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理彰显 频频恶报看四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地处中国西部,简称“川”或“蜀”,省会成都,西有青藏高原相扼,东有三峡险峰重叠,北有巴山秦岭屏障,南有云贵高原拱卫,形成了闻名于世的四川盆地。四川地大物博,历史悠久,自古以来就享有“天府之国”之美誉。四川现辖18个地级市和三个自治州, 183个县(市、区)。

一九九四年五月李洪志师父在成都举办中国法轮功传授班,从此法轮功在当地迅速传开,至一九九九年初仅成都就有几十万人在修炼。无论是喧嚣的城市,还是宁静的农村,人们总能听到法轮功殊胜、祥瑞的炼功音乐,看到学员们动作整齐划一的炼功场面。

'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参加集体炼功的情景'
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参加集体炼功的情景

法轮大法恩泽众生,让无数病入膏肓的人甩掉了多年的药罐子,成为一个体魄健康的人;也让心灵空虚、无所事事的人,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让许多濒临破碎的家庭重归于好、笑声依旧;更让无数曾经自私自利的人,从此变得心胸豁达、诚实守信、做事先替别人着想。

然而,心胸狭窄、妒嫉心极强的江泽民却容不下教人向善的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的七月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灾难和身心痛苦,更有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惨遭中共刽子手们残忍的虐杀。中共邪灵及其傀儡的累累罪恶斑斑在册,真是罄竹难书。

人间不是恶徒逞凶的乐园!神佛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绝不会让恶人对善良的人无度的行恶。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迫害法轮功的人遭天谴恶报的逾两万例。笔者从明慧网上搜索了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八年的文章,对四川地区恶人遭恶报作了粗略的统计,本人遭恶报866人,本人未遭恶报殃及家人的38人,被殃及的家人155人,合计1059人。虽然是不完全统计,但这些数字也是令人触目惊心的。

一、四川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分布情况统计

图:四川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人次统计
图:四川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人次统计

表1:四川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分布情况统计

市、县 人数 总数
本人 家人
阿坝州 3 - 3
巴中市 16 7 23
成都市 275 29 304
达州市 6 3 9
德阳市 146 14 160
广安市 29 13 42
广元市 13 4 17
乐山市 20 1 21
泸州市 35 2 37
眉山市 19 4 23
绵阳市 24 5 29
南充市 41 12 53
内江市 17 1 18
攀枝花 48 13 61
遂宁市 103 30 133
雅安市 10 1 11
宜宾市 11 - 11
资阳市 54 3 57
自贡市 3 - 3
凉山州 29 13 42
不详 2 - 2
总计 904 155 1059

注:为了方便统计,四川省直属机关遭恶报人员归划在成都市恶报人员统计内。

全省除了甘孜州外,其余的二十个地级市(州)的人员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恶报。表1显示:遭恶报最严重的地区依次是:成都市275人;德阳市146人;遂宁市103人;资阳市54人;攀枝花市48人;南充市41人;泸州市35人;凉山州和广安市各29人;绵阳市24人;乐山市20人;眉山市19人;内江市17人;巴中市16人;广元市13人;宜宾市11人;雅安市10人;达州市6人;阿坝州、自贡市各3人;地区不详2人。在遭恶报的1059人中,作恶者本人遭恶报904人,殃及家人155人。由此看出,遭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也是行恶者遭恶报最惨烈的地区,善恶有报,丝毫不爽。

表2:四川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人员按部门分类统计

遭恶报人员所在部门遭恶报人数
省直属机关(军区)32
各级610、政法委、综治办55
市、区、县党政干部92
公、检、法、司、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收教所、洗脑班247
宣传、教育部门61
基层干部(乡镇、街道、村、社干部)78
企事业单位、医疗(受周永康操控的黑社会人员)113
普通民众195
犯人31
总计904

注:1.各级“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综治办遭恶报统计中不包括派出所的610警察;2.公安系统遭恶报统计中不包括企事业单位的公安警察。

表2显示:恶报比例较大的是公安系统、普通民众与企事业单位的人员。公安系统遭恶报人数有247人,占全省恶报总人数的(不含祸及家人数)27.3%;普通民众遭恶报人数有195人,占全省恶报总人数的(不含祸及家人数)的21.6%;企事业单位遭恶报人数有113人,占全省恶报总人数的(不含祸及家人数)的12.5%;其他恶报人员349人,占全省恶报总人数的(不含祸及家人数)的38.6%。公安系统是迫害的直接参与者,也是恶报最为惨烈的部门。普通民众与企事业单位的人员中毒最深,又是在无知中犯罪的最大人群。

表3:1999年~2018年四川省各地区恶报形式人数统计表

地区 遭 恶 报人数
死亡 恶疾、植物人、怪病 被逮捕、判刑、劳教 伤残 被调查、被双规、被处分、丢职、解雇 其他类型恶报 本人未报殃及家人的 总计
省直机关 2 - 10 - 20 - - 32
雅安市 4 - 3 - 2 - 1 10
阿坝州 1 - 1 - 1 - - 3
宜宾市 7 1 - - 2 1 11
巴中市 6 3 - 2 3 1 1 16
资阳市 19 5 6 1 12 10 1 54
成都市 64 24 59 24 54 7 11 243
达州市 1 2 - - 1 1 1 6
内江市 4 2 2 2 4 3 - 17
德阳市 59 19 12 15 19 19 3 146
广安市 16 8 3 1 1 - - 29
广元市 6 - 3 - 1 3 - 13
乐山市 6 3 2 5 - 4 - 20
攀枝花市 22 3 5 5 4 7 2 48
泸州市 11 3 6 1 4 10 - 35
眉山市 7 1 2 - 3 6 - 19
南充市 15 1 4 8 9 3 1 41
绵阳市 6 4 1 2 3 8 - 24
遂宁市 52 9 10 8 9 4 11 103
自贡市 3 - - - - - - 3
凉山州 9 3 4 5 2 1 5 29
不详 1 1 - - - - - 2
合计 321 92 133 79 154 87 38 904

注:“企事业单位”、“监狱系统”与“犯人”遭恶报人员都划归到单位所在地区。

二、典型案例

(一)省直属机关遭恶报典型案例

◆周永康,中共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政法委书记、“610”领导小组组长,是元凶江泽民安排接替罗干迫害法轮功的“前台总指挥”。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被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处无期徒刑。

周永康在年底至二零零二年底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为迎合讨好江泽民,捞取向上爬的政治资本,不遗余力地执行其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广泛培植亲信,在官场上建立起他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网,编织自己的四川帮。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周永康离开四川时,四川已在周的掌控之下,导致四川成为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最多的省份之一,并且迫害至今还在发生。

◆四川省省长魏宏,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二日被迫辞去中共四川省省长职务。魏宏,一九五四年五月生,山东沂南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任四川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二零零七年五月任四川省副省长;二零一三年一月任四川省省长。二零零二年,周永康在即将离开四川时,提拔魏宏任四川省委组织部部长,为其继续操控四川省内人事安排提供便利。魏宏的落马,是他投靠周永康、长期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恶果。

◆李崇禧,四川资阳市简阳人,中共四川省政协原主席(正部级)、党组书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调查;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李紧随江泽民、周永康迫害法轮功,分管四川省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在任四川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等职期间,多次召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全省公安局长秘密会议。四川成迫害法轮功最严重地区之一,李崇禧是最主要的推手之一,应负主要责任。

◆四川省高级法院审判监督二庭审判员(刑事再审和减刑假释案件审判团队主持法官)何映江和审判监督一庭副庭长夏喜,盲目追随中共江泽民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直接参与和幕后教唆基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致使多名学员受到冤狱迫害,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何映江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被纪委监察委调查,夏喜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被纪委监察委调查。二人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同日被检察机关逮捕,二人受到天理惩罚。

◆四川省公安厅副厅长孙建国(四十多岁)投靠江周血债帮,积极指挥、参与迫害法轮功往上爬,正当他踌躇满志之时,被查出得了癌症。据说手术后恢复的“很好”,上面还准备提拔他。二零零五年,忽然横祸天降,“盐建路”贪污受贿案爆发,他被勒令停职。几天后便病重住院,不久即一命呜呼。

◆四川省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江朝林,投靠周永康,指挥血腥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凌晨遭报应,惨死于车祸。

◆四川省劳改局李姓局长及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政处处长等八人,在监狱搬迁到龙泉过程中每人受贿数十万,已锒铛入狱。

◆郭永祥,中共四川省原副省长、省文联主席,曾任四川省委常委、省人大副主任,二零一三年六月被调查,二零一五年十月被判刑二十年。郭永祥是周永康秘书,跟随周永康十八年,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周永康迫害法轮功。

◆中共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落马,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因受贿、滥用职权二罪被判处十三年。李春城是中共“十八大”后首个落马的副省级官员。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二年,李任成都市副市长、泸州市委书记、成都市市长、市委书记、四川省委书记等职务期间,疯狂推动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酷,情节极其严重。

(二)市、区、县干部遭恶报案例

◆杨崇友,六十岁,江苏省无锡宜兴人,成都市公安局原巡视员,因迫害法轮功遭到报应,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被四川省检察院逮捕。杨崇友曾任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分局局长、成都市公安局锦江区分局党组书记、分局局长,多次被中共评为所谓的“全国优秀民警”;二零零七年五月因凶残迫害法轮功被中共评为所谓的“任长霞式公安局长”。杨崇友任职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累累罪恶。

◆李昆学,一九六一年出生,中共成都市委副书记,二零零七年担任四川省成都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党组书记,二零一二年九月任成都市委副书记,是已遭恶报落马的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的主要干将之一。周永康对李昆学迫害法轮功的恶行给予极高的评价,李昆学当即对周表示效忠。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李昆学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林某,德阳市旌阳区委副书记,曾是该区“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充当镇压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当众焚书毁碟,于二零零一年八月死于肝癌,据说死前苦不堪言,骨瘦如柴,不成人形。

◆罗先平,广元市苍溪县原县委书记。二零零零年被评为全国迫害法轮功的先进个人,晋升工资一级。此人满嘴仁义道德,干的尽是男盗女娼之事,无时无刻不在利用迫害法轮功做他的金钱梦、升官梦。县内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五十多人次。因巨额贪污、买官卖官被判十二年有期徒刑。

◆原泸州市江阳区工商局局长林皿、副局长李吉华、下属刘建国等,积极执行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指令,林皿于二零零三年因受贿被判刑五年;李吉华于二零零一年被撤职;二零零零年五月刘建国骑摩托车在泸州市东门口的电杆上撞死。

◆邓新民,遂宁市委书记。一九九七年担任遂宁市委书记,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十分卖力操控,遂宁市公、检、法、司对法轮功学员行恶,坏事做绝终遭恶报。于二零一一年二月胃癌死亡,时年六十岁。不久妻子患重病死亡。

◆蒋明德,原资阳市乐至县委书记,二零零三后年调任四川省地方电力局副局长。二零零二年,他在乐至县组织“整体联动防范工程”中污蔑、诽谤大法,共发放资料五千八百余份,群众咨询达十万余人次,中小学生十一万人次参加法制讲座,三千多人参加‘崇尚科学,反对×教’知识竞赛。”(《资阳时报》报道)谎言毒害了众多乐至县老百姓,中小学生。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蒋明德被人杀死在情妇家中。

(三)610、政法委、综治办人员遭恶报案例

◆成都市郫县德源镇综合治理办公室(即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头目郑友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一直紧随江氏、六一零办邪恶流氓集团,施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借此往上爬。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日遭雷电击毙,时年四十四岁。郑友奎死状极惨:头发几乎烧光,脸、胸、腹部均被烧成焦黑,除内裤外,其余衣裤全被烧的稀烂。村民们议论说老天有眼,郑友奎迫害好人遭恶报,罪有应得。

◆林顺炳:原德阳市旌阳区委副书记,610组长,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旌阳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都是他安排的,当众焚书毁碟,几个月后得癌症,做了江泽民的殉葬品,于二零零一年八月死于肝癌,据说死前苦不堪言,枯瘦如柴,不成人形。

◆广安市邻水县追随江××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县政法委书记、恶人刘凤武,近期突发胰腺炎、胆结石等多种疾病,到县医院住院。病室里到处摆满了鲜花,为他打气的人倒真不少,但他却剧痛难忍,医生给打了不少杜冷丁等特效止痛药物,也无济于事,未能缓解,痛得在病床上滚来滚去,喊爹叫娘。

◆何平,男,现年二十五岁,巴中市巴州区玉堂乡综治办主任,二零一三年,考上了公务员,二零一四年,被调入玉堂乡任综治办主任。何平在教书和任综治办主任期间,紧跟江氏集团,诬蔑诽谤法轮佛法,经常在学生和群众中造谣诬蔑法轮功,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二零一六年“五一”假期,他到平昌县未婚岳父家中钓鱼,突发“脱阳症”而亡。

◆陈明权,男,现年五十一岁,泸州市古蔺县防邪办恶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起,陈明权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参与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迫害致死李正灵、熊秀友。由于陈明权双手沾满了法轮功的血债,神不饶他,突患疾病,丢下妻儿子孙,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凌晨遭报应,死亡。

◆郭喻当上了眉山市丹棱县610办公室头目后,专管迫害法轮功,干些搞洗脑班、绑架、强制转化、罚款、非法判刑的事。公安局的人都说,她对法轮功的人不客气得很。

俗话说,“积善之家有余庆,积不善之家有余殃”。郭喻迫害善良,给家人带来了灾祸,丈夫罗国伟车祸死亡,大哥罗国辉脑瘤,大姐罗国平被葡萄枝条打瞎了眼。

◆陈德元,男,四十多岁,前任内江市“六一零”主任大肆唆使、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七年得直肠癌,肠子被切除三分之二,从身体旁边打洞排便,休息在家不能工作,且妻子也与之离异。

◆陈忠恕在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五年三月任米易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610头目,二零一三年五月起任攀枝花市国土资源局局长。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陈忠恕携枪闯入攀枝花市会展中心,向正在会场开会的该市市委书记张剡和市长李建勤连开数枪,随即陈忠恕逃离会展中心大楼,但马上又被数名身份不明者捉回大楼关在二楼一间小屋内,之后,陈忠恕被发现头部中弹死亡。

◆闫昌全,原遂宁市安居区分水镇综治办“610”主任。积极参与迫害,非法抓捕,抄家,殴打法轮功学员,恶毒诽谤法轮功。闫昌全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下旬遭恶报,摔下悬崖,脊柱断成三节,肝脏破裂。

◆肖金元,原雅安市政法委书记。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期间,积极配合周永康参与迫害,指使国保、派出所公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人人过关,编一些违背良心的话逼迫法轮功学员对着录像机说,然后在全市电视台播放欺骗民众。对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就长期监视,几人被无辜劳教,多人被关押。肖金元遭恶报,在二零一零年五月确诊为肺癌后,又转成骨癌,于二零一一年二月死去。

(四)公、检、法人员遭恶报案例

◆巫刚,原成都市双流县看守所所长,年四十二岁,在担任看守所所长期间,看守所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时二十分左右,巫刚独自驾车行驶到成都市双桥子立交桥上时,汽车突然撞上护栏,车子严重变形,巫刚被撞的面目皆非,车子被锯开后才把人拖出来二十三时二十分左右死于非命。

◆叶旭东,近四十岁,原籍四川渠县人。二零零一年从万源市下属区乡派出所所长职务调任万源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接任大队长。叶旭东曾多次绑架调戏被关押的年轻女性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道德败坏。他任职十四年来,积极策划和参与对大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劳教押送途中直接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熊正明。二零一四年六月下旬,叶旭东被作出“撤销一切职务”和“双开”的处置决定。

◆广安市岳池县伏龙镇派出所所长刘道明、恶警刘伟,一直使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收走大法书,扯毁法轮大法条幅,把许多法轮功学员抓进看守所、洗脑班。由于他二人作恶多端,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六日下午(刘道明生日)遭车祸,刘伟当场死亡,刘道明经抢救无效死在医院里。

◆李佐,乐山五通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受政法委派遣,九七年至九九年间以平民身份打进当地大法修炼群体,对法轮功本身和当地修炼法轮功的群众了解的是很深的,可他在迫害开始后却疯狂地迫害法轮功,配合当地六一零歹徒长期以抓捕、关押、抄家、罚巨款、堕胎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四月三十日他将远在井研县超市上班的妻子杀害并投尸于井研河中,五月二十三日被抓捕。丢下一个几岁大的女儿,其父也身患癌症。

◆龙兴明,男,五十多岁,泸州市叙永县法院庭长;职员王元彬,男, 五十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六年,诬判法轮功学员王满群(女,六十多岁)四年劳改,王满群在成都监狱遭迫害。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龙兴明死于癌症;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王元彬也死于癌症。

◆邓柏松,眉山市仁寿县公安局副局长,二零零二年以来,积极参与、策划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下旬,邓柏松一听自己得了癌症,他一反常态,又悲又气又怕。大喊大叫,不停地嚎叫发狂,家里人也不认识,疯癫三天后,便咽气了,年仅四十九岁。

◆陈宏,四十多岁,从一九九七年起一直担任眉山市国安局局长。积极追随江××迫害大法,是眉山市对大法迫害的元凶之一。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凌晨,陈宏私驾公车与乐山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晓江一行四人在峨眉山市游玩,与一辆大卡车相撞,杨晓江的头颅飞出车窗外,当场死亡,其余三人重伤,陈宏肋骨摔断了几根。

◆绵阳地区三台县公安局副局长谢贤武,从迫害法轮功开始紧跟江氏之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登记、监控、抄家和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判刑劳教等迫害,只要是法轮功学员的案子交到他那里他还会加重处理,他的这些恶行给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带来了无法弥补的伤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驾车去绵阳途中翻车死亡死相极惨。

◆徐贵富,男,四十五岁,宜宾监狱监狱长,极尽迫害法轮功学员。近年来,徐贵富得一种怪病,虽不是恶性肿瘤,但由于此瘤生长于肌肉间隙的肌腱之中,药力无法达到,只有手术切除,但此瘤切除后,新的瘤迅速生出,而且越来越多,终于二零零六年元月十三日壮年不治身亡。

◆梁晋川,原米易县公安局局长。从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在其任局长期间,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几人,被非法抄家的人次有几百人。在抄一法轮功学员家的时候,梁晋川将大法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踩,结果没过多久,其双腿瘫痪。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死亡,年仅五十多岁。运梁晋川骨灰的车出车祸,车上的六个人一死五重伤:送葬的朋友杨志英当场死亡,梁晋川的妻子何爱萍脚和手被撞断,驾驶员及其他三人受重伤。

◆席敏,遂宁市南强派出所恶警,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日,拿着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伙同市内几个警察开车去旅游。车到甘孜州的境内时,从山坡上飞来一块大石头钻进车内,正好砸在席敏的头上,当场死亡。头被砸烂,脑浆四溢、惨不忍睹。时年三十岁左右。

◆窦树清,雅安市雨城区公安局副局长,分管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蹲坑监视、跟踪、威胁、勒索罚款等迫害,在他任职期间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抄家是常有的事。窦树清同年八月份因贪污、受贿当黑社会的保护伞,被判刑十六年。

◆张欢、前遂宁凯旋路派出所所长、船山区公安分局政委。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张欢与其妻李丽、李丽的女同学,三人开车去成都,在遂宁城南高速公路发生车祸,三人全部身亡,车辆报废,张欢身首分离,惨不忍睹,时年三十七岁。

(五)地区各基层人员遭恶报案例

◆成都市三道堰镇计划生育主任杨志成在七月二十二日后专管迫害陈家船村的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一年年十一月八日下午大约三点在陈家船村逞凶时,邪恶之徒杨志成遭报,当时只觉得头痛头晕,立即被送到赵家碾医疗站治疗无效,而后送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八点死亡,终年四十七岁。

◆范久明,德阳市汉旺镇党委书记。为了升官发财,用手中权力命令机关、团体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肆意令人抄家、抓人、勒索钱财,连法轮功学员的亲朋都要受牵连。然而坏事做尽必遭天谴。此人在刚刚拿到升为绵竹市政法委书记调令还未上任之际,于八月初和他的姘妇一块暴死于安县罗佛山温泉,尸体周身发黑。此事安县、绵竹地区众所皆知,人们无不唾骂他罪该万死。

◆广安苏溪乡洞梁二组队长杨忠孝,他在二零零五年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他的外孙在福建杀人,被判无期徒刑。二零零八年,杨向法轮功学员勒索钱财,法轮功学员善意告诉他,叫他不要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不幸。但杨不听,还大骂,骂大法师父,语言极其恶毒下流。过了三天,杨住院打吊针,一直到现在(二零零九年九月)。杨前四个月在广安人民医院住院,他的媳妇说,得了三种病:高血压、肺气肿、心脏病。现在杨忠孝抱病在家,出不了门。他的女人也于去年二零零八年十月死亡。

◆广元地区有一大队会计名叫李奇章,是大队的。二零零六年底,一名法轮功学员向当地村民讲述法轮大法真相,送给村民真相资料和护身符,被李奇章知道了,他马上向广元县诬告这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四月的一天,李奇章家的房屋突然起了大火,当时家中无人,那火把李家三间屋子烧成灰烬,损失很大。

◆向仁垠,原巴中市平昌县百货公司书记、经理。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开会污蔑大法,胁迫单位几位法轮功学员交书写“保证”,并以停工资相威胁。二零零九年元月,与他相识的一位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并劝其退出中共邪党组织,他表面答应,并要了护身符和一些真相资料,转身就向当地国安恶警举报了该法轮功学员,致使该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绑架并抄家。二零零九年六月向仁垠满身长了又疼又痒小疙瘩,七月一日在极其痛苦中,被医护人员绑在病床上死亡。

◆绵河村五队村干部刘顺全,二零零三年没收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撕毁真相资料。二零零六年遭报,得了十几种病,医院治不好,自己用绳子上吊死了。

◆营山磨子街居委会副主任龙云碧(女),五十七岁,个头强壮。此人一直监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个中午,她见女法轮功学员骆某在看大法的书,就冲进屋子恶毒地扯掉骆某的裤子,倒提其双脚头朝地拖起跑了十多米,女法轮功学员的头皮被拖烂了,身体多处擦伤,龙云碧的恶劣行为,引起在场群众的愤怒。二零零一年八月初,龙云碧突然得病才一天半就暴毙了。

◆徐朝有,原攀枝花市米易县水塘村村长。从九九年恶党镇压法轮功积极配合恶党,在水塘村办洗脑班期间,手段很恶毒,不准睡觉,通宵罚站,罚法轮功学员跑圈,连七十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结果在二零零五年传统新年,徐朝有遭车祸,腰被撞断,躺在床上,不能行走。后来得了绝症,在痛苦中死去。

◆杨乃武,遂宁市安居区宝石镇干部。绑架、暴打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九月,车祸死亡。死时肚皮被刮掉皮将脸盖住。惨不忍睹。时年五十岁。

(六)企事业、普通世人遭恶报案例

◆家住四川成都市新津县车灌村一男性村民孙九安。二零零四年腊月的一天,在自家门前拾到法轮大法真相资料,十分仇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正月,孙九安嘴里多长了一根舌头。吃饭、喝水都往嘴角两边流出,十分痛苦。孙九安无奈只好回家,每天靠吸管吸牛奶维持生命。看他越来越瘦,那个村民又劝他悔过,并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他仍不听劝,连说几个“死了算了”,结果于二零零五年皇历五月的一天,孙九安死亡。

◆在迫害最为严重的教育系统,二零零零年九月,成都市教委旅游观光团的车子翻下深圳河,当场死亡三人,数人成为植物人,其余近十人均受重伤,死者中象大面中学的原校长穆秀品等,力争开除该单位两位法轮功学员黄彦、王学明的公职,并将惩处学校的两万元罚款强行转移到法轮功学员身上。不想天谴之威,很快使其失去性命。

◆杨祥富,六十四岁,男,性格内向,四川崇州市安乐中学退休教师,在家开了个花圈店。二零零零年七月在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高压下,上边威逼他写反对大法的标语口号,发到各村粘贴,还在电线杆上,墙壁上都写,诽谤大法和师父。法轮功学员善良劝告他不要写,杨祥富为了名利,不听劝告,结果得了胃癌,医治无效,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死亡。

◆邹代林,男,汉族,峨眉山市新坪八一机械厂职工,三番五次欲置修炼法轮功的妻子吴小红于死地,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竟用毒针把病倒在床的妻子毒死。在邹代林四十六岁生日的前一天,邹代林在工作中从电线杆上摔下死亡。

◆眉山市彭山县北街农业银行住宿区的金素芳,女,自二零零二年以来,受凤鸣镇余店小学的金钱收买,每月二十元,对住宿区的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饶玉琳老人长期监视,公然盘问。金素芳不听他人善劝,贪图小利出卖良知,一向健康的金素芳于二零零四年底突发直肠癌,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五年春死亡,死时不到六十岁。

◆绵阳市某镇杨松泉,男,五十岁左右,是一个身强力壮的人。他跑去派出所举报:说法轮功学员在开庆祝会,还放了鞭炮…… 杨松泉不到一个月就跌了跤,从此瘫痪,没多久便死掉了。他的儿媳妇又与他人通奸,被他儿子发现,当场杀死了他的妻子,儿子也受到刑事处罚——判刑七年。杨松泉的妻子又双目失明,一家人现在就剩她带着个小孙子度日。

◆二零零二年曾庆红、贾庆林到四川省南充市参观顺庆区张官垭新村(恶党的“面子工程”示范村)。该村四组村民陈仁为讨好中共恶官,特意改编了《十唱共产党》歌舞,他妻子张素芳就去又唱又跳,对曾庆红、贾庆林大献殷勤,还与他们合了影。第二年,陈仁得了怪病。他浑身发冷,经治不愈,痛苦不堪,遂于二零零四年跳楼自杀了,死时五十八岁。同年,张素芳在家中平地摔了一跤,摔伤右边坐骨,住医院花了很多钱。

◆马德军,男、五十多岁,原攀枝花市米易县医院院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马德军多次在职工大会上攻击大法,强迫医院职工人人过关,叫嚣“谁还要炼(法轮)功,我就叫他下课(开除公职)”。医院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马德军扣发工资,两名职工被开除公职,一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一名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七年马德军因犯贪污罪被判刑三年,结果自己犯法先“下课”了。

◆攀枝花市米易县坪山乡农民刘明喜的妻子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刘明喜听信了恶党的谣言,不准其妻子修炼,强行撕毁了大法书籍,还骂大法师父。妻子告诉他不能对师父和大法不敬,否则要遭恶报。刘说他不怕遭恶报,还继续骂师父,诅咒说:“我看报不报,三天不报三个月报,三个月不报一年报,一年不报三年报”。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刘明喜到朋友家吃酒的路上摔了一跤,就一病不起,医了很长时间稍有好转,到二零零二年突然死去,印证了自己“三年遭报”的诅咒。

结语

这场史无前例的血腥迫害已持续近二十年,可喜的是,随着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愈来愈多的人们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全世界正在从中共的欺骗和诱惑中清醒,中共的这条破船随时都面临沉没在全世界正义的汪洋大海之中。

令人担忧的是,无数的中国同胞至今还被蒙在鼓里,看不清这场迫害的真实目的,一味相信邪党的谎言、追随其干坏事。为了唤醒他们的良知和善念,在大劫难到来的那一刻能够幸存下来,今天整理出来的这份恶报案例就是为了惊醒这些被邪党谎言欺骗的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