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桓仁县王仁秋遭受十二年多的牢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法轮功学员王仁秋,遭受四年半的冤狱迫害,于2018年7月2日返回家中。从2001年开始,王仁秋被迫害长达十二年四个月之久。

在劳教所三年遭残忍折磨

2001年6月28日,王仁秋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后遭绑架,于2001年9月11日被非法劳教两年送至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迫害。2002年初原马三家子教养院改名叫所谓“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成立一、二、三大队,使迫害升级,利用广播、电视、电影、书刊等攻击污蔑大法。在上映诬蔑大法的影片时、在院外人来做诬蔑攻击大法的报告时、在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至大北监狱时、在召开诬蔑大法攻击大法的揭批大会上,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起身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便立即遭到警察等揪头发,捂嘴,并被数人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并用手铐铐上。教养院以各室为单位开讨论会,污蔑谩骂师父和大法。王仁秋起立讲大法如何好,遭到恶警赵静华指使狱中犯人王立新、郭艳华揪住头发,拖在地上,连踢带打,并将其置于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楼层迫害近一个月。

期间,犯人王立新、郭艳华将王仁秋从上铺床的高度直接拽到了地上,并拳脚相加。后警察赵静华气势汹汹地将王仁秋用手铐铐住,并吊在暖气管上;晚上用手铐铐在床上,只给吃窝头咸菜;一天24个小时只允许上两次厕所。因不配合监狱做操及行走队列,警察将王仁秋在大冬天里只穿着单衣服拽到操场上挨冻,回到室内后用手铐铐在上铺床栏杆上四天四夜,腿部浮肿导致上厕所时无法蹲下,同时恶警还因此给王仁秋非法加期九个月。

2002年末,马三家教养院对全体未转化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强制转化。一时间水房里、厕所里、楼道里、队长办公室、健身房整个一楼层到处都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恶警赵静华用电棍电击王仁秋,并左右开弓扇了她几十个耳光,后将其用手铐吊铐在暖气管上,手铐深深卡进她手腕的肉中,越来越深。手臂被拿下后左胳膊处于无力状态拿不起任何东西。又将她送到综合楼进行迫害,本溪教养院郭铁英将王仁秋两腿盘上并用绳子绑住进行迫害,被罚蹲,晚上不让睡觉。

2003年末,全省各地劳教所监狱司法部门人员聚集马三家教养院,对所有未转化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使出各种邪恶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很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甚至致死。期间锦州司法局及犹大一帮人将王仁秋两腿双盘用绳子绑上,并做出调戏举动。

2004年王仁秋出劳教所后回家,丈夫提出离婚并带孩子搬走。单位不允许她上班,并且不下发工资及生活费,使其失去经济来源及家庭。

又五年冤狱迫害

2007年4月,王仁秋因印制真相资料再次遭绑架并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看守所女狱警刘某强迫王仁秋到管教办公室填登记表遭拒后,竟动手打人致王仁秋嘴角出血。

2007年9月29日被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并于次日被原单位开除公职。2008年1月2日被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进行迫害。

五监区副监区长李娜,小队长赵文雅指使犯人张琳、张小丽迫害王仁秋。刚开始他们强迫王仁秋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因王仁秋不看,被犯人张小丽拽至电视机前贴着电视机站着,并被强行扒光衣服;冬天晚上不让盖被子也不让睡觉,罚蹲并拳脚相加。期间王仁秋绝食抗议,张琳、张小丽、白庆荣将她按倒灌水,后拉至监狱医院四肢被绳子绑在床上强制灌食。恶人张琳原是大连电视台节目主持人,东北师范大学毕业,此人面若桃花却心如毒蝎,不仅在肉体上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而且满口污言秽语,极尽侮辱法轮功学员。此人回家后遭报,得了脑瘤。

监狱期间,每天除车间繁重劳役外,晚上还被要求把活带回监舍。因抵制这种迫害被恶警陈硕指使恶人张玉静、曲盈殴打,并专门往头上打,用被子捂住殴打。恶警陈硕还指使恶人郗小宁对王仁秋拳打脚踢,拽其头发往墙上撞并往脸上吐唾沫。恶人郗小宁还长期殴打法轮功学员沈莹并强迫法轮功学员张淑杰收工回来蹲着。因王仁秋不配合说报告词,被迫害坐一个月小板凳,小板凳长20厘米宽有三指5厘米左右,白天晚上都被强制坐在上面。因恶警张蕾到处搜经文,法轮功学员叶红梅被搜出经文,后被送至小号迫害三个月。小号里冬天无暖气,寒风刺骨,恶警不让叶红梅穿棉袄。恶警陈硕在王仁秋处搜出经文,将她强行拽至队长办公室,并被扒光衣服,并指使恶人张玉静殴打王仁秋,并将其晚上关在小屋内,不准穿鞋坐在冰凉的地砖上,同时拳打脚踢。

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2014年1月3日王仁秋于监狱出来仅一年零八个月后,又遭恶人构陷。本溪国保大队、桓仁国保大队、桓仁县刑警队出动大量警力,绑架王仁秋等九名桓仁县法轮功学员(其余八人均遭不同程度不同方式迫害,后回家)。桓仁国保大队王成刚、王琪等人伙同本溪市国保大队非法闯入王仁秋家进行抄家并带照相机进行照相及摄像,并非法带走一千多元现金(后家人多次上国保去要方要回)。在桓仁公安局,恶警一群人连吼带叫进行恐吓,王仁秋被铐在老虎凳上,因不配合回答问题,被市国保大队恶警打了很多耳光,后被送至本溪市看守所关押。

2015年2月9日,王仁秋被桓仁县法院(庭长王世杰,副庭长朱福臣)非法判刑4年6个月。王仁秋不服,提出上诉至本溪中级法院,后维持原判,并于2015年6月30日被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入狱前身体检查中显示王仁秋及郭丽艳身体节育环未取下,不符合入狱要求。郭丽艳被恶警拽至小屋内拳打脚踢后被拽到医务室强行做了摘环手术。后又将王仁秋拽到小屋内进行殴打,并戴上手铐脚镣送回本溪看守所。郭丽艳后被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

王仁秋在看守所小号内被齐某恶言恶语侮辱谩骂。王仁秋绝食抗议,被市医院强行灌食。2015年7月7日监狱医院检查后并不符合入狱要求,在王仁秋拒签的情况下,本溪市看守所违法代替签后果自负保证书,将其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同样情况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张梅珍及李岩。其中本溪法轮功学员于立新因被迫害导致腰上有数个钢板,腰直不起来,经常伴随钻心的疼痛。本溪市看守所又代替签字,残忍地将于立新送至监狱进行迫害。本溪法轮功学员边丽华因去北京上访,被邪恶注射破坏脑中枢神经的药物,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依然被本溪看守所代理签字,将边丽华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据说送进去一人,看守所可得很多钱,在利益的驱使下使他们作恶。

2015年7月7日王仁秋被送至监狱。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恶警采取让犯人给法轮功学员站班,并不时的拨拉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让集体人员晚上和星期天陪同一起学习;停电视;不让上超市买东西;指使犯人欺负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周淑华,恶警为了转化她叫她认罪,一大群人将她按倒在地殴打,从白天一直打到晚上,但周淑华并未屈服。晚上走廊站满人点名时周淑华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受到很大的震慑后马上停手。更有法轮功学员谷丽在大冬天只允许穿着很少的衣服,在活动室门窗都打开时使其挨冻并对其拳打脚踢,罚站,罚蹲。丹东法轮功学员张淑杰回家仅九个多月,就再遭绑架,被丹东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半,又在2018年6月被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冤判三年半。她的包夹被监狱队长高晓航停账,封食品箱,以此来逼迫张淑华认罪转化,恶警高晓航还罚张淑杰在车间一整天站着晚上罚站到9:30,后致其脚部腿部都肿起,鞋子都穿不上。法轮功学员孙进军受尽了苦难,副监区长李哲、恶警孙晓璐指使犯人殴打孙进军,7个月不让洗漱,不让睡觉,晚上全小队给她站班,通常是一群人打她。白天在车间一整天罚站,晚上在活动室罚站到9:30,大冬天把活动室门窗都打开挨冻。包夹恶人姜凤利拿熨斗在孙进军后脖子烫了好几个大泡。残酷迫害了孙进军七个多月,她仍坚定不转化,接见时她姐姐看到她脖子上的伤,上告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邪恶才停止了对法轮功学员孙进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叶红梅在车间椅子上打坐,监区长徐中华从后面一脚将叶红梅踹倒在地,让叶红梅每天罚站,站了一个星期。法轮功学员王仁秋在椅子上双盘打坐,也被徐中华看到被其谩骂并罚不让上超市买东西,后叶红梅正念抵制邪恶,反迫害,坐在案板上,恶警也不吱声了。

从2001年开始,王仁秋被邪恶迫害长达十二年四个月之久,经历了残酷的迫害,但这只是冰山一角,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坚持信仰,救度众生,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和痛苦的折磨,甚至失去生命。揭露迫害是为了制止迫害,警醒世人,救度众生。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请你们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恶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学员,千万别被恶党的谎言迷惑而失去生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