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的感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我和老伴修炼法轮大法前都有胃病,胃胀气,冬天手脚冰凉,一年四季不敢吃凉东西。这倒是小事,可怕的是,老伴还患有严重的美尼尔氏综合症,说不定啥时候就发作,说晕倒就晕倒,整的家人整天提心吊胆的。至于什么急性黄疸性肝炎等这些小病就不用提了。

一九九五年,北京的侄女修炼法轮大法后感觉这功法特好,就向我们洪法,并捎回宝书《转法轮》,我和老伴就开始修炼大法。我俩都按照师父对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遵循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很快,师父就给我们净化了身体,我俩原先的大病小病都在不知不觉中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我们都感恩师父。

一、老伴闯过生死关

一九九六年八月十五日,老伴突然出现头晕、四肢无力的症状,并且逐渐加重,就象是脑血栓的症状,身体半边不遂,床上拉床上尿,只发烧不出汗,到后来,就不省人事了。我就一直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给他听。三天三夜,老伴一直都是昏昏沉沉、不省人事的状态,我就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师父啊,这大法这么好,决不能在老伴身上出现破坏大法的现象,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影响大法洪传。

第四天,老伴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细小的汗珠,但很快消失了。到了第五天,老伴全身出汗,汗出透了,他也由不省人事的状态转成了正常状态,面色转为红润,完全不象是病人,之后安静的睡着了。等他睡醒了,我也不把他当病人待,就扶他起来靠在床边炼功,能炼几节就炼几节,其余时间都是听师父讲法。

就这样,老伴闯过了生死大关,身体一天一个样,到第十四天时,我们就到炼功点上去炼功了,老伴的身体很快恢复了正常。

事后,老伴告诉我,他那时正念也很足,没有把这种现象当作病,就信师信法,昏迷期间,意识中还在不停的冲灌冲灌(法轮功的一个炼功动作)的,所以才能够这么快闯过这么严重的病业关,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二、被迫离开大法,老伴面临生死抉择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叫党员写所谓“保证”,保证不炼法轮功。我们都是从共产党的历次运动中走过来的人,老伴更深知共产党的各种整人的卑鄙手段,当时的环境下,他的压力很大,迫于压力,他最终写了。从此以后就真的不炼了。

因我坚持修炼,所以被不断的骚扰,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了四次。二零零六年,因发放《九评》,我又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了二十七天。这一次次的绑架,一次次的抄家,让老伴经受了一次次的惊吓。最后,他精神上承受不住,把家里仅剩的大法书也烧了,对大法犯下了大罪。

后来,老伴就患上了直肠癌,天天偷着吃药。我是一年后发现他便血才知道的。我劝他回到大法中修炼,他没同意,一个原因是怕被迫害,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也很内疚,觉的自己已经不配再修炼大法了。

其实,在他离开大法的日子,我一直尽可能的不让他离法太远,因为现在这社会十恶俱全,世风日下,各种诱惑花样百出,离开了法,人很快就会随波逐流。我想了一个办法:抄法,抄完一部份,就让他帮着我与大法书对一遍,看抄的正确与否,连小孙女都看出门道了,说我就是用这种方式让他爷爷留在法中。那时,讲真相的资料都是从外地运来的,我就让他帮着去接站,去给同修们送资料,他从不犹豫。

尽管他做了许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可他毕竟是给邪恶签下了不修炼的保证,我对他身体出现的状况,也不能够完全用正念对待。我同他商量:你是要从新修炼还是去做手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背叛了师父,师父怎么可能再要他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呢?所以,他最终选择了手术。

二零一零年,他到医院做了手术。住院期间,孩子给他拿来MP3,试着让他听师父的讲法。我们并不确定他能不能听進去,能不能接受。后来MP3没电了,需要充电,他急了,示意要找MP3,我们终于确定:他想听法!更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师父又一次管他了。他小便的时候,临床病人突然发现他后身往下滴水,因手术后,他的肛门是缝死的,在腰部外侧打洞排泄,这滴的水是从哪来的呢?家人赶紧找手术医生过来观察,结果只发现滴下的水是清水,观察了几天啥事没有。后来我们才悟到,那应该是师父把他打進身体的点滴给他排出来了,师父不仅给他清理了身体,同时也清理了他思想中的邪灵,他的思想得到了净化,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

多么慈悲的师父啊,即使弟子走了那么大的弯路,造下了那么大的罪业,甚至背叛师父,可师父仍然不肯放弃一个弟子,弟子跪拜师父。

有了师父的看护,老伴术后恢复的很好,在医院里住了二十四天就回家了。回来后,老伴马上就写下了严正声明,上来就是“忏悔”,我看到他的心真的是回到大法中来了,真心替他高兴。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感化了老伴。从此,老伴也真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不化疗,不打针,不吃药,回家就开始学法炼功,每晚十二点参加全球发正念后睡觉。

我也没把他当病人,回家第一天晚上就带着他炼功,第一次炼功,炼到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老伴没能坚持下来,第二天炼就坚持下来了。他对我说:我是想到了师父“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的法才坚持炼下来的。

三、我们的感恩

从这以后直到现在,我们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我们八十多岁了,耄耋之年了,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们也没落下。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师父的加持下,即使是在当地最险恶的环境下,在同修们纷纷转移资料点设备自保时,我家资料点的这朵小花也一直都是傲雪绽放,最大程度的保障了救人资料的供应。当然,我俩的身体也一直都非常棒。

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们老俩口对师父的感恩,弟子只是信师信法,师父便为弟子付出了这么多,这么多。弟子无以回报,唯有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才能报浩荡师恩之点滴。

在此,我还想再啰嗦几句,每每看到世人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我都很痛心,李洪志师父是这世上最慈悲的人,他传的大法救活了无以计数的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中共的一言堂不给我们在修炼中的受益者一席之地,我为我们没有能力让全中国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而着急,也为那么多世人听信中共谎言无法得到大法的救度而着急。今天,我们终于写出了自己的心声,希望世人都能看到,那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