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师父在济南讲法传功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在新年来临之际,弟子以最崇高的敬意,最虔诚的心,最诚挚的问候,感谢师父救度之恩!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师尊让我得到法轮大法,引领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

一、师父在济南举办第一期讲法传功班

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在济南青年干部学院礼堂,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师父走上讲台。师父慈眉善目,高大伟岸,气宇轩昂,睿智聪慧,平易近人,看上去就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一件咖啡色的皮夹克,格外英俊潇洒。师父讲法时没有讲稿,只有一张小纸条,声音洪亮,语言流畅,没有多余的话。师父用最浅显最直白的普通话,以气功的形式,传宇宙最高层次,关于宇宙、生命、人体等深奥的法理。讲法场充满了祥和与慈悲。

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这个在“无神论”灌输中长大的人,象醍醐灌顶,顿开茅塞。“无神论”象被决堤的洪水荡涤的无影无踪。全身心一切不正的全部归正。我是带着全身十几种病痛,为治病而去的,但是师父说不治病,病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师父讲“失与得”的关系等法理,这些话都是第一次听说。每句话既陌生又亲切,既深奥又有明白的一面,越听越爱听。

师父在讲法中还不止一次的提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这句话对我的震撼力特别大,虽然以前也练过几种气功,但是从未听过这样的话,使我全身一震,直达到我的心灵深处,深到骨髓,以至学法班结束后,好象就记住这一句话,一直萦绕在心里,时时想起这句看似简单、实为深奥的法理。也为今后如何修炼及走正修炼之路,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师父每天讲法一个半小时,教功半个小时,师父亲自给学员纠正动作。我们每天早上和下午在操场炼习动功。有的学员动作不正确,师父亲自给学员纠正动作。师父每天讲完法也不休息,直接到学员的炼功场。

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头前抱轮时,我看到两个胳膊被能量充实着,能看到能量在两臂中流动,两胳膊两手指都融在能量流里,没有了胳膊、没有了手指,两臂热热的。从那以后我的肩周炎好了。

在炼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我看到和听到我的小腹部位右下侧,象放鞭炮的引线发出哧哧的响声,同时闪着火花,很刺眼。因以前我得过卵巢囊肿,已低度恶变,后来子宫和卵巢全部切除,但手术后,肠壁和刀口部份粘连经常疼,不能做剧烈运动。炼完法轮周天法后,师父给粘连地方打通了,再也没疼过,彻底好了。

师父的最后一节课,是给学员回答问题,让学员把问题写在一张小纸条上,其中有一个学员写的是,请师父给我们打一套佛家大手印。师父慈悲,满足了大家的要求。在打大手印之前师父说:“大家知道手印是佛的语言,你们悟吧,悟什么得什么。”我也不懂什么叫悟,我就想师父在给我治病呢;师父换了一个手印,我又想,师父在给我治病呢;师父又换了几个手印,我还在想师父在给我治病呢。也就是半分钟,一阵热流从头顶直达脚底,通透全身。四十多天的高烧不退,一下子汗全出透了,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从内脏到皮肤,黏糊糊的汗从每个毛孔里流出来,不停的流,不停的流,渗透到大棉衣的外面来,棉衣外面都是黏糊糊的凉汗,我立刻感到神清气爽,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这么好的感觉,舒服极了。

师父的一套佛家大手印,治好了我多年的头疼、感冒、关节炎、腿疼、脚后跟痛、胆囊炎、失眠多梦、胃病等十几种病。师父把我生生世世的业力,通过灌顶的形式全部清理出来,我太幸运了。以前为了治感冒,我不知道吃了多少药,打了多少针,甚至出现全身虚脱,幻听幻视。由于工作压力大,生活艰辛,孩子小,没有老人帮忙,痛苦天天伴随着我,不知人为什么活着,生活没有乐趣。这一次全身的病痛全好了,真实体会到什么叫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在学习班结束后,师父分别和全体学员拍照,不厌其烦的一波一波的拍照,直到全部拍照结束。

二、师父在济南举办第二期传法教功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师父在济南举办第二期传法教功班,参加的学员多达四千多人。原计划在青年干部学院,由于人太多就换成了皇亭体育馆。虽然体育馆大,讲台周围坐满了学员,是为了把自己的座位让出来,给没买到票的其他学员。半年后再次见到师父,倍感亲切。

济南的六月天很热,有火炉之称名副其实。师父穿着白短袖衬衫,长裤,神采奕奕。师父讲法从不喝一口水,不扇扇子。可是学员们热的不停扇扇子,师父说你们不妨把扇子放下来听课,我立刻感觉到徐徐的微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凉爽极了。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巨大能量,让每一位在场的学员都感受到了。在讲课间歇时,师父在每层石阶上走动,一层一层,一圈一圈的走到学员跟前和学员交流,百问不厌的解释回答学员提出的问题。

学习班结束后,师父不顾夏日炎炎,头顶着烈日分别跟学员拍照。师父和我们地区的学员一起拍照,都是参加过济南第一期学法传功班的。真是太幸运了,两张珍贵的照片也见证了师父对众生的无量慈悲。

有的学员家里很困难,凑齐路费,来听师父讲法。师父为了给学员节省开支,每次都把十天的课利用八天或九天讲完,有时一天上两次课,把讲课内容提前。师父非常体谅家庭困难的学员,尽量压缩时间,不顾劳累,有时在晚上加课。提前一天结束课程就可为学员减少一天食宿费,师父的慈悲体现在方方面面。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师父的无边法力,不是用人类的语言能表达的了的。

每年的一月二十八日,都把我带回到师父的传法教功的日子。浩荡佛恩,师父给予弟子太多太多,弟子无以为报,唯有精進,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7/忆参加师父在济南讲法传功班-380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