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人不学法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我是吉林省一乡下大法弟子。从中共迫害开始,一直和妈妈一起学法,有什么事,不会拿法衡量该怎么做,而是出去问同修S,S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二零一七年的一天,S说:单篇经文啊,放的很乱,可以烧了。我没加任何思考,还理解为以前单页的、旧版的、小版的大法经文,明慧网出了正版的经文以后,都应该烧掉,于是我就都烧了。烧完,我就觉的不对,又不知道不对在哪里,又后悔,又难受,在师父法像前痛哭忏悔,请求师父原谅自己。与其他同修说了烧经文的事,同修也说我错了。

为此心里背上了重重的包袱。因为这事在我心里已经形成了很大的阴影,一直感觉自己做了件无法承担的大错事,每天心思沉重,愁眉不展。我多次跟其他同修说起此事,同修也说我烧经文不对,也叫我跟师父忏悔,说只要自己知道错了,师父会原谅的。

可是每次切磋完此事,我心里跟没切磋一样,还是难受,而且每次想起烧经文的事就流泪。不知道为什么,怎么认错都卸不下来这个包袱,我实在太难受了。有同修让我在明慧网上写声明,我也想写声明,可我又不会写字,一筹莫展。

一晃事情都过去一年多了,我还是被这个问题压得经常流泪,心里一直轻松不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再次跟A同修说起此事,请A同修找人帮我写声明。A同修领我去参加了集体学法。学完法后,A同修就要求学法小组的同修切磋切磋。于是我流着眼泪很痛心的跟学法小组的同修们说了我曾经烧经文的错事,请同修帮我写声明上网。

A同修让B同修给我写。C同修说:你自己知道错了,在师父法像前诚心认错,再把痛悔、懊丧、自责等人心都放下就够了,不用上网声明,你这样痛哭、懊丧、自责的,会被旧势力钻空子的。B同修说:可以声明,也可以不声明。这事既然让你难受一年多了,说明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呀?你得在法上明明白白的提高上来,才能去掉人心啊。你是拿什么衡量自己的行为是错是对的呢?你感觉自己做错了或听同修说你做错了,你是拿法对照自己而明明白白看到自己做错的吗?我们修的是大法,我们的言行都要遵照大法去做,才符合法啊。你记得师父说的“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1]那段法不?

切磋到这,我的心被触动了,似乎明白了什么。同修帮我在《转法轮》里找那段法,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我从兜里拿出《转法轮》,一翻就是这段法:“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来,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的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我要说假话就是在骗大家,你那一笔画上去黑乎乎的,你就敢随便往上画?我们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带你往上修吗?有些事情你也应该想一想,这本书能够指导你修炼,你想他珍贵不珍贵呀?你拜佛能不能使你真正修炼?你很虔诚,不敢碰那佛像一点,天天给它烧香,而真正能指导你修炼的大法你却敢去糟蹋。”[1]

我流着眼泪读的这段法,我终于知道自己错在哪了,我做了一件糟蹋毁坏指导我修炼回家的大法的大错事。

同修帮我理顺,当时的我不是“怕”家里经文多,也不是没有地方存放经文。那是为什么我有事不是拿法衡量应不应该做,而是要听S同修的呢?是因为我一直崇拜S同修,自认为他修的比我好,他做的比我好,认为他说的一定是对的,所以不加任何思考的就照做了。师父说:“当然啦,还有一些事情发生。因为各地学员现在基本上都很冷静了,都能在法上认识了,正确对待这些事了。以前经常有学员说,在我们炼功点,这个人表现的太好了,他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我告诉大家,千万不能够这样干,也千万不能这样想,修炼的人不能学人,要以法为师啊!(鼓掌)你们一旦要这样做、这样去想的时候,就会出现两种问题:一个是很可能你会把那个学员弄上绝路上去,旧势力很可能让他出问题甚至早走,从而考验其他学员:你们都看他,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学不学了、修不修了?在这种情况下还真的就有人这样想了:他都不行了我还能行吗?动摇了。那这是不是旧势力钻空子了呢?连我这个当师父的都没话说!那旧势力会说,你看看,这考验结果怎么样?我们做对了吧。所以正念不强时人心就会浮动,千万要注意!要以法为师,你不能看哪个人修的怎么样就因此而学人不学法。”[2]

我知道我真正的错是“学人不学法”造成的啊!今天又看到明慧网发表的文章“关于销毁《新经文》的认识”,我更加理智清醒了。

每天都在学法,我自己却没有溶在法中,如果脑子里都是法,时刻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出现任何事我都能想起法,对照法,向内找自己,就会放下私我,去维护大法的利益,邪恶哪有空子可钻啊。

今天请同修代笔,帮我写出此次沉痛的心得,恳请师父原谅弟子,今后弟子一定只听师父的话,按照师父说的做。

感谢师父慈悲苦度!感谢同修帮助!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