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求安逸心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在修炼过程中,师父多次点化我修去求安逸心,我讲一讲最近一次修去求安逸心的过程。

几天前,到半夜时,突然特别困,大脑中好象没有留一点余地,就是要马上上床睡觉。这时,距离发半夜十二点的正念还有半个小时,可是就这半个小时,我都无法支撑下去,困倦象山一样把我掩埋了。

一点微弱的主意识知道,我现在要上床了,半夜十二点正念肯定要错过,就守着这一丝正念,坚持发了十二点正念。说起来容易,实际上当时能抵挡的住,还是需要平时的修炼基础的,因为我每天只要有一点空闲时间就背法,发正念,除了四个整点外,每天还会发两次一个小时的正念,讲真相也不懈怠,特别是平时能抓住一思一念修自己,所以主意识还是相当清醒的。

象求安逸这种执著心,表面上看起来不是什么大事,真的要过关,也同样需要相当强的正念的。当天晚上闯过去后,第二天早上三点十分起床炼功的时候,师父的声音响起,带着深深的笑意,也许是师父为我昨天闯过了一层求安逸心而欣慰。

第二天,我主意识很强的坚持到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以后才休息。第三天晨炼后,到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很困,就想睡一个小时,再起来学法吧。没想到这一睡,半夜十二点的发正念闹钟响起,我才一惊之下醒了。

再看自己穿着厚厚的棉衣,直挺挺的睡在床上,我主意识瞬间明白,这哪里是自己睡了呀?是被邪恶直挺挺的压倒在床上四个小时,我心里一激灵,马上决定起床,发正念,长时间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所以,我发完十二点正念后,又连续发了两个半小时正念。

当我停下来时,看了一下表,两点四十,心想:“还有半个小时才炼功,我现在是睡一会儿?还是接着发正念?”就这一念的犹豫,思想中就开始连续的反映:“我还是睡一下吧,就一会儿。”“今天多睡一会也行,今天可以三点五十炼功,不用三点二十炼。”“不用炼也行,多睡一会儿,发六点钟正念时,再起也可以,白天再补上。”连续不断的思想一个接一个冒出来,还伴着浓浓的困意。

我当时主意识分辨了一下,虽然这些思想都是以第一人称“我”的形式发出来,但是这绝对不是我自己主意识想的,而是邪恶以“我”的口气往我思想中反映的,那浓浓的困意也是它向我这里散发的黑色的场,目地是让我主意识不清醒,随着它给我发的那些念头去睡觉。

这时,我也意识到是哪里被邪恶钻了空子,就是我刚才想的“还有半个小时才炼功,我现在是睡一会儿?还是接着发正念?”就这动摇的念头,邪恶马上就钻了空子。当我分清楚不是自己后,马上困意全消。

三点十分下床,收拾一下后,开始晨炼,白天照常背法、做三件事,依然精神饱满。

第四天,一天主意识都很强。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后睡下,早上三点十分要起床的时候,感觉身体仿佛千斤重,又感觉被子里暖暖的,完全不想起床,不断的加强主意识,才勉强抬起了这千斤重的身体,起床炼功。

当站到地上的时候,马上就感觉轻松了,同时师父打给我看,那千斤重的感觉根本不是我的身体重,而是有一座象大山一样的顽石压在身体里面,它就是“求安逸心”,它巨大无比,所以体现出来象身体千斤重。由于我一次次的正念很强的冲破了它的阻挡,它从我的身体内开始剥离开了,我分清楚它不是我,也看到了它象大山一样的形象。

当求安逸心修过来后,法理清晰了。我意识到:为什么当冬天的时候,会那么难起床呢?并不是表面上我们认为的冬天天冷,在被子里舒服,起床苦,才让我们难以起来的。这是人的观念。实际上是,冬天的时候,人在被子里感觉舒服,而这舒服的感觉其实就是求安逸心这颗执著心反映到我们大脑中的。只有当隆冬时,被子里和被子外的舒服和苦的巨大反差,才是求安逸心全面反映出来的时候,舒服和苦的感觉都是它发出来,也只有它出现的时候,才是去它的最好时刻。但是这时我们往往都以为是自己不想起床,其实就是错过了去掉它的最好机会,这颗求安逸心又被我们保护了下来。这时,我也想到:很多人在严酷的环境下,不能够正念面对,妥协,也有很大的一部份原因是求安逸心在起作用,因为求安逸心觉的严酷的环境苦,赶紧逃离那环境才会舒服。

我经过这几次去求安逸心的过程,感觉自己已经不会再被它所控制了。

修炼就是我们一思一念中能分清哪些是自己,哪些是执著心或者观念,才能更快的修去它,否则我们就会被执著和观念所左右,长期走不出来,让执著和观念代替了我们在活。

有的同修说,我都冲过很多次困倦的感觉了,为什么下一次还这样呢?个人理解是同修硬挺过去的,挺的过程根本没分清楚哪些是求安逸心,哪些是自己,因为分不清求安逸心这颗执著心,所以并没有连根拔掉这颗心,只是没被它控制自己而已。当然下一次这颗求安逸心还会出来表现。

个人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