习惯,走在了返本归真的路上。

还有婆媳关系不合的、夫妻价值观不同产生矛盾的、工作压力大,办公室斗争身心疲惫的,我都推荐她们看《转法轮》,她们也喜欢和我分享心得。

我的丈夫也看到我的善良走入大法修炼,我的婆婆也从劝我先生和我离婚到如今认同大法而天天盘腿一个小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身心受益。

还有很多心存善念在看过书后认同大法,在大法中受益的例子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这里我不是想说我有多好,我只是想告诉不了解大法真相的人们,真正的大法弟子对自己是有要求的,我们也只是动动嘴,跑跑腿,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在安排一切,传大法广度众生,不落下世界上任何一个有缘人。师父对弟子们是有更高要求的,但我们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师尊给予我们的太多,我们唯有不断精進多救人。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