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表象 只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二日】师父曾说过:“你们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1]。每当发生一件事,我学会了自觉的向内找,直到找出因此事所牵扯出来的各种执著心,并从法理上认识到,一个一个挖出来去掉它,事情的表面现象即可解除,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真切的体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二零一八年五月份,我在照顾一位九十一岁的朝鲜族老太太的生活。一天吃中午饭,大娘问我:“你看见装蒜酱的小玻璃杯没?”我说:“看见了,我把它洗干净放柜子里了。”大娘说:“我没找到啊?还以为你给打碎了呢。”我说:“我从没有打碎过任何一件东西,您别急,吃完饭我给您找。”大娘不高兴的说:“有一天,我在屋里听到你洗碗时,好象什么掉在地上摔碎了,你進屋也没告诉我,我也没好意思问。”我笑了:“大娘,洗碗怎么会没有动静呢?不过,我真的从来没有打碎过东西。假如真的不小心打碎什么东西,我会告诉您的。”于是,我没等吃完饭,赶紧到厨房找起来。

奇怪!我找遍厨房、阳台所有的柜子、货架,都没有看见小玻璃杯,哪去了?家里除了我和大娘,平时没有什么人啊?偶尔大娘的小女儿回家小住几日,就走了。(小玻璃杯)怎么会不翼而飞呢?

当我告诉大娘没找到时,大娘手里摆弄着扑克,板着脸话里带话:“你要没打碎呢,它早晚会出现;你要打碎了,就永远看不见了。不值几个钱的东西,我就是特别喜欢,晚上睡不着觉时,都在想(小玻璃杯)哪去了呢?”

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脑子:“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3]。我不再解释,而是认真的在想:不要看事件的表面现象,一定是有自己要修去的人心。那么是什么心呢?

从师父的法中,我理解人人都是面镜子。我看到,大娘特别固执己见,她曾听到有东西掉地上的声音,又不好意思问,当她找不到玻璃杯时,就怀疑一定是我打碎了。玻璃杯不值几个钱,可大娘特别喜欢,甚至为此而睡不着觉……我想起了师父说:“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4]我豁然明白了:集中在大娘身上的各种人心,是表演给我看呢,我可得好好对照自己,无条件的向内找:

一、“固执己见”,就是强调自我、证实自我的心嘛。

二、“似曾听到”,然后想象着,最后认定就是那么回事,这是后天形成的观念。

三、“怀疑”,就是疑心。

四、“不好意思问”,那是碍于面子,是求名的心。

五、“不值几个钱”,东西不在于大小、多少,都是利益心。

六、“特别喜欢和不高兴”,喜欢不喜欢、高兴不高兴,全是出自于情。

七、甚至“为此而睡不着觉”,所有暴露出来的执著心还挺重啊!

被冤枉时,师父说:“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2]我却解释了两遍,强调自己没打碎玻璃杯,这就是在辩解。有什么可辩解的呢?不就要争个你错我对嘛(争斗心)。你对了又怎样?师父不是在盼着弟子放下人心,快点提高上来吗?我认识到自身还存在这么多人心,赶快扔掉,这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不要,请师父加持弟子!我默默的发正念。

晚上回到家,我把经过跟孩子学了一遍,并让他上网买一个一样的玻璃杯。孩子说:“这不是钱的问题,咱买了给她,老奶奶更加认定是你打碎的。”我很平静的说:“这些都不重要,别为了一个小杯子让大娘上火、睡不好觉。”然而网上却没有卖的,类似的都没有。我不甘心,第二天我又上本地百货、商场、超市转个遍,没有看见。也许不该买?随其自然吧。

于是我早些来到大娘家,大娘阴沉着脸问:“你怎么来这么早?”我说:“我上街逛了一圈,想买个玻璃杯给您,可是没有啊!”大娘眼睛一瞪:“不是你打的,你买啥?那是我小女儿从南韩买的。”我微笑着说:“我怕您上火呀!”大娘把脸一扭,不再理睬我了。

打那时起,大娘开始挑毛病,处处刁难我:不是菜咸了就是淡了;要么放酱油颜色深了不好看了,要么不放酱油颜色淡了没食欲了;再就是米饭汤大了黏糊糊的,要不就是米饭汤小了吃着硬……无论大娘怎么挑剔,我依然乐呵呵的和往常一样。只要大娘提出来,我就改,尽量按大娘的要求去做。

大娘还是不依不饶的,有一天,突然气呼呼的说:“你在我这干活,钱挣的也太容易了。”我没有动心,依然乐呵呵的干着手里的活。但脑子里却背着师父的法:“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5]。

我要牢记师父的教诲:遇事忍让,处处为他人着想。大娘又说:“我这个老太太不好伺候,你不想干可以随时不干。”这是下逐客令啊!我乐呵呵的说:“人海茫茫,咱娘俩能相处在一起,这是多大的缘份哦!如果我有不对的地方,您尽管提出来,我改。”大娘不吱声了。

我想起师父讲过:“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2]此时,我内心升起一份感激,真得谢谢大娘帮我提高心性啊!再看大娘,生气的面孔依稀可见。和她说话,她也不爱理我。

我默默的求师父:“师父啊!我已经认识到自己有诸多的执著心,并努力一一修去。我曾给大娘讲过真相,她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是修真、善、忍的,可她认定玻璃杯就是我打碎的,认定我在说谎。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真不希望因此事使大娘对大法产生误解,阻碍她被救度。既然我没有打碎杯子,那杯子一定放在哪儿。请师父给予启悟,让弟子赶快想起杯子洗干净后放哪里了?”

瞬间我想起一件事:大娘的小女儿在家时,一天,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自言自语道:“我妈也不用,我拿回家吧。”当时,自己在厨房干活也没在意。是不是玻璃杯?我怎么想不起来呢?哎!怪自己平时大大咧咧的,要不打个电话问问?算了吧,言多必失,免得她娘俩为此事产生矛盾。一切交给师父吧。

第二天,我下班刚到家,大娘的小女儿突然打来电话,我随口问了一句:“小姐,你看见放蒜酱那个小玻璃杯没?”小姐回答:“让我收起来了,怎么了?”我高兴的说:“太好啦!大娘找不到杯子,还以为是我打碎了,等你回来,告诉大娘一声,免得她上火。”放下电话,我激动的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当心情渐渐的平静下来后,认识到自己“证实自我是清白的心”没去干净,责怪自己没注意修口,心性不到位啊!拖拖拉拉十来天,难为大娘表演给我看,她的表象是让我不断扩大容量啊!

几天后,大娘的小女儿回来了,把玻璃杯拿出来,误会解除了,大娘主动跟我说话了。小姐无意间从她大姐口里了解到大娘对我的所为,大娘有什么心里话总爱打电话跟她大女儿唠。

针对此事,大娘的几个孩子在一起商讨,决定由二姑爷和小女儿跟大娘好好谈一谈:你冤枉保姆、刁难人家,变相的赶人走,保姆也没生气,也没向我们抱怨一句,还认认真真的干活、精心照顾您,这样的好保姆当今太难找了。只要我们家雇保姆,就用她了……

当然这些话都是小姐跟我学的。小姐感慨万千:“你怎么就那么好呢!你受那么大委屈,怎不跟我们姊妹说呢?”我说,我师父说:“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用善来对待。”[6]这我就得按师父说的做。

然后我就开始给她讲大法真相,讲了很多,她听的很入心,还提出许多疑问,我都一一解答。最后,她说:“有信仰和没信仰就是不一样啊!我总是抱怨这个、抱怨那个,很苦恼。你能把书借给我看吗?我想把书拿回家静静的看一看,也想归正自己的心态。”我笑了!感恩师父无量慈悲!一个生命得救了!

修炼无小事。小小玻璃杯导致一场风波,从中我意识到:遇事动心了,就要警觉,随着一思一念顺藤摸瓜找下去,每颗心都不是孤立的,都是一环扣一环的。即使掩蔽很深的心最终都会一颗颗暴露出来,去掉它。然后静心学法,严格用大法修正自己,师父就会把我所在层次应该明白的法理展现出来。我曾告诫自己:无论遇到任何矛盾,不看表象,只修自己。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佛恩浩荡 !弟子跪拜师恩!合十!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感悟,和同修切磋,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