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学员:大法帮助我消除宿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我是墨西哥普埃布拉市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二零一二年九月得法。我在大学管理部门工作了十三年。

二零零四年,我有一位老板对我非常不好,经常在别人面前羞辱我,辱骂我,他让我简直无法生活。无论我在工作中多努力,他都不满意。有时候他向我要钱,但不会还我。此外,我常常必须用自己的钱为他购买香烟。后来情况越来越恶劣了,即使我的财务状况不好,我也不得不辞去工作,因我知道如果我继续在那里,我一定会生大病。

我辞职两个月后,在大学其它部门有一个工作机会,我决定接受。尽管我有了一份新工作,但是我对前任老板怀恨在心,我觉的他对我不公平,毫无理由的伤害了我很多。

直到二零一二年我开始读《转法轮》时,我找到了很多答案,我能够理解关于偿还业力的问题。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1]

二零一七年七月,我的这个前任老板来到我的办公室参加一个个人面试。他進了门,向其他人询问他应该与谁進行面试,同事将他带到我面前。他走过来,很紧张的看着我,问候我,问我是否可以帮助他,我说可以。当我靠近他的时候,我的心剧烈跳动,但是我记住了师父的话,我知道这是让我提高层次的一个考验,让我意识到这个怨恨在那里,因为今天我是一个大法弟子,不象过去那样,我必须在一个更高的层次处理这件事。

我对他很友善,帮助他,甚至为他考虑,因为他没有所有必要的文件。我可以在没有感受到仇恨或怨恨的情况下看着他的眼睛,而且,从我身上涌现出一种很好的感觉,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它,但我相信它是慈悲。当他离开时,我感到如释重负,好象债务已经偿还。大法是非凡的,佛法无边,他能够改变我的心。

师父说,“慈悲是修出来的,不是表现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做给人看的;那是永远常在的,而不是随着时间、随着环境变化的。”[2]

我有一个妹妹,她的婚姻出现问题,并离婚了。当她需要帮助来解决她的冲突时,她总是习惯于找我的母亲、我的兄弟姐妹或我。但她听不進任何建议,她只是想让我们帮助她。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年,所以我很不高兴,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我对她产生了怨恨,因为我认为她没有考虑到我们。我帮助她是因为我相信这是一种道义上的责任,但我对她不是出于慈悲或宽容。

有一天,我的妹妹精神崩溃地来到我家,再次需要帮助。她无处可去,所以住在我这里。起初我很宽容,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她的出现感到不舒服,气氛变的紧张起来。我忘记了向内找,我象一个常人一样,我觉的她打扰了我的安宁,她又把她的问题带回家了。

我的母亲,也是一名大法修炼者,跟我交流,并建议我对妹妹要仁慈,我却全是怨恨和嫉妒,并决定尽快与妹妹交谈。后来我试图和她说话,但她很愤怒,拒绝看到我或与我说话,而且她决定离开家。我很伤心,不仅没有通过这个考验,我的行为也象一个坏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无法睡觉或者用平静的心学法,我开始出现腹泻、呕吐和严重头痛。

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几天过去了,我想向她道歉,但她拒绝见我,也不想知道我的任何事情。三个月后,我的妹妹在一个清晨来到我家,她看起来病的很厉害,就象她上次出现时那样,但是这次我的主意识很清醒。第二天,我终于能够拥抱她并道歉。我心中的愤恨消失了,我只感受到爱、慈悲和真诚的感激,她让我看到自己的执着,并帮助我消除那些不属于我的有害物质。

我希望这些分享对其他大法弟子会有所帮助。我仍然有许多执着,我感到羞愧,因为我多次没有通过师父安排的考验,但我知道大法的法理已经渗透到我身上,我决心继续在师父和同修的帮助下精進修炼。我希望大法弟子都能修炼圆满。

以上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