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鹰、劈腿……陶金龙在网岭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武穴市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陶金龙,被湖南常德市武陵区法院非法判三年,在湖南攸县网岭监狱遭受迫害,已在二零一八年八月出狱回家。

陶金龙,湖北省黄冈市武穴市四望镇德里村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有先天性心脏病(腱索过多),治不好,经常出现走路、呼吸困难,高中时学习都很困难了,班主任认为陶金龙考大学无望。此时陶金龙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好了,有了充分的体力,把学习赶了上来,一九九九年夏季,考上了大学,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为营救湖南常德市被绑架的同修,陶金龙向常德市公检法人员邮寄了劝善信,因此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被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警察绑架,关押在常德市看守所;九月十八日被非法逮捕。常德市武陵区法院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非法对尹红、陶金龙等多位法轮功学员开庭,七月二十日枉判法轮功学员王晓群四年、史玉华四年、尹红四年、陶金龙三年、陈开利三年缓三年、高敏一年缓一年。尹红、陶金龙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上诉。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常德中级法院开庭进行二审,法轮功学员和律师依法据理辩护。据悉休庭四次,最后草草收场,当庭未作出判决。

大约二零一七年秋季,陶金龙被送入网岭监狱“教转监区”强制“攻坚”迫害。陶金龙总是反驳警察、协教犯人的洗脑课,经常被当场暴打。陶金龙坚持抗争,长期被“熬鹰”不准睡觉,被李刚“劈腿”撕胯趴一字,多次被关禁闭,导致心脏病复发,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有一次抢救时心律130了。即使这样,狱警王甫琛根本不放过陶金龙,如鬼魅般缠着陶金龙,一直折磨到陶金龙二零一八年八月回家前几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

二零一七年冬天大寒时节,因陶金龙不理睬王甫琛的恶意盘问,王甫琛就往陶金龙衣领里大灌刺骨的冰水,冻得陶金龙心脏病发作;换了衣服后又被王甫琛泼上冰水,心脏急剧恶化,被送医院抢救。王甫琛还吐口水到陶金龙饭菜里,逼陶金龙吃下去;经常一遍遍骂陶金龙:“××××(注:脏话),你还必须对我说警官好。”警察威胁陶金龙:“你不转化,回老家湖北省后会更惨,那儿的范家台监狱没有转化不了的,短的三天,最长的四个月都得转化,比这儿更狠。”

二零一七年底,陶金龙姐姐接见陶金龙后,教育科和十监区一些警察问陶金龙姐姐关于陶金龙在家时的情况,陶金龙姐姐说陶金龙曾经从家里二楼跳下来,受过重伤,请求警察们关照陶金龙。当天副监区长刘晓良就询问陶金龙详细过程,陶金龙告诉他:大约二零一二年冬天,陶金龙和母亲下午去哥哥家里,哥哥不在家,就帮着搞了一阵卫生;陶金龙在二楼,陶金龙母亲误以为陶金龙先走了,就反锁一楼大门回家了。陶金龙等到傍晚也出不去,邻居又比较远,看到二楼阳台下面一块菜地土软,当时估计跳下去没问题。没想到跳下去时,土软打滑,屁股重重坐到地上,伤了腰,躺床很长一段时间,坚持学法炼功才好了。这本来见证的是大法奇迹,但是不久警察们就纷纷诬陷说,陶金龙学法轮功后,在家里就跳楼自杀过。

有一次,警察邓义拿这个事对吕松明洗脑,吕松明不信。邓义就带他找陶金龙对证,没想到陶金龙讲的是上述真相,吕松明为此写信交到了办公室。这个谎言应该就此打住了吧,可是在陶金龙、吕松明回家后,十监区警察们对新一批被非法关押在“攻坚班”法轮功学员继续撒着这个谎言,诱导他们“转化”、诱导新调入的夹控犯人仇恨法轮功。

二零一八年八月陶金龙回家前一天,因为不“转化”,又拒绝在释放证上签字,被警察谢广文剃光头,监区长向金元又把陶金龙坐老虎凳、关禁闭一夜。次日上午,陶金龙老家610人员来接陶金龙,他们才罢手。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