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利益心的一次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去年小侄子考上大学了,妈说你给多少钱?我说给两千吧,她说太少了。我说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呀,她说你在我这不还有一万吗?从这里拿五千吧。我嘴上说行,可心里有点不舒服。她又说那五千等你儿子回来,我给他当压岁钱。听到这儿,我的心里更不平衡了。

先说那一万块钱的事吧。弟弟要换车,跟家里要钱。我妈给他五万元钱。然后我妈又打电话问我有没有钱,我说我就一万块钱。她说那你等什么,借你弟弟,后来就借给他了。

等我再回家的时候,我妈说:“你借你弟弟那一万元钱,他让我来还。”我“哦”应了一声。虽然嘴上没再说什么,但心里想,弟弟真是得寸進尺,明明是他管我借的钱,却让我妈来还,想方设法弄家里的钱。

其实妈妈一直在帮衬着弟弟,而弟弟的经济条件也算还不错的,是单位的二把手,家里有两辆轿车。现在又想换一辆。看着妈的手里有几万块钱,就想方设法的要。我心里想妈自己的钱给也就给了,但从我手里借的,又让妈妈还,我的心里就不平衡了。心里七上八下的,心想:没钱你换什么车呀,而且还是那种城市越野型的。弟弟喜欢钓鱼,说开这样的车钓鱼方便。其实他钓鱼也不知花了多少钱了。现在又让我妈帮着还这钱。

我的心里不想还行,一想就忿忿不平。虽然知道修炼人不应该计较,但一会放下了,一会又没放下,一想起来,心里就有点堵的慌。我跟我妈说:我那钱也不急着用,你也不用着急还。但现在我妈又说这一万元拿出五千给小侄子上大学。我心里的气一下就上来了,但表面上说行。

其实那时候的忍是憋在心里而忍。哎,憋就憋吧,一时也放不下。但她又说剩那五千块钱给我家孩子做压岁钱,这一下又让我哭笑不得。姥姥给外孙子压岁钱,就是当姥姥的一份心意,给多给少都无所谓的,以前我也从来没有计较过,再说孩子都工作了,也不一定要那压岁钱。可是为了自己面子上好看,把该还我的钱又变成给孩子的了,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虽然脑子里在想,修炼人不计较,但心里就觉的有什么东西压着似的。

今年二月份过年了,孩子回来了,我请一大家子人吃了一顿饭,他们走了之后我问孩子,姥姥给你压岁钱了吗?他说没有。孩子很懂事,再也没说什么。可是我的心里又过不去了。虽然我也没跟孩子说过他姥姥要给五千块钱的事,但当时心里想一万块钱没了就没了吧,最起码还有五千给孩子了,也算他姥姥给自己长长脸,一下子给孩子这么多钱,孩子也高兴,也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我也权当不知道这事。只要孩子高兴,她也高兴,大家都高高兴兴,也无所谓了,什么我的她的,这事就算了。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没给!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这件事就一直在心里憋着。一会想起师父讲过的得与失的法理,一会觉的妈真不应该这样做。心里总是没放彻底。

等我再回家的时候,妈说:那钱我没给孩子,等他结婚我一起给他,凑多点一起给他,也好看。我这心里象结了一层冰,当时脸上表情异常冷漠,只说了一句 “哦”,就再也不吱声了。

现在想起来,这都是师父安排的一次次去利益心的魔炼,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在整个去这个利益之心的时候,虽然我没有象常人一样的去说去做,甚至都没有当面说一句有怨言的话,她也许现在也不知道我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我自己觉的自己离修炼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没有做到不动心,几次三番,心里面上上下下的,一会儿觉的委屈,一会儿又忿忿不平,一会儿又觉的真是不讲道理,一会儿又觉的简直把我当傻子了……表面上很平静,但心里面各种人心在翻涌。甚至想幸亏我学大法了,不然会被他们欺负成什么样了,心里会受多少煎熬啊,将来我所得到的是你们永远都无法匹敌的,永远也都想不到的。

其实这么想不也是常人的争斗心、虚荣心、攀比心吗,大法要求我们和常人比吗,比常人强多少吗?真是汗颜!一个时时刻刻祥和慈悲,只为别人着想,没有一点为私为我的生命会这样思考问题吗?

师父说:“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1]

看来自己在实修上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法也不知看多少遍了,一遇到过关,就总是打折扣。今后我还要在实修上下功夫,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踏踏实实的实修自己、提高心性,做一个无私无我的真修者。

叩谢师尊!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