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法院诬判无辜 七旬邱青华被迫害患乳腺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青岛平度市法院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诬判七十多岁的即墨市法轮功学员邱青华三年、罚金四万;她儿媳李红蕾四年、罚金四万;她女婿徐建训一年零两个月;邱青华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被迫害出现乳腺癌症状。

监狱方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份来到即墨,让即墨德馨园社区居委会接收邱青华,被即墨德馨园社区居委会拒绝,邱青华老人现在济南女子监狱接受化疗,女儿去济南探望只准看五分钟。

邱青华老人在被迫害前身体健康,现在出现这种状况家人和朋友们表示深深担忧。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邱青华老人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老人的儿媳李红蕾是即墨市税务局职员,修炼法轮功,连续八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晚七点半,李红蕾去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孙淑清家看望孙的孩子,被孙的丈夫勾结即墨通济派出所警察绑架。晚九点半,邱青华与李红蕾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张鹏伟去寻找久去未归的李红蕾,又被通济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

第二天,警察又以从邱青华的女婿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为由,将其女婿徐建训带走,关进即墨看守所,七月十三日以涉嫌“毁灭、伪造证据罪”非法批捕。抓人的理由如此随意,使用的罪名更是让人莫名其妙。

邱青华老人六月七日被警察劫持到即墨普东看守所,因体检时突发严重心脏病,警方调救护车送医急救,之后匆匆将她送回家。老人看到家中一片狼藉,财物被洗劫一空,三万七千多元的现金竟分毫不剩。因老人当时的身体状况,令她无法及时向警察追讨。经过一个多月的学法炼功,邱青华老人才基本恢复体力。

七月二十五日上午,邱青华与八十多岁的大姐,到通济派出所要求释放儿媳李红蕾,并追讨被抢走的三万七千多元的现金。老人拿出申诉书,告诉缪姓副所长,自己的儿媳没犯法,是好人。没想到缪某一把将申诉书抢过去,三两下撕碎,并对两位老人咆哮,不由分说赶出派出所。

九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邱青华老人和徐建训的律师一起到即墨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递交相关手续。办公室内只有喝着茶水闲溜达的李姓队长,和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光背男”。邱青华老人客气的和李姓队长打了声招呼,律师则拿出律师证刚亮明自己的律师身份。李队长勃然变色:“你知不知道她是犯罪嫌疑人,正取保候审,还带她来!?”律师说:“她怎么就不能来公安局了?而且她现在是家属身份。”李姓队长则手指邱青华老人,以极高的分贝大叫:“你给我出去!”随即将老人赶出办公室。

另一边,“光背男”上来抓住律师就往外拽,拽也拽不动,就对律师喊:“你不能随便来我们这里!”律师问:“我是律师,怎么就不能来了?”“光背男”说:“我们是国保,是涉密单位。”律师说:“国保什么时候成涉密单位了,你拿出文件来。”“光背男”呆愣片刻说:“我们正在开会,你先下去登记预约。”并打电话喊来门卫,将两人强行赶走。

构陷李红蕾、邱青华等人的所谓“案件”转到即墨检察院后,曾多次被即墨检察院退回公安。构陷徐建训的所谓“毁灭、伪造证据罪”案在被检察院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卷后,又被公安改为“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后与李红蕾等人的案件一起被检察院诉至即墨法院。

后来,因即墨全体法官集体申请回避,构陷邱青华、李红蕾等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被青岛中院转到青岛平度市。

平度法院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在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庭审了李红蕾、邱青华及徐建训等人,九月六日,平度法院在平度又一次非法单独庭审了邱青华。

九月三十日,青岛即墨市通济派出所通知法轮功学员邱青华假后去一趟,声称是取保候审的事情。十月九日下午,邱青华在女儿的陪同下去了通济派出所,但只有女儿一人回来,邱青华已被警察非法逮捕,留在了派出所。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青岛平度市法院诬判邱青华三年、罚金四万;邱青华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七月份被迫害出现乳腺癌症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