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事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在此我想和大家交流我这两年的一些修炼体会和经验教训,希望和大家共同精進。

我是做大纪元工作的,住的地方比较偏远,加上工作时间随美国时间走,所以参加集体活动的机会不是很多。但是师父告诉我们,我们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修炼,所以我想,哪怕平时遇到的日常小事也是修炼,也能从中悟到和提高。下面我就把我遇到的几件“小事”和大家交流。

你赶得上,但是你得跑步

去年刚结束了一场神韵报导,我从瑞士坐火车回德国。买了票我才发现转车时间才三、四分钟,我要上车下车,换站台,太紧张了,所以就想换一趟车。卖票的小伙子平静的说:您赶得上,但是您得跑步。

我一下子被敲醒了,我明白,这是师父在点我。长时间以来,我也在学法,也在项目中工作,一切都显得按部就班的。但我感觉自己处在一个状态中,长久不能突破。我知道自己有些懒散,贪图安逸,就象坐火车,我不想卡的那么紧,想慢慢悠悠的来。可是在修炼上我已经落在后面了,我必须跑步才能追上。我虽然修炼二十年了,可是我并不精進,就连每天的炼功都不能保证,总是找借口为自己开脱。我想我必须从这些基础问题上抓紧了,可这之后,我又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二零一八年九月才开始坚持每天炼五套功法。

这期间我又得到过几次提示,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在加油站。那天去加油,我不小心被输油管绊倒了。就在我跌倒的这一瞬间,我的修炼象放电影一样在我脑子里闪过,仿佛整个修炼过程在我眼前滑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得到一个非常清晰的信号:炼功。我好惭愧,作为一个老弟子,这么基础的要求都达不到,要师父这么操心,不断提醒我,敲打我。

一瓶劣质的洗涤液

我有幸参与了神韵报导,虽然每次都很辛苦,但是每次都能感到自己的提高,我觉得这个项目把我推着往前走。

现在大纪元对神韵报导的记者要求越来越严格,我也深知这项工作的重要性,所以我也着急,自己修的这么差,完不成使命怎么办?

去年冬天,家里一瓶劣质洗涤液给了我很大启示。那时我用的一瓶洗涤液质量非常糟糕,倒很多也不起作用。有一天,我忽然想到,我可不要象这瓶洗涤液呀,看上去是洗涤液,可是它不能真正发挥洗涤液的作用。

我想,现在符合神韵报导记者的学员不是很多,真正能做这项工作的更是少之又少。我有幸能做这份神圣的工作,我得不辱使命才行。不然,我占用一个记者名额,但是不能完成报导工作,这个罪过不知有多大。

学法时,师父的一段法让我惊醒。师父说:“你觉的反正是不管怎么样吧大法事情我做了,其实没有,你只是流于形式了,那些该救的人没有度成,需要大家共同配合起作用的那件事情没起作用。”[1]

我提醒自己,不能走过场,不能糊弄事。

背法的体会

二零一八年神韵巡演结束后,我们学法小组把每天的读法改为背法。我们是一个句号一个句号的背,背会了一句,就把上一句话连起来,然后再往下走,把这一句话与下一句连起来背。

我们小组有三个人,一个同修背的很快,但是错误很多,然后一遍一遍修正,可是修正的时候又会犯其它错,丢字加字的,反反复复;另一个同修稍微花的时间多一些,但是几乎一遍就背好了,没有错。

我观察这个现象很长时间了,我一直在想,第一个同修的问题在哪里,是要提醒我什么?我知道我也有第一个同修的问题,只是现在师父通过她的表现把我的问题放大了,好让我看的更清楚。

我看到一颗急躁心,急于求成,毛毛躁躁,不扎实,还有碰运气的侥幸心理等等。

我想起去年做一个项目时,一个德国同修跟我说的话。当时她要通过电话教我网上工作的一个新功能,她是慢条斯理、有条不紊的德国人,追求条理分明,而且希望做到让人知道每个步骤的原理。我却很有些不耐烦,嫌她太慢,很简单的一个动作要说半天,而且我早会了。所以不等她说完,我就自己尝试按这个键,按那个键,结果就是我反而跟不上她了,我自以为会的地方,我会,但是要学的东西还是没有進展。

那次这位同修也急了,说,你们中国人都是这样,如何如何。我嘴上忍住没有直接反击,表面也向她道歉,不过心里很不认同她的话。她已经批评我几次了,说我不专心、精神不集中、不用心等等。我完全不同意她的话,在认识我的中国同修眼里,我还是很认真的,也比较细心,根本不是同修说的那样。

现在学法小组的同修的表现让我明白了,其实德国同修说我的那些话并没有错,只是我没有认识到,在很多事情上,我以为我是认真的,我以为我用心了,我以为我踏踏实实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是自以为是,半瓶子水晃荡,差不多就行了,做到八九不离十就满足了,甚至还会因此得意。

我想到了神韵演员们,假设他们要求一个动作要练习一百遍,而且每天都要练习这么多遍。我完全可以想象,他们根本不需要练习一百遍,可能十遍就已经足够足够了。但是他们为了台上的那一遍,还是踏踏实实每天反复练习,一定要达到百分之百成功,做到万无一失。

我在采访观众时,无论在哪里,听到最多的赞美之一就是:他们太完美了,精准无误,不可思议,他们一定训练有素,付出极大。我明白,没有每天一百遍的扎实基础,他们达不到舞台上那种完美无瑕的超高质量。

后来我们在小组里交流了这个问题,我们的认识都提高了,也注意在其它方面修掉这个急躁、不踏实、只求八九不离十的毛病。

同修把我痛骂了一顿

最近我被一个同修狠狠“骂”了一顿。我们报纸的工作流程有一些变化,我的版面的校对工作换给了另外一个组。没想到,被剪掉工作的小组同修把我狠狠修理了一通,质问我,为什么出尔反尔,答应让他们校对却又换给其他人。

这位同修事先征求过我的意见,问改变工作方式是否会给我增加工作。我心里的确认为有点麻烦,但是我知道这正是要我修的地方,所以我说,我改变我的习惯,尽量配合他们吧。

我们约定过一个星期换过去。结果第二天主编来问我,换到另外一个组,不需要改变工作习惯,是否对我更合适。我说,那当然更好。然后主编就去安排了。这就是为什么前面同修说我出尔反尔。

我想跟同修解释,但这位素未谋面的同修显然非常激动,严厉的告诫我做事要严肃,还奉劝我,以后要说话算话,这不是儿戏,人无信不立。最后她还加上一句,你们这样,没有人愿意与这样的人沟通,会让人远离你们,请好自为之吧。

我并没有激动,我想,师父是借同修的嘴在点我。她的这番重锤让我反思平时的言行,我明白平常我对别人的承诺根本不当回事,随便一张嘴,话就出去了,真的是有口无心,做不到也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完全不放在心上,没有觉得爽约会怎样,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不算数了,脑子里完全没有一诺千金的概念。这种事情从小到随口答应给孩子买东西不买,到约好去参加某个活动最后没去。

我不敢想象,我们下世前与师父立下的誓约没有做到后果会如何。我想我一定要重视这个问题了,从小事上做起。

那天被同修狠狠骂了一顿以后,我马上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把答应同修的一篇文章连夜写完了。

结语

其实我在修炼上很不精進,有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执着心太多太多,都有些灰心丧气了。但是我想,这个状态也不对。我想起师父诗词:“缘已结 法在修 多看书 圆满近”[2]。

师父已经告诉我们了,我觉得我就是要踏踏实实的多学法,努力修炼就行了。这次关没有过好,不要趴在地上陷入自责中,要爬起来接着修,不断的進步,这就是修炼了。

以上是我的粗浅认识,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批评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安心〉


(二零一九年德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