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体字”与“简化字”之比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说到汉字,历史上有一个关于仓颉造字的传说,说仓颉是黄帝的史官,黄帝统一华夏之后,感到用结绳的方法记事,远远满足不了要求,就命他的史官仓颉想办法造字。

于是,仓颉就在当时的洧水河南岸的一个高台上造屋住下来,专心致志地造起字来。可是,他苦思冥想,想了很长时间也没造出字来。说来凑巧,有一天,仓颉正在思索之时,只见天上飞来一只凤凰,嘴里叼着的一件东西掉了下来,正好掉在仓颉面前,仓颉拾起来,看到上面有一个蹄印,可仓颉辨认不出是什么野兽的蹄印,就问正巧走来的一个猎人。猎人看了看说:“这是貔貅的蹄印,与别的兽类的蹄印不一样,别的野兽的蹄印,我一看也知道。”仓颉听了猎人的话很受启发。他想,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特征,如能抓住事物的特征,画出图象,连猎人都能认识,这不就是字吗?

从此,仓颉便注意仔细观察各种事物的特征,譬如日、月、星、云、山、河、湖、海,以及各种飞禽走兽、应用器物,并按其特征,画出图形,造出许多象形字来。后来又有了会意字。仓颉造出汉字来,“天雨粟,鬼夜哭”,是何等的大事!

正统汉字的内涵所反应的是古人敬天敬神的理念和对传统伦理道德的遵守。例如“道”字,是在告诉人们如何在天人合一的状态中,彻悟真理,使生命获得升华,步入大道的境界之中。

“德”字,是表示遵从天道,在心为德,施之为行。正体字的“禮”字,由“示”字边和豐收的“豐”字组成,“豐”是古代祭祀用的器具,用于事神就叫禮,表达对神明的祭祀、敬意和尊重。“示”字可以完整的表示出阴阳之二生三而成万物,万物应当秉承此规律,不离此法则。《说文解字》中说:“禮,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示”作为一个汉字部首,一般都与诚敬大道并恪守这种规律相关。例如:“福”字的“示”字旁,是表示尊道贵德,天道祐护才有福;“祝”字的“示”字旁,则是指主祭宣讲尊道贵德的赞词。

还有其它的字,如人言为信;老在上,子在下为孝;千人一口为和;“華”字,似乎散发着百花以及世间万物的芬芳……等等。可见我们从小就熟悉的方块汉字绝非简单的符号,其内里乾坤,蕴含的文化元素与我们神传文化是一脉相承的,这也是我们华夏儿女的骄傲。

中国古代汉语与中国古代文化一脉相承,博大精深。正统汉字的每一个字,贯穿着中国传统的道德、天地人等内涵,乃至修炼的道理。因为古人其实是把观察体悟宇宙万物的内涵溶入到了造字的过程中了。其实,在修炼界的人看来,中国的传统正统的文化,包括汉字都是神传文化。

而信奉无神论的中共推行的简化字,使得汉字的含意发生了变化,失去了他本身的内涵。逐渐的也就失去了我们文化的根了。

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看“愛”:“愛”是一种心理活动,要用“心”去爱的,所以传统汉字的爱中间有个心。而简化字把中间的“心”抽掉了,无心的爱,那不是假爱吗?

再看“東”字:传统汉字的“東”字由“日”和“木”字组成。中国在世界的东方,古代称中国为东土,神当初造字时,很形象的描述了美好的东方:在日头(太阳)升起的地方有繁茂的草木。有阳光、有草木,当然就有空气和水,也就有人类生息、繁衍,那就是“東”。中共简化的“东”, “木”变了形,更重要的是把其中的“日”字抽掉了,东方没有了日,那不是“暗无天日”了吗?

再看義字, 传统汉字的“義”是会意字,上面是个羊字。下面是“我”和兵戈的戈。戈是兵器。象形字羊表祭牲。这个金属的戈使得義字充满了铿锵的阳刚气氛,因为要承担风险和责任;而献祭的羊又表明了義是富含自我牺牲敬神的。古人讲:义不杀生,义不杀少。义的本意是,合于道德的行为或道理。舍生取义是因为古人笃信义不容辞。

而简化字“义”已失去原意。一个大叉叉,加上一个斜点。

说到这里,大家也看到了。汉字不同于其它文字的最大特点就是它的符号性和全息性,每个字的本身都包含着丰富的信息量。汉字一般分为三类:象形字,意形字和声形字,许多人陶醉在汉字精美的内部结构中,认为每个汉字就象一首动人的诗,一幅美丽的画。

其实啊,中共提到的所谓繁体字简体字也很有迷惑性,好象是原来的不好,很繁琐。现在是简化。其实中共的简化汉字是异化汉字。所谓的繁体其实乃是正体。真正的中国文化的汉字,包含着无比的智慧,和神传文化的内涵。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