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走出人生困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六岁,我自幼得到父母的疼爱,结婚之前都没吃过什么苦,所以也常遭到其他姊妹的嫉妒,在生活中遇到挫折时就难以应付。

困境

一九八二年,我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但在家乡成立的五个职业班的考试中,我考入了其中的财会班,而这个班是五个班中最好的班,毕业后是从事财会工作。一年财会学习毕业后,我被分派到连队,做出纳工作。一年之后,我又调到我地农业银行储蓄代办网点做储蓄代办工作,后来回到企业做出纳工作。

虽然从事的职业都是比较轻松和令人羡慕的财会工作,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贪官遍地,腐败盛行,经济不景气,我家乡的企业都纷纷倒闭,工人失业,我也于一九九四年初失业回家。两年后,丈夫所在的企业也被买断,工作面临着危机,他的工资开不出来,我家的经济陷入困境,而孩子也到了上学的年龄,需要钱啊!

为了解决生活问题,我丈夫和他妹夫合伙借钱买了一辆141汽车,给厂子拉煤。本想买车多挣点钱,结果丈夫开车接二连三的出事,两次赔款人家二万多,钱不但没挣到,还赔了个底朝天。

失业对我来说打击很大,加上买车、肇事,我觉的天都要塌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呀!每天面对着这些闹心事,我对丈夫产生了怨恨心。虽然他朴实、善良,又很能干,但我嫌弃他脑子笨,没本事,不能赚钱,养活我们娘俩都很困难,就知道出傻力,不会挣俏钱。尽管他每天都起早贪黑,很是辛苦,但我并不心疼他,却越发看他不顺眼,甚至想:谁让你没本事了,人家养车能挣钱,你养车怎么就不挣钱?我还想过要和他离婚,带着孩子单过,或找一个能挣钱的人过日子。

孩子虽小,但很懂事,从不和小朋友攀比,给她买点零食,她总是舍不得吃,甚至留着留着就坏了,每当我看到孩子这样,嘴上责怪她,心里却象针扎一样的难受,觉的太对不住孩子了。

失业使我成为名副其实的家庭妇女,靠给人缝毛衣挣些手工钱,这巨大的落差,使我感到无地自容,无脸见人,白天我不愿出门,也不和任何人接触。生活的窘困,更使我心情烦躁,脾气暴烈,夜不能寐。渐渐的,我的身体健康状况也越来越差。失眠、头痛、眼睛疼,牙痛,视物模糊,吃东西腹胀。因为上火,妇科病等多种疾病也一起涌来,我痛苦不堪。

我没有把身体有病的事情跟丈夫和父母及亲人们说,怕他们为我担心,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晚上我睡不着觉,经常望着天花板落泪,心想:活着有啥意思,这种日子太难熬了。我感到我几乎要承受不了了。有时候想:不活了,找根绳挂上吧,或吃点药药死吧等等,可一看懂事的女儿,又舍不得她,就这样痛苦的煎熬着。

新生

我家旁边是一所小学,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早上有一群人在操场炼功,音乐非常好听,此后每天都能看到。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了一个人,才知道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在我的脑海里有了印象。

一九九八年夏季,在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候,有一天我遇到我家邻居,把她吓了一跳,她说:“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面黄肌瘦的?”(那时我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细长的脖子支着个脑袋)。我苦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就想回家,她又连忙叫住我,说让我常出来蹓跶蹓跶,散散心,别老在家憋着,还说她们正在炼法轮功,挺好的,也让我炼。我心想:我饭都快吃不上了,还炼什么功啊!

又一天,我遇到了另一个邻居,她向我介绍法轮功,还借给我《转法轮》和《转法轮法解》两本书,我拿回家就看,可是总是看一会儿,睡一会儿,看一会儿,睡一会儿,看的是什么,也不太明白,只觉的是好书。

难忘的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邻居喊我去辅导员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我心里想就当散心吧,就去了。刚开始,我还搭边坐在最后边看,看着看着,我不知不觉往前挪,离放像机越来越近,感觉师父那么亲切,那么慈祥。再后来,我索性跑到电视机跟前坐下,生怕师父的哪句话没听到。可是以后几天播放师父讲法录像时,我就睡觉,睡的很香,师父讲完了,我也睡醒了。当时我觉的很不好意思,恨自己怎么能睡觉呢?同修们看到也不说我。后来学《转法轮》才知道是师父给我调整大脑呢。

那时我并不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也没听人说过,只是抱着散散心的想法来学的,可是看了师父的书和讲法录像后,在短短的半个月内我的疾病全无,身体健康,我胃好了,能吃饭了,能睡觉了,头不疼了,眼睛能看清东西了,妇科病也好了,体重增加了十二斤。

感谢师父!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予我一个新的生命,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有师父管了!师父没让我花一分钱就让我所有的病都好了。

从那时起,我下定决心,跟师父走到底!直到现在,我修炼二十年,我不仅身体好,而且亲人看到我都说我面色红润,比以前更年轻。是啊,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不仅给了我健康的身体,还使我家庭和睦。

还钱

随着不断的学法和心性的提高,我的脾气也变的越来越和善,能为别人着想了,不再怨恨丈夫和他的姐妹。丈夫八岁就没有了母亲,他的姐姐和妹妹当家。我和丈夫结婚后她们对我很刻薄,我嘴上不说,可心里和她们较劲,非常怨恨她们。九六年我家买141汽车,丈夫从我大姑姐和我公公那借了两万块钱。但因为开车一直赔钱,无能力还款。当时我想丈夫买车是他借的钱,他挣钱就还,挣不到钱就还不了,也没办法,算他们倒楣。当时我自己手里有两万块钱,是结婚前当姑娘时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我想着如果有一天不和他过时,我和孩子不至于一点生活费都没有,所以我不想替他还钱。修炼大法了,看到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 每学这段法,想着师父的教诲,思想中都有一种强烈的想法:我要替丈夫还钱。因为公公和大姑姐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终于有一天,我带着女儿去大姑姐家还钱。当我站在她家门口说要还钱时,大姑姐愣住了,因为我们之间已有好几年不来往了,她更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会替她弟弟还钱。

我進屋坐在她家的炕上,内心非常平和,我觉的自己在做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那一瞬间,我不再怨恨,也不再委屈,也不再计较她们以前对我的种种。我说:“大姐,我今天是来还钱的。这钱是我自己之前当姑娘时攒下的一点钱,本想着以备不时之需。但我现在学法轮功了,我的师父教导我做事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你们的钱挣的也不容易,所以我觉的我应该这样做。而且这几年的利息也一并还大姐。我不能让你损失一分钱。”这样我把两万元的存折及到期利息全部给了她,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她说:“等我跟咱爸说说,就说你儿子没本事,借你的五千元钱你就别要了。”我说:“那不行,一码是一码,该还的就得还,等我需要时再借。”大姑姐这个高兴啊,连声说:“谢谢”。我说:“就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叫我这样做的,不学法轮功,我不会有今天,也不会活到今天,即使活到今天,也会记恨你一辈子。”

临走时她送我们上车,还给我们买了车票。在后来大法弟子遭到中共的迫害后,她及她的丈夫和孩子们也能站在正义的一面,了解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好,在我被非法劳教的两年里,她一直照顾着我的女儿。

是师父的法理,是大法的威力,化解了我心中多年的怨恨,平复了心中积压的委屈,将这份怨缘变成一段善缘。

肿块消失

我年轻时,每次来月经都肚子疼,有时轻有时重,但有一次疼哭了,一直也没把它当回事,以为受点凉吧,觉的是正常的,注意一些就行了。九八年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痛经好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不正确状态,每次来月经时,不仅肚子痛,有时还伴随着恶心、腰痛、腿痛,甚至浑身痛,时间长而且量很多。这种不正确状态出现后的头几年,月经期间,炼功、学法、发正念都能一直坚持,从未间断。可是后来,疼痛不断加重,而且身体发热,头晕,迷迷糊糊,不想吃饭,只喝点水,并且严重影响了我做三件事,什么也不能干,只能躺着昏睡。

那时候也向内找过,知道自己的很多人心,但总感觉没找到根本。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修,只知道我是修炼人,也没把它当成病,也从未麻烦同修帮我发正念。

二零一一年,我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两个月期间,我的小腹内出现肿块,几天时间,肿块长满腹部,不能平躺,也不能侧躺,蹲也不行,每天晚上睡很少的觉,很是煎熬。洗脑班头目害怕担责任,把我送到医院做了彩超检查,说是腺肌症,要想治好唯一的办法就是手术,把子宫切除,再一个就是自然闭经,慢慢也会好,但要遭几年罪。我想:你们的这两种说法和我都不搭边,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我有师父保护。

我被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两个月回到家中,我的腹部肿的又大又硬,硬的像石头一样。丈夫很担心,多次劝我到医院手术,我说:“没事儿,我有师父管,不会有问题的,你尽管放心好了。”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做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

有一天早上,我炼完静功,刚一结束,就从身体内排出两股长长的气,我忽然感觉腹部不那么硬了,也不那么满了,我很惊奇,但没太理会,接着炼动功。炼完功我外出上厕所,在厕所里我又排出两股长长的气,这一次我可真的感觉到肚子瘪了,用手摸摸,软软的,像面团一样。蹲下、起来,起来、蹲下,非常自如了,我这个高兴呀,我知道这十多年的不正确状态没有了!肚子里的大硬块没了!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我高兴的跑回家,激动的告诉丈夫:“我好了,肚子不硬了!”丈夫很惊讶,怔怔的看着我,他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我早上炼功发生的神奇事情告诉了他,我让丈夫摸摸我的肚子,他说:“真的哎!真的不硬了!”我说:“是师父把那个东西拿掉了,谢谢师父啊!”

我就这件事向内找,为什么这么大的瘤子我什么都没便出来,而是排了四次气就好了呢?啊!我知道了:这不就是怨恨心嘛!由于家庭恩怨,或同修之间的矛盾,怨这个,怨那个,也经常想起以前大姑子小姑子对我的不公,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不舒服,有时候还怨恨丈夫不帮我说话,心里气的鼓鼓的,就是一直埋怨。哎,让不正确的状态持续了十多年,我哪像个大法修炼人啊?真是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记得一个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说过:“怨恨心不仅害别人,也害自己。”我一定要去掉这些人心,修好自己,让师父放心!

回想自己走过的路,一直都在师父的看护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经历了二十年的风风雨雨,自己也在修炼的路上逐渐走向成熟。丈夫虽然不修炼,但知道大法好,也因为支持大法,支持我修炼,得了福报。

叩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修大法走出人生困境-380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