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巨变 因祸得福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从小我就特别敏感,对宇宙万事万物皆存好奇心,性格又争强好胜。敏感的我在读小学一年级时就非常忧虑:为家人忧虑,特别是为弟弟、妹妹忧虑。

读完大学,我顺利進入全球五百强的一家美资企业工作,后面又获得外派欧洲国家的工作机会。我的工资比起同期同学高出几倍。在我工作后的五年时间里,我所有工资和积蓄全部寄给父母,帮家人还债。我成为父母在培养子女成才方面唯一的指望,也是让我父母最有面子、为他们争光的女儿。有很多同学发小笑我太傻了,因为那五年的积蓄在当时(房价最低的时期),可以在一线城市支付一套小三房的首付。但我心甘情愿首先报答父母。

噩运降临

外派工作结束回国,我像很多人一样结婚、生子,可老天却跟我开了一个又一个天大的玩笑,我的噩运悄然来临。

丈夫从小是父母宠坏的妈妈宝,抗压能力弱,家里家外的事情他很少过问,唯独对自己的IT工作尽心尽责。而且,他因为炒股亏掉所有本钱,还欠银行几十万。就在我待产的最后半年,他得了血管炎,两个脚掌脚踝溃烂不止,息肉烂的象蜂窝一样,已经烂到骨头,婆婆在家帮他敷药后,他疼得整晚睡不着觉,经常大喊大叫,每天一瘸一拐去上班。这样,我更成了家里的精神支柱。

我虽然做事低调,但内心总有争强好胜的攀比心。我们夫妻两人具备优秀的高智商基因,整个备孕期我全部按照书本来做,穿防辐射服,吃香港买的孕妇奶粉,吃钙片,吃鱼油给胎儿补营养……,一心想着给我的宝宝最好的。

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中午一点半左右,在忍受撕心裂肺的剧痛后,我终于迎来了可爱的小生命——我的小宝。孩子出生第一天,皮肤就白白净净,浓眉大眼,那一刻我象捧着另一个自己,我赋予这个鲜活的生命的是毕生所有的期待,我希望把我自己从小到大每个年龄段我本应该拥有的无忧无虑,能通过我的女儿让我再拥有一次。我心里憧憬着陪伴女儿快乐健康成长的一个个画面。

但噩梦在孩子出生第十八天开始了。那天我妹妹来家里看小宝,小宝躺在床上,突然两眼斜视,眼睛睁着,眼珠却一动不动,四肢抽搐,面目狰狞挤成一团,呈紫红色,家人抱起来,到客厅,依然是这种罕见的抽筋症状。我感觉象是癫痫,但我妈妈非常强势,说肯定是因为缺钙,是母乳含营养不足造成的。僵持几天后,在我的再三央求之下,让妹妹开车,我和妈妈一起带着小宝去了妇保院。儿科医生也判定是缺钙!我妈妈原本一辈子都很强势,抓住理就不饶人,回家后每天埋怨我,还打电话告诉老家所有亲戚,说我什么都不懂,把自己女儿害得抽筋可怜。

别人坐月子需要吃各种大补的食物和休息,而我的月子每天睡不到三小时,端進房间的饭菜难以下咽。我象个患神经质的人一样每时每刻守着从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

小宝发作次数越来越频繁,我亲自数着有时一天达到几十次。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发作,我就一把抱住她的小身躯搂在我的怀里,想用我身体所有的力量帮助她控制不要再抽了。可是无论我抱得多紧,她浑身象被电击一样直抽搐。我最终顺从了家人的意见,停了母乳,换喂奶粉,且按照医生嘱咐在奶粉里添加小儿补钙液。

再观察几天,小宝的抽搐开始伴随发出痛苦的“嗷嗷”哭声,每次发作完大哭,哭累睡过去,醒来又是一次发作,痛苦嗷叫,大哭,睡去。我甚至希望小宝永远这么睡着,因为只要一醒来就是一阵发作抽搐,我心里喊天喊地,求老天不要再折磨这个才出生二十几天的幼小生命。

我妈妈依然坚持自己和医生是对的,抑郁成疾的我开始跟妈妈不停的争吵,在我坐月子第二十五天时,强势的妈妈因为说服不了我,让我妹夫帮她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走了。我公婆老俩口过来照顾我。我再也顾及不了旁人说什么,要求公公陪我一起带着小宝再去一趟医院。这次我挂了神经科,根据我向医生描述的症状,我们预约了当天下午抽血,预约了晚上的脑电图和第二天的核磁共振。

这辈子我永远记得那个几乎让我崩溃欲绝的一天一夜:第二天我去住院部拿报告,医生似乎看出我几乎不能再承受任何打击,很缓慢很耐心跟我讲:“你千万不要激动,报告显示是最严重的癫痫症。”我整个脑袋一片空白,那一刻万念俱灰!我想抱着小宝消失在这个世上,我脑袋飘过所有让我们母女一起离开这个世上的所有情形,瞬间泪如泉涌……

我已记不清那晚是怎么扶着墙走回小宝的病床边的。

第二天继续做核磁共振,报告显示先天性巨脑回畸形。我打电话回老家,爸告诉我,妈妈因为小宝的事情受了很严重的精神刺激已言语失常。我从此都不能再给老家父母打电话,我怕母亲再受刺激真的发疯。

医生给小宝开了副作用最轻微的苯巴比妥抗癫痫药,但始终无法控制抽搐。因为丈夫上班,公公婆婆不懂普通话,理智而倔强的我在月子里开始自己一个人搜集全省各大脑科专家信息并开始预约挂号,每次都是我和婆婆两人带齐孩子一天要喝的奶粉、奶瓶、尿不湿,带齐孩子所有的用品,抱着她坐几个小时车提前到预约的那家医院排队,等候大半天才能就诊。我在省内知名的脑科专家那里全都挂了号。

有一回我们在排队等一位省儿童医院的神经科主任,这时小宝突然严重抽搐,抽的脸色嘴唇苍白,抽搐持续几分钟,我情急失控直接穿过密密麻麻的候诊人群,闯進主任办公室,当着所有人痛哭流涕的嘶喊:求您先看看我的小宝吧,她才一个多月,她抽的好难受,她才一个多月啊,求您先看看她吧!但这次和往常所有的专家看后一样,主任看了小宝一眼,再看一眼报告,就毫不犹豫的决定不再接第二次会诊。

我一次次被医生专家泼冷水,回家依然不分日夜继续寻找,并加入全国病孩微信群,不停的求救、询问。后得知有个知名的私立脑科医院,我们又去那里办了住院手续。我永远记得这个医院的那位口碑最好的神经科主任(她曾赴日本留学并跟随小儿癫痫之父、“大田园综合症”的发起人拜师求学)看完小宝的核磁共振片子和了解发作症状后,低下头叹着气,极其委婉地跟我说:“我一辈子讲医德,我不希望欺骗你们。不用再到处花钱跑医院了,只能出于人道主义好好养着孩子,你还年轻,好好准备生二胎吧……”那一次,我整个身体已经麻木到不知道如何哭了。

经过所有大医院专家诊断,判定病症是婴儿型癫痫性脑病,国内药物治疗效果不好,发作难以控制,频繁的成串的强直痉挛发作,在清醒和睡眠中均可出现。预后运动功能和认知功能缺失。

最后一次求医无果,一家人更加沉默。我们每个人象木偶一样只知道每天按时给小宝喂药粉,按时给小宝洗澡。但不知道做这些是为了什么?所有医生能开得出来的药全部试了,很多药带激素成份,一个婴儿吃这么大量的激素副作用显而易见,最直接的表象是小宝过于虚胖,可抽筋仍无法控制,一发作全身弯曲,可怜的小宝就会把刚刚喝下去的奶全部吐出来,每天抽几回,吐几回。

我不愿意接受这一切!有人说,能说出来的苦根本都不是苦,说不出来的苦才是最苦。我抱着这个我怀胎十月带到世上来却又不能给她健康生活的小生命,那种自责和恨如刀绞一样。几次我紧抱着她在房间不禁失声痛哭,我抱紧小宝想让老天把我们母女俩一起带走,不要让我们这么痛苦的活下去,自己和小宝还继续活着的意义在哪里……

小宝先天性巨脑回,不可打疫苗,否则引发抽筋,孩子抵抗力比较弱,在三个月时,高烧四十二度引起更严重的抽筋,这次直接住進重症监护病房。医生在小宝额头注入一针镇定剂才能强制让小宝睡着从而抑制抽搐,因为抽搐一次会对脑神经元有不可逆转的损伤。她的鼻子插了氧气管,额头、手背和脚背都插满了注射液针管接口(婴儿血管太细,需要多处换着打针,否则容易水肿),用胶布固定着,因高烧不退,病床下需要定期更换冰袋床垫。有一次妹妹来探望小宝,看着才三个月的宝宝经受着酷刑一样的折磨,离开医院后给我发来一个短信:“为什么你和小宝的命这么苦?”

走進大法

我打听到美国研制的一种叫“喜保宁”的药,控制婴儿痉挛症类抽筋效果还可以。正当我满怀欣喜时,被各路朋友告知:此药有毒性,对眼睛视力有不可逆转的伤害,其它副作用未明。我一心想着只要能把抽筋发作控制住,哪怕小宝不会走路,不会说话,我只要她活在自己的世界没有痛苦,不再恶化脑损伤,我就知足了。于是我托代购从香港买到此药。给小宝吃完这种药的第一天,小宝果然立即不再发作了。就这样,小宝在半岁时开始能控制抽筋。因为脑结构缺失是无法改变的,加上半岁前严重频繁发作,孩子在两岁时还不能独坐,脖子也直不起来,不会爬,不会站,更不可能会走。

我产后精神状态如此,月子里吃不好睡不好,更谈不上产后修复,整天就是抱着孩子跑医院,导致老毛病肩周炎越发严重,疼的厉害的时候左手不能动弹。加上心情长期抑郁,引发乳腺增生囊肿,经常疼得掉眼泪。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我只好决定离职回家调养一段时间。离职时同事都不知道我家里发生了什么。

是神佛慈悲,看到了我人心单纯善良的一面。二零一六年六月的一天,我从中医院针灸治疗肩周炎回家,因小区车位紧张,很随意的把车停在一个商铺摊位门口。第二天我忘记移车,保安来电话说有店主投诉我违章停车。

记得那是下午两点半左右,我急忙拿上车钥匙跑下楼去挪车。过去散步经常路过这家商铺,里面陈列着好多古香古色的茶具或古玩,且过去几年我真的从未见过这家店开门做过生意,我几次路过这个小“博物馆”,把脑袋贴着玻璃门往里看,心里暗想:这个店的老板是开了个小博物馆让路人欣赏吗?既然从不开门,索性门前空位让我停车也无妨啊!

那一天,终于第一次见到这家店的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妇。看上去两人神清气爽、慈眉善目,给人感觉非常舒服。我把车挪开之后,老板非常热情礼貌的邀请我進茶叶店喝茶,这才知道原来这是一家经营茶叶、兼卖茶具的店。后来发现这对神仙眷侣般的好人对所有街坊邻居甚至保安都非常好。有一次看到小区保安夜晚巡逻很辛苦,便把他们自己的电动自行车送给了保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走進这家祥和安静的茶叶店,都会情不自禁的打开倒苦水的阀门,忘我的诉说自己痛不欲生的经历。要知道,当我面对家人、朋友、同事或同学时,我从来没有倾诉的欲望。我不停的问他俩:活着为什么要这么苦?你们最痛苦的经历是什么……

大约是第三次去茶叶店喝茶时,我突然说出一句:“有时候觉得真的是生不如死! ”大哥站在我面前,指着茶叶店靠墙的抽屉对其夫人说:“把那本书拿出来吧。”

我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我清楚地记得大哥夫人当时若有所思,迟疑了几秒望着大哥说:“真的拿吗?”大哥斩钉截铁地说:“拿!”我接过一本金灿灿的书,封面写着《转法轮》。大哥对我说:“回家安静的连续看三遍,看完再回来找我。”

回到家我把自己关在书房,捧着这本金灿灿的《转法轮》连续看了两天两夜。我感到字字戳心啊!我在国外生活工作了一段时间,接触过基督教,过去在工作生活不如意的时候也会读一读《圣经》,但能把宇宙中的理讲的这么透彻,这么直击人心,这辈子只在《转法轮》中才看到!一切事物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中的名、利、情只是昙花一现,返本归真才是我们回家的路。我所有的痛苦其实都是执着于女儿不能象正常孩子一样生活,不能让我们老有所依,我所有的无奈其实都是执着于外界如何看待我和小宝的眼光,执着于外界的舆论。从小到大我不正是在家族和父母熏陶出的争斗心、好胜心、攀比心、显示心和重名重利的各种执着心中长大的吗?

我走進大法,倍感兴奋、幸福。我進一步认识了中共邪党丑陋无比的真面目,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我果断的决定退党,立即做了“三退”。

感恩师父

我产后抑郁成疾,乳腺增生加重且疼得厉害。二零一六年八月我去医院检查,查出双侧乳腺增生且右侧有囊肿还能挤出血样液体。我按照医嘱认认真真吃了一个疗程的中成药后,发现乳腺增生的刺痛感没有半点减轻。有时痛得更厉害。我决定不再跑医院拿药了。

茶叶店大哥和夫人开始教我炼功。我在家休养期间,每天坚持看书、炼功,果断放弃跑医院针灸治疗肩周炎和乳腺增生。大约过了两、三个月,我左手肩周炎不那么疼了,整个身体有种疏通的轻盈感。随着时间的推移,增生刺痛感也渐渐没有了。但因为不再相信医院的医术,也一直没再去医院做检查。直到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公司组织全面体检,我叮嘱医生:麻烦请仔细给检查一下有无乳腺囊肿,有无增生?医生笑着跟我说,两侧都没有增生,你以前报告显示的囊肿也消失了。

我明白是大法师父救了我。

得法后,慢慢的我学会了开心的微笑。回想这成串的苦难,一件一件仿佛都早已安排好,我感觉自己从地狱被拯救来到了天堂。这辈子我已经得到了最珍贵的大法,我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所有的痛、泪、苦,只因自己在迷中,执着于人中的名、利、情。我活了三十几年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内心的喜悦、充足、丰满。

我在工作和生活中,对待同事、家人和朋友,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我对员工做到随和谦卑,对领导的额外工作安排表示理解和支持,对犯错的下属也尽量做到包容和鼓励。

有一次一个同龄同事跟她丈夫吵架后来找我聊天,说已决定离婚,孩子一人一个。如果是在修炼前,我一定也是被世俗观念带动,赞同她的想法,但现在不同了。我按照自己理解的“向内找”的法理劝导她:你仔细回忆一下矛盾激发的过程中,你有没有责任?你有没有找找自己是否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是不是只是自私的想到自己的感受?听了我的话,她渐渐醒悟,开始剖析自己,看到原来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而激化了矛盾。几天后,她开心的对我说,不离婚了,要好好经营家庭。

得法后,我重拾信心,通过了国内某名牌大学MBA联考,同时又重新找到了一份好的工作。公司离家有三十公里,我在公司附近租了一个小公寓,周一至周五下班回小公寓学法、炼功,周末上课,回家。从家到公司车程一个多小时,我独自一人开车的时候也会听师父讲法,抓紧一切可以用的时间学法。

现在小宝已得法了,每天听法。每天做康复都有進步,喜欢笑,能吃会睡,会翻身,耳朵特别灵敏,听到任何声音嘴巴都咕噜咕噜地讲。所有见到小宝的大人都喜欢的不得了,她还会跟爷爷奶奶逗乐。我相信师父会护佑每一个大法弟子。师父已经在给我们安排了最好的路。

丈夫因为抗压能力太弱,经历炒股亏损,自己得了血管炎,加上小宝发病,多方面的严重精神打击,在家时他经常会突然吼叫、摔杯子,有几次伤到我的脸、手和膝盖。得法修炼前,我个性比他更强,更倔,他如果摔一个杯子,我会摔两个。自从学法后,很奇怪,我在他面前从来就发不出脾气来,更不会摔东西了。辞职在家那段时间,我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备考MBA外,还坚持去菜市场买菜,给他做饭炖汤补身体。觉得他活得也很不容易。有几次他下班回家,估计由于工作压力大他又突然发脾气,我默默的不做声。

二零一六年九月的一天,他突然跟我说:对不起,这段时间压力太大,脾气不好。十一放假我带你去云南玩一下吧?我当时以为耳鸣听错了,结婚几年他可从来没有主动提出带我去旅游!那一刻,我心里默默的感谢师父:是师父教我去掉争斗心,提高心性,与人发生矛盾时,不争不辩不吵不闹。我这种平和的心境带动了他,慢慢的他也学会遇事要冷静,懂得互相理解。但因为各方面压力,他突然发脾气的时候还会有,还会很暴躁,甚至说出过激的话,我都能善意对待,不跟他去争执。

他从事IT工作,每天早出晚归,上项目时还要通宵加班。可能机缘没到,他还没正式得法,但从我生活的一点一滴的改变,他知道《转法轮》是一本可以真正帮助人提高心性的好书。有时候我们生活中出现些心性摩擦时,他拿师父的话来提醒我:真、善、忍,你做到了吗?我知道他心里已经接纳这本宝书了。我也不再执着于急切的要求家人必须在什么时间一定要得法,我得先修好自己,其它一切顺其自然。

现在,每次学法或炼功后,我的整个身心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有一种身心轻盈的美妙感受,发正念不自觉的会流下两行热泪。跟朋友同事在一起有机会我就会讲真相,我已经帮助一位同事做了“三退”。

修炼的本质是去掉人心的各种执着。我知道自己做的还不够,我会继续努力,以法为师,努力做好三件事!感恩师父让我的生命得以重生!让我学会了开心的微笑!感谢所有在我得法过程中给予我帮助的同修们!

叩拜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