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内蒙古劳教所狱警下打胎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内蒙古赤峰市警察疯狂绑架一批法轮功学员。我被绑架到翁牛特旗公安局,被绑坐在铁椅子上,审讯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刘晓波等警察还用矿泉水瓶打我,最后什么也没审出来。

警察从我家抢走《转法轮》、家用电脑,学法用的mp3、mp5等。警察刘彩军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些光盘等作为所谓证据,想要对我判刑。检察院因证据不足把案件退回。我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回家,可警察刘彩军再次把我绑架到翁牛特旗乌丹看守所,后劫持到内蒙古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我遭强制“转化”洗脑迫害,被关在小屋里,强迫我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等,逼迫我放弃真、善、忍信仰。我被强迫做奴工,刮水泥袋子,每天得刮五、六千个,这种掠夺劳动力的强劳,刮的人手骨节肿大、骨节变形。

那时我刚结婚不久,劳教所的狱警了解到我可能怀孕了,女狱警武晶指使犯人刘颖给我下打胎药。晚饭时下在粥里,犯人刘颖每天分饭,把我的饭盆特别加了药。我吃了后晚上就大出血,脸色苍白,象张白纸,一点力气也没有,还得到车间里干活,弄得裤子上到处是血,在洗短裤时,一放入水内,就满盆都是红的。那个犯人刘颖看见我洗短裤满是血,还在那偷笑。

后来我给丈夫写信,提到我被下毒药迫害致大流血,武晶把我的信扣压,把我弄到她的办公室大声辱骂我,把一张向检察院举报的单子拿给我,说:“你告我去吧!你去告啊!你去告啊!”

在我即将出劳教所回家时,武晶想尽办法折磨我,劳动量加大,别人每天刮五千的水泥袋子,我必须刮七千,我每天累的都瘫了一样。下雨了,她让我去弄柴火,我没做错什么,她也连损带骂的。命令犯人给我剪头,剪得象个茶壶盖,故意羞辱我,进行精神折磨。

本来非法劳教期是一年,但武晶不想如期放我,却要从我被关押到劳教所那天算起关押我一年。我就反迫害,我给家人打电话,帮我在外面找看守所已迫害了我四十多天的证据,她才如期释放我。

出狱后我至今还没有孩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