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光驱散心中怨 心生慈悲天地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的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岁。在腥风血雨中走到今天。修炼的过程中,师父一直都在身边看护着我。当我做的好时师父会鼓励我,在剜心透骨的过关中师父会慈悲的安慰我,迷茫时师父会用各种办法点醒我。是师父带我闯过了一道道艰难险阻,呵护着弟子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路上。师父为弟子的承受、付出和操劳,弟子又能知多少?师父啊:您的洪恩弟子永远无法回报!唯有修好自己让师父少些操劳!

一、迷在难中苦无边

我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从小生活上无忧无虑,各方面都比较优越,可以说没有什么难事。但是我却活而不乐。我性格内向孤僻,少言寡语、多愁善感、胆小怕事,整天小心翼翼的也难免有不开心的事,谁要不符合我的想法,我就会敬而远之,不知不觉中在心里设下了一堵堵墙,心胸变的越来越狭窄;无形中设下的一道道门,渐渐的把心锁死。厌世、烦恼、不想活。长期的压抑导致神经衰弱、失眠、心烦意乱。后来陆续患上了结核性胸膜炎、结核性腹膜炎,心脏病、经常休克,肝炎、高血压……三十多岁时就已百病缠身,苦不堪言。

“祸不单行”雪上霜。后来搞改革,我和丈夫的单位陆续的黄了,没了收入,为了生活做点生意,可干啥啥赔,最后连房子都赔進去了,生活陷入绝境。脆弱的我承受不了这残酷的打击,精神崩溃了,生活都不能自理。有病乱投医,巫医、神汉的乱折腾一通,家里搞的乌烟瘴气,病情却越来越重。丈夫顾不过来,我姐就来照顾我,给我洗手洗脚,耐心的安慰开导我。跟姐姐在一起时我就会安静些,觉的有些安全感,离开一会我就会六神无主,心生恐惧,不知所措,精神在痛苦中煎熬着。

二、一块木板结怨仇

我们租的房不大,家里的东西搁不下,一部份就放在公婆家,那时小叔子和公婆住在一起。我租的房和房东共用一个厨房,他的灶不好用,总是冒烟冒灰的,我嫌脏,就想把我家以前的木板柜(水缸放在里面很干净)拿回来,因在婆婆家,我就和丈夫一起去取,到那后,到处也找不到这个木板柜。丈夫就问他小弟看见没有,他小弟气哼哼的说:“我用了,拉了(用锯拉断了)。”我一听觉的可惜就说了一句:“你用就用呗,拉了干啥。”他小弟一下就急了,张嘴就骂我,我说:“你咋还骂人呢?”他说:“我骂人,我还打人呢。”顺手就拎起一把铁锹冲我脖子喉咙就铲过来了,一下就把我怼倒了,当时胳膊和腿都磕破了,脖子也铲出了个血印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我连惊带吓,气的都哭抽了。家里人就赶紧找大夫给我打针。丈夫气的就要去打他小弟,我怕把事闹大,就把他劝住了。可这么大的委屈我哪能受的了啊,心里过不去,一下病倒了,就上医院治疗。

我姐听说后气的不行,就给我婆婆打电话说:“你们也太不象话了,她们现在啥情况,房子没了,她还一身病,心眼儿还小,病刚好点,你们不帮她也不能这样对她呀。”又对我说:“你不能饶他们,太欺负人了,都知道你有病,你找他们去作去闹,看他们能把你咋样。”我说:“闹啥呀,家里事能说清吗,我们又是老大,本来他家就看不上他(丈夫)。算了,心里知道就行了,我们家的事,别把你搅進去了。”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有一天听别人说:婆婆说小叔子根本就没有用锹打我,是我自己倒的。刚压下去的火一下又蹿上来了,气的我半死,怨恨她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太憋气了,从此心里结了个大疙瘩。

三、大法破迷 解冤缘

在一九九九年初的一个凌晨,突然醒来,一种急迫的心情:要炼法轮功!焦急的盼到天亮,准备吃完饭出去找,这时来了一位亲戚,她对我说:“一会放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你去看看吧。”我激动的抱住她说:“大嫂,你咋知道我要炼法轮功啊?真是太巧了!”就这样师父指引我走入了大法修炼,踏上了返本归真之路,从此跳出了业力滚滚的苦海。谢谢师父!

当我第一次听到师父讲法的声音时,我震惊了,这声音我曾听过呀,那么洪亮、那么亲切、又那么熟悉。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我太高兴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太幸福了!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从此我如饥似渴的拜读大法书籍,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大法的超常、神奇也在我的身上展现,这些年花钱治不好的病,修炼后没花一分钱就不翼而飞了。大法的法理照亮了我的心,驱散了心里的怨恨。师父说:“我跟大家讲,人与人之间发生了矛盾,他踢人一脚,他打人一拳,可能弄不好是以前那人欠他的,他俩结帐了。”[1]师父还说:“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我明白了业力轮报的因缘关系,知道了痛苦、魔难、疾病,矛盾和一切麻烦的根源。我心里的大疙瘩瞬间烟消灰灭,心胸豁达开朗,充满喜悦感激。

我婆婆是个勤劳、俭朴爱干净的人,对谁都非常热情,不管大人小孩。一天总有说不完的话。我丈夫的奶奶去世早,丈夫的叔叔和俩个姑姑都是在我婆婆家长大的,婆婆还要上班,还要带自己的几个孩子,一生真的很不容易。

修炼前,我是看不到婆婆身上的这些美德的。那时满脑袋装的都是怨,怨她偏心,怪她不给我看孩子。我丈夫有三个弟、一个妹,我们仨妯娌同一年生的小孩,我们的最小。老三家在外地,因年龄不符合生育标准,是偷着回家来生小孩的,满月就回去上班了,孩子就留给了婆婆。所以婆婆就不给我们看孩子,我和二妯娌就有意见:同样的儿子,为什么能给他看,就不能给我们看呢?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2]对照法,我这不就是恶者吗?总觉的心里不平衡,十多年了还耿耿于怀,认为自己有理,多自私呀?师父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是修炼人了,得按照法去做。有空我就去婆婆家,帮她干活,和她聊天,理解她的难处,真心的对她好,她有心里话也愿意跟我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切溶洽。

后来婆婆得了肺癌,饱尝了病痛的折磨。临终时她嘱咐我:“千万要好好炼法轮功啊,穷富都不重要,有个好身体就是本钱。”这些年来,常想起这句话。

邪恶迫害大法后,我去了天安门证实大法,曾两次被绑架迫害。在零二年邪恶又一次企图迫害我,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在好心邻居的帮助下走脱去了外地亲戚家。为了让小叔子一家没有障碍的了解大法真相,我回去时就把大法真相资料、真相光碟悄悄的放到他们的门口,为救他们做铺垫,并默默的祝福他们。

二零零四年末,《九评共产党》发表,掀起退党大潮。某天我踏上了回家的路,敲开了小叔子家的门,他们热情高兴的接待我,我们溶在一种祥和慈悲的场中,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力量,是师父慈悲,他们认真的听了真相,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组织(少先队)。我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他们也欣然接受。他们说:“大嫂,今晚你就住这儿,功你随便炼。”当我看到玻璃柜里放的大法真相光碟时,感到很欣慰。看到了他们对大法的珍惜。看到了生命的渴望,身为大法弟子真的责任重大。

第二年他们要去南方做生意,因为新盖的房,很宽敞明亮,不舍得租给外人,就三番五次的打电话要我们回来住,也不要房费,只是他们放心。我想没有偶然的事,可能是师父安排让我回去,和家乡的同修共同救度有缘人。

回来后看到这么好的环境,我明白了我今后要走的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零六年我建立了当地第一个家庭资料点,并担起了当地的协调,和同修们互相配合,更好的救度这方众生。

结语

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和美满的家庭,住上了楼房,还有了一个健康、活泼、可爱的小孙女,儿媳在外地工作,孩子是我一手带大的,是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长大的,今年七岁了,也知道按真、善、忍守心性。我们全家沐浴在佛光之中,温馨祥和,其乐融融。丈夫总是感慨的说:“我现在真幸福!”

用尽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用尽千言万语也诉不尽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