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老兵陷冤狱 会见权利被剥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当年老山前线的通讯兵,枪林弹雨,入死出生。如今身陷冤狱七个多月,竟被兰州监狱一直剥夺会见家人的权利。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杨学贵家人去兰州监狱,找到非法关押杨学贵监区的新换的一个主管队长(近期兰州监狱管理干部大调换),问他啥时可以会见。

他说:“我们忙得很,你们再不要来。不转化不让见,监狱有这个规定。我给你看一下杨学贵的视频,你到过年前来,我再给你录个视频。”说完给杨学贵家人看了视频,然后录了家人的视频,说拿进去给杨学贵看。

家人问:“哪个部门、哪个人规定不让会见?我们去找他问。刑事犯们都让会见,没有犯罪的好人被冤判,反而不让会见,有这个道理吗?”他不答。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中午,杨学贵在兰州东岗立交桥附近挂横幅时被兰州城关国保警察绑架,当时直接带到东岗立交桥下的一个派出所呆了一段时间,而后被带到兰州雁滩城关国保大队一楼非法审讯(在甘肃省检察院附近),杨学贵不配合,不回答非法审讯的任何问题,也不签字,国保大队当天晚上就将杨学贵送进兰州西果园看守所三队非法拘禁。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杨学贵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城关区法院把“罚金没收款通知单”发给杨学贵家人和周巍家人,以所谓“附加刑”从杨学贵家人处和周巍家人处各勒索两千元,并且说交了钱,允许家人见杨学贵和周巍,但是家人交了钱,根本就不让见人,也不退钱。

与杨学贵同时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五人:李福斌被冤判六年,方剑平被冤判四年零六个月,周巍被冤判四年,郑恕被冤判三年;王继霖被冤判两年。

杨学贵、周巍、李福斌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下午四点五十分被接出兰州西果园看守所,送往兰州监狱。

兰州监狱至今也不让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周巍会见家人。杨学贵、周巍家人多次到兰州监狱找监区队长交涉,都无结果。

杨学贵,男,今年五十五岁,原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总务科干部,退伍军人,曾在老山前线参战。

一九九五年杨学贵得了一种怪病,浑身无力,象是重感冒,去医院却查不出问题,住院治疗也无效。到后来,夏天都要穿棉裤,几乎无力行走。无法上班,整天躺在床上,对生活近乎绝望。

母亲为给儿子治病,到处求医问药,中医、西医、土办法,什么办法能办到的都用了,不起作用。看到儿子把自己关在屋里,母亲就特别担心,赶紧敲敲门问有没有事,听到儿子说没事母亲才稍稍放下一点点心,就怕儿子想不通自杀。母亲不知流了多少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经常感叹:人活着咋就这么苦啊。母亲忧伤的说:儿子上老山前线打仗,我担心。好不容易盼着安全回家了,又得了这样的病。

一九九六年,邻居家放法轮大法师父讲法录像,母亲叫儿子去看,他不愿去,母亲硬让他去,他勉强去了。第二天母亲又催他去,第三天他自己去了。一直看完,也看明白了,就一个人模仿炼功动作开始炼法轮功。二十多天后,杨学贵身体就康复了,又能去上班了。母亲的心中感激大法师父救了儿子命。

不久,杨学贵戒了烟、酒、麻将,跟媳妇关系也好了,整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彻底改变了。看到杨学贵这个经历,谁不说法轮大法的超常。

可是三年后江泽民集团发动了诽谤、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二零零二年八月底,杨学贵被警察强行抬到兰州市七里河法庭,非法秘密判刑八年。之后分别被非法关押在临夏监狱、兰州劳改医院和兰州监狱,打、骂、冻、灌食、长期穿铁马甲、绑死人床、关小号,受尽折磨,九死一生。

杨学贵母亲说,由于江泽民利用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十八年里,我和家人没有一日安宁过。迫害初期,儿子杨学贵出走后,“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指使人,多次到兰州市第二医院家属院我儿子家中去找,儿媳害怕,就说离婚了(610主任高丽娜不相信,还让派出所查一下是否离婚),人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后来,晚上都不敢开灯、来人也不敢开门,也不敢到我这里来。看到院子里有警车,一家人整夜都无法入睡。有一次我的楼下停了一辆警车,二儿媳看见后,一夜没睡,一直盯着那辆车离开才放下心。

因为儿子杨学贵炼法轮功,警察来抄家,不仅抄我二儿子的家,还把我三儿子叫到社区盘问。多年来,大多是三儿子抽空陪我到处找人,加上家庭的变故、恶人的骚扰、恐惧的压力、经济的拮据,三儿子至今四十多岁还未成家。

由于610、社区、街道、派出所时不时的找儿媳妇,吓得儿媳妇不敢露面见这些人,就一直不和我们正常联系。儿子被抓后,孙子就和我在一起生活,自幼失去父母的关爱。上学后,常常是他二叔背着书包领着侄儿去学校,晚上又去接回。他三个叔叔经常给侄儿学杂费、零花钱,他二妈、尕妈经常是做好了饭菜给我们祖孙端过来,我既欣慰又心酸,饭菜和着泪水一起下咽。一家人顶着压力,尽力呵护着缺少父母疼爱的孩子,共度艰难岁月。

我和老伴看着儿子身患顽疾无法治愈,幸遇法轮功才得以恢复健康,都深感法轮大法的超常,更感激法轮大法的师父救命之恩。在儿子遭受迫害的八年里,我们老俩口一直盼着一家人团聚的日子,不期望荣华富贵,只求家人平安。可是长达八年的等待,换来的是儿子不转化就送洗脑班的残酷事实,老伴无法承受这长期的无理迫害,含冤离世。

杨学贵母亲说: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江泽民对法轮功疯狂迫害,儿子为了说句真话被拘留,我去看儿子的时候就告诉儿子:妈支持你到底!

在儿子被绑架、被判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监狱的过程中,我一直都在找各部门,告诉他们我儿子炼法轮功炼好了身体,法轮功真善忍没有错,我找过甘肃省公安厅、甘肃省司法厅、甘肃省监狱管理局、临夏监狱监狱长、看守所所长、街道办主任以及610等参与迫害我儿子的机构和直接责任人。我接触的这些人中,很多人都表现出了他们良知尚存的那一面,也有很多人悄悄地给我帮助,有些人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制止着对我儿子更为残酷的迫害,更多的人在暗中帮助着我和我的儿子。

杨学贵母亲说,我多希望这场迫害佛法、迫害好人的罪恶尽早结束,我盼望儿子以及所有遭受冤狱的法轮功学员都能回家和家人团圆,我希望所有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都能明白真相,远离邪恶,选择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