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掉怨恨心 二十四天闯过心性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父亲很早就修炼法轮功了,原来他身患十多种病,全家人都为此揪心痛苦。没想到,父亲炼了法轮功后不长时间,病奇迹般地消失了,全家称奇,简直不可思议。一九九八年六月,我和妹妹就在这样的氛围中走入了大法修炼,和父亲一起,一家三口,一起学法炼功,又是另一种“天伦之乐”!

可是,邪党谎言打压法轮功后,父亲在二零一三年九月离世了。妹妹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迫害两年半,回家后,就在二零一六年三月开始,身体又遭迫害,例假不停,导致大流血。开始大家都有正念,认为是假相,用法来衡量。

后来随着情况发展,妹妹的状况不断恶化,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再加上家里不修炼的母亲和妹夫等各种情的带动下,使得问题越来越严峻。于是我们的心开始不稳了,各种招数用尽,都把心放在妹妹的病业假相上。学法、炼功、做三件事、向内找等等,一切都指向那个假相,有意无意的把心牵挂在上面,把它当真了,假相当成了真相、视为灾难、视为坏事。情急之下,没有了修炼状态,我们没有把自己当炼功人,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也只有“求心”:求师父管、求好转、求奇迹、求活命等,抱着有求之心不自知。求不到的时候,心中就产生疑惑、或恨其不争气等等,开始的正念逐渐被人念代替了,使整个事情不可逆转的向着人的状态走下去。

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我们表面都说是假相,但内心总是当真相,所想所为都是放不下。妹妹被折腾的精疲力尽,有外来的声音告诉她:你是不可能闯过去的,要她放弃等之类的信息。妹妹也厌倦了这样的日子,她曾说我不想再见任何人,包括同修。也许就顺从了外来信息,二零一七年四月妹妹走了。我和妹妹感情至深,她的离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更没想到的是,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妹妹的经历又降临到了我身上:例假不停,大流血,一个半小时上一次厕所,历时二十四天。

从第四天起,越来越多,鲜红的血伴着血块,心中立刻浮现出妹妹的情景,一幕幕让我惊心,一阵阵不祥之兆涌上心头,还有父亲的离世等等,心开始不稳。想到当时对妹妹所说的话、对她的要求和希望有时甚至是怨其不争气,今天看来,真正落到自己身上时,才能体会到她当时有多难:家里人来人往,各种叮嘱、各种要求,全压在她头上。妹妹的修炼意志被病魔拖垮;父亲的正念被情所困,这些都历历在目。

今天唯一使我清晰的是,吸取过去的教训,不告知亲人和同修,就靠自己主意识闯关。他们离世给我带来了负面因素的影响,同时也给了我正面的教训。我主动用师父的法来尽力归正自己,决心过好这一关,接受师父的考验。虽然我心中没底,但我要用心实修。

第十天,血量增大,妹妹的情景又浮现出来:妹妹双脚肿痛,蔓延到双腿,肚子也跟着肿大起来,临终前,我还为她洗过澡。想着想着,我耳畔有声音说:你不停的流血,你会象你妹妹一样流血死掉的!我一惊,马上警觉到,分明是旧势力的邪恶伎俩,我不能再上当了。稳住心态,无论怎样难受,都坚持早起炼功,想着师父说的话,问着自己:我信大法吗?坚信自己的选择吗?心动摇了吗?

我每天坚持背法三、四个小时,感到被大法能量包围着,高密度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共产邪灵因素的干扰迫害。

到十五天时,出现耳鸣、头昏、双腿酸痛发软,感到身体和精力承受都到了极限,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给师父添麻烦了,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正念闯关!但不知自己误在哪里了?请师父点化!结果就在当晚梦中,我穿越到了另外的空间,那些人飞来飞去在混战,场面就象星球大战。我想:这里没我什么事,正想避开,突然天空中浮现三个大字“怨恨心”,我马上悟到了:这是我的根本执著!师父点化我多及时啊!我就是怨恨,怎么修我心中都藏着怨恨!

怨恨母亲对我们修炼不支持,与她讲真相,她时好时坏。怨恨她在我小时对我太暴太狠,我一生与她积怨太深。就因为这样,养成了我很强的争斗心、怕受到伤害的心、保护自我的心、对他人防范的心等;

怨恨妹夫,妹妹走了之后,他另有新欢,觉得他虚伪、装样,为妹妹鸣不平,不愿参加他的婚礼。同时他对我们的信仰横加干涉。我觉得他不过是个有知无识的书呆子,没有做人的骨气和尊严,不敢讲真话,没良心等等。

怨恨前夫,我与他二零一八年八月份离婚。怨恨他没有男子汉的责任与担当。去年他让我卖了家里的大房,可一半房款他自己拿着,还要了我单位分给我的房改房。看到他贪财、绝情、不顾家等,我以修炼人的心,看淡了对他的情,把钱和房都放下,给他了。可脑中一直放不下和他相处的一幕幕,二十三年来的桩桩件件,象放电影一样回放,过程中怨恨不断袭来:他对我的伤害、给我带来的痛苦和指责、不理解我的信仰,背着我转房产给儿子。我在邪党迫害中,父亲临终前嘱托他转交给我的钱被他独占了,不告知我。他害怕邪党,处处听党话,没有人应有的正气,自己承受不住了,就把怨气发在我身上,处处挑衅谩骂,与我作对,家里什么都不管。家里、店里、儿子出国上学等什么事都落到我一个人身上,还没一句好话,见面就开骂,从没见过他的好脸色。面对他,我只有眼泪,只有怨恨!全沉溺于情中。

现在,师父点化我,我似乎一下悟到了许多。明白了,自己没有对照着法严格要求自己实修。心性该提高没提高,长期陷在自己小家庭的魔难中解脱不出来。母亲对此也不理解,所以对母亲讲真相的效果不好。我和母亲是一家人,她就是有缘人,有缘人都救不了,是自己没尽到责任。无论她过去对我怎么不好,那是因缘决定的,师父从新安排了我的路,就会为我摆平前前后后的恩恩怨怨,我只需专心修好自己就行了,为什么非要自己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呢?

至于妹夫,他有对幸福生活的追求,那是人天经地义的事,修炼人怎么会去管那闲事、操那闲心?站在妹夫的角度想,妹妹的事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痛苦。至于其它方面,也是因受邪党洗脑毒害的结果,所以才要救人,劝人三退。

虽然我修炼了,法在学,有些心也能意识到,但不主动实修,完全靠着师父的力量、法的力量被动的、缓慢的改变着自己,但这个改变仅仅停留在表面,内心深处没有被挖动,已经习以为常了,引不起自己的足够重视。修炼无小事,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招来这么大的魔难。

想到这些,我真是痛下决心,要正确看待他们,站稳自己修炼人的立场,摆正与人的关系。在以后相处的日子里,事事以法为师,守住心性,不能再放松自己了,牢记师父的指导:“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2]

读着师父的法,知道自己与大法的标准差距太大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深感惭愧、十分懊悔。这么长时间在爱恨情仇中和稀泥而不自知,其中暴露出了自己的怨恨心、嫉妒心、利益心等等。师父说:“当你遇到劫难的时候,那慈悲心会帮助你度过难关,同时我的法身看护着你,保护你的生命,但难必须让你过。”[3]

我发自内心的知道了自己的症结所在,有怨恨心、嫉妒心,就不会有慈悲心的位置,没有慈悲,作为一个修炼人能做什么?我一定要归正自己,开始实修:我尽力善待、理解周围的人,不去争斗、不去干涉、不去改变他人,只修自己。

接下来的日子,我三件事不落,母亲家里的家务照样去做,面对母亲再无理的谩骂,我也能心平气和去对待了;店照样开,遇到多刁难的顾客,都能把心放下,该赔钱的赔钱,该吃亏的吃亏、该认错的认错,真正摆放好与人的关系。对妹夫的态度也变了,无论他做了什么不合情理的事,我也能够站在他的角度去理解了。师父说:“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4]

第二十四天的午饭后,我发了四十多分钟的正念,内心非常平静,略有所悟:我们是三界外生命,已不归三界管了,那我的身体已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了,我也不归三界管了,就归师父管、归大法管了,旧势力的安排已全盘否定了。神就应该有神态、有神念,神主导自己,不能再动人念,被人带动说人话、做人事了。这一刻,我放下了生死,神是不怕死的,我有师父,全交给师父,去留由师父说了算、师父安排!眼前的假相已不放在心上,就是平静的学法,心入法中,向内找自己。也就在这一天,不知不觉,流血停止了!我深深认识到:我闯过的不是生死关,而是心性关!

最后,恭引师父的讲法与同修们共勉:“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5]

感恩师父对弟子的慈悲看护!

自己的一点过关体会,如有不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