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修出的真善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一日】我今年六十三岁,从二零零九年真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觉的自己做的不好,从没写过交流文章,前几天同修告诉我,写出来在修炼中的神奇事,是证实大法,不是证实自己。我如梦方醒,我要证实大法!我拿起笔要写的时候就止不住的流泪,一连几天,哭得眼睛都红了,一想到我走过来的神奇的、威严的、惊险的修炼路,做的好的、做的不好的,每时每刻都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才度过的。师父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

下面将修炼中的几件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向师父汇报。

一、错失机缘

修炼前我经常想,我的命运咋这么不好啊,二十多岁就得了心脏病,因为年轻也没太在意,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严重,一犯病上医院抢救,就是必须得做手术。后来还得了严重的头疼病,非常痛苦。

更不幸的是,一九九七年我丈夫得了癌症,而且到了晚期,已无法治疗。母亲就把我和丈夫接到她家住。那时母亲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两年了,她就经常带着我和丈夫去她的同修家里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还教我们炼功。母亲给我请来《转法轮》和师父的新经文。

在母亲家住了近一个月,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丈夫去世了。我在极度痛苦中回了家。由于心情不好,悟性也差,也不怎么看书,为了祛病,有时也炼炼功。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因一己之私,加上小心眼妒嫉,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残酷的打压迫害后,我就不炼了,在滚滚的洪流中追求名利、争强好胜,还天天家里家外的打麻将,浪费了大量的时间。

与大法擦边而过,错失良机,一晃就是十年。

二、师父找回了我

直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去母亲家,母亲再次语重心长的劝我:”别打麻将了,修大法吧!”还给我装了几本《明慧周刊》和几张真相光碟。

第二天我在家就把《风雨天地行》光碟放上看,不知不觉泪水涟涟,看了《明慧周刊》后更是泪流满面。我的主元神被唤醒了,从此我正式走入了修炼。

我开始大量学法,不停的学法,经常是学学法就哭起来。后来我找到了学法小组,和同修不断的学法交流,知道了大法的珍贵;知道了修炼的意义,经常悔恨自己浪费了十年时间。在以后的修炼中,我不敢怠慢,时时警醒自己抓紧时间多学法,跟上正法進程。

就这样我和同修们整体配合面对面讲真相,发光碟、真相期刊、发《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书。有时还贴不干胶、贴展板、挂条幅等。我积极参与各种证实法的项目,在各种环境中不断的用法归正自己,提高心性。每天很忙,有时还很累,但我的心是踏实的,因为我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了。我的病也没了。

真正感受到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的看护着我。

三、“你让我看着好人我不干!”

记得二零一零年,我和女儿在一个小区租了一间房子,是七楼,这一住就是八年。当时这个门楼的楼道非常脏,没有人打扫卫生,尤其是三楼和五楼,垃圾堆的走路都困难。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严格要求自己,展现大法弟子的风采。我开始清理楼道,从七楼扫到一楼,再从七楼擦到一楼,连擦两遍。

从此以后我每个月都如此,坚持八年,楼道整洁了,人们也不随便扔垃圾了。邻居都夸我是个好人,有的说你看人家扫楼道一点灰尘都不起,有的孩子发自内心的说:“阿姨,您辛苦了。”有的还说,你这么辛苦,我们各家为你出点钱吧。我都婉言谢绝。

邻居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这样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听,送光碟、真相期刊、《九评共产党》的书,他们都能接受。

二零一三年十月的一天,我被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当地的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也来了,我在师父的保护下当晚被放回家。

一天我正在打扫楼梯,碰上四楼的邻居,他当时在我们居住的街道上班,他告诉我说,街道领导派他对我進行“监视居住”,他说:“我天天和领导辩论说,‘你让我看着好人我不干!’领导说为什么?我说我们的楼道二十多家,老的少的都有,共产党的干部也有,可是就这么一个法轮功(弟子)来了,常年坚持打扫楼道卫生,每次都是连扫带擦,每次都得两个多小时,而且扫楼梯时先掸水,处处为别人着想,水掸的不多不少,因为多了和泥,少了起灰。扫时她用塑料袋子把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灰都装起来,避免起灰。我被她的善心所震撼。你们说的再冠冕堂皇,你们没做到,我认为谁做到了谁就是好人。这么好的人你让我看着她我不干。领导说你不干就给你放假回家,我说放假就放假,那我也不干。”

邻居接着说:“我以前觉的自己境界挺高的,最起码我自扫门前雪,把我这一层楼扫干净了,可我和这个法轮功(弟子)的境界简直没法比。最后领导说既然这么好,咱们看着这么好的人干啥?从此这事就不了了之。”当时我激动的说:“你摆放了你的位置,你会有美好的未来的。”

我深有感触,大法弟子做好了,本身就是真相啊!

四、“我给你们照亮呢”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晚上,我们几位同修去贴真相海报,到了地方后,我们两人一组,我和A同修在一幢楼的前面,看到正好是一面干净的墙。正对着门洞,来往的人们都能清楚的看到海报,我们俩决定在这贴。

我们分头把大海报后面的胶带纸揭掉后,刚举到墙上正要贴时,一辆汽车一下子开过来了,停在我们俩后面不走了。两束汽车灯光照射过来了,通亮的。怎么办?大海报一收,后面的胶粘到一起就作废了。当时我们俩决定把心放下,什么都不想,就堂堂正正的贴、整整齐齐的贴、不慌不忙的贴。我说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好人看了得救,坏人看不见。A同修说,师父都说了,你做救人的事,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不敢迫害的。

没想到我们贴完回头要走的时候,后面车里司机伸出脑袋说:“我给你们俩照亮呢。我给你们俩照亮呢。”连说了两遍,还问共产党什么时候解体呀?我们说:“谢谢你,你帮助我们救人,你太了不起了,你会得福报的。”我们又忙着贴下一张海报去了。

这正是众生都在觉醒,邪恶被解体的日子不远了。

五、“因为你不是恶人,你是被利用的。”

二零一七年八月份的一天,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学法,被警察绑架了(据说一名学员被警察跟踪),当天晚上我们就被送到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由于我们几个人都不穿号服(犯人的衣服),不配合。其中一同修被三个警察强行穿上束缚衣(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种残酷刑具)。然后,管监室的警察就挨个所谓“谈话”,第一个把我叫到屋里,并威胁说:“不穿号服接着绑!”这时给同修穿束缚衣的男警察進来了,气势汹汹的说:“不穿号服就接着绑!”当时我心想,这个生命太可怜了!就转过身来对他说:“管教啊,你记着,可千万别把你的名字和你的警号弄到国际追查或明慧网上去,包括你管教(指女狱警),如果弄到明慧网上去,就是警醒你,还有机会听到真相,还有机会改过自新。但是,如果弄到国际追查上去,……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呀。”他愣愣的瞅着我片刻,突然说:“我的名字早上去了。”我用肯定的语气说:“你没有,你的名字没上(国际追查),因为你不是恶人,你是被利用的。”他马上变了,若有所思的瞅着我,好象有了希望似的,一句话也没说起身就出去了。当他走到女警察那儿和她摆一下手,意思是我不管了,就走出去了。我知道这个警察背后控制他的邪恶因素被解体了。

大热的天关在拘留所里,我们几个人什么都没有,犯人们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我们。那天想要迫害我们的那个男警察刚走,所长就進来了,我说:“所长,我有个请求。”“你说吧。”我说:“你们这儿每天早上就是一碗稀粥,吃咸菜都得自己拿钱买,卫生纸也没多点,连洗漱的东西都没有,这大夏天的,我们的钱和个人物品都被扣在当地派出所了,所以我们分文没有,和我们一起被绑架的有个老头在男号里,他存五百元钱,能不能给我们拨一百元?”所长看着女狱警说:“好象不行,没法办。这样吧,给她们订十代咸菜、四卷纸、一箱水。所里拿钱。”我急忙拦着说:“所长,纸和咸菜我们收下,水我们不要,喝凉水就行。”所长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就这么定了,所里没钱我拿钱。”

当这些东西送来的时候,犯人们都向我们投来羡慕的眼光。我们把那箱水分给她们了。后来我们给她们讲真相,她们都能接受了。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谢谢大法弟子的无私配合!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