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妻子被警察抓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大陆来稿〗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是河南省焦作市博爱县人。我目睹了修炼真善忍的妻子刘软平被国保大队的人抓走的整个过程。

那一天对于我们一家来说是最黑暗的一天,那一刻使我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恐惧,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勤劳善良的妻子被当作犯罪嫌疑人,给我及家人造成了刻骨铭心的心理阴影,成了我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一点多,我的妻子刘软平带着朋友送给她的一些蔬菜刚进家门,有两个人就跟着进了我的家门,其中一个问道:“你就是刘软平吧?”“请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呢?找我有什么事呀?”我妻子非常客气地回答。那个人看了我妻子一眼,用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说:“我们是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找你了解一下你最近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妻子微笑着说:“哦,是这样啊,我告诉你们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我一直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那个人又上下打量着我妻子,片刻阴沉着脸用威胁的口吻说:“把你的那些东西拿出来!最好不要让我们动手!搜查证我都准备好了,你看着办!”

说完他拿起手机又叫来了四个人,其中一人拿着一张纸晃动着轻描淡写地说:“这就是搜查证!”说完,他们没有给我们任何解释的机会,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动手翻东西,柜子、抽屉、床铺……房间里的每一个犄角旮旯都被翻了个底朝天。他们没有翻出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就继续上了我家二楼乱找乱翻,一直找遍三楼,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能触及到的地方,最后只找到一本《转法轮》和五本法轮功相关的书,还有几本真相资料。其中一警察居然把我院子里已经贴了两年的福字撕了下来,说是有“真善忍”字样的全部都要。最后他们还拿走了我儿子的平板电脑、四部废旧手机,以及我妻子的电动车。

我看着他们凶神恶煞般的气势,象强盗一般掠夺私人物品的行为,不敢相信这是警察干的,我没有阻拦,因为我担心他们说我妨碍执行公务,给我加莫须有的罪名。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抢完了东西还要抓我妻子,我不能无动于衷了,质问他们为什么要抓好人?他们根本不搭理我,几个人将我妻子按住了,那一刻我妻子的眼神满是疑惑,她没有反抗,因为她是修炼真善忍的;也无力反抗,一个手无寸铁的五十多岁的女人能与六、七个身强力壮的警察抗衡吗?接下来他们将我妻子强行塞进了警车,一路绝尘而去。

望着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家,犹如晴天霹雳,我大脑一阵眩晕几乎摔倒,邻居们也纷纷表示不解,象我们这样本份的老实人家被抄家、抓人,简直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一时之间,恐怖的气氛笼罩了我们每一个人……

次日下午,一个警察送来了一份“拘留通知书”,并说刘软平被关进了焦作市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有一个人送来了一份“逮捕通知书”。看到放在桌子上的这两份所谓的通知书,我感到愕然,一个杀人犯或是一个盗窃犯,被绳之以法,那是因为他触犯了法律,威胁了人民安全;而我妻子,一个处处与人为善的女人,她违反了什么呢?

在此,我想赘述几句妻子刘软平的两个事例。她经常跟我们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从她炼功那年起,我们全家老小六口人身体健康,没有吃过药、住过医院。记得一次,我突然感到屁股如针刺般疼痛,强忍着疼回到家和妻子说了情况,她带我上医院检查,结果大夫说我的痔疮长在了大肠上,必须马上做手术。我害怕手术就问妻子:法轮功能否治我这病?她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结果我念了三天就好了。

还有一次,我忽然腿脚不灵便,大小便失禁,站立不稳。我问妻子该咋办?她让我选择住医院还是跟着她炼功,我选择了炼功。我炼功看书一周,症状就消失了。但我又忙于杂事,不再修炼了。

妻子经常告诫我不要看重名利,要做一个好人。我父亲是一名退休干部,去世后领了二十个月的工资,我们姐弟五人分,妻子刘软平却让我放弃了属于我们的那一份,全家人都很感动。

我妻子刘软平就是这样一个待人宽厚、善良的好人。我们夫妻相伴几十年,一直相敬如宾,虽然生活不富裕(现在全家仅靠妻子两千多元的退休金),却过得很温馨。

新年快要到了,我没有置办年货的心情,因为我的妻子被关在看守所,我的家庭无端地被搅得支离破碎,我每天从漫漫长夜守候到黎明,伴着对妻子无尽的思念和担忧,悲叹着不知妻子能否回来?何时回来?我是否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