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炼人角度谈一谈做设计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是从二零一三年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迫害发生之初,我得到过一些同修的真相资料,因为那时候真相资料来之不易,我作为当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理解,觉的能帮上大家的,就是接受大家的资料,至少,从情感和行动上给大家一点支持。所以,同修拿来的资料,只要给我看,我都不拒绝。

随着后来形势越来越严峻,大家做资料越来越有经验,内容也丰富起来。但当时的资料全都是白板A4纸打印,根据版面再裁切装订,有的就是一张纸。当时,师父的新经文也都是那样制作,好一点的会用厚牛皮纸做一个封皮,或用棉线装订。

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了,跟同修说,你们做的这些资料,知道为什么我会接受吗?因为我了解你们,知道大法是什么,我觉的,我目前能帮助你们的,就是无条件的接受你们的资料,至少从情感和行动上,我站在大法一边。但是,你们这些资料,客观的说,真的不是很精致,和常人那些制作精美的传单广告一比,那些对大法全然不理解的普通人,可能不会象我一样接受你们这些资料的。

现在回想起来,同修当时的表情我还记忆犹新。可能当时我的话说的太直接了,同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告诉我,这些东西现在都不容易。

到我开始修炼了,刚好赶上所在地的同修需要大量资料,人手缺乏,我自然的就开始做资料了。当时特别高兴,忽然意识到,这么多年在常人中的积累,可能都是为了这一天。

对我个人而言,可以说是随着大法真相的传播,一起成长起来的,这些年,从一个普通常人的视角到修炼人视角,看待真相资料是有很大的不同。

几年前,我和身边的同修也交流过,觉的现在似乎和当初不太一样了,我们做出的东西如果粗制滥造,或者完全不考虑常人的感受,一方面难以发放,另一方面也是浪费资源。但当时身边确实少有做这个行业的同修,虽然觉的我说的也有道理,但也说不出更多想法来。

如果稍留意,应该能发现,明慧期刊从几年前就开始向专业化设计转型了,我觉的这是必然的。神韵早就给我们树立了榜样,做真相资料如果想要效果好,就是要逐渐专业起来。

除了明慧网上发表的各类真相资料,现实中有不少同修也愿意做一些适合当地发放的有针对性的东西。还有每年问候师父的节日贺卡,过年寄送给常人的真相贺卡、真相信等,发现有这方面心愿的同修还真不少,大家似乎都是苦于“不会做”、“做不好”。

以目前我所了解的情况,同修在做设计上的表现,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心很纯,就是想做出漂亮精美的资料,好让常人喜闻乐见,但基本不会做设计;

二、有热情,对设计软件有一点了解,但确实缺乏基础,做出来的东西质量不高;

三、有想法,对设计软件有一些掌握,尚不能熟练操作,导致成品不能达到预期效果;

四、懂的一点设计的基础原理,对软件掌握比较熟练,有一些比较成型的思路,但希望短时间在技术上有个飞跃。

说起来,设计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各类大小商品的包装、容器、广告、招牌、书籍、杂志……大的包括室内装修、建筑外观等等,我们眼睛能看到的东西,都存在一定成度上的设计因素。

与我们做资料关系大的,主要是纸质品类,和适应于网络传播的电子图片类,基本上属于平面设计范畴。

平面设计其实是个完全服务于他人的行业,即使站在常人的立场上,也是服务于他人的,而修炼人的“服务于他人”应该远远超出常人的境界。为什么我会提出这一点呢?因为包括以上四类情况和其它各种各样的情况中,我发现大多数同修在做设计的时候,倾向于自我意愿的表达。

举个例子,有一次,同修拿给我一批护身符,给我的时候一直说这些护身符做的精美漂亮,并且在分享经验时,表示对常人也会说类似的话。我仔细看了手中的护身符,设计上存在一点问题,字因为排版的时候没有锁定比例,印出来有点变形,颜色的选配偏暗,切割的时候,可能是机器的原因,每一个护身符都有毛边。如果让我发自内心的说“这些护身符真漂亮”,我说不出来。但是,因为我知道我们自己各方面条件有限,工艺上达不到专业水平,而且我知道做这些项目的同修很多都非常不容易,所以我不会觉的这些护身符不好,那是因为我的基点不一样。

发送这些护身符的时候,我会先把毛边处理光洁,送给常人时,也不会特别去说这些护身符多么精美,只是实际的告诉他们,这个小小的卡片看起来可能不是什么高档的物件,但是这是修炼人的一份心意,得之不易,上面的字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因为护身符一般是讲明了真相才会给,倒是没有人因为觉的不好看而不要的,因为那时候人的真念也觉醒了。但是,回想一下我最初接受同修资料的心情,我想,我们不能靠着常人的同情心来做这些事。一件东西送给常人,好不好是由人家给出评判的,不是由我们自己去说的。

常人中的人,也都不简单,各人的情况也千差万别,但是,对真正美的东西,只要不是完全不可救要的生命,他都会有一个自己的判断和认识,能引起共鸣的正是普世价值中的真善和真美。而我们在做与此相关的资料工作时,是要站在常人的立场和接受度上去考虑问题的,绝不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

比如,迫害发生之初,环境非常恶劣,诽谤和中伤无处不在,学校里也搞的很凶,我的很多同学被谎言欺骗以后,在邪恶的征签上写了自己的名字,甚至有人写了攻击诽谤的文章在全校散发。这样的生命,当时因为年少无知,在行为上做了这样的事,难道他们真的就不能被救了吗?应该不是的。但是,他们做了这些事情,邪恶对这些生命就控制的紧,他们听真相、了解真相就困难,但是普世的价值还存在于大部份人心中。如果把真正精美的真相资料送给他们,因为真正的美是普世的,他们也会接受并翻看,而如果只是我们自己觉的美,但工艺上有欠缺的东西给他们,他们就会排斥、不接受。修炼以前我就遇到过这样的,完全不了解大法真相的人,对大法有负面思想的人,给他制作简陋的真相资料,他是不接受的。

我这个年龄的人和比我年龄更小的人,很多常人对纯文字的东西都不愿看了,而对图象性的东西接受起来比较容易,即使是看书,对书籍的装帧设计也是有要求的。也就是说,现在人对视觉上的东西要求更高、需求更大,也是社会变化到今天的一个状态吧。我们做设计的时候,是不能脱离这一点的。

是的,常人的东西,很多都不好了,很不好了,那是需要我们去甄别的。但是,脱离了常人的环境,我们自己闭门造车做出来的东西,有的达不到市场要求的,就很难存活,其结果就是浪费了各方面的资源。

正因为做设计是为他的,我们在做的时候就要更多的站在对方的立场,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感受上。技术和软件方面,恰恰是最末的因素,当然不是说这方面不重要,但这些是通过学习和锻练就可以提升的,重要的是我们的出发点。

相对来说,设计也是一个综合性比较强的门类,除了技术层面的要求,艺术以及其它方面的综合质素也是必要的。有的同修可能确实这方面基础差一点,但是有愿望,那么,对于修炼人来说,我觉的没什么不可能的,关键看自己能为此付出多少。如果只是为了临时做一个东西而想一蹴而就,或有什么捷径达到一个高度,那这个基点是不是有点求急求快了呢?我知道有六、七十岁的同修,零基础学国画的,通过自己的努力,最后画出不错的作品,向常人展现了大法的神奇。但这肯定不是一天或很短时间就能达到的,做设计也是一样。

修炼人,每个人路都不一样,不是大家都得走一样路,如果真是在做设计方面有愿望的,不妨先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是有这样的真愿,还是一时兴趣,摆正了基点,可能做起事来清晰的多。

同时,工艺和艺术上的东西,尽量用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也不要抱着一蹴而就的想法,常人相关的知识和基础,是必要的,手上的练习也是必要的。打破常人规则搞创新的前提是,基础已经非常牢实坚厚了,境界上远远超出了常人,才做的出让常人折服的东西,如果连基础还没有打好,就想自创一门,这种可能性很小。

真正的美是造物的神奇,它普遍存在于世上一切事物和人当中,也是能引起普通人共鸣的东西,初心的纯净和技法的纯熟,在做设计上也是二者不可缺一的,当我们的资料确实做的接近完美,做的更专业,世人接受起来,应该更容易吧。

一点当前的认识,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不足之处,请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