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人明白真相得福报的事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新的一年来临,写出我们家人明白真相得福报的事例,感恩师尊带给我们幸福、光明和希望!师尊新年好!

一、表姐的儿子

表姐在一科研单位工作,很早就会翻墙看世界了。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刚成立时,她和我通电话说:“你们有钱啊!有三大媒体了!”她觉得很有钱,才能办得起媒体。

因为和丈夫性格不合,表姐离婚后就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儿子很聪明、听话、学习成绩很好。为了省钱给儿子培优,夏天培优时,她会让儿子选择:如果想吃雪糕,就不坐公交车,走路去;儿子一般会选择吃雪糕。儿子最后被保送進了我所在城市的最好的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马上被美国一所大学录取:硕博连读还有奖学金。走之前,我们一起吃饭,我和他们讲了三退的事,表姐很痛快的说:“退!我们都退!”

表姐的儿子去了美国,硕博连读提前顺利毕业,不久被苹果公司录用。期间认识了他现在的妻子(在美国高级会计事务所工作),刚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换了一所带花园的大房子、又买了一辆房车。

表姐的儿子去美国之后,他在国内读的大学,年年都和他联系,希望他回校工作,许诺给他房子什么的,他们从不动心。表姐说:“单位同事他们出国出差,是党员的从来不在表上填写自己是党员”。

二、姐姐的女儿

姐姐的丈夫赌博,背着她把房子卖了,直到银行工作人员上门收房子她才知道,也离婚了,自己带着女儿和我父母一起在广州生活。姐姐、姐姐的女儿、爸爸已三退,妈妈说她啥也没入。

姐姐的女儿漂亮、聪明,从小就是班长,可是在小学三、四年级时,不知何故把班主任得罪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啥原因)从此老师的好帮手成了班主任天天批评、呵斥的对象,孩子精神压力太大、睡不着觉了,大人带去医院看,医生说只能靠药物维持。

我妈实在没办法才打电话告诉我实情;还说:“这孩子说老有个声音骂你们师父,这不是精神病的症状吗?孩子这么小靠药物维持,这一辈子不毁了吗?”我告诉我妈说:“唯一的办法,就是你们大人、包括小孩有空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妈妈说:“好的!我去和他们说。”

很快,姐姐的女儿就好了,能睡觉了。大人也鼓励她说:“你以前太顺利了,现在只当是挫折教育吧。”新学期开学,姐姐女儿的班主任换了,同学都喜欢姐姐的女儿,新班主任又叫她当班长了。到了高三她的成绩开始倒退,我问她:“你不会又入团了吧?”她说:“没办法,老师说不入团不让毕业,只好又入了。”我说:“那还得再退一遍。”她搂着我的脖子说:“二姨你给我退了吧!”我说:“好的,你可别再入党了啊。”她说:“那肯定不入了!”

姐姐的女儿当年顺利考入我表姐所在城市的一所重点大学,经常去表姐家,她说:“大姨(我表姐)天天翻墙。”大学期间作为交换生去法国留学一年,更明白了真相,回来说:“中共有了钱,就用来迫害你们(法轮功)!”

今年夏天,姐姐的女儿一毕业就顺利去了加拿大读硕士研究生,姐姐说她女儿太顺利了。前几天她女儿传来消息说:学校老师问她“你想不想读博士啊?”家里人都为她高兴。

三、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在五岁多学法炼功之前,儿童医院的病例已写满一本半了,几乎每个月都去儿童医院,学法炼功至今再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有一次,小学三年级时发高烧,我带她去儿童医院,被儿童医院中医、西医同时确诊为猩红热,要到传染病医院医治。我问她是去传染病医院医治还是回家学法(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炼功?她说回家学法炼功,一个星期就好了。

到现在,女儿二十二岁了,期间偶尔发烧感冒,只要抓紧学法炼功很快就好了。在大学得了奖学金,她会将其中一部份给我做真相资料。

四、我们三姐妹

我们三姐妹都有同一种病,就是来例假时第一天都会痛得昏天黑地,上班的不能上班、上学的不能上学,得睡在家里靠止痛片止痛。一九九五年初,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马上就好了。记得当时《法轮功》这本书刚看完一遍,功还没学会呢,来例假了,在家里找止痛片找不到了,平时就放在固定的抽屉里,也不敢上街去买(在单位里痛晕过一回),无可奈何只好躺在床上硬挺,结果一直没痛,到现在已经二十二年没痛了。

姐姐经常上网翻墙,对法轮功真相了解的比较清楚,她只要当天及时吃止痛片她就不会痛,不会影响正常生活。

妹妹虽然也三退了,去美国也十几年了,可是不太敢主动接受真相。因为父母年龄大了,她每年都回国看望父母。神韵年年在她所在城市上演,我建议她和妹夫(妹夫是美国人,很单纯、善良又是教历史课的)去看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演出,她总是有理由推脱,妹夫可能受她影响也没去;反而有一次回国看望父母时,妹妹要和妹夫一起去湖南韶山参观毛魔头故居;当得知他们要去那里旅游时,饭桌上,表姐和姐姐窃窃私语,我知道她们对他俩的决定觉得不可思议。回美国后两人轮流不停的病了一段时间。我劝妹妹不能再去那些地方了,她答应了。回国有时碰到她来例假,美国产止痛片一天得吃两次以上,还要昏睡一整天。

五、我的父母

父亲今年八十一岁了,年轻时就患有严重的胃溃疡,很能抽烟。退休后随着年龄增长,胃溃疡越来越严重,犯病时经常要到医院抢救(不能吃饭,一米七二的身高,体重只剩八十几斤),医生强调不能抽烟,一抽就容易犯病。可是戒烟哪那么容易啊!身体稍微好点,又背着我妈在外面偷偷的抽,一抽又犯病抢救;就这样循环往复,我妈是又气又恨又心疼着急。

直到爸爸开始为了姐姐的女儿能睡着觉,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渐渐他的烟彻底戒了,胃溃疡也好了,不用顿顿吃米糊了。现在爸爸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最后说说我妈妈。妈妈胆子小、自我保护的心很强,是有原因的,她给我们大概讲了一些。当年姥姥带着孩子在农村生活,姥爷是城里一所学校的校长,发点工资就攒着,舍不得用,攒够一点就买点地。等到一九四九年以后,姥姥一家就被划分为地主成份,全部家产被共产党没收,妈妈最小,还跟着姥姥要过饭。周围乡亲知道姥爷一家人很善良,就偷偷的给她们很多吃的。

妈妈和爸爸在同一工厂工作,朋友关系确定后,因爸爸“成份好”(其实爸爸家是真正的地主,我的爷爷、奶奶是门当户对的两个地主家庭联姻,只是一九四九年前夕,家里失大火,一下子败了),是厂里骨干技术员,二十出头就入了邪党。被党组织找去要求和妈妈划清界限,爸爸没同意,差点被划成右派(幸运的是,当时按比例投票划右派,差一票),只是从此不能提干了,愤愤不平、怀才不遇、爱发脾气的性格一直伴随着爸爸。妈妈和我们三姐妹都怕他,看他的脸色生活。

妈妈的姐姐、哥哥都被划过右派,遭迫害。退休后又经历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妈妈说我:“你胆子太大了!”我们大家开始陆陆续续三退后,就她说她啥都没入、不用退。结果没多久,她就不知得了一种什么病,症状是浑身痛,去医院检查又检查不出原因,她是西医、中医、偏方都看不好、去外地看也看不好。最后一次去外地看这个病,因离我所在城市比较近,就和父亲顺便到我家住了几天。我问她:“妈,你到底入过党、团、队没啊?”她说没入过。我说:“您是技校生,少先队应该入过呀?我看你们的老照片里,有同学戴红领巾的。”她最后承认了,也同意退了。回去后再没听她提这个病了。

希望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拥有充满希望、光明、幸福的生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