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景点讲真相的心得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

突破怕心讲真相

七年前,我刚开始到景点讲真相劝三退时,有一颗强烈的怕心——怕陆客那浓厚的腔调我听不懂;怕遇到会大声吆喝闹事的;怕问我一些事情我答不出来;怕我说不好时,他们会误解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和我一样的等等。经过多次学法后,我想,我得法不就是想当个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吗?怎么能怕这、怕那的呢?师父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1]

我不再逃避,我要用正念清除讲真相劝“三退”的所有怕心,我想,有时师父藉由同修的话来鼓励我,这是我的誓约,也是我助师正法要走过的路。

拉近距离 讲清真相劝“三退”

星期日我到国父纪念馆讲真相。一团一团的陆客都是导游要带着去看卫兵交接典礼的。当导游带着陆客進门前都会交代注意事项,这时我只要微笑保持和善,等导游讲完话后,我再边问候导游:“导游好,带队平安,导游辛苦了!”边递上大法真相报刊给陆客,我会说:“手上的报刊您都可以拿着等休息时间看看,或待会看完卫兵交接典礼来看看这些展板,这都是在国内看不到的。”虽然他们有些人会不理睬我,有的会说些不好听的话,或瞪我几眼,但是我告诉自己,脸上要保持笑容,给陆客留下美好的印象。师父说:“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2]我想总是会有师父安排来的有缘人啊。

有一位大叔提早出来静静地站在展板前面,我发现他看得入神,就走到他身旁,就象是一同旅游的朋友似的问他:“您没去看卫兵交接典礼啊?”他表示没去,我笑着说,“您真聪明!”就开始跟他讲真相,告诉他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就只是因为学炼的人超过了共产党党员的人数,因此江泽民起了妒嫉心才镇压的。您想想,若真是一个不好的功法怎么能洪扬全世界呢?“四·二五”事件是法轮功学员到信访办和平上访,怎能被说是围攻中南海呢?我们在这里只是为了还原真相。因为迫害和活摘器官依然在发生着,我和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大法弟子都是用自己的时间及休假日来告诉不知情的人。最后我问:大叔,自二零零四年底至今的全球“三退”大潮您知道吗?您是党员吗?大叔说不是,我说:“您加入过共青团吗?”大叔说没有,但戴过红领巾。我告诉他:“团、队是共产党的附属组织,也都曾经举着拳头发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共产党执政以来所做的一切坏事,所有加入过它的组织的人也是要与它一起承担责任的。我们希望好人一生平安,我帮您取个化名-叫‘忠明’退出中共的少先队吧?这位大叔清楚的回应说:“好!”我嘱咐大叔记住今天的日期和退队的化名,以后若再有热心的退党义工要帮您退,就不用再退了,只要声明退一次就行了。他表示记住了。

曾经还有五位陆客也是提早出来等其他人,有男有女,其中的两位女士和我眼神交接时,她们上下打量着我,我微笑说:“祝你们玩得愉快!”后来他们一群人就围着我,一次面对这么多人,我心想,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啊!其中一位说:“你看起来挺善的喔。”我说:“人之初性本善啊,不善大多是环境所导致的。我相信您也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又问我:“你是法轮功的啊?”我用喜悦的表情看着他们说:“是啊!我身旁就有天安门自焚真相的大展板。”我马上手指着自焚那张照片说:“一个人若真的着火了,能这么安安静静坐在那儿等人家来灭火吗?我们的手若烫着了会疼的跳脚,很明显这是造假的嘛!”他们听着都点点头,开始认真的看展板。他们边看边听我说:“法轮功没有政治要求,只为了让大家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们坚持在这里讲真相,是因为迫害还没有停止。你们小时候都戴过红领巾,你们在那个环境下不得不这么做,现在你们都明白了,也要为自己未来生命的美好做选择啊!用化名退出中共和附属组织,是不影响生活的。”当有人露出犹豫的表情时,我会说:“我也不认识你们,只希望你我这份机缘能带给你平安。”这时,最早和我聊天的那两位女士,接受了我给她们起的化名,高兴的退出了他们加入过的党、团、队,其中一位还说:“我就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三位男士也过来询问我给他们什么化名呢?

一群人都开开心心的三退了。

对导游讲真相

有时陆客还没出来集合,导游会先出来等大家,这时也是让导游了解真相的好时机。我就问导游:“您今天带的团才第二天喔?”导游回我说:“不是喔,等一下就送机场了。”话匣子打开后,我接着问:“那你们不就是从南部玩上来的?”导游说:“是啊!”我就问导游了解法轮功吗?导游笑笑点头,我说:“导游了解了,要支持正义喔。我们在景点讲真相,不只是要让大陆的人知道,也要让不知情的人了解到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尚未停止,活摘人体器官也还在发生着。我和那些被迫害的人同修一部大法,我们不能因为我们在民主自由的环境下修炼就不管大陆的同修被迫害,更何况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们的师父要我们凡事为他人着想,器官移植是要大爱捐赠的,可共产党却用最恶毒的手段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我们告诉不知情的人也是为了避免他们成为帮凶或受害者啊!”这时,导游似乎更明白了,就回应我说:“你们给的报刊资料我没有不让他们拿。”我立即竖起大拇指给导游一个赞:“您这样就对了!”

对台湾本地人及外国人讲真相

在台北西门町,自由行的人很多。在这里我会对他们说:“一起支持正义,一起反迫害,全球义举希望有你的参与,联署征签,一个签名就是一个救人的希望。”当他们停下脚步时,我会再详细的讲清真相,让他们更明白,之后再征签。

在101景点,晚上,有很多韩国、日本、陆客、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泰国等国家的游客,人来人往,许多人喜欢在101大楼前拍照留念。微笑是全世界的共通语言,我向游客微笑打招呼后,再递上各国的真相传单。有一次很特别,遇到两个男生,其中一人一看就是韩国人,另一个人没开口,但我看应该是台湾人,他们在拍照,我拿韩国的真相传单给韩国人,告诉那位台湾人说你可以跟他说怎么拍才可以取全景,还有这张传单是韩文,大家都有知情权,结果我才刚讲完,那位韩国的年轻人用有腔调的国语说:“我知道,我知道!”哇!原来他听得懂国语。于是我就跟他们讲真相。看那位台湾年轻人有点想逃离的样子,可这位韩国年轻人却一直跟我响应及互动地说他们国家也有报导,我想,他们都明白了,我就随口问了韩国年轻人怎么说中文说的这么好?他告诉我,他是小时候移民到中国读书的,到了长大一点了,才回到韩国。我赶紧补上说明带过红领巾为何要声明退出中共少先队,他很快就明白及同意退出了。我心里明白,这都是师父安排来的,只要我们愿意走出来,就会遇到有缘的众生。

比学比修 跟上正法進程

我平日要上班,所以下班就把时间都安排在学法和景点讲真相上,把所有空档时间都安排上了。随着时间累积次数增多,讲真相也越来越知道如何去面对了,也因此,面临的考验,及要提升的标准也越来越高了。

在景点讲真相时,有的同修做法是先让众生看展板,不要去打扰,有的同修想抓紧机缘,不想错过,而赶紧要讲真相及劝“三退”,同修们都有一颗想要助师正法的心,我想大家能在一起也是被安排来的。曾经有同修指正我说:不要靠近,让众生先看展板。我当下配合了,但心没有放下,就觉的我自然状态下接近才能有机会讲啊!

其实这是在考验我有没有一颗证实自己的心,师父说:“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3]

我在景点有时也炼功,状态不好时,曾被同修指正动作不对。我知道自己有颗不能被说的心,这也隐藏着爱面子的心。谢谢师父的安排,也谢谢同修对我无私的指正,让我能在修炼上快速地察觉及调整好自己,更加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以上是我最近在景点讲真相的心得。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