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三个月 董国红被监视居住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董国红在兰州火车站东站进站口接受安检时,被铁路警察发现包中有大法书籍等而被绑架,她的身份证、大法书籍被扣押。二零一八年八月,因重新办理身份证,董国红再次被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三个月,现被监视居住,身份证等私人物品仍被无理扣押着。

董国红,女,汉族,中专文化,今年五十岁,家住甘肃兰州市城关区。她因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非法劳教和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遭受迫害

正常出行被绑架 私人物品仍被扣押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晚十点左右,董国红要乘火车去外地,在兰州市城关区火车站被警察非法扣押到火车站警务室。城管国保大队警察对她搜查,并审讯到第二天早晨九点多。火车站警察又将董国红劫持到城关铁路派出所,国保大队警察再一次到派出所对她讯问到下午四点多。

之后,董国红被非法关押到兰州铁路拘留所,她的私人财物:身份证、法轮功部份书籍、师尊法像、真相币100元、mp3、电子书遭扣押。董国红被非法拘留十天后,被警察强行勒索260多元伙食费,回到家。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董国红被城关区皋兰路派出所所长吴平子等人带到皋兰路街道办事处。当日下午一点多,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赵斌等强行把董国红带到城关区白银路公安医院体检,之后,董国红被劫持到兰州城关第一看守所。

城关分局国保张彦选、窦建德为再一次迫害找“依据”,到看守所多次非法讯问董国红。城关国保大队陈志凯为构陷董国红,向城关区检察院两次送起诉意见书,检察院也两次提审董国红,后来以证据不足,检察院将起诉意见书退回城关国保大队。国保在没有得逞的情况下,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将董国红以所谓的“监视居住”为由释放回家。

董国红回到家中后,皋兰路街道办事处、皋兰路派出所赵建国与榆中街社区工作人员以各种借口到她家中骚扰、窥视,并将扣押她的私人物品——身份证等拒不归还。

合理合法办理身份证 又被洗脑班迫害

董国红作为一位合法公民,身份证被警察扣留,这给她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二零一八年五月,由于工作需要,董国红再一次到皋兰路派出所办证大厅补办了身份证件。

在八月六日,董国红到办证大厅领取身份证件时,工作人员告知到派出所去领取证件。

董国红在派出所,找到管段警察赵建国后,赵建国出去办公室一会后,伙同吴平子等五人,再一次将董国红绑架到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

在龚家湾洗脑班经历了三个月的迫害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董国红被派出所警察耿直与刘姓警察以及城关610王桂兰等六人,从龚家湾洗脑班带到派出所,之后,他们对董国红又拍照、验血、剪头发、留指纹等所谓“重点人员”的个人信息存档。警察耿直告知董国红,过几天后,她再去派出所。

董国红被送回家中,到现在为止,她的私人用品(身份证、法轮功部份书籍、师尊法像、真相币100元、mp3、电子书)仍未归还。

十九年来 董国红多次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初,董国红依法上北京上访,被公安非法拘禁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又因此事,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三中队,在这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解教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晚,董国红又被公安人员强行挟持到皋兰山,二零零三年四月,被转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

龚家湾洗脑班,又称“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位于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的一个旧仓库,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开办,是一个践踏法律的场所,逐渐成为甘肃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基地,邪党每月投入上万元国家资源,采取各种卑劣手段、残暴行径残酷折磨、摧残法轮功学员,企图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真、善、忍”,迫害致死、致残法轮功学员多人。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为了达到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除了让单位派人外,还雇用了大量的陪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住单间逐个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董国红被转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剡永生上任,开始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体罚折磨。首先是关禁闭,他们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晚上每隔二、三个小时换一波人来跟法轮功学员谈话,使法轮功学员无法休息,邪恶之徒看这样“转化”太慢,又影响自己睡觉,就干脆给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锁在禁闭室的铁门上,有的法轮功学员两只手都被铐上。期间有的法轮功学员大声与其理论,恶徒们就把法轮功学员转入地下室背铐,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铐得全身浮肿,大小便失禁,手腕伤痕累累。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日,董国红在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龚家湾洗脑班把不“转化”的从单位家属中搜刮不上钱财的法轮功学员高价贩卖给劳教所。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洗脑班将董国红以二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该劳教所出价二万元,并盖有该所印章的“红头手续”就在祁瑞军的文件夹里。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董国红在榆中和平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直接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被强迫“转化”后才回到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