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教师被迫害病危 炼功初愈又遭国保逼“认罪”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泸州市合江县九支镇盘龙小学老师夏成贵被迫流离失所两年,病入膏肓的他二零一八年三月刚回到家就被警察铐走,在看守所关了十五天,生命垂危,被合江国保扔给了他年迈的老母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大病初愈后,又遭国保警察逼其低头“认罪”。

据悉,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夏成贵老师与同是教师的妻子刘小林因控告迫害法轮功的恶首元凶江泽民,被迫害的家破人散。夏成贵被迫流离失所;妻子刘小林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遭到泼凉水、冷冻、饥饿、罚站、不准睡觉等残酷的暴力转化迫害,一个年富力强的优秀教师被迫害的皮包骨头,精神恍惚。关于刘小林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四川优秀教师刘小林因诉江被诬判五年》

一、危重病人被扔进看守所关押

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流离失所、漂泊在外两年的夏成贵,骨瘦如柴,面色苍白,踉踉跄跄的给孩子送学费回家,回家后就躺倒在了床上。

当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合江九支镇派出所警察四人,与华剪坝社区人员一行七、八人闯入夏成贵家中,不由分说,就把冰冷的手铐铐在夏成贵手上,再叫他穿衣服。社区人员噼噼啪啪的拍照,照个不停。来者没人出示身份证件,没人报姓名,没人告知铐人的理由。他们从夏成贵的裤袋里搜去六千元钱没当面清点,没开清单,还抢走了MP3。

夏成贵从被窝里被抓上警车,警察诧异的说,你怎么这么瘦?手铐都铐不上。即便这样,到了派出所他们还是把瘦骨嶙峋的夏成贵铐在椅子上审问。夏成贵回答他们的讯问,说,法轮功没有什么组织。你要学法轮功,上互联网都学得到。法轮功是好的,你们不要犯罪。

下午,合江国保大队的头目任伟、九支派出所姓邓的所长来了。任伟讯问,你跑到哪里去了?吃饭的钱怎么来的?跟法轮功的人怎么联系?怎么在一起的?夏成贵实在支撑不住了,就说,我肚子痛的很,你们应该送我到医院检查。任伟说,熬着,等问完了再去。那天到医院已经很晚了,只抽了血,做了一般的检查,就把夏成贵投进看守所关了起来。

在看守所十五天时间,到医院检查了三次,花去三千元钱,从夏成贵身上搜去的六千元中扣除。医院要做肠镜检查,夏成贵说,我在外面的肛肠专科医院专家都不敢给我做肠镜,说我身体太差,做了可能就下不了手术台了。最后合江医院专家会诊诊断为:可能是肠结核。

在看守所,夏成贵吃了医院开的药,一次一大把,身体没有好转,而且每况愈下。吃不下东西,整日昏睡,全身无力(吃了这个药,后来发现头发掉了很多)。夏成贵再三对狱警说,我已经承受到极限了,我可能死在里面。狱警就对犯人说,大家看着点,恐怕这个人要死。

夏成贵的生命已经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了,国保仍然不放松迫害。国保头目任伟频频来看守所提审。一次,夏成贵提醒他们说,我身体虚弱的很。他们才不管那么多呢,还是问了两个小时。这两小时下来,夏成贵的双脚都肿了。

二、脱离病危 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关了十五天,夏成贵濒临死亡的边缘,合江国保把夏成贵扔给了他年迈的老母亲。夏成贵的母亲从几十里外把奄奄一息的夏成贵从县城接回了家。家人一看人呆在家里是不行的,很危险,就联系县人民医院救治。因病情太重,救治无望,医院拒收。夏成贵的姐姐找熟人,托关系,说了好多好话,说,尽量医吧,医不好,死了不怪你们,医院才勉强收下了。

夏成贵在县医院住院十五天,病情没有根本好转,就已经花去六千多元钱了。这样下去,这个家,这位老母亲都得拖垮。夏成贵就出院回家了。

夏成贵回到家中,经过冷静思考,清醒过来了,他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应该好好学法炼功,靠常人的医治方法是没有希望的。他开始静心学法、炼功。很快,他能吃东西了,体力在恢复,苍白的面庞有了血色,体重在增加……

夏成贵刚从县医院回家,还在病危期间,国保、派出所的就上门“关心”来了。合江县公安局的政委,当着夏母、夏父扬言,等他身体好了以后,我们还要惩罚他。

他们随时关注夏成贵的身体变化。一次县国保的任伟、镇政府维稳办的屈主任、镇派出所的、社区的人都来了。夏成贵说,每次来“看望”、“关心”都是做戏,钱没有给,物也没有给,还给家人增添压力。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见夏成贵的身体基本康复,合江国保任伟、王中和就说,你身体差不多了,你还是要配合我们把这个“工作”干下去。然后叫夏成贵按照他们提供的思路写悔过书:你犯了什么罪,请政府从宽处理等等。

夏成贵对他们说,我实话告诉你,我这次病危不是吃药好的。是我修炼法轮功,看书学法、炼功好的。吃药吃了那么多一点也没用,而且身体越来越糟。过一段时间我会把我的心里话告诉你们。

国保头目一听这话就震住了。可是过几天他们又来打招呼: 你还是要按照我们那个思路写哟,如果你低头呢,就判缓刑,不低头就判实刑。还说,你低一下头嘛,刘小林都判了五年……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国保大队的任伟、王中和,和九支派出所的罗廉中(音)又到夏成贵家里来了,夏成贵郑重地递给他们一份他亲手书写的稿件。他们一看脸色骤变,夏成贵的心里话与他们的意思相悖。他们说,你认罪我们就从轻处罚你,低头才有判缓刑的可能。象你这样子写,加你的罪!他们恼怒地说,跟明慧网上的一样。你不要用明慧网那个来跟我谈。最后他们威胁说,从现在起我们两三天就要来提讯一回,一坐可能四、五个小时。这个事情马上就走检察院。检察院就要出面来干这个事情了。

三、心声

夏成贵的母亲心急如焚,读大学的孙子失去父母的关照够可怜了,媳妇又在监狱里受尽折磨,大病初愈的儿子还在人家手心里拽着。她老泪纵横,非常的悲伤,哀求儿子顺从邪恶的意志,委曲求全。夏成贵说,我不能忘恩负义。眼看我的生命就要完结了,药治不好我的病,连医院都不收我了,是我师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我起死回生的变化是谁都看得见的。我怎么能按照他们的意思去认罪、悔过,去背叛师父,诋毁大法呢?这个头可低不得。而且,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才是违法的。国家宪法保护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法轮功不是江泽民栽赃陷害的某教……我修炼法轮功没有给任何人造成危害,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是不成立的……

夏成贵在递交的书面材料中诉说道:“我从事教师工作二十年,修炼法轮功多年,一直对社会负责,对自己负责,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人,尽力与人为善,身体一直很好。”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我们就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在极度的高压恐怖中我们仍然坚持做个好人。我们多么希望政府能了解真相,给法轮功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呀!”

“二零一五年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出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司法新政,我和妻子刘小林依法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我们被不明真相的国保人员,教育局人员多次骚扰,甚至被教育局停课,失去工作。妻子刘小林被判刑,遭到监狱里的酷刑凌辱,我漂泊在外,身体每况愈下,大病一场。”

“我作为堂堂的人民教师,为了维护真理,维护正义,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竟被迫害到如此地步!上不能照顾年迈的父母,下不能照顾还未成年的儿子。我的老母亲七十多岁了,拖着一瘸一拐的病腿,半夜起来磨豆腐制成豆腐干,在寒风凛冽中一块一块的卖出去,挣点钱来养家,助学孙子。想着身陷囹圄的儿媳妇,和流离失所的儿子,她的心无时无刻不在焦虑和担忧中。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夏成贵还从法律讲了修炼法轮功的合法性,及迫害法轮功终将被追责的后果,告诫还在参与迫害的人,记取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人的前车之鉴,停止迫害法轮功才能摆脱将来被清算的命运。他说:“自古邪不胜正,这场违背天理良知的迫害终究会被停止。惩恶扬善,弥补过失,建立福田,正其时也!”

还在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合江国保人员,把刘小林投进监狱,对夏成贵也不放手。其实,他们都不是你的敌人。好好听听法轮功学员真诚的心声吧,那是把你当做兄弟姐妹的慈悲的呼唤。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