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化解骚扰 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二日】近两年来,由于家事所扰(为儿子看孩子、妻子患病)牵扯了我很大的精力,影响了我的学法、修炼,正念的不足又导致状态下滑,几近颓废。此时旧势力乘虚而入,警察来敲门了。

(一)

二零一七年初的一天晚上七点多,有人敲门,我从门窗看到是一个警察,当时有些心慌,我镇定了一下问他:你找谁?他说你是某某某吗?听他直叫我名,就问他:找我有什么事吗?他说想和你谈谈。

当时我也没有经验,就让肩上扛着摄像机的警察進了屋子。他说:我是派出所的片警,有人举报你炼法轮功,你还炼吗?我说:还炼,有什么不对吗?他说:我是新调来的,想了解一下情况。他还说:我是军人出身,家父也是退役的军人,我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所以我想亲耳听听你的解释。

就在他说话时,我迅速的调整心态,我要给他讲明真相,用大法弟子的善念来待他,他要明白了真相就不会做迫害好人的坏事。我接着他的话说:那好,你这么说,我觉的你是个有主见的人。我就和你讲一讲,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于是我就讲自己过去曾经是个患有二十多年严重胃病的人,每天都在痛苦中生活,到医院经胃镜确诊为:十二指肠球部溃疡、胃窦炎、浅表性胃炎。多年来西医西药没看好,中医中药也没看好。我这种多症状的并发性的胃病是很难治的,最后没办法,我只能吃中和胃酸和止痛药维持,口袋里总是带着饼干,饿了胃痛就吃饼干缓解。半夜胃痛的睡不了觉,就蹲在地上忍着,用桌子角顶着。那时,还要上班工作,还要照看年近九十岁的老母和十来岁的孩子,真是很困难呀!后来我在一九九六年有幸接触到法轮大法,在修炼很短的时间内就把困扰我二十多年的老胃病治好了,而且没花一分钱,我就康复了。

我对他说:你能体会到一个整日生活在疾病痛苦中的人,一下子疼痛全消、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吗?他回答说:能想象的到。我接着说,我真是从内心感激救我出苦海的法轮功和大法的师父啊。可是一九九九年中共党的魁首江泽民置宪法、法律、人权、民心于不顾,置当时政治局常委其他人的反对于不顾,擅自非法对法轮功進行迫害,并利用媒体大肆造谣、诬陷、诽谤宣传,蒙蔽广大民众和世人,对大法修炼者强行禁止修炼,对勇于为法轮功申诉的学员進行大肆抓捕绑架、洗脑,威逼大法学员放弃信仰和修炼,对坚持者残忍的使用各种酷刑,甚至迫害致死。江泽民及其追随者这是在犯罪呀!这时他插话说:那怎么还有人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呢?

我借机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这时他心有感触的说:我相信你说的这个解释是真的。因为他曾经亲眼见过这种场面,汽油要真燃烧起来,那可不会有时间叫你录像、灭火的。

我见他基本接受了真相,我就转了话题,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法轮大法在国内外传播的这么广泛吗?为什么在中共江泽民迫害如此严重的形势下,还有这么多人仍在坚持自己的信仰吗?他摇摇头。我说:法轮大法不止能够使人祛病健身,更重要的是,他还能教人明白怎么做人,怎么做一个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的好人。我说:你想一想,如果人人都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社会还会这么乱吗?还会出现这么多贪官吗?你们当警察的也不用这么忙了吧?就是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所以现在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盛传啊!

这时,只见他把肩上亮着灯的摄像头关掉、取下。然后对我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一看你就是个善良的人。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对着手机说,我正在下片,马上回去。他站起来说,有事,我该走了。

他走了,可我心里还有些遗憾,因为还没对他讲三退的事。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找过我。我觉的是当时我没有太多的怕心、没有怨恨心、没有争斗心,只想让他明白善与恶的真相,才使他魔性的一面被控制,是善感化了他这次敲门行动的初衷。

(二)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十日下午五点左右,街道居委会的两名女工作人员敲门,妻子开门问有什么事,说是看望我,还带了礼物,妻子(常人)没多想就让她们進来了。

她们十几天前曾来过两次,第一次我没在家,她们叫我妻子转告我说下午三点再来,所以在她们第二次来时我见过她们。当时我问她们找我有什么事,回答说是要我签个字,我问签什么字, 她(较胖者)说:你寄过一封信,这信有底儿,您签个字,底儿就撤了,这对您好。我说:什么信?把信拿来,我看看。她说:现在没带来,回来我给您拿来。

这次是第三次来,比前两次多了一人,岁数稍长,好像是居委会负责人。他们進来,把礼物放了一地。我抱着孩子从卧室出来,看到这么多东西,就问你们这是干什么?那位负责人说是来看看您。

我说:我从来不随便收别人的东西,请你们赶快拿走。她们说没有别的意思,您那么大岁数,就是看看您。然后指着孩子问这孩子是谁呀?我说是孙女。多大了?上没上幼儿园?这孩子长的多精神呀!她们七嘴八舌的问,其中一个较瘦者说:你看这孩子和爷爷多好啊,来我给你们照张像。拿出手机就照了两张。那个负责人说:我们也不打扰您了,也该下班了,她们就走了。我抱着孩子,想拦住她们,让她们把东西拿走已经来不及了。

我当时就说,这东西我们不能要,明天我给她们送回去。妻子说:明天是十月一日,她们都放长假了。我想我是修炼人还得考虑东西都是有保质期的,等一周以后东西还没法儿还了。我不能无缘无故的占别人的便宜,名利还要看淡的,亲朋好友之间还得礼尚往来呢,何况她们是代表居委会来的,她们还照像,礼无好礼,我更不能随便就接受这种礼遇。东西不能还,我可以收下,但是我要照价付款。参考市场价格,我计算出所送东西的价值大约是350元,并列出清单和付款说明,我想到届时还要收款人签名,以备证明。

我也知道她们的用意,就是想用东西收买我,好完成她们上级派给的任务——叫我签字,因此,她们还会再来的。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说,任何诋毁大法的说辞和有损我大法弟子声誉的事,是一律不予接受、不予承认、不予配合的。她们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敲门”行动,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另一种花样。必须正念解体敲门者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与阴谋。同时还要用大善之心对待来者,因为她们也是被害人,在被欺骗中还做着助纣为虐的坏事,她们也应该被救度。

果然,一个月之后,十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左右,她们第四次又来敲门了。我面带祥和的把她们让進屋,我主动的和她们说:谢谢你们送我的礼物。她们高兴的说,没事,不用客气。这次我们来是办那件事的,也给您消除一个麻烦事。说着那个较胖者就拿出三份表让我签字,我没有接,看了一眼,是什么“放弃修炼法轮功”什么声明。

我说,那件事简单,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答复。我就把我准备好的清单和350元钱拿了出来,我说,本来想把东西给你们送回去,可是你们放长假了,东西都是有保质期的,所以我就收下了,再次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无功不受禄,东西我照价付款。这是清单说明和350元钱,请你们收下。她们不收钱,叫我签了字再说。我说:钱不收,其它的事免谈。这样就僵持着,快四点了,她们有人要接孩子,就说转天她们再来,就都走了。

她们说转天来,我从心里做好了准备:正念坚定从容不迫,以一颗大善之心给来者讲清真相。结果那天她们没有来。

十一月七日九时许我通过邮局将350元给居委会寄去了,并还附有一封挂号信進行说明,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对利益也看的很淡,当面给你们钱你们不收,为了不让你们为难,我就通过邮局把钱寄去了。请查收。

(三)

十一月下旬的一天,她们第五次来我家敲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把她们让到客厅里(前几次我就让她们坐在不大的门厅里),那个负责人说,您寄的钱和信我们收到了。不过钱我们给您退回来了,信在居委会人全的时候我给大家念了,大伙都明白您的意思。我说,谢谢。然后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你们来了这么多次了,也辛苦你们了。我知道对你们提出要办的事,我要有个答复,所以,今天我就满足你们的这个要求。

于是,我就严肃的说:你们要我在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这张表上签字,我要是真的签了字,我就把你们给害了,同时也把我自己害了。我见她们心有疑问的看着我,我就接着说:为什么呢?首先我给你们看样东西。我就把我过去的病例和检查结果给她们看,她们看后承认这些都是真实的。我说过去我曾经是个很严重的胃病患者,经历了二十多年的病痛折磨,医院没给我治好、偏方也没给我治好、练其它的气功也没练好。在难以忍受的病痛下,我还要工作、还要照看九十岁的老母亲和十来岁的儿子。我的这些困苦你们能体会的到吗?那时谁又能帮助我渡过难关呢?没有。后来,我修炼了法轮功,难以置信的是我的胃病顽疾好了。不用再天天吃药了,也不用在漫漫长夜忍受因胃痛而不能睡觉的煎熬了。我说,我从心里感谢我们的师父,感谢师父把这么好的功法传给了我,帮我渡过了人生的苦难。你们说我能放弃修炼吗?她们没有回答。

我接着说,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霸道的强行禁止上亿的法轮大法信仰者修炼。他邪恶的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抓捕、绑架、酷刑、迫害致死,疯狂的叫嚣:对法轮功学员在名誉上搞臭;在经济上截断;在肉体上消灭。给修炼者及其家人带来巨大的压力。我在单位感受到这种邪恶的压力,单位和所属局的领导都找我谈话,明确的要我停止修炼。我在这种压力下,发生了动摇,怕心占了主导,停止了自己所喜爱的修炼三年之久。

然而,放弃修炼后的两年后,也就是在二零零一年,我的胃病又犯了,更严重的是在同年五月份我在照顾老母亲的时候,突发心肌梗死,真正成了重病号而住進了医院。住院二十天后,家母因内心的焦虑和恐惧撒手人寰,给我带来极大的打击。妻子当时又得照顾我,又得照顾面临中考的孩子,还得照顾没有自理能力的婆婆,老人去世她还要操办丧事,心力交瘁的她那年也患上了糖尿病。我家真是雪上加霜,祸不单行啊。这些都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如果没有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也不会放弃修炼,我的身体也不会病成这样,老母也不会过世,妻子也不会因过度操劳而患上没法治愈的糖尿病。在江泽民执政期间害死了多少生命啊!毁了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啊!

我对她们说,法轮功教人向善,教人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为饱受病痛折磨的病人祛病健身何错之有啊!?我为了祛病健身、为了做个顺应真善忍特性的好人修炼法轮功何错之有啊!?她们无言以对。

我接着跟她们说,我在单位成了被照顾的重病号。经过思考,经过同修的帮助,为了自己的身体能够再次康复,我在家又开始了法轮功的修炼。我的身体很快就又好了,就像你们现在看到的我,健康又属于我。心梗这种在医院根本无法治愈的病,我再次修炼大法之后,奇迹就这样发生了,十几年来我没吃过一粒药,没再進过一次医院。我对她们说,自打有了医保卡以来,我没用过一次看病,没花过一分钱。我这给国家节省了多少钱呀!全国上亿人修炼,那又是节省多少钱呀!法轮功师父是我的再生父母,对我恩重如天,佛恩浩荡啊!

我对她们说,有了上次放弃大法修炼带来的教训,你们说我还能再次放弃修炼吗?那不是自找苦吃吗?所以我一开始对你们说,你们要我在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这张表上签字,我要是真的签了字,我就把自己害了,同时也把你们给害了。为什么说也把你们给害了呢?因为你们执行的是江泽民邪恶集团下达的指令,虽然江泽民已经不再掌握中共的大权,但是这些年江泽民网络、培养了从上到下、从军队到地方再到各行各业众多的帮凶骨干和亲信,都还在散发着余毒。虽然现任中共领导一上任就反腐除恶,不做江魔头的替罪羊,但还需要时间才能涉及到最基层啊。到时如果真的实现“依法治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杀人罪、群体灭绝罪、渎职罪、造谣诽谤罪等数罪并罚的时候,凡是执行他罪恶指令的人是不是也要被法律制裁,我要是签了这个放弃修炼的字,不就说明你们也成为他犯罪的一员了吗?这不是也把你们给害了吗?

再说,法轮功是普度众生的高德大法,他的洪传净化了人心,健康了信仰者的体魄,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要迫害禁止呢?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难道还怕好人多吗?只有那些贪腐、堕落、淫乱、妒嫉、邪恶、独裁的坏人才害怕信奉真、善、忍的好人。我问她们,你们说对吗?她们有人点了头。所以我认真的告诉你们,这个字我永远不能签。

她们站起来,那个负责人说,我们知道了。她们走了,至今再也没有来过。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