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俊在沈阳第一监狱四监区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孙俊二零一七年年底被劫持到沈阳市第一监狱,不久他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等迫害。监狱方面有十次不准孙俊八十多岁的父母见他,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他的父母第十三次去看他,监狱方面这次让孙俊的父母见他,是为了让父母劝孙俊停止绝食抗议。

孙俊家住在大连市中山区,妻子张霞是中山区青云小学教师,也是修炼人。孙俊和妻子二零一六年三月被绑架后,都被非法判刑七年多。孙俊现在在沈阳市平罗(或马三家)沈阳第一监狱四监区里遭受迫害。他妻子现在在和第一监狱相距很近的辽宁省女子监狱里遭受迫害,腿部出现病态,精神状况很差。孙俊的儿子学业优秀,一直在日本留学,由于父母被迫害失去自由,不得不终止在日本的学业。

被劫持到沈阳市第一监四监区前,孙俊曾在沈阳第一监狱高戒备十九监区被酷刑折磨,最初遭受毒打,孙俊曾绝食抗议,警察徐博文指使杂役犯文铁毒打并用塑料袋套在孙俊头上不让其呼吸,孙俊几乎几度窒息而死。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二零一八年三月份左右,孙俊被送到四监区遭受迫害,因拒绝劳动,被四监区狱警杨浩再次关押进高戒备十九监区,自此孙俊又开始绝食抗议,持续一个多月。期间孙俊多次要求约见驻监检察官被拒,绝食到二十多天,同被关押在高戒备的法轮功学员江世林(约25岁)用头撞墙要求见检察官,高戒备狱警被迫找来驻检,江世林对驻检表达合理诉求,并告知孙俊也要约见驻检。

随后,驻检接见了孙俊,孙俊说明自己无罪并阐述了在高戒备被文铁等酷刑虐待的事实,要求控告文铁及一切相关迫害者。驻检推诿说现在他们已经不管这类事了,上面成立了一个名叫督查部的,归督查部管了。随后驻检表示把孙俊被虐待的情况转给狱侦处处理。驻检走后,又过了两天,狱侦处一个王姓的处长见了孙俊,又说了很多毫无道理为迫害找理由的话,不了了之。孙俊通过绝食要回了自己被酷刑折磨理智不清时被迫写的认罪书、保证书等,并声明永不做无罪者不应做的劳动,高戒备和四监区被迫接受。

回到四监区,孙俊每天在厂区后门处一个位置坐着,回到监室就炼功,早上起来也炼。又过了几天,孙俊在厂区盘腿打坐被四监区管教大队长张林看见了,张林不让孙俊盘腿并大声呵斥,孙俊不理睬。张林便把孙俊拽到厂区后面的办公室,有人听见办公室里有沉重的撞门声,一段时间后孙俊出来,好象是被打了的样子,一个犯人带着孙俊到前面的卫生间洗了脸。自此之后,孙俊再次绝食抗议。后来孙俊说张林用辣椒水喷了他的眼睛(狱警有一种专门的喷罐辣椒水)。

狱警又一次地把孙俊送进了高戒备十九监区,并强行给他注射所谓的维持生命的营养液(孙俊上一次绝食,他们也是这样干的)。

孙俊这次绝食又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最后张林把孙俊的父亲和儿子请来了,孙俊要求一个自由炼功的环境,张林没有明白回应。现在孙俊在监室早晚炼功,白天在厂区坐着,没人骚扰他。

孙俊坚持要控告虐待他的文铁等人,多次向四监区监区长郭亮要纸笔写控告书,郭亮不断推诿不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